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清风渡2017-04-12 15:223,207

  好饿,好饿,她不知道自己睡了几天,也不知道自己几天没有吃饭了,但是她就感觉自己好饿。而且,身上似乎有无数只蚂蚁在自己身上攀爬啃噬,她想动,但是动了以后却发现自己的身上越发的难受起来,她想动动缓解身上的感觉,但是却丝毫抬不起来。

  她不要这个样子,不要,真的不要……

  “死了,那就算了……”师父的话一下子闯入她的耳朵,死?不,自己不要死,自己为什么要死,那么多人都活着好好的,为什么,为什么要让自己去死?不,不,绝对,绝对不可以死!

  自己才来这个世界,才顶了阿丑的名字,怎么可以死,她是不可以死的,就算在疼,也要忍,在饿也要忍。不管怎么样,都要隐忍下去,只要能活,只要能活下去。

  “宝宝!你一定要活下去!”

  妈妈搂在怀里头的温暖,父亲的呢喃,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活下去,一定会,绝对会!

  ……

  “你居然还活着,还不错。”

  阿丑努力的睁开眼睛,恍惚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白胡子师父,他脸上似乎带着笑容。她想在努力的看清楚一些,却什么都不知道了。她一晚上都没有敢闭上眼睛,因为她怕自己一旦闭上,就再也睁不开了。

  不管怎么样,自己,自己活下来了。

  “你醒了?起来吧,去做饭去!”

  阿丑才睁开眼睛,就听到自己耳边有个声音这样说着,愣了愣,才开始找那个说话的人。说话的人就是救了她的老头,也是她现在的师父。

  “是,师父。”

  阿丑下了地,发现自己身上没有什么地方是疼痛的,心里头顿时一阵欣喜,然后抬头看着面前的师父,疑惑的问道:“厨房,厨房在哪里?”

  “出门左拐就是厨房,就只有一点灵谷,你煮点粥就是了。”

  “是。”

  虽然说不大理解师父说的话,但是她还是乖巧的走了出去,来到了厨房。这里说是厨房,但是看着却是十分破败,旁边到处堆着杂物,灰尘也是厚厚的。唯一看着干净的地方被丢了一个小布袋子。她走过去掂了掂,感觉似乎没有什么重量。

  难道说,救了自己的师父居然这样的穷?好可怜的师父,自己一定要很能干才可以,这样的话,师父才不会把自己赶出去。不然,多一个人的口粮对师父的负担很重的!她想着,然后在院子里打了水,一点点把厨房清理干净,然后把锅洗干净。

  最后,升火的时候她却为难了。她没有弄过这种,只能摸索着升火了。不过,还好,她虽然自己没做过,但是却听别人说过,比如柴不能实心什么的……

  灰头土脸的往后面走了两步,倒了水到锅里,然后拿出小袋子,小心翼翼的捧了两捧米出来。米虽然说是少了点,但是质量很高,不是她想的什么黄米,而是晶莹剔透的紫米。看了一会儿那个米,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感觉和自己以前吃过的紫米似乎不大一样,但是也没想许多,就放到了锅里,然后就在旁边等着。米香经过时间的推移,缓缓的渗透出来,弥漫在整个房间里都是。

  她不过是吸了两口,就感觉自己饥肠辘辘起来。她小心翼翼的掀开锅盖,看着那米粒在水里头跳舞,于是,吞了吞口水,把米盖盖上。

  不管怎么样,就只有粥是不对的,她还应该弄些小菜来才是。她想着,就走到了院子里。但是院子里她看不到什么白菜什么蔬菜,她瞅着瞅着就感觉自己头晕忽忽的,这里怎么没有自己认识的菜?

  “你在这里转悠什么!”

  一声厉呵传了过来,让她顿时有些不稳,差点摔了一跤。

  “啊,我,我是想要弄些小菜,只有粥……”她话没说完,因为她看到白胡子师父现在脸上已经变黑了。

  “这里不是菜,而是我的药园!”他师父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让你去煮粥,你就只管去煮粥,其他的事情不许插手,不许多问,否则,你就滚出去!”白胡子师父说完,转身就走,长长的袖子居然甩出了破空的声音。阿丑吐了吐舌头,然后回到了厨房。

  坐在灶台边上,听着米粥在锅里头翻滚的声音,再闻着米香,她感觉自己陷入了一场煎熬里面。过了许久,她听着感觉声音小了些,打开了锅盖,就问道了一阵扑鼻的米香。看着那紫莹莹的粥,她舔了舔嘴唇,想要尝一尝,但是想到自己师父这里就那么一点点米,也就不好尝了,拿了两个洗干净的碗筷,把粥放进去,然后去叫了师父。白胡子师父让她端着米粥,到了院子里一处草亭里用饭。

  “这米粥……”白胡子师父颇为满意的看着粘稠的粥,刚想说什么,却见到自己才收的花奴,一口气就把粥吃完了,然后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忍不住眯了眯眼睛,问道:“你是不是感觉这粥吃了以后,暖洋洋的,浑身舒爽?”

  “嗯嗯。”阿丑点了点头,眼睛放光的看着白胡子师父碗里的粥。白胡子师父比较凶,她不敢正大光明的垂涎那粥,但是看看总是好的。

  “你可知道,这灵谷是助人修炼所用,它可以清楚人体内杂质,因为蕴含灵气,所以分外难得!”白胡子师父说着,声音就有了几分的凌厉!

  “它,难道不是用来饱肚子的吗?”阿丑奇怪的问道,她感觉这个东西饱肚子功效很厉害啊,她不过才吃了那么一碗粥,就感觉自己的肚子一点都不饿了,比吃干馒头泡水要好很多啊!

  “……”白胡子师父瞅着面前的阿丑,目光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了。然后直接挥了挥袖子,他面前的碗筷粥什么的都不见了。

  “孺子不可教也!”白胡子师父留下来这句话,人就不见了。阿丑看着面前的碗,用筷子刮了刮,已经干净的不得了了。她叹了口气,然后把面前的碗筷收拾好,然后去洗了。洗了回来,发现厨房里又多了一副吃完的碗筷,她又拿去洗了。心中嘀咕,这个师父好奇怪,开始要和自己一起吃,然后又突然生气,难道说长胡子的人都是这样喜怒无常?

  她有些纠结,忍不住挠了挠头。虽然说,洗完算不上什么劳动,但是她还是觉得本来可以一次完成的东西,弄成两次,好亏啊!

  洗完了碗,她就有些不知道做什么好了,在她在院子里转了第三圈了以后,终于听到她师父开口:“给我滚进来!”

  她立即去了她师父所在的草屋,她师父所在的草屋比她开始躺着的看着要高级许多,虽然说大部分东西也都是藤草编出来的,但是那些圆润的弧度无一不说明了这些怎么也算的上是艺术品啊。

  只是,这里却依旧没有什么软装饰,只有在墙上挂了一副风景画。

  见到她进来了以后,她师父就瞅着她,看着她一直傻傻愣愣的站着,忍不住训斥:“跪下。”

  “是。”

  阿丑反射性的说道,然后一下子就跪倒在了地上。她师父叹了口气,她面前的蒲团动了下:“是让你跪坐在这个上面。”

  “哦。”阿丑乖巧的跪坐在了蒲团上面,然后听着她师父开口。

  “你以前是凡人,但是以后就不会是了。你首先和我说说,你为什么会掉落在这个山下,我昨日在你服药后,上去看了看,上面一片杂乱,显示很多人到过那里。”

  阿丑没有犹豫,直接把自己遇到的事情说了出来,白胡子师父点了点头:“山民愚昧,你把珍珠拿出来让我看看。”

  阿丑不舍,但是想到师父这么穷,粥也没有苛责自己,还是乖巧的把珍珠拿了出来。她师父看了两眼珍珠,然后递给了她。

  “不过是俗物,但是按照你所说,应当是哪家弟子下山办事。这个应当是他们作为打扰你的补偿,不过这东西对你来说也没用。当初没用,以后更加不会有用。”

  白胡子师父说完,就又把那三颗珍珠扔还给她。阿丑捏住珍珠,望着面前的师父,心里头有一股子淡淡的暖流流过,师父真的很好。师父这里都这样穷了,但是还是不要徒弟的东西。

  白胡子师父被她那双水汪汪的眼睛看的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了两声,在阿丑收回目光了以后,才仔细的在她的上下打量了一番:“你今年多大了?”

  “十二岁了。”

  “哦?”白胡子师父应了一声,上下打量了她一番,然后点了点头。

  师父看她的眼神就宛如是看待一个货物,那样的眼神让阿丑忍不住缩了缩肩膀。她不喜欢这样的眼神,但是她现在已经没有别的任何的选择。

  “你以后就住在你刚才出来的那个房间里,厨房里有灵谷,你负责每日三餐。屋子后面有一亩灵田,你负责除草驱虫,记得,院子里面的东西不允许你碰,明白了吗?”

  白胡子师父淡淡的说着,阿丑立即点头,一亩地的劳动量算不上很大,她应该是可以的。

继续阅读:第3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师与尔解道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