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7章 死斗
弓长九虎2018-03-22 11:004,892

  “狼恐兽?”

  看着那嘴角还带着一丝狗恐兽血肉残渣,浑浊的唾液从那微微张开的大口之中流淌而下,韩意提着合金剑的手,僵硬了。

  虽然无数次,幻想过杀掉对方,但是韩意却知道,狼恐兽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对付的。

  高达三米左右的狼恐兽,有着狗恐兽全完不具备的能力,它的前肢无比强大,并且活动迅速。不像狗恐兽,只能靠嘴。狼恐兽虽然是这一带的霸主,但是它却有着无比细腻的头脑,典型的不见兔子不撒鹰。

  它能够用那闪电般的速度直逼猎物,同样它也可以像猎人一般潜伏在某处三四个小时不攻击几乎近在眼前的猎物。

  强有力的前肢,让它不用像狗恐兽那般一扑而上,反而可以一步一步的接近猎物,直到将猎物活活的用手撕裂为止。

  “嘎~”

  一声嘶吼,狼恐兽的缓缓的走了出来,露出了它那庞大而狰狞的身躯。碧绿的眼瞳拉成了一条细线,里面倒影着狩猎那渺小的身体,大嘴轻轻震动,上下开合,暴露了里面那一颗颗无比尖锐的利牙。抬起脚,狼恐兽丝毫没有因为自己比猎物大了数倍而一头扑上,相反它很是谨慎的向着韩意缓缓考去。

  因为它知道捕杀猎物,不一定非要迅雷不及掩耳才行的,因为在这里没有任何猎物能在奔跑上超越它,它是这里的所有生物链的顶端,所以对待猎物,它通常都保持着足够的戏谑心理,直到玩残对方后在慢慢吞咽下去。

  看着缓缓的接近的狼恐兽,韩意额头开始出现汗水,这是他平生第一次正面对上对方,那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气势直袭韩意的内心。恐惧,战栗,一瞬间面对死亡可能会有的情绪都在韩意的身体之上体现。

  冷静!这仿佛是一声嘶吼,或者又是韩意他内心的呐喊,因为他知道面对狼恐兽,假若自己无法冷静的话,那么恐惧就会影响他的行为,他的战斗力,他的耐力,他的一切。

  缓缓的抬起右手,韩意猛力向下一挥。

  唰~

  合金剑破开空气,发出一声低吟。

  听着武器带出来的声响,韩意那恐慌的心情顿时一安,不是以前那种情况了,自己拥有武器了,现在的自己甚至可以在七八只狗恐兽的围攻下活下来了,自己不再是那个无法反抗的人了。深深的吸了口气,韩意慌乱的内心渐渐平定。

  死死的抓着菱形门,虽然韩意直到这东西面对狼恐兽的作用根本是少之又少,但是相对于他那薄弱的身体而言,有盾牌比没盾牌还是强了很多。

  “呼!”

  深深的吸了口气,韩意身体微微俯下,脚趾抵住地面,脚踝微微活动,让自己的身体放松到最大程度。

  双肩微微下垂,韩意眼中闪出一丝精芒,严正以待的看着缓缓接近的狼恐兽,等待最佳的攻击时间。

  “嘎~”

  看到韩意的眼神,狼恐兽顿时不满的发出一声厉吼,称霸了数十年了,今天又一次看到这种眼神。在狼恐兽的生命中,它明白这是什么,是反抗,是拼搏!假若换做以前,那么狼恐兽还会谨慎,可惜雄霸了数十年的它,现在有的只是愤怒,在这里竟然有人胆敢挑衅与它?一个渺小的食物竟然敢抗衡它?

  “嘭!”原本轻轻抬起的后腿猛然向前一踏,平静的水泥地面顿时一颤,裂成了数块。

  而就在狼恐兽这一脚下去,韩意的瞳孔也收缩起来,因为他知道,对方要进攻了。

  果然,韩意一口气还没吸完,狼恐兽就猛冲而来。

  与狗恐兽不同,狼恐兽那巨大的身躯,每一步都跨越了接近五米左右的距离,带着数吨重的力量,犹如一部装置了火箭推进器的装甲坦克,带着滚滚烟尘直扑而来。

  压低,在压低。

  韩意的双脚几乎弯曲到成九十度直角的地步,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缓缓接近的巨大嘴巴,自己还不够对方一口:“不能跳跃,还不到时间,跳早了,狼恐兽一旦抓住自己的轨迹,那么它只要用一个简单的甩头咬,就可以轻易将自己吞掉。”

  等,等到它的嘴巴挨着自己,等到它来不及甩头。

  亲眼看见过狼恐兽猎杀猎物的他很清楚狼恐兽的得意绝技,扑咬,甩头,扫尾,探爪,潜伏……等等。

  虽然这些东西那些狗恐兽都会,但是最重要的就是狼恐兽的反应无比恐怖。

  只要有一秒,对方就能反应过来,并且攻击。

  所以避开它的扑咬,躲闪的方向,绝对不能在它攻击到之前超过一秒。

  不但如此,还要要跳的够高,因为狼恐兽的甩头很多时候都是属于下意识反应,所以等到一秒,是让对方无法反应,而跳得高却是防御狼恐兽那恐怖无比的习惯。

  脊椎型动物,最大的缺点就是不能仰头过高,不管是人还是动物,特别是在俯冲的时候,决计不能后仰,不然代价就可能失去平衡而导致是下巴触地,最惨烈的就是高抬的脖颈突然坠地而导致断裂。

  近了,几乎可以感受到狼恐兽口中所传来的腥臭味,韩意双眼精芒一闪,机会!府身突然一个前冲,在狼恐兽还没扑过来前,韩意率先冲到了对方的嘴下。

  当然韩意并不是在找死,而是在某次观察狼恐兽猎食的时候,发现到的一个死角,一个所以恐龙都有的死角,那就是视觉死角。

  韩意自己的视觉是前面,那么狼恐兽的视觉就是左边与右边的完全重叠,比他大了起码有一倍。

  但是双瞳长在两边,虽然使得它的视野比人类大了整整一倍,但是也因为这个原因使得它有两个视觉死角。

  一个是和自己一样的在后脑,另外一个就在它的额前,也就是那张阴森的大口前端,在那里狼恐兽是看不到猎物的。

  所以,突然冲过来的韩意隐身了!!

  猎物突然消失,狼恐兽扑食的动作顿时缓了缓,狰狞的双目立刻四处乱看,企图发现猎物是从那边逃走。

  可惜,它完全没有发觉韩意就在它的嘴巴跟前不到两厘米左右的距离,狼恐兽双眼带着疑惑,就要减慢自己的速度。

  就是这个时候,对方前冲的速度明显的一顿,韩意知道自己赌对了。

  死中求生,这是唯一的机会,韩意双手紧拽着那把合金剑,双腿猛然爆发,几乎用出了吃奶力气,韩意一跃而上,跳到狼恐兽的右颊之上,暴露在对方眼睛之中。

  “铮~”

  合金剑如龙长吟,一抹寒光划过长空。

  “嘎~~~!”

  寻找着猎物的狼恐兽只感觉眼睛一花,然后眼睛上传来无比剧痛,一声凄厉的呼吼顿时从它口中响起。下意识的它一个甩头向着自己脸颊边上那个突然出现的东西撞去,因为他知道,自己眼睛上的疼痛一定是刚才那个奇怪的东西搞的鬼。

  “轰~~”

  虽然有准备,但是狼恐兽受伤后所爆发的力量根本就不是韩意能够抵挡的,应声抛飞出去,毫无缓冲的被撞飞了十几米。还在半空,因为狼恐兽那的巨大的力量,差点让韩意感觉自己的浑身骨头似乎寸寸断裂。那难以想象的剧痛从右边肩胛,肋骨传来,这种痛楚让差点就让韩意直接昏死过去。

  强忍住脑子里传来的疼痛,韩意抬起左手护好自己的左边身体,强行在空扭转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将自己已经开始向下滑的身体扭转成左手对着下面。

  “嚓~嚓~嚓!!”

  菱形门与地面剧烈摩擦,整整贴地滑行了起码五米的距离,直到马上要撞在垃圾山了,才停止下来。

  吃力的撑起自己的身体,韩意靠在铁板之上,看了看自己的身后,劫后余生的念头顿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在他身后,横七竖八全是尖锐的断裂钢条,最近的一条距离他的脑袋不过一发丝的距离,冷汗顿时从额头上滴下。

  “嘶!”就在韩意还没来得及的庆幸自己活下来时,右肩上的剧痛就在此袭来。

  低头右手一片血肉模糊,剑柄上四根手指似乎陷了进去,整只手唯一的痛觉是由肩膀传达而来,似乎右手已经不存在了。

  手断了?这是韩意脑子里唯一的想法,自己的右手断了??看着自己的右手,韩意知道他完了。在垃圾山脉废人是绝对很难活下去的,不但如此,最重要的就是,韩意失去了保护娜丝等人与报复恶龙的机会了,因为右肋传来的刺痛让他知道,他不但是右手断了,连带着整个右肩胛和数根肋骨也全都断了。

  猛然咬牙,韩意抬起了自己的左手,抓着剑柄用力一扯。

  喀~喀~喀!

  手指裂开,完全变形,很多地方都露出了森森白骨,好不吓人。但是韩意没有在意。

  左手提起合金剑,韩意站了起来,他忍辱活了这么久是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心中的那份理想么?自己不过是一个小人物,为什么灾难总是降临在他的身上?五岁失去最亲的人,十岁娜丝的父母死去,以及恶龙的欺压,一幕幕好似上天降下的惩罚一般,难道这一生自己就注定了如此?好不容易有了希望,今天一切都没了。

  “啊~”平时沉默的韩意爆发了,那积压了整整七年的委屈,怒火以及绝望,让他爆发了,这一刻他忘记了一切,他要杀掉那个断绝他希望的东西。

  “嘎,嘎~嘎~~~”

  一声高过一声,狼恐兽同样仰天狂叫,右眼的剧痛让它知道了自己眼睛瞎了,那刻入脑海的痛苦让它疯狂,让它咆哮。

  龙头猛然一转,狼恐兽那碧绿的左眼被红色的血雾包裹,透出无限杀意,以及将对手完全撕裂的仇恨。

  “嘎~”

  狼恐兽再次发出一声怒吼,瞬间就将速度提到最高,向着站立不稳的韩意猛扑而来,它要撕碎这个蝼蚁,这个敢于挑战它,并且伤害它的食物。

  抬起合金剑,韩意身体站的笔直,双目同样充血,分毫不让的看着直扑而来的狼恐兽,这一刻他没有丝毫恐惧,有的只是杀掉对方的决心。

  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韩意脸上无比狰狞:“来吧,让垃圾山所有的生命见证一下,你也不是不可以杀死的存在。”

  猛扑而来的狼恐兽当然不会知道韩意的想法,就算知道了,它一样会上来撕碎对方,因为在它的脑子里面,在这垃圾山脉,它就是霸主,它代表着无敌,反抗它的不管是什么都得死。

  左手合金剑向后一摆,韩意再次向着狼恐兽冲去,这一次他没有任何侥幸心理,这一刻他只想着同归于尽。

  头颅微微倾斜,吃过一次亏的狼恐兽左眼在下,专门预防对方再次消失,死死的看着那个猎物,丝毫不带犹豫的咬了过去。

  韩意一跃而起,这一次他没有躲开,他笔直的向着狼恐兽的嘴巴跳去,完全的跳入了狼恐兽的大嘴之中。

  完全没有想象得到猎物竟然会跳进自己的嘴里,对方那一米左右的身体微微弯曲,就被狼恐兽那长达一米,开合之下有两米半左右的大嘴直接包裹进去。

  似乎战斗在才开始,就已经结束……!

  当然,不是。站在狼恐兽的舌头之上韩意双目中带着无比的杀意,以及同归于尽的疯狂:“死吧!垃圾山脉的霸主!”

  左手合金剑向上死命一刺,直接将对方的上颚刺穿,踩着狼恐兽的舌头,抓着合金剑狂暴的向前奔去,直到对方的喉管前。

  上颚随着韩意手里的合金剑裂开,鲜血如潮水般涌出,将韩意淋了个通透,嘴角带着一丝犹如恶魔般的笑意,韩意缓缓道:“上颚开个口,看你死不死!”

  剧烈的运动再次牵动了韩意右肩的伤,右肋骨断裂骨头似乎已经刺穿了他的肺叶,巨大的疼痛让他脑子一阵模糊,脸上露出一丝解脱般的笑容,韩意轻轻道:“对不起了,娜丝姐,看来我是无法做到答应你的话了。”说罢,韩意失去了力气直接向着狼恐兽的喉咙深处摔倒下去。

  口腔被人破坏,狼恐兽那只仅剩的左眼顿时扩张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程度,那剧烈的痛苦让它想要呼喊,想要悲鸣。可惜却因为气管被自己的血液填满而无法发出任何吼声。

  喉咙又被韩意的倒下身体给卡住,狼恐兽痛苦的甩着自己的头颅,企图将那一切甩出去。

  “卡~”

  变调的声音响起,狼恐兽喷出一口鲜血,韩意却被它给吞了下去。

  摇摇晃晃的走了两步,越来越多的鲜血灌入气管,狼恐兽那巨大身体痉挛起来,左眼中首次出现了数十年来都没有过的恐惧色彩,回想着那个渺小的身体,它发现自己因为这些年来一直胜利而松解了。

  雄霸了无数年后,它谨慎的习性松解了,它在看到那几只相互残杀的狗恐兽时就应该发现的,一个能轻易杀掉几只狗恐兽的猎物,根本就不是渺小。

  眼神之中的光彩渐渐黯淡,狼恐兽扑倒在地,它大意了,所以付出了生命。

  猎物与猎人,永远都不存在绝对这个词语。

  就在一死一重伤之时,一只黑色的脚爪出现在了狼恐兽那死灰般的眼睛前。

  两米高,看起来比狼恐兽还小,不过最大的区别就是它的额头上却长着两根龙角,并且看着狼恐兽的眼光之中没有丝毫惧怕,有的是死寂般的平静。

  “铮~!”黑芒闪烁,狼恐兽的喉咙处顿时裂成两半,浑身失血的韩意顿时从中跌落出来。

  “真是,精彩的一战呢。小鬼!”

  一个阴柔好听的声音从那黑色的恐龙脑后传来,在它的背上,坐着的是一个全身包裹着斗篷的男子。

  他竟然骑着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狩猎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狩猎世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