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清风渡2017-04-12 15:223,162

  萱草回到房间里了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看镜子,果然,镜子里的自己上半部分的胎记已经缩小了不少,主要都是在眼睛下面到额头上那里了。而且颜色上面来说也淡了不少,看着比以前好了许多。她看着自己的容颜,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想到的居然是,这个会不会和自己的脑海里的那个东西有关系?她想着,咬着嘴唇,如果说有关系,那么和那个紫衣女子有没有什么关系?

  她想着,然后飞快的摇头,自己这个是怎么了,怎么老想起那个紫衣女子?

  时间过的很快,她的境界已经稳固在了筑基期。并且,脑海里的那团不知名的东西似乎也停止了吸收灵气,这样让她的效率一下子就高了许多出来。朱茜见到她如此,每次都会夸夸她。

  萱草虽然说面上没有说什么,但是心里头其实还是得意的。很快,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她到这里已经半年多了,但是她的师父却一点消息都还没有。兰若因此都发了几次的脾气,说抓她来一点用都没有,而且还费尽心思给她增加修为,感情那个人根本就不在乎她的!

  对此,萱草什么话都不能说,她也没有立场,也没有权利说任何话,每次在兰若发脾气的时候,朱茜都会拦着兰若,然后让她回房。这一日,她听着外面传来一阵阵的喧闹的声音,心中一惊,她在这里住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有那样的声音,立即打开门。

  外面有小精怪等着她,并非是上次见到的那个小精灵,这个应该是个男的,他的身上都是穿着叶子。见到她出来了以后,对着她行了个礼说道:“仙子,外面有不知名的人闯入,还请仙子小心。”说完,那个小精怪就消失了。很显然,他跑掉了。

  额,萱草抱着好奇的心思,第一次打开了这个小楼的门。看到外面有许多女修都聚集在一起,外面隐约还传来男人的声音。

  “你,你不是萱草吗?”有一个穿着橙色衣服的女子匆匆忙忙的跑到她面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

  “你是谁?”萱草皱眉,想要把自己的手给挣脱开,但是那个女子看着纤细,力气却是很大的,萱草弄了两下都没弄动,然后听着那个女子开口说道:“你师父来找你了,你快随我过去,她们都在那里等你呢。”

  说着,就拉着她走。萱草奇怪,为什么不是朱茜来找自己,但是又想,万一朱茜有什么事情呢?就老老实实的跟着那个女子跑了,不知道跑了多久,那个女子拉着她上了一个形状很奇怪的飞行器,然后光一闪,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身边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穿着橙色衣服女子,而是她的白胡子师父……

  “最近过的很是逍遥自在啊,都到筑基期了?看来,她们还是很下功夫啊!”他师父说着,但是那话怎么听着都不是什么好话。

  “师父……”

  萱草有些茫然的看了一眼师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情况。她师父哼了一声,然后说道:“那些女人当真以为我是傻的,我用了三个月时间做了几个傀儡,够她们忙一阵子了。”说完,就驾着飞行器不理萱草了。

  这个时候,萱草才知道,原来那里面是骚动是师父弄成的,而且是弄的什么傀儡。额,不过说句实在话,看着师父来接自己,心里头真的是有几分幸福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她从来没有想到过师父会来接自己吧,所以看着师父真的来了以后,才会这样幸福满满。

  看着她脸上神色有些不对,她师父冷哼了一声:“待会你回去要好生和我说说,你在那里都得了什么好处,怎么就到了筑基期!”

  “额,她们给了我个紫藤木心,我不小心就吸收了,然后就筑基了。”萱草老实的说道,并没有等到师父降落了以后说。她师父听了这个话,什么话都没有说。然后飞行器到了一处山峰的时候,开始往下降,这个时候萱草才发现,这个看着是山峰的地方,其实是一个山谷。

  汗,想来这个就是所谓的障眼法了,难怪各种神仙都喜欢障眼法,确实是好用的。想着,师父就直接干脆的下了飞行器,然后在下面看着她。不知道为什么,她身上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然后快速下来了。

  “你如今修为也可以修炼一些小法术了,这些你拿去好生参悟学习。”说着,她师父一挥手,几个玉块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和上次哪个看着是差不多的。她立即点头,然后又被师父领到山谷里面。这个山谷布局和上次那个很像,她师父又把她扔到了这里。同时又丢给她了几套衣服:“把衣服换了,然后把你身上的衣服给烧了。”

  “是。”萱草应了,然后捡着看着一个小一点的房间进去了,看着里面东西样式,果然和自己上次住的那个相差无几。看着茅草屋,然后又想到朱茜给自己准备的藤屋,心里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但是还手上速度还是很快的,利落的换了衣服,然后拿到了厨房,烧了。

  见着她做完了以后,白胡子师父点了点头说道:“好,你以后在这里住下,和以往一样即可。”

  “是,师父!”萱草应了,表示自己还会继续做个乖巧的花奴的。见着她乖巧的样子,白胡子师父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就走了……

  看着她师父走了以后,萱草才松了口气,不知道为什么,她师父给她的感觉好像是比以前更加凶了。也算不上是凶吧,是霸王之气?她想着,自己也觉得好笑,然后就开始做起了烧火丫鬟应该做的事情。

  她现在,好想好想在朱茜那里的时候,那些长的好玩的小精怪啊……

  想着,她心里头就一阵阵惆怅。如果说有那些小东西的话,自己现在的活应该能轻松许多吧。微微眯着眼睛,有些幸福的遐想。

  但是,很快的她就从遐思里清醒了过来,吐了吐舌头,然后就去后面巡视自己所需要照顾的灵谷了。这些灵谷们看着都有些瘦瘦弱弱营养不良的样子,好像是才强行出来没有多久。看着自己重新划下归属的灵谷,她心里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哎,自己现在的任务就是要把这些营养不良的娃,一个个带成茁壮成长的好少年吗?想着,她就感觉自己的任务好艰巨。

  不管自己的任务如何艰巨,路都是一步一步走的。小心翼翼给灵谷移植到合适的位置,让它们彼此之间有足够的间距,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给它们除草浇灌。

  这样一折腾,时间就过去的飞快,她猛地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做饭,然后又匆匆忙忙的去了厨房。去了厨房以后,就见着自己的师父正皱着眉头看着空荡荡的厨房,显得有几分生气的样子。

  见着萱草过来,师父就直接的问道:“你方才去了哪里?”

  “回师父,萱草方才去后面把灵谷给梳整了一番……”萱草说着,声音有几分小心翼翼的。听了她的话,师父点了点头,“刚才给你的玉玦里有相对应的法术,如果说你掌握了那些,对付灵谷就会越发的得心应手。”

  “是,师父。”萱草乖巧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看着她一副我很乖我很好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师父的口气一下子差了起来:“既然已经知道了,那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准备膳食。”

  “是。”

  萱草大声应了下来,然后快速去准备烧火做饭。很快,伙食就准备好了。吃着久违的灵谷,感受着丝丝缕缕的灵气慢慢梳理着自己的经脉,灵气一点点壮大,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吃晚饭,略作收拾,然后就回到了房间里对着那两个玉块,师父说是玉玦的东西。然后,按照以前所用的方法,很快就把那里面的几个小法术映到了自己的脑海里面,东西很简单。一个是小型的布雨术,另外一个则是土系的流沙术。

  看着那两个术法,特别是流沙术后面的注解,“学到精处,可以用此术耕地。”她就感觉自己前途渺茫,不过想到师父对自己也算好,就没想许多,只是专心致志的开始练习法术起来。

  她首先是按照上面所说,慢慢的感受着自己身体里的灵气,然后把它们想着释放出来。开始学的是小型降雨术,这个弄好了,以后灌溉灵田就会方便许多。而且这个本来就是灵气所化,应该对灵谷也有诸多补益。

  想着,就开始慢慢的练习。

  就是进度不算很好,特别是开始的时候,最多就只有巴掌大的乌云在她面前凝聚,用大点力气呼吸,云朵就一下子,哗啦散掉了……

  看着这样的结果,她挺想哭的。

  但是没有办法,为了以后自己幸福的种田生活,就算是现在再不幸,也只能一点点努力了!她用手捏拳,给自己鼓气,自己一定是可以的!

继续阅读:第11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师与尔解道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