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清风渡2017-04-12 15:223,184

  只是,她的进度师父始终是不满意的,每次检查的时候眉头都会皱的厉害。萱草其实发现了一件事情,但是却一直没有好意思和师父说。因为她发现,自己修炼出来的,被师父叫灵气的东西,会有很大一部分去了自己的脸上。就是有疤痕的那里,去了那里了以后,就会消失不见。而且,不光是运气到那里的时候,就连可以避开那里,那里也能给她感觉是在吸收灵气一样。

  她本来是发现不了的,但是后来她修炼的时间越长,对灵气之间的感应也就越来越好,所以才会发现。

  同时,她也发现了师父为什么会说那灵谷是好东西,果然是好东西。她每次吃完灵谷,都会感觉有微弱的灵气进入体内,而且十分的温和,纯净,就好像是一次潜移默化的清理一样。她很喜欢。

  “姓郁的,你给我出来……”一声娇叱在不大的院子里回荡,萱草懵懂的走出了门,看是谁会来到这里。她在这里了许些日子,这里基本没有什么人过来。她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十分华丽的女子在院子的前面来回乱转,就好像是一只无头苍蝇一样。

  萱草看着有趣,刚想说什么,但是却发现自己的师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她的身边,皱着眉头瞅着那里面的那个女人。

  “郁书,我告诉你,你别以为这个破阵就能困住我,如果说你不出来我就硬闯了!”那个女子大声说着,脸上确实没有什么焦急的神色,反而四处张望,似乎是想要看到什么。

  “哼,不搭理她,让她在里面转吧,累了就会走了!”白胡子师父说完,转身就回了自己的草屋。萱草看着那个里面来回转的女子,心里头觉得那个女子挺可怜的,但是自己师父都说了不管她,自己肯定不能多嘴多舌,师父脾气本来就不好的,惹恼了师父就不妥当了!

  想到这里,她就回了厨房,现在正是吃午饭的时候了。

  说起厨房,她就忍不住想起了自己方才来的时候,觉得师父穷的错觉,后来她才知道,原来有一种东西是叫做储物袋,里面不管放多少东西,看着始终是那样的大小,并非是穷了。她来这里也有了小两年,这里一直都是四季如春,不过在后面的灵田里面,还是能够感觉的到四季的流动。因为她都在这里收了两次灵谷了,如果说没有四季的话,灵谷又是怎么成熟的呢?

  两碗米,外加一点青菜,一顿饭就做好了。照例先去送了给师父,其他的就留下来自己吃掉了。吃完饭,她忍不住又去了院子,发现那个女子已然不见了。但是,萱草心里头还是充满了好奇,她叫自己师父叫郁书,难道师父就叫郁书吗?不过,这个名字和师父好不搭的样子。如果说,师父叫什么若水真人啊,什么的,那还有些相似。萱草想着,就瞅了一眼师父的房间。

  “有心思在这里东张西望,还不快些回去用功,你如今的进度当真是惨不忍睹,我怎么会挑上你这样一个窝囊的花奴!”

  一声呵斥吓的萱草再也不敢多想什么,只是赶紧回了自己的草屋去修炼。

  一番修炼下来,又是一大半不知所终,虽说知道是脸上那一块儿,但是自己没有修炼到内视,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在搞鬼。要不要把这件事情给师父说了,问问师父的看法?这个念头上了心间了以后,她立即摇头,还是不要了。如果说,师父听了只当是自己没有好好修炼,找借口,那就真是有嘴都说不清了。想到这里,她咬了咬嘴唇,在床上翻滚,到底要怎么样才好呢,到底要怎么样才可以呢?

  想了一通,发现没有什么头绪,她只能叹了口气。

  “姓郁的,我们姐妹二人一块儿来了,你这阵只怕是拦不住了!”一声得意的笑声,让萱草顿时起了好奇之心,偷偷的跑到了外面瞅着。发现,那个阵中多了一个姑娘,看着和那个姑娘长的有几分相似,但是衣服却是截然不同的。一个穿的像是纱衣,一个穿的则像是皮衣。真是有趣,难道说修真的人还和时尚接轨?她想着,又看着那外面的情况。

  这一次,果然和上一次不大一样。上一次是那个人在里面胡乱的走动,但是这一次很明显能够感觉到空气的抖动,她心里头有些奇怪,难道说这个就是破阵吗?正想看的再仔细一些,突然发现那两个女人已经走到了院子里。见着那两个人就要踏上院子里的花草,她心中一急,想起师父是如何喜爱那些东西的,赶忙跑出去阻止:“小心脚下!”

  “哟,这里居然还有一个小姑娘!”声音刚起,她就感觉自己像是腾云驾雾一样,来到了那两个人面前。

  “你是什么人,和郁书有什么关系?”穿着淡粉色纱裙的女子娇声问道。

  “我,我不知道郁书是谁,但是我是和我师父住在这里的!”她说着,看了看那个女子,那个女子是第一次来了碰壁而去的人。

  “郁书居然收了一个女徒弟?”旁边的那个女子倒是感觉挺有意思的,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然后皱眉说道:“这郁书审美好生奇怪,你看她的脸。”

  “哼,想来只是收了做一个奴仆罢了。”说着,就把她往边上一扔,并没有扔到花草之上。萱草眼睛一亮,赶紧说:“萱草确实只是师父收下来的一个花奴,平时是负责打理后面的灵田内的灵谷。”

  “好了,忒啰嗦了!我问你,你师父人呢?”

  “不知道。”

  萱草回答的很是爽快,师父到现在都没出来,人肯定是已经不在了。她师父一向是神出鬼没的,她都习惯了。

  “好个小妮子,你居然敢骗我!”那个姑娘有些恼怒了,一下子就抓着萱草来到了自己的面前。她旁边的女子赶紧拦住了她:“兰若,别冲动。我看他确实像是不在的样子,否则的话,怎么可能我们这么大的动静都不出来!”

  “哼,难道说他又躲着我!”兰若跺了跺脚,瞪了萱草一眼,但是还是把萱草松开扔到了一边。萱草摸了摸自己的喉咙,感觉好生后怕。兰若也不再管萱草,直接去把那里的几个门都打开看了一圈,发现果然没有人。然后又闭眼感应了一会儿,才愤恨的说:“哼,撒在他身上的落情粉的效果也没有了!”

  “好了好了,你不要生气了!”那个穿着皮衣的姑娘安抚兰若,兰若拽着那个姑娘的手,娇声说:“朱茜姐姐,你说怎么办啊,我找他那么久,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一处落脚的地方,如今他又不在了!”

  朱茜笑了笑说道:“你只要不管这里,他肯定还会回来的。我看这个院子里种下的灵草,倒是很是有些时候了。况且,后面还有灵田……”

  “哼,他才不会在乎呢,我已经找到好几处这样的地方了!”兰若说着,就要发飙把那些东西给毁了,朱茜赶紧护住那些东西。

  “好了好了,你若是伤了这些东西,只怕他以后会更讨厌你了。”朱茜说着,眼睛看到了站在一边不说话的萱草,笑着说:“我看这个丫头,虽说长的不怎么样,但是却还是有几分根骨的。想来,我们抓了这个人去,到时候不怕他不上门!”

  “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花奴,师父是不会把我放在心上的。”萱草下意识的说道,她说的可都是实话。但是那两个人可不觉得,特别是兰若,听了这个话,立即点头,拍手笑道:“果然还是姐姐想的透彻一些,有他的人在我这里,我等着他来求我。”

  “好了,既然没有什么结果,我们就走吧。”说完,那个朱茜就放出来了一只长的和金鱼很像的东西,然后她就感觉自己腾云驾雾的来到了那个里面。然后,金鱼身子一下子动了一下,然后就扭着身子,开始往天空上面游。

  “你不用怕,这个上面有护罩,可以睁开眼睛。”

  萱草听了朱茜的话,方才睁开眼睛,四处打量着周围。自己就好像是坐在飞机上面一样,而且比飞机上面安稳。而且,方才看这个金鱼不大,但是里面坐了三个人却丝毫不觉得拥挤。朱茜见着萱草睁开眼睛了以后,笑着打量着她说道:“我看你五官还是不错的,就是有这样的一个大胎记,活活的埋没了。”

  “哼,她有那样的一个大的胎记,就算五官再美有什么用,别人又都看不到!”若兰说着,她自听了朱茜说萱草五官还是不错的,立即就瞪着她,似乎是想要把她咬碎了一般。萱草被她看的全身不自在,努力的缩了缩身子,想要让自己的存在感变得低一些。

  朱茜看着她那个样子,似乎是觉得她好玩,笑着说:“你不需这个样子,兰若性子一向如此,但是不会有什么害人的心思。”

  虽然说是朱茜提议要抓自己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萱草还是觉得这个朱茜是好人,兰若绝对算不上什么好人。

继续阅读:第6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为师与尔解道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