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清风渡2017-04-12 15:223,220

  想要告诉朱茜的这个念头,不过在自己脑海里一闪而过,她很快就把这个念头扔到了一边。虽然说朱茜对自己是好的,但是如果说她知道自己有这样的暗病的话,说不定也就不会如此对待自己了。

  毕竟,当初师父说了,自己资质是好的。而且,朱茜也觉得自己资质好,才会给自己这样的待遇吧。毕竟,只有基础好的人,将来才能看的更高,走的更远。如果说一个先天性有残疾的人的话,最多是不掉队而已。

  况且,当初小说上面是怎么说的,修真是一件危险四伏的行为。就算是最亲近的人,当知道你没有什么价值了以后,就不会对你好了。当初师父就是觉得自己能够修炼,能够好好的管灵田,说不定将来还想着自己修为高了可以种灵药。但是如果说自己不可能修为高,那么师父当初也不会收留自己。

  想到这里,她咬牙打定了主意,不管怎么样,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

  既然,体内没有了灵气,那么就在修炼就是了。不相信,努力,整夜的修炼,难道说还修炼不出来灵气吗!想着,她就开始打坐修炼,这一次修炼她突然发现一件事情,自己体内的经络似乎比以前略有扩展。因为,这里灵气充裕,但是许多灵气都还在周围吸收不进去就是因为自己体内容纳是有限的。但是这一次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进入体内的灵气比以前几次都要充裕一些。

  而且,最重要的是,额头上面那个不知名的东西,似乎吃饱了一样,并没有在和自己抢灵气了。她打坐了许久,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外面有人敲门,才把她惊醒。打开门,看到的是上午和自己说话的那只小精怪,他脸上有些红红的,扭捏的说:“仙子,你中午没有用饭,现在已经到了用晚饭的时候了。”

  听了他的话,萱草猛地一惊,这才觉得自己肚子饿了。立即笑着说:“我修炼忘记了,我这就来吃饭。”小精怪得了她的话,立即点头,然后就跑掉了。见着那小精怪那个样子,萱草开始想,其实这样的东西也是挺可爱的,下次一定要问问这个小精怪叫什么名字。

  想着,就去洗了脸,然后去吃饭。

  用饭的时候,那几个小精怪都不在。她虽然说有些奇怪,但是还是在用完了以后就回了房间。毕竟,今天的发现实在太巨大了!当她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外面天已经亮了,原来她不知不觉打坐了一个晚上,感应体内灵气,发现自己这一日打坐的量都要比的上以前自己修炼的总和了。只是,量虽然有了,但是却都没有压缩下来,压缩下来的话估计就没有那么多了。

  她想着,犹豫了下,估计外面小精怪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也就不想继续打坐修炼了,而是出去准备吃饭。说起来,倒也是奇怪。她出去的时候,饭菜虽然说准备好了,但是那几个小精怪还是不在。

  怪遗憾的,她想着,然后快速的吃完东西,回到房间里去修炼。

  这样快速修炼过了三天了以后,就好像是一下子过了时效期,因为她体内那个无底洞又开始和她抢灵气了。这两天,她已经明白自己上次和那个东西抢灵气的行为是很可怕的事情了。因为如果说她运气稍微不好,估计就是直接经脉全部破裂了。想到这里,她咬牙,只管自己多吸收灵气好了。但是没有想到,那个东西似乎知道她所想,开始得寸进尺起来。本来只是吸收二分之一,但是如今却变成了三分之二。

  她所修炼的灵气大部分都做了无用功,她恨不得就直接不修炼了,让它自己吸,看怎么吸!但是她性格里的那一股子韧性却还是让她坚持住了,她心里头暗自诅咒,我倒要看看,你要吸收到什么地步。

  一连一个月的时间,朱茜和兰若都没有露面。那小精怪们也都没有露面,虽然说在她忘记吃饭的时候总会有人敲门,但是打开门了以后,一看却什么都没有。萱草很是奇怪那些小家伙们的转变,根本就不知道为什么那些小家伙开始是好的,怎么突然变成了这个样子?

  可是就算奇怪,日子也要过下去。

  “你在吃饭呢。”

  这一日,萱草正一个人用饭的时候,朱茜从外面走了进来,笑着说道。

  萱草刚点头,朱茜突然笑着说:“我才一个月左右没见你,但是却觉得你脸上的疤痕好了许多呢。”

  “啊?”萱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因为她脸上胎记的原因,所以她一直都没有照过镜子。所以说,听到了朱茜的话,自己也是很惊讶。

  “大概是因为你最近修炼得法,所以说身体越来越好,疤痕淡了也是应当的。”朱茜说着,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很显然觉得这个是理所应该的。萱草犹豫了下,抿着嘴巴没有说话,她想起自己房间里是有镜子的,可以回去看镜子。那样的话,到底什么样子自己就知道了。最重要的是,如果说自己脸上的是疤痕的话,朱茜的话就说的过去,但是那个自己却是知道的,那个根本就不是什么疤痕,而是胎记……

  朱茜见着她那个样子知道她是不大敢相信,笑着说:“其实这样很正常的,你难道没有发现我们这里女子皮肤都要比普通人要好许多?都是因为修真了以后,灵气的功劳!好了好了,我还有事儿,最近都不会回来,你专心修炼,脸上的疤痕总有一天会消失的!”

  说着,她就上了楼,然后又匆匆的走了出去。

  见着朱茜那么忙,萱草奇怪,但是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她很知道自己的斤两。就算朱茜真的有麻烦,自己这点修为上去做炮灰的资格都没有。朱茜对自己这么好,但是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

  想到这里,她心里头就有了一股子浓浓的挫败感,自己还是要努力啊,努力了以后,才能够帮的上他们的忙。他们对自己那么好,自己不可能永远都躲在身后。草草的吃了饭,回到了房间里面,她对着镜子仔细的看了看,一看之下立即惊喜万分。果然,就如同朱茜所说,脸上的疤痕真的淡了不少,而且最重要的是,看着已经不是那么像是烧伤的,坑坑洼洼的了,反而有些光滑圆润的感觉了。

  她用手摸着自己的脸,心里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

  不管脸上变化从何而来,但是多少说明了自己如果努力修炼,说不定有一天自己脸上那讨厌的胎记会消失呢!想到这里,她身上一下子充满了动力。自己要努力,争取有一天能够帮得上朱茜他们的忙,争取有一天,自己脸上的胎记可以永远的离开自己的脸!

  抱着这个念头,她的修炼越发用功起来,又是三个月过去了,她不时的会看看自己的脸,但是却没有发现和上次一样明显的变化。或许说,这个就是无心插柳柳成荫,有心栽树树不活吧。想到这里,她就抛开自己心里头的挫败感,继续努力。

  “萱草,萱草……”外面传来一阵敲门的声音,萱草打开门,看到朱茜手里头拿着一个东西,笑着走了进来。旁边的兰若衣服有些破损,但是却丝毫没有影响她骄傲的神色。她看了一眼萱草,然后哼了一声:“进步这样缓慢,也不知道这个东西给她是好还是不好。”

  见到她那个样子,朱茜笑了笑,然后打开了自己手里头拿着的包裹,看着萱草认真的说道:“这个是我们这几个月帮你寻到的上好筑基材料,是紫藤木心。”萱草看着她放在那个包裹里面,看着就像是透明果冻一样的东西,疑惑极了。

  “这个东西是给你筑基用的,筑基了以后会增加你的木属性,你对木属性的吸收就越发好了,而且会扩充你的经脉,你也就可以内视了!”兰若说着,不屑的打量了她一眼,然后说道:“不过看你的进展,估计用了也没有什么好处。”

  “好了,你少说两句,当初是你最着急,说是一定要给她寻个好点的。看到几个略次一些的,你都不满意,如今反而说这样的话。”朱茜说着,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听了朱茜的话,兰若一下子就着急了:“什么啊,她本来资质就这么差了,如果说在用不好的东西,只怕是能不能安全筑基都是问题。否则的话,才不会转门给她找这么好的,哼,损了我一件法宝呢!”说着,转身就走。

  “兰若就是这个样子,刀子嘴豆腐心,这个东西你先带在身边熟悉下。每次打坐的时候把它放在你身边,温养一个月,我和兰若就来帮你筑基。这样的话,危险会小一些,到时候它进入到你体内的时候,也会顺畅一些。”

  虽然说萱草不大懂,但是看朱茜的样子,也知道她说的方法是为自己好的,于是乖巧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朱茜笑了笑,然后转身走了。

  见着她们两个人那个样子,萱草心里头暖暖的。她真的是没有想到,她们两个人这段时间天天不归家,原来是为了自己。

继续阅读:第9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师与尔解道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