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前路艰辛
知白2017-04-12 12:353,533

  刘凌书房里的气氛一时间变得充满暧昧,刘凌似笑非笑的看着柳眉儿,眸子里刻意压制但还是溢出来一些的欲火让她心慌意乱。就这么站着,她竟然忘记了自己的挺翘臀部还暴露在刘凌的视线里。

  柳眉儿微微弯着腰身子前倾,纤细唯美腰肢下翘起来的浑圆双-臀更显得诱人。她回头看着刘凌,而后者情不自禁的再次伸出手。柳眉儿吓的轻呼了一声,她以为刘凌说话不算话还要继续打下去。身子轻轻的一颤,臀-肉波动。

  这耀眼的白色让刘凌心神巨震,眸子的欲火更加的炙热。他慢慢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在那柔软且富有弹性的臀-肉上。手指流连忘返,细细的感受着入手的一片温凉爽润。手指上传来的温度和细腻,让刘凌几乎把持不住。

  柳眉儿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她心跳的几乎要从胸腔里冲出来一样。羞红了的脸娇美无比,一双媚眼如丝,张嘴想说什么,可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刘凌的手就这么在柳眉儿的臀部上轻轻的滑动,这感觉让他迷醉,让他沉溺。

  “王爷!宰相大人求见。”

  就在这个时候,仆从老吴的声音在书房外响起。

  老吴这一声虽然声音并不是很大,可是对于陷入一种莫名情愫中难以自拔的两个人来说无异于一声雷鸣。柳眉儿吓的惊呼了一声身子不由得一颤,赶紧站直了身子将衣裙放了下去,一张脸因为惊吓而变得有些白皙,她的呼吸急促,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她的胸脯虽然并不是丰满,可是却带着一股清新的恰到好处的诱惑。

  刘凌也吓了一跳,他刚才已经陷入欲火难以自拔。若不是老吴这一声将他从这种难以描述的感觉中惊醒的话,只怕他撑不了多久就会对柳眉儿做出什么激烈的事情来。其实这也怪不得刘凌,这一段时间以来刘凌肩膀上的压力骤增,而柳眉儿是现在王府里唯一一个能让他心情舒缓下来的人,尤其刚才柳眉儿如火般的媚意更是让他难以自制。

  柳眉儿其实早就对刘凌芳心暗许,只不过因为身份卑微的缘故所以不敢奢求。刘凌对她好,她如何能不感动。即便是刘凌要了她的身子,她也断然不会有一丝抗拒的,甚至心里隐隐还有一股献身的冲动。

  柳眉儿手忙脚乱的整理了一下衣服,慌乱的说了一句:“奴婢告退。”急匆匆的就从书房里逃了出去,她慌慌张张的样子正好被老吴看到,老吴虽然人老但是却一点也不糊涂,嘿嘿笑了笑也替小妮子柳眉儿感到几分高兴。若是能得到王爷的怜爱,就算因为身份低微不能娶为正室,但哪怕就是做一房小妾也算是飞上枝头做了凤凰。

  刘凌收拾了一下心情,深深的呼吸了两次将澎湃的心情按捺了下去。他迈步走出书房,却怎么都有点有些做贼心虚的感觉。

  “快请卢大人到客厅稍后,我马上就到。”

  老吴应了一声,然后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刘凌。这眼神中的意思不言而喻,只要是个男人就能读懂。

  刘凌脸色一红,咳嗽了一声掩饰了一下。

  等老吴走后刘凌回到书房换了一身衣服便快步走向客厅,他还没到门前就高声说道:“卢大人,怠慢之处还请不要介意。”

  卢森眯着眼睛坐在椅子上养神,听见刘凌的话他站起来走到客厅门口,跪下施礼道:“下官卢森,见过忠亲王。”

  刘凌一把将卢森搀扶住说道:“卢大人,还在记恨刘凌吗?”

  他说这句话是因为当初在正太殿他斥责卢森不懂规矩,见了皇族不知礼数。当时刘凌是为了立威不得不跋扈一些,而卢森自此之后每次见到刘凌都会恭恭敬敬的行礼,这让刘凌到有了几分不自在。其实以刘凌现在的身份,卢森跪下行礼也不算过分。按照刘业定下的规矩,亲王只比皇帝低一个层次,百官都是要跪拜的。

  论年纪,卢森已经六十三岁。让一个老人每次见面都躬身施礼,刘凌心中总是有着几分不忍。

  卢森任由刘凌将他搀扶起来,淡淡的说道:“下官怎么敢记恨忠亲王,只是尽为臣者的礼数。”

  刘凌知道卢森心里有怨气,他也不怪卢森说话不敬,只是一把拉了卢森的手进了客厅,落座之后刘凌问道:“老丞相,可是有事要对我说?”

  卢森端坐在椅子上,表情十分的严肃。他看了刘凌一眼后点了点头,一脸肃穆的说道:“下官这次是来求忠亲王念在我这二十年对大汉尽心尽力的份上,就放过了小女玉珠吧。”

  刘凌眉头一挑,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之后不紧不慢的问道:“老丞相这是什么意思?”

  卢森长叹一声道:“忠亲王,您就不要故作不知了。相信陛下已经跟您提起了要将小女许配给您之事,下官这次来,就是想请忠亲王高抬贵手放过小女。小女年幼无知生性粗野,实在配不上忠亲王您,还请您不要应允了这件婚事。”

  刘凌放下茶杯眉头一皱说道:“老丞相,你的意思是让我抗旨不遵?”

  卢森脸色一变,他语气一下子放了下来,近乎哀求的说道:“忠亲王,就当下官求您。此事万万不可,求忠亲王成全!”

  刘凌轻轻拂了一下自己的衣袍,语气平淡的说道:“卢大人,陛下的旨意难道是你我能抗拒的?还是卢大人你认为,我刘凌这个忠亲王不配娶令爱为妻?”

  这两句话问出,卢森的脸色顿时变的惨白。之前的故作姿态顿时消散,他猛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叩首道:“忠亲王,还请看在一个疼爱唯一女儿的老父亲的份上,求陛下收回成命吧!”

  他这一跪,哪里还有什么官居一品百官之首的风范。他跪伏着的身子不停的颤抖着,花白的头发垂了下来,一时间竟然看上去老态龙钟。

  刘凌走过去将卢森搀扶起来,叹了口气说道:“老丞相,你将刘凌看的低了。”

  他扶着有些诧异的卢森坐下后,负着手站着说道:“老丞相,难道你以为,刘凌看不到这门亲事后面的滔天大祸吗?”

  他说:“你放心吧,这们亲事,我是不会同意的。”

  刘凌刚才之所以表现的那么冷傲,当然是大有深意的。

  “不过,若是陛下执意不肯收回成命呢?”

  刘凌问道。

  卢森楞了一下,还没有说话刘凌就继续问道:“是你能告老还乡,还是刘凌能辞官不做?”

  卢森站起来,一脸苍凉的说道:“请忠亲王教我。”

  卢森此刻已经没了最后的一丝的骄傲,他一脸的苍凉,让人看了心中不忍。刘凌叹了口气,走到门口看着外面晴朗的天空说道:“陛下一生至孝,难道老丞相还不知道该如何说辞吗?”

  卢森楞了一下随即恍然大悟,他猛的一躬到底说道:“下官多谢忠亲王指点!”

  他刚才的苍凉一下子就消失不见,期而代之的是难以名状的兴奋。其实卢森也只是急的糊涂了,前一个月他夫人刚刚去世。按照礼数,他的女儿是不能在丧期出嫁的。古代最尊礼仪,儿女辈守要孝三年才能谈及迎婚嫁娶之事。

  “下官这就告辞了,打扰之处还请忠亲王谅解。”

  心头之结解开,卢森就要告辞。

  刘凌忽然摆了摆手说道:“老丞相慢走,刘凌还有一事想问。”

  卢森:“忠亲王有事只管吩咐就是。”

  刘凌道:“老丞相,国库……真的如你所说还算充盈吗?”

  卢森神情一窒,脸色瞬间僵硬起来。

  他的身形微微一颤,苦笑了一声说道:“果然还是瞒不过忠亲王您,这满朝文武都只观望着朝局,更是只顾自己的官道仕途。而陛下刚刚登基,有些事是说不得的。”

  刘凌道:“老丞相还请如实相告,我只想知道,朝局究竟糜烂到了什么地步。”

  卢森犹豫了一下,最终叹道:“实不相瞒,忠亲王……国库,国库早已经空空如也了!”

  刘凌虽然早有预料还是禁不住内心一震,北汉国在历史上是一个什么地位刘凌是一清二楚的。北汉国的存在对于历史来说连昙花一现都算不上,一个在历史长河中短短存在了二十八年的政权,充其量不过是一朵不是很起眼的小小浪花而已。

  按照历史的正常轨迹,刘卓是不可能继位的。而刘业也不会做二十年的皇帝,在历史上刘业不过掌权三载便一命呜呼了。而继位的正是太子刘涣,这个刘涣也不过是个短命皇帝,只坐了十一年的朝堂,即便如此他还是北汉历史上最长久的一位皇帝。

  可是,这一切都因为刘凌的出现而改变。

  同样,正因为刘凌的存在,他不允许北汉快速的灭亡。他二哥刘卓刚刚继位,刘凌不允许一个有着远大理想的帝王凄凉落幕。更何况刘卓还是在这个时代唯一对他付出亲情的人,他更不能对北汉的未来坐视不管!

  卢森叹道:“这些年有忠亲王您在,后周虽然有灭我北汉之心但是一直未能得逞。可是,忠亲王你也知道的,北面的大辽……同样是虎视眈眈啊。这些年为了维持,辽国来索取钱粮先皇只能尽量支付。其实去年辽国使臣来过之后,国库就已经空了。而如今再有两个月,辽国的使臣就又要来了,还不知道该如何应付。”

  刘凌攥紧了拳头,眉宇间忽然乍现出一股煞气!

  卢森被刘凌的样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忠亲王?”

  卢森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

  过了一会儿,刘凌紧紧攥着的拳头缓缓的松了开来。他紧皱的眉头也渐渐舒展,脸上的狰狞渐渐退去。

  “老丞相放心吧,辽国使臣的事,刘凌来解决。但是还有一件事要请老丞相帮忙,我刘凌……说不得要再做一次杀人不眨眼的恶人了。”

继续阅读:第13章 太子乱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帝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