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清风渡2017-04-12 15:223,295

  “啊呸,哪里来的丑姑娘,长的丑就不要出来现眼,还什么卖身葬父,你就算送上门以身相许,估计都要把人给吓死!”

  一个大汉看着蹲坐在那里的一个姑娘,大声说着,旁边的人都指指点点,但是却没有一个上前的。

  那姑娘头发上面黏着黄脓色的痰,但是却依旧跪在那里,眼眉低垂,似乎只能看的到面前的地面其他人说什么都和她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见着那个姑娘这个样子,那个大汉又“呸”了一声,然后转身就走了。大汉走了以后,围观的声音才逐渐大了起来。

  “唉,这个姑娘也是可怜的,在这里都坐了三天了。”

  “可怜是可怜,有本事你把她买回去给你家石头当媳妇?”

  “这个可不行,我家石头虽说没什么钱,但是好歹五官端正……”

  “那就不要说这么多,唉,我们还是快点走吧。”

  ……

  到了晚上,风越来越大,阿丑跪在那里,感觉自己身上都僵硬了,才缓慢的开始起身。这个时候,一个大婶从旁边匆匆过来,塞了一个纸包给她:“这个是我们家晚上做的多做出来的,你就拿着吃吧,以后别来了,这里没人买你。”

  说完,那个大婶又匆匆忙忙的走了。

  阿丑感觉的到那个纸包传来温热的感觉,让她本来跪着一天已经感觉麻木了的血管似乎也有了一丝丝的变化。她抿了嘴唇,然后打开了纸包。里面只是白面馒头,看的出来还参了灰面,算不上什么上好的。

  但是她还是用手捏住了馒头,然后慢吞吞的向着城外走去。

  城外有一个破烂的小庙,破烂到什么程度呢?就一个主殿还耸立着,而且里面的菩萨全部都躺在地上,她走到了里面一处比较干净的地方,然后打开纸包,闻了闻那馒头散发出来的香味,忍不住吞了吞口水。但是却还是忍住了,把馒头包放到了一边,然后去了庙的后面打了水来。

  她拿着一个破碗,然后又捏着半个又干又硬的馒头,粘着水,慢慢的吞咽。那馒头的口感很不好,吃起来让喉咙有一种被利物刺透的感觉。但是她还是努力吞咽着,旁边软软的馒头她不吃,却吃冷的,原因很简单。

  因为这样吃,更加容易饱肚子,不会越吃越饿。

  半个馒头吃完了,她把剩下来的六个馒头收到了一个木板下面,里面还有十五个铜板,是她唯一的家当了。

  她叫阿丑,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来到这个世界的,她本来是一个孤儿,生活在21世纪的五星红旗之下,虽说艰苦,但是却也能过活。

  但是没有想到,一场梦,让她来到了这里。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她在田埂上面捡稻粒吃。就这个,还是周围村民看她可怜,没有驱逐她。她也是从那些人口中知道,自己是个傻子,一直都在各个村里晃荡,寻一些别人不要的吃食。

  还好,如今虽说大家过的都不富裕,但是却算不上什么灾年,所以都没有什么人为难她。

  她想着,又弄来冷水,把手浸入冷水里,撕了庙里破损的幔帘,粘着清洗自己的脸。她的皮肤是小麦色,但是里面却透着一股子不健康的黄。因为太过瘦了,所以脸上基本上没有什么肉,皮肤也显得干巴巴的,最重要的是,她的脸上居然半边脸都是胎记!

  人家脸上胎记再大都长一边,她不是,她只是长在额头上面,几乎脸上就只有下巴上是好的。而且,那胎记的颜色就像是火燎上去的,所以说她明明正是好年纪,他人却走在旁边诽她,却没人想着把她真正如何。

  阿丑是这个身体的名字,她穿越来了,并没有想过要改名字,因为她觉得自己叫什么都无所谓。她从村子里来到这个镇上,花了三天,在路上用野果充饥,因为很多果子都不知道能不能吃,所以吃的都是一些被鸟啄过的果子。

  来到了这里了以后,又以卖身葬父的名义,要来了些须的馒头,硬饼,虽然说不多,但是却也比在村里要好许多了。

  她算着自己现在还有的存货,然后又很认真的在思考,那些东西够不够自己走到下一个城镇里。这里已经待了三天了,已经不能继续待下去了。

  她想着的时候,又喝了两碗水。

  “这里居然有人。”一个穿着月白色长衫的人从外面走进来,看着阿丑坐在那里,惊讶的说道。阿丑一惊,立即站了起来,想要走开。

  但是却感觉面前一团黄光一晃而过,她整个人一下子就晕倒过去。

  当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是躺在破庙里,周围的一切似乎一点变化都没有。她有些茫然的按住自己的头,感觉头闷闷的发疼。

  当她的手撑着旁边,想要起来的时候,突然感觉有东西咯的她手掌发疼,立即定睛看了去。却没想着,那里居然躺着三颗浑圆的珍珠。那些珍珠躺在那里,发着淡淡的光芒。

  她下意识的就把珍珠收了起来,然后四处大量周围,周围似乎经历过一场异常强烈的战斗,本来还有些形状的大殿几乎全部都坍塌了,除了几根柱子还屹立着,根本就看不出来这里曾经是一座庙宇。她愣愣的坐了一会儿,然后就站了起来,皱着眉头看着周围。

  “这里,这里怎么成这个样子了……”外面传来一阵喧闹的声音,外面一群镇民推推搡搡的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里面这一片惨状,都惊着了。

  “你,你不是在我们镇上卖身葬父的那个女的吗!”

  “啊,我记得,你看她的脸!”

  ……

  阿丑木然的迎着他们审视的目光,心里头有些忐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果然,很快那些人就商量好了,开始大声嚷嚷:“都是她,这一次肯定都是因为她,不然这里怎么会突然倒了,她就是灾星!”

  “对啊,不然她爹是怎么死的,不能让这样的灾星留在我们镇子周围,把她赶走,赶走!”

  一群人开始响应,很多人都从地上和周围捡来石头,棍棒,然后吵着她挥打过去。阿丑自然是不能站在那里被打,只能狼狈的开始跑路。她已经找不到她的食物了,因为都塌了,她藏着的吃的,肯定都被埋在了最下面。她咬牙,朝着庙后面的山上跑去。

  山路并不好走,她狼狈的跑着,心里头只希望后面的人因为太麻烦,所以放过追赶。但是没有想到,那声音一直坠在她的身后。

  “看,灾星在那里!”

  “烧了她,烧了她,烧了她上天才不会怪罪我们!”

  “那么大的庙,一晚上就没了,这个灾星绝对不能留!”

  ……

  “和我有什么关系,那里发生的事情都和我没有关系,你们,你们为什么要追赶我。”阿丑想着,却不敢回头,更不要说和他们争辩了。因为没有用,所有的话对他们来说都是没有用的,他们现在已经发狂了,根本就想不到其他的事情,能想到的就是追到她,杀了她。

  阿丑不傻,也不痴,所以只是跑着。

  但是,路却到了头。

  周围的矮树发出了一阵阵沙沙的声音,就好像是在嘲笑她一样。看啊,你不管怎么跑,你都是跑不掉的。悬崖边上,风似乎也显得格外的冷。她忍不住缩了缩身子,看到后面的追着的人越来越多都来到了这里。

  那些人上下打量着她,不知道在说什么,碎碎私语。

  她,她不想留在这里。

  她真的不想留在这里,这些人,让她想起了当初送她去孤儿院的人。那个时候她还小,很多人很多人对着她说话。

  “看,这次车祸的人都死了,但是就这个丫头没死,她肯定是灾星!”

  “我弟弟,弟妹如果不是为了这个丫头,也不会死。哼!这样的人,我是不会养的!”

  “唉,你都不养,我就更没有理由要带了……”

  ……

  最后,她被一群笑的很灿烂的人送到了孤儿院的门口,见到了那个冷着脸的院长。一阵风吹过,她打了个冷颤,认真的看了一眼正要往她这里围上来的人,然后转身一跳。风呼啦啦的吹,她很快的就失去了自己的意识。

  当她醒过来的时候,感觉自己全身酸疼,她还活着?

  “你叫什么名字?”

  一个头发胡子全部都是白色的老头看着面前的丫头。

  “我,我叫阿丑。”

  “很好,你从山崖上面掉下来,四肢俱断,但是人却活着,最重要的是你有灵根,所以我决定收你为花奴,你是否同意。”

  “如果,我不同意的话?”

  “扔出去,自生自灭。”

  “我愿意。”

  阿丑重重的点头,她死了两次,已经不想再死第三次了。

  “很好,你的身体明天就可以好,但是你会很疼。还有,你可以称呼我为师父。”

  “是,师父。”阿丑应了一声,她想点头,但是发现自己根本就动不了。

  她师父见到她那个样子,略点了点头,然后说道:“你如果说疼的受不了了,死了,那就算了。如果说活着,我明天会过来的。”说完,转身就走。阿丑才知道,原来自己还是有可能会死的。

继续阅读:第2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师与尔解道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