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清风渡2017-04-12 15:223,245

  用手摸着那个什么紫藤木心,虽然说不知道这个是什么好东西,但是看品相来说,就应该不是很差的东西吧。而且,好玩的是用手一摸,那个东西就真的像是果冻一样,一颤一颤的。

  想着,她就抱着那个东西,开始打坐。

  果然,这个东西是好东西,她抱着这个东西打坐的时候,感觉一阵阵冰凉的感觉进入了体内,然后和灵气们一块儿纠缠,在回到丹田。最重要的是,这样了以后,那体内灵气就好像是自己压缩过一样,格外的纯净无暇。

  开始两圈的时候,自己体内的那个额头上面的东西并没有怎么动,但是在第三圈的时候,突然一阵强烈的吸力一下子就来了,拉扯的她全身都疼,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许多东西拉着分尸一样,身上经脉寸寸都是疼的。

  如果说现在有人能看到她的话,就会发现她脸上痛苦纠结,而且身上都已经在溢出红色的血珠,整个人几乎都成了一个血人。

  “痛,好痛……”她已经陷入了昏迷,只能无意识的叫着痛,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身体外面的血色一点点消失,整个人看着也平稳了许多。最重要的是,她开始抱着的那个紫藤木心已经完全消失了……

  “啊……”萱草叫了一声,猛地醒了过来。她刚才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还在襁褓里的时候,被一个长的很温柔的,穿着一身紫色长裙的女子抱着。那个女子很温柔很温柔,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她唤自己囡囡。但是,突然,有一阵黑色的东西入侵,那个女子惊慌失措起来,然后拿了一个东西放在她的身上,她只感觉自己额头一阵疼,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她坐在那里,背靠着墙壁,感受着墙壁的冰冷,更加感觉到了自己衣服上面的那种湿湿的感觉。那个梦,到底说明了什么,那个穿着紫色长裙的女子到底和自己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在梦里头根本就没有看清楚那个女子,为什么,为什么自己只能感觉到她笑的很温柔?

  她感觉自己头好疼好疼,就好像是什么裂开了一样。

  “萱草,萱草你怎么了?”外面一阵着急的声音,门一下子被打开了。萱草看着朱茜向着自己急忙的走来,立即一把抱住了朱茜,忍不住呜呜的哭了起来。见着她那个样子,朱茜拍着她的肩膀:“好了好了,怎么了,怎么了,方才隐约听着你叫了一声,我才下来看的。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萱草犹豫了下,但是还是没有说出自己梦里头的事情,只是摇了摇头,擦了擦自己眼泪:“没有什么……”

  “哦?”

  朱茜应了一声,然后上下打量她,笑着说:“恭喜你啊,萱草,你筑基了!”

  “筑基了?”萱草疑惑的应了一声,她没有感觉自己筑基了啊……

  看着她茫然的神色,朱茜笑了笑,“我倒也奇怪呢,你打坐入定感受下,看能不能在上丹田里看到一团绿光,那个就是紫藤木心了。”听了朱茜的话,萱草乖巧的打坐,然后发现自己果然可以看到体内的情况了,这样的感觉和感觉到体内的情况几乎完全不一样,她可以清清楚楚看到体内的灵气,淡绿色的光芒在体内游走的景象。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她首先是惊讶了下,然后又按照朱茜所说的,跟着灵气去了上丹田。上丹田就是额头那里,啊,额头……这里是什么!

  她看到的是一团淡淡绿色荧光的东西,灵气过去都被吸收掉了。周围虽然说是有灵气萦绕,但是并没有散开。但是,这个东西,不是吸收自己灵气的东西吗?她疑惑着,但是想到朱茜在自己房间里面,很快的就从打坐的状态中退了出来。

  朱茜看着她,笑着问道:“怎么样,看到脑海里的东西了没有?”

  萱草点了点头,然后犹豫的问道:“那个,绿色的是什么东西啊?”

  “嗯,那个就是紫藤木心,它会帮助你吸收炼化灵气,让你修炼更加方便。最重要的是,你筑基了以后,你以后修炼速度就会快很多了。说不定,很快就能到开光期了。”

  “开光期?”萱草有几分奇怪,但是看着朱茜温和的目光,还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但是,自己直接筑基,没有经过前面的一番东西会好吗?她想问,但是看着朱茜又问不出来,总觉得人家明明是为了照顾你,对你这么好,但是你自己却对别人充满了质疑,这样是不礼貌的。

  想到这里,她就什么话都没说。

  朱茜又和她说了一些修真界里的事情,然后就安抚她让她继续修炼,人就出去了。看着朱茜出去了以后,她立即又打坐,入定,想要看看自己脑海里到底出现了什么!她在看到那一团绿色了以后,大着胆子居然放了一丝神识,也就是看着体内动静的那个东西进去了。很快,她感觉自己头疼,咬着嘴唇忍着疼,继续看着里面的东西。她发现自己的神识就像是那些灵气一样,被完全的吞噬了。然后,她感觉自己看到了那个绿色里面的东西,里面似乎是一片土地,看着虽然说不大,但是确确实实的是一个空间,一个独立的空间。

  她才这样想,就感觉自己好像一下子就来到了那个空间里面一样,她在空间里来回走动着,空间不大,她能够看到的地方大概就只有半亩地的大小,其他的地方都被浓浓的雾给罩着。她曾经试着想要走到那些浓雾里面,但是每次走过去了以后,就不知道怎么的,又绕了出来,就好像是一个朱茜她们说的幻阵一样。试了两次以后,她就放弃了这种没有意义的探索。

  那么,怎么让自己的意识回去呢?她方才想着,然后就感觉自己已经恢复到了平时的样子,看着自己的手脚,还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在房间里看了看,发现房间里面的东西大部分都没有什么可以独立拿起来的。然后,她就拿着一把椅子,想着放到自己刚才见到的那个空间里面,很快,面前的椅子就不见了。然后她就把神识探入了刚才所在的地方,这一次进去并没有再感觉疼痛,反而是很顺畅的进来了。同时,她也看到了那一把椅子,正放在那里,端端正正的放在那里。

  啊,这个,难道说就是以前看小说上面说过的随身空间吗?萱草一下子就欢喜起来,然后想着让椅子出去,然后又想着让椅子进去。来回了好几次,直到自己感觉累了以后,方才放弃。

  她这个累了和平时累了的感觉不大一样,平时累了是四肢累了,但是她这一次是感觉头晕忽忽的,脑袋涨的难受。她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但是在梦里头,她又看到了刚才看到的那个女子。

  那个女子就在一个木屋里面,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不舍。后面又是一片乱七八糟的声音,然后那个女子一下子挥手把房子给弄塌了,自己也飞速跑了。自己躺在那里,想动却动不了。房子虽然说塌了,但是却像是有个无形的光罩罩着自己一样,那外面并不能影响到里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哭了……她不想哭的,但是事实是她哭了。哭声很大很大,引了一个看着年龄很大老人过来,拔开废墟,看到了自己。老人家左右看了看,然后抱着自己走了。

  这个,这个到底是什么,我不想要看这些,我要醒过来,那些和我没有关系,我要醒过来!萱草感觉的到,自己看着那一幕的时候,心里头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就像是钝刀子割肉一样的感觉,弄的她心里头麻麻痒痒的。她不想看,不想被那些东西影响。她是阿丑,她是萱草,她和梦里头见到的东西一点关系都没有。那个什么紫色衣服的女子,和自己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

  她全身蜷缩了起来,让自己身体尽可能的暖和起来,但是却有一种浓浓的悲哀不自觉的融入了她的骨子里。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己这个身子,到底有什么秘密?

  “萱草,萱草,出来吃饭了。”

  外面传来朱茜的唤声,萱草洗了脸,出去了。朱茜见着萱草,立即笑着说:“我就说你五官是好的,如今脸上疤痕淡了这么多,想来如果说开光了以后,差不多就可以没有了吧?”

  “哼,底子不好,脸上疤就算没有了,也不会是什么绝色美人!否则的话,修仙的都成了美人,美人还真不值钱了。”兰若说着,不满的看了一眼萱草。萱草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自己脸上又有变化了吗?

  她想着,然后有些木然的吃着饭菜,吃完了和她们两个人说了一声,然后就回到了房间里。见着她那个样子,兰若奇怪的说:“今儿她怎么这么奇怪?”

  “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才筑基还不习惯吧?”

  “哼,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运,那紫藤木心居然和她契合的很,不过是抱着修炼都能筑基。”兰若说着,吃了两口菜,也回了房间。朱茜摇了摇头,看着萱草房门,目光中闪过了一丝深思。

继续阅读:第10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师与尔解道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