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清风渡2018-04-03 16:243,247

  看着小鱼自由自在的游着,萱草叹了口气,然后捏着鱼,手里头拿着刀,开始准备杀鱼。虽然说鱼儿很有意思,但是放在这里更大的一个意思就是,它是食材,师父要吃它。鱼不止一条,有两条。

  萱草犹豫了下,大的给师父单独装着,小的就留给了自己。不管师父那里本来的想法是不是这个样子的,但是萱草都觉得自己应该试一试。自己毕竟要在这里住上很久,所以说,她要一点点知道自己能够有的待遇。

  鱼,米饭,一道小菜。准备好了以后,送去给了师父,师父看到送来的只有一条鱼,什么话都没有说,点了点头,就让她下去了。萱草下去了以后,感觉自己背后出了一层细细麻麻的汗水。不管怎么样,这个算是表示了,每次送来的两份食材里面,有一份是属于自己的,师父并没有在这个上面有克扣的意思。知道这一点了以后,萱草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淡淡的欣喜。

  或者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值得开心的!

  她吃完了那些饭菜,鱼的味道真的很好,肉质细腻的很。还好,她故意做的时候多准备了一些鱼汤,鱼汤拌饭的味道也是很不错的。她吃完了饭,感觉自己的肚子有点鼓鼓的,忍不住戳了戳,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折腾完了,她又回到了房间里面,开始继续打坐。不管怎么样,有一个能够改变自己的机会,她就不应该放弃。这一次比上一次似乎顺利一些,但是她还是呕了好几次,不过呕了以后,她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都要比开始轻盈了。

  好一番自我折腾,到了晚上,她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虽然说,竹床上已经被她铺上了软和的被褥,但是她还是翻来翻过去,许久才睡着。或许对她来说,现在的生活,似乎有一种淡淡的不真实感。毕竟,她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一个人人喊打的灾星,居然能够过上这样的日子!

  不管再纠结,但是在夜里,她还是慢慢的睡着了。醒了以后,她立即跑到了厨房里,看到厨房里有放着几天的食材,而且旁边还有一涨纸条,里面大概的意思是她师父出去了,让她一个人在家里好好的照顾后面的灵田。还有,院子里的花草不用她操心。

  这点,是重点提示,写的字比别的字都要大许多,很显然师父把这件事情看的很重。师父不在,这么点口粮够自己吃吗?萱草有些担心的看着那个装着灵米的袋子,眉头微微皱着,然后小心翼翼的倒出来了米,煮粥。

  因为她要去后院干活,所以说特意吃了两碗粥,然后才扛着锄头去了后面。锄头重量不轻,提溜在手里头她没有那么好的臂力,所以只能靠着肩膀上面的力气来帮忙顶一顶。去了后面,她发现后面果然是一亩地,算不上巨大,但是看着一片绿意,要在里面找到野草还有虫子,似乎算不上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想到这里,她才小心翼翼的下了田,自己左右顾盼找着有什么野草,或者有什么虫子。虫子长的都很奇怪,大部分都是她没有见过的。她都是小心翼翼的用东西包着,然后摘下来,踩死!

  野草就更简单了,不过她弄的时候因为怕野草会因为弄断了根茎所以繁殖的越发的快,所以说她很小心翼翼的把野草都是连根拔起。才折腾了三分之一,她就明显的感觉的出来,自己的效率远远没有开始的时候那么欢畅了。因为这个本来就是很枯燥的差事,她一点点折腾完了,然后才开始准备浇水。但是这个时候太阳已经起来了,她记得太阳出来是不能够浇水的,所以只能把水井里提出来的水放在一边,等到晚上的时候在过来给他们浇水。

  没有白胡子师父的日子,要比她想的自在许多。而且,关于米她已经发现了,似乎就算是师父不在,但是那个米袋也始终都是慢慢的,鼓鼓囊囊的。知道这一点了之后,执秋很开心,毕竟这样至少说明了自己在衣食上面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吃完了饭,没多久就到了晚上,然后把后面灵谷都浇上了水以后,她的心情也轻松了许多。因为不管怎么样,自己师父走的时候,吩咐的人物,自己都算完成了吧。她就笑眯眯的回到了房间,开始新的一天的修炼。

  这一次修炼效果似乎要比上两次要好许多。

  为什么会这样说呢,最简单最直白的话来说,就是因为她看到灵气了。是的,看到了体内那如同烟雾一样笼罩在自己内脏里面的灵气。虽然说看不清楚那些内脏的样子,但是如同云一样的灵气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她很是高兴,就在她在思考想好什么办法庆祝的时候,突然感觉自己脑袋一阵晕忽忽的,然后又感觉自己脑海里出现了一些东西。原来,如今她不过是方才入了门,如果说想要成仙,还要继续努力!

  萱草努力的继续记下来了她在自己脑海里的的时候,见到的文字。本来是想要抄写出来的,免得自己忘记,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淡淡的感觉,如果说自己真的那样做了,自己就会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所以说,她还是很本分老实的,什么也都没有做,而是努力按照训练里说的。看到了灵气,然后把他们努力归纳到丹田一处,然后继续吸收灵气,。

  她隐约能感觉到自己周围那些散的灵气,在她的吐纳之下,慢慢的进入到身体里面,然后就感觉本来就有些酸疼的身体,一下子感觉舒服极了。

  在她懵懵懂懂误打误撞来到这里的情况下,她还有功法可以学习,不得不说,那个师父为人要比她想的还要好。想到这里,她的眉头就舒展了许多。不管怎么样,有人对自己好,总是好事儿的。

  想到了这里,她心里头就开始在嘀咕,自己将来要怎么去报答师父了。不管别的,如今自己能够做的就是让师父过的很好。

  晚上,她抱着自己能够学到绝顶武功的梦想,开始慢慢的进入了温暖的梦乡。“

  第二天起来,她还是先自己做了饭,然后就去了后面的田地里,不过这一次她是先浇水,然后才开始锄草,捉虫。干的有条不紊的,把一切都折腾完了,居然也都中午了,吃了饭,然后又去房间里打坐,到了傍晚的时候,又去看了一次,是否需要浇水,很赶就浇水,不干就去做晚饭吃饭。

  一天的劳累让她身体有些紧绷,肩膀,手,腿,更是有些感觉酸酸的。但是晚上在打坐的时候,没有想到居然有很好的效果,她感觉的到那些灵气慢慢的进入自己的身体里,然后汇集成了一团。就这样了几天,她突然发现一件事情。自己虽然说每次都汇集起来了灵气,但是灵气会不见。

  不知道是自然消散,还是被她身体的某一部分吸收了。反正,灵气就不知不觉的消失了,本来占了有百分之八十的灵气,一会儿就只有了百分之六十。因为这样,所以她聚集起来格外的困难。到了第五天的时候,才感觉到自己把自己丹田位置的灵气全部填满。

  在填满了以后,她眼前又出现了一些系列的功法,功法是让她如何如何把灵气压缩,然后在自己的丹田里。她本来是不大理解的。反映了好久才反映过来,然后才开始试着练习。因为她不大相信,这个东西还是可以压缩的。

  但是,很显然,功法上面是正确的,灵气果然是可以压缩的。她本来是只压缩了一部分,然后在一点点的小心的压缩。灵气全部压缩在了一块儿了以后,她就顿时感觉自己本来看着满满的灵气,立即就只有了浅浅的一层。变化太大了,让她一时之间都有些反映不过来。

  在八天后,她的师父回来了。白胡子师父回来了以后,先是视察了后面的灵田。看过了灵田,然后再看她的修为。说起来,白胡子师父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她就有一种感觉身体全部都被看透了一样的感觉。

  “怎么进度这么慢。”

  白胡子师父的眉头皱了起来,目光有点冷。萱草见到师父那个样子,有些害怕,但是还是如实说道:“萱草不知道。”

  “哼,按照你的资质,应该能够在快一些才对,你在修炼的时候,遇到什么问题了吗?”

  萱草想了想,然后说:“我在修炼的时候,总感觉有吸纳的两层灵气会不见……”

  “哼,蠢材!”她师父听了这个话,只是冷冷丢下了个评语,然后就把她给赶了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萱草感觉自己师父这一次回来,看着像是比先前要更加暴躁了一些。

  师父回来了,那么每天给师父做饭,然后才能去灵田,伺候好了灵田,就做午饭,下午打坐修炼,然后继续做饭。日子过的有规律极了,她发现,师父不时的会出去几天,不知道去哪里,但是每次回来师父的情绪就会不大对。

  虽说如此,但是萱草还是觉得师父很好,虽然说师父并不怎么管她,但是好歹给了她一个待的地方,也给了她一个可以奋斗的目标。

继续阅读:第5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师与尔解道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