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清风渡2018-04-03 16:233,255

  又连续施法几次,她感觉自己体内的灵气都被抽空的差不多了,但是效果却还是不佳,没有办法,她只能叹了口气,盘腿打坐,先不考虑继续修炼法术的想法了。

  渐渐的,体内的灵气慢慢凝聚恢复的差不多了,她才感觉自己缓过神来,好了许多。但是,在下一秒她就无法继续这样镇定了,因为她感觉的到自己体内的灵气开始就像是有人在剧烈催动起来一样,开始猛地转了起来。

  她努力的想要争夺这个灵气的控制权,但是却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使不上半点力气。而且,她看出来这一切的源头了,这一切的源头不是因为别的,就是因为在她额头上面那个很奇怪的地方。绿色萦绕,进去又有一个小空间的地方。

  那个绿色的球样的东西现在也在剧烈的旋转,就好像是一个漩涡一样,吸收着一切可以吸收的东西。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想起了那个小空间里的储物功能,不知道为什么,她现在心里头除了几分害怕以外,还有几分丝丝的好奇,更有几分小小的窃喜,她很想看看,自己空间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敛气,收神!”就在她想入非非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她下意识的就按照那个声音所说的话去做了。她做完了以后回过神来发现是自己师父站在自己身后,他的手还压在自己的头顶上。

  “你刚在怎么了?”师父皱着眉头收手,看着面前的萱草。萱草犹豫了下,然后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就是上次筑基的时候出现的绿色的东西,突然像是疯了一样大量吸收灵气,我缓不过来就成了这个样子。”

  听了她的话,师父眉头没有舒展,反而皱的越发厉害:“具体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突然转动起来,你之前做了什么?”

  “方才我修习小布雨术的时候,似乎有些灵气用的过度了,身体里面感觉不到什么灵气了才停止修习,然后开始打坐。”

  萱草想了想,觉得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就乖乖的,老老实实的回答。听了她的回答,师父皱眉想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下次修习法术的时候注意量。你如今现在的情况很不好,如果说你方才那种情况没有人帮忙的话,很容易就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啊……”萱草睁大了眼睛看着师父,一副惊讶的样子。她是真的没有想到,仅仅是那个样子,就有可能会爆体而亡的危险!

  见着她那个样子,师父冷哼了一声,然后说道:“你以为修真这样的事情是在那里过家家?你要记住,仙路崎岖,如果说一个不小心就容易跌入万丈深渊!死,是最简单最轻松的事情!还有,你一旦开始修行,你的魂魄就不可能再进入轮回。”

  轮回?这样的事情萱草从来没有想过,但是却更加没有想到的是一旦修真自己就不可能入轮回之道了。见着她呆愣的神色,他师父哼了一声就走了出去。

  萱草的神思被师父的一声冷哼给惊醒过来,不管怎么样,不管入还是不入轮回,自己已经踏上了这一条路。修真的道路,自己也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只能继续前行。因为,一旦选择就无法回头。没有办法再继续轮回,就努力让自己这一辈子努力活的痛快一些,幸福一些。

  她想着,手捏着自己的手,一时之间竟然呆住了。她恍然耳边又听到了父母的呢喃,“好好活下去。”

  是的,她要好好的活下去,什么都不要想,努力的活下去。

  她不过是发了一次呆,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看着外面有些刺眼的阳光,她的眼睛微微的眯着。

  “还愣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去做饭!”

  师父房间里传来一声呵斥,她立即乖巧的应了下来,去做早饭去了。做完早饭了以后,她又去了灵田看灵谷。不知道是不是她昨天才梳理过的缘故,所以说灵田里面一派生机勃勃,长势良好。看着灵田里面灵谷的样子,她心里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动。

  这些可都是自己的劳动成果啊,都是自己一点点耕耘出来的啊。现在她终于能够明白,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古诗的意思了,当初自己只是背着。那个时候父母还在,她只要背了古诗,父母就会很高兴了。

  想到这里,她又飞快的摇头,然后快速的去整理灵田。她现在有了目标,就是在有限的时间里,无限的提升自己的修为!不管以后怎么样,按照师父所说,修真的路上十分崎岖,那么自己就只能小心翼翼的行走,努力不摔跟头。

  熟能生巧这一句话很好,一番折腾了以后,很快她就把灵田的事情处理完了,看一看天色还没有到吃午饭的时候,于是又在灵谷边上用了几次布雨术,但是效果都不好。不过,比之前稍微要好那么一点点,因为乌云过来了以后,已经不是一口气就能吹散了的!

  感觉灵气还有三分之一的时候,她想起了师父所说的话,立即散去灵气,去做饭去了。

  吃了饭,感受灵谷对自己经脉之中灵气淡淡的滋养,有一种好幸福的感觉。折腾了一番,照例收拾好,然后就回到房间里去打坐。

  其实,她有些好奇,上次如果师父没有来帮自己的话,自己会不会真的和师父所说一样,走火入魔,爆体而亡。

  因为她对自己脑海里的东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信任,总觉得团东西是不会伤害自己的,但是如果说要说出什么理由来的话,却是一点理由都没有的。

  不过,想到上次师父看似平淡实则紧张的样子,她还是快速的把自己脑海里不着边际的念头给甩开。修行果然是一件苦闷的事情,特别是她这样的。她的日子十分的机械化,每日都只是照顾灵谷,修行新的法术,然后努力的照顾的吸收灵气。

  只能说功夫不负有心人,一番折腾了以后,很快布雨术已经可以落下一些雨滴了。虽然说不多,但是好歹是见到水了。因为水不多,所以说她只是弄了小范围的实验,一点点的用。用出来的效果果然很不错,那些地方种出来的看着就比旁边地方的看着要好看许多。

  见此情况,她更加坚定了决心,自己一定要好好修习好布雨术,这样的话,自己才能够更好的养灵谷。

  “这段时间我要出去,你自己在这里好生顾看自己。这里什么都有,不缺什么,你只管专心修炼,到时候我回来会查看你的修行进度。”

  “是。”

  萱草应了下来,然后看着自己师父晃晃悠悠的往外面走,不知道怎么的就走了出去。见着师父出去了以后,萱草心里头有一种空荡荡的感觉,说不上来的空虚。以后,这个里面就只有自己了。

  虽然说平时师父也不会和自己说话什么的,但是有一个人和没有人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萱草叹了口气,不过也没有关系的,虽然在这里这么久师父才走,但是以前师父也是经常走的啊,所以说,自己完全不应该想的太多!

  她不停的给自己做心理建树,很快就又平静了下来。因为她发现,似乎一旦自己想了很多,那么自己的灵气就会有波动,而且在内视的情况下,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那些灵气们有微微颤抖的样子。想到这里,她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额头。

  人果然是适应性很强的动物,不过几日,她已经完全习惯了师父不在的日子。每日都只是折腾灵田,修行。或许是因为师父不在,她也就每日给自己煮粥吃,虽说久了有些腻味,但是却也还好。

  时间过的很快,她的身量渐渐长高,脸上的胎记也越发淡去了,只是蜷缩在自己额头那一块儿,用刘海挡着,倒是看不出来什么了。因为常年食用灵谷,修真,所以说她整个人看着倒是有一种飘飘欲仙的感觉。

  师父已经有两三年没有回来了,不知道是不是在外面遇到了什么事情。说起来也是奇怪,她虽然说是可以肯定自己师父是没有回来的,但是每当她的修行有突破的时候,就有相应的术法出现在她的面前。她如今已经学全了布雨术,流沙术,催灵术。

  她学会这三样了以后,不知道怎么的,她猛地就知道了如何去照料草药,而且她似乎冥冥之中也知道了如何出去。

  这些变化如果说是和师父没有关系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为什么师父始终没有露面,这一点她却是不知道的。

  她也很好奇,但是却又不知道要如何去问师父。不过,过惯了一个人独居的日子,她还真有几分想要出去见见外面的世界。她现在不知道外面世界到底是什么个样子,虽然说有些害怕,但是更多的却是好奇。

  “呃,其实,师父告诉我了,如何出去,那么其实也是想要我出去看看的对吧。”

  萱草拿着小乾坤袋,在她想要出去了以后,她在乾坤袋里发现了不少银两。而且里面装着许多灵谷,就算是遇到修真之人的集市,她也可以卖一些,作为钱资。

继续阅读:第12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师与尔解道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