第16章 打草惊蛇
知白2017-04-12 12:363,671

  赵二被岳麒麟一声赵将军叫的顿住了脚步,仔细打量了一下迎面走过来的官员。

  “莫不是岳麒麟,岳大哥?”

  赵二问道。

  岳麒麟眼神顿时一亮,他大笑着走过去一把抓着赵二的手臂说道:“哈哈,果然是赵将军!亏你还认得我老岳,咱们可有两年没见了吧。”

  赵二也笑道:“我道是谁这么威风,原来是你这个老家伙!”

  他们二人在南方时候虽然算不上莫逆之交,但是从沙场上历练出来的友情又岂是酒肉朋友可比的。在军中的时候他们虽然不在一个营盘,不过几十场仗打下来彼此也算颇为熟悉。赵二在军中有小虎威将军之称,一身白衣白甲手中一杆镔铁枪,颇有几分虎威将军赵子龙的风范。

  而岳麒麟人送绰号二郎神,一柄三尖两刃刀上下翻飞,战场之上确实也是少见敌手。不过论功夫来说,他自然是打不过赵二的。记得他们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因为有一次打了胜仗之后两队人都去抢后周军的粮草军械,自己人和自己人动起了手。岳麒麟在战场上向来敢打敢拼谁都不怕,对赵二也不服气,于是两个人当着上千军卒的面大打出手。

  这一架打的酣畅淋漓,岳麒麟也被赵二揍的鼻青脸肿。不过岳麒麟却并没有记恨赵二,反而对赵二的功夫大加赞赏。自此之后,两个人也算是一对不打不相识的朋友。

  “我这算什么威风?还是当初跟着大将军王……不对,现在应该说是忠亲王的时候爽快啊。杀场上你来我往刀光剑影,那才叫威风呢!”

  岳麒麟拉着赵二的手臂感慨道。

  赵二笑道:“八门巡查司的提督,呵呵,难道不比战场上厮杀要舒服?”

  岳麒麟道:“舒服个屁!要不是因为忠亲王被关了天牢,我们兄弟在南方受尽了欺负,鬼才跑到这都城来做个鸟提督。”

  赵二哈哈笑道:“你还是那张臭嘴,走,我带你去见忠亲王!”

  “什么!”

  岳麒麟手猛的松开赵二,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他的双手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结结巴巴的问道:“大将军……忠亲王他老人家在这里?”

  赵二一把拉着他就走:“看你那个怂样子,还有点咱们凌家军的胆气吗?王爷就在前面,难道你不敢去拜见吗?”

  岳麒麟手足无措道:“我是怕……怕王爷看不起咱老岳了。”

  赵二边走边说道:“扯淡!咱们王爷是那样的人吗?”

  岳麒麟一愣,随即狠狠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说道:“看我这张破嘴,王爷义气深重,对咱们关爱有加,怎么会看不起我呢。”

  这时刘凌正对花三郎说道:“劈了这囚车,里面这人我要带走。”

  花三郎应了一声,快步走到囚车前面。两只手分别抓住囚车两边的木棍,一提丹田气,双臂一较力。

  “开!”

  那牢固厚重的囚车应声而开!

  花三郎竟然硬生生的靠着双臂之力,将那囚车一下子拉散了开来。木棍稀里哗啦的散落,王小牛的身子也随即软到了下来。刘凌举步上前扶着王小牛,将他从囚车上抱了下来。伸手在王小牛手腕上搭了片刻,随即松了口气。

  “末将岳麒麟,叩见忠亲王!”

  岳麒麟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甲,然后恭敬挚诚的拜倒在地,以头触地。

  “岳麒麟?”

  刘凌将王小牛交给花三郎,走过去一把将岳麒麟拉起来,仔细看了看随即哈哈笑道:“我还道哪家的老爷来了,原来是你这老家伙!”

  岳麒麟已经四十几岁,比刘凌要大上不少。刘凌叫他老家伙,岳麒麟不但不恼反而发自内心的高兴。他有些压制不住激荡的心情,这个在战场上厮杀无数次的勇武男人,居然眼眶中有泪花闪烁。这两年在太原,虽然就知道刘凌被关在天牢里。可是以他的身份根本就不准探视,他花了无数钱财打点上下都被拒之门外。而刘凌从天牢出来之后就雷厉风行的连续做了几件大事,更是晋升为亲王,乃是皇帝之下的第一人,他又不敢登门拜见了。

  毕竟以他的身份,想要见刘凌一面还是很难的。

  此刻听到刘凌居然还记得自己,对自己的称呼都没有变,他心里如何能不激动?北汉国再小,刘凌也是亲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而且已经两年多没有见过面了,刘凌还能一眼认出他,并且还是那么亲热,岳麒麟真的很感动。

  “王爷……末将想您啊!”

  岳麒麟情不自禁的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刘凌拉着他的手说道:“你在八门巡查司做提督,八门巡查司的衙门离我的王府走着也就一炷香的时间。想我随时都可以来看我嘛,不过你这老家伙可是一次都没有来过。”

  岳麒麟道:“王爷,末将知道您忙,国事繁复,末将不敢贸然打扰您啊。”

  刘凌道:“屁话,在都城当了两年的提督,怎么说话也开始拽文了?我记得你这老家伙张嘴闭嘴粗话都会往外冒的,当初在南方的时候敢跳着脚的指着孙玄道骂他是龟儿子王八蛋,敢在万军之中往来冲杀,怎么就不敢进我的王府?”

  岳麒麟讪讪的笑了笑,刘凌所说的这些往事虽然才过去两三年,可是现在却感觉恍如隔世一般。

  “我说岳麒麟,你带着八门巡查司的差役,这可是要来抓我的吗?”

  刘凌扫了一眼岳麒麟身后那一群红衣的差役打趣道。

  岳麒麟连忙垂首道:“末将如何敢对王爷无礼,只是有人报案说……说有上百黑衣人杀死刑部官差,劫走死囚犯,末将这才赶紧带人赶来的。”

  刘凌一听顿时哭笑不得,这谣言传的也太畸形了。

  他刚要说话,忽然前面街角处又是一阵骚乱。刘凌抬眼望去却见黑压压的一群骑兵冲了过来,刀出鞘枪突前,以攻击阵型朝着这边压了过来。这街道上拥挤着数以百计的老百姓,如果骑兵这么冲过来的话肯定会有数不清的百姓受伤。刘凌看了脸上微微变色,这领头的将领有些过分了!

  “给我杀!不要走了歹人!”

  远处骑兵中传出一声呼喊,随即数百骑兵呼啸一声朝着这边就冲了过来。看样子不仅不顾百姓的死活,连那些八门巡查司的差役都没有一点顾忌。全副铠甲的骑兵这么一冲的话,不知将会有多少人被践踏而死。

  刘凌眼神一凛,脚下一挑将一根大腿粗细的木头挑了起来伸手抓住,身子转了一圈轮动起那跟木头猛的朝着领头的骑兵砸了过去!那跟木头旋转着带着一股风直奔那领头骑士而去,这一掷竟然将那木头掷出去几十米远正砸在那骑兵的胸口上!嘭的一声,那骑兵直接被木头从马背上砸了下来!

  那骑兵落地,立刻就将骑兵冲击的势头阻拦了下来。为了避免践踏落地的骑兵,其他人纷纷避让结果连环相撞,不少骑兵都从马背上掉落了下来。

  “岳麒麟!带你的人跟我过去!”

  刘凌喝了一声,随即大步迎着那些骑兵走了过去。

  岳麒麟见刘凌出手依然霸气凛然,眼神一亮,似乎又找回了当初在沙场的感觉,呼喝了一声带着八门巡查司的差役跟在刘凌身后就走了过去。那些差役跟在刘凌身后,也是一个个挺胸抬头气势不凡。

  这时那些骑兵分开两边,一个没有穿戴盔甲的官员纵马上前而来。离着很远他就看到了刘凌,顿时脸色一变。他从马背上一跃而下,紧走几步撩袍跪倒在地。

  “刑部尚书司马律叩见忠亲王。”

  这人正是刑部尚书司马律,在朝中以为人刚正不阿铁面无私著称。这个人四十岁左右的年纪,白面无须,看上去斯斯文文但是却心如钢铁。这个人主掌刑部历来口碑极佳,从来没有什么负面的信息。刑部在他的治理下是六部中最为严肃的,而且其人清正廉洁,生活作风节俭严谨,同时还研制出了数十种刑具更是令人闻之胆寒,十足十的乃是一个张汤式的酷吏。

  “司马律,你来的倒是很快啊。”

  刘凌冷声问了一句。

  司马律以头触地答道:“启禀王爷,下官接到八门巡查司提督岳大人的消息,不敢耽搁,立刻带了王爷派给刑部的京畿大营骑兵赶来。”

  他抬起头看了看,也没有看到什么贼人随即问道:“下官得到消息说有蒙面贼人拦截囚车,打死刑部差役立刻就赶来了,想不到王爷您先来了一步,只是不知……那贼人何在?”

  刘凌哈哈一笑,指着自己的鼻子说道:“你口中贼人,就站在你的面前!”

  司马律闻言脸色大变,用力叩首道:“下官不敢,王爷功在千秋社稷,怎么会是贼人。”

  刘凌冷声道:“司马律,你刑部办的案子很好啊!”

  他一招手道:“花三郎,把王小牛带上来。”

  花三郎立刻抱着还在昏迷中的王小牛快步走了过来,刘凌指着王小牛问司马律道:“司马律,你可认得此人?”

  司马律跪在地上不敢起身,抬起头仔细看了王小牛却并不认识,于是如实回答道:“王爷,下官不认识此人。”

  刘凌指着王小牛说道:“这个人名叫王小牛,乃是京畿大营的士兵,平定太子叛乱的时候乃是有功之人,可以说没有此人便难以平定叛乱。这个人对国家社稷是有大功劳的,怎么就被你刑部抓了去认定了成了乱党!?”

  司马律闻言身子猛的一颤,再次叩首道:“下官罪该万死,乱党一案已经结了卷宗,这是最后一批论罪当斩的死囚。这批犯人下官并没有亲自过问,但其中如有疏漏之处下官也难辞其咎。”

  刘凌冷声问道:“这些犯人是谁主审的?”

  司马律答道:“是刑部主事范云主审,下官看过口供笔录见没有什么疑点于是下的批文。”

  刘凌冷笑道:“范云?还真是做事犯晕!”

  司马律道:“王爷,此事下官脱不了干系。但是还请王爷给下官一个机会,这王小牛若不是乱党,那其他死囚说不得也有无辜之人。请王爷给下官几天时间,下官必然彻查此事!”

  刘凌倒是没有想到司马律会主动要求彻查此案,心里不由得有些疑惑起来。

继续阅读:第17章 瞒天影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