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要离开了
楚若夕2017-09-03 16:203,427

  梁若刚打开养生仓正准备着躺进去就听见放在一旁书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就接了起来:“凌凌。”

  一听到梁若的声音,齐凌就带着点哭腔在电话那头说道:“若若,我爸妈他们不准我玩游戏,说一个养生仓都要上万,就算头盔都要好几千呢。而且他们说我才刚考上大学,不可以因为游戏就分了心,真的很对不起啦,做不到答应你的去游戏里陪你玩。”

  “没事啦,这个养生仓是叔叔送的,因为都已经搬回家了所以我才玩的。那凌凌你还去青海玩么?”应该明白的,如果她爸妈还在的话,估计也不会让她玩游戏吧。

  “会啊,爸妈说陪我去呢。等下次你一定要和我一起去好不好?”

  听着凌凌有点歉疚的声音,梁若释然的笑着说:“好,一定。”

  “嗯嗯,若若最好了,那我先挂啦,你玩游戏也要记得开心才是最重要的,知道么?”齐凌还是有点不放心,不知道若若在游戏里是怎么样的呢,好想去看却又去不了。

  梁若有些郑重的点头,想起凌凌看不见才赶紧开口对着电话说:“知道,不要担心我啦,你好好玩,等你回来电话我再出来玩。”

  “好的,拜拜。”

  “拜拜。”听着凌凌那边先挂断了电话,梁若才笑笑的摁了挂断,然后躺进了养生仓。

  启动游戏,确认进入游戏,梁若习惯的点了这两个选项,然后闭上眼,一阵黑暗过去,重新睁开眼,就看到了躺在躺椅上的村长爷爷,这个村长爷爷啊,还真是爱他的躺椅,半刻都不舍离开。

  想着今天就要离开了,梁若不禁感慨万分,来这里已半月有余,且不去说在村子里遭受到的热情待遇,光是能够天天在村长爷爷家蹭饭吃就已经让她很舍不得了,还有王大娘诗羽宋远致李大叔刘大夫胡姑娘他们,揉了揉有点红的眼眶,默默上前叫了声:“村长爷爷。”

  村长听到是她来了,睁开眼看了看她,然后醒了醒神,站起身来:“丫头来了啊,怎么还穿着一身红,想嫁人了啊?”

  听到村长爷爷的话梁若才发现自己身上还是昨天做媒婆时王大娘塞给自己的一身红,脸红的朝村长爷爷道了句抱歉,然后就奔进屋里找玉儿去了她房间换回了之前那套飘渺衣,看到荷包里的二十两才想起她忘记还钱了,整理好衣服走回院子掏出十两银子递给村长爷爷说:“啊呀,瞧我这记性呢,刚来那会村长爷爷借了若水十两银子,现在才想起要还呢。”

  村长笑着摆了摆手没接:“你这丫头,出去要用银子的地方多着呢,我这十两银子,等你下次回来再还我吧,爷爷不急。”

  梁若咬着嘴唇想说也是,于是不好意思的收回手说:“那好吧,我先收着,下次再回来还给村长爷爷。”

  “唉,你先去村子里再转转吧,和想道别的人说一下,回来后我再带你去村子与外界连接的地方。”村长转过身叹了口气,不知道下次再回来会是什么时候了,大概还能等到吧,但愿能等到。

  “好的,村长爷爷。”梁若心情低落的走了出去,天下无不散之宴席,而再见总会再次见面,还没离开她就开始想念这里了。

  先走到学堂找了宋远致和诗羽,听到她要离开,两个人都是意料之中的表情,只是有些不舍的说了句保重要记得回来看他们,梁若上前抱了抱诗羽,轻声的说道:“诗羽,要好好的幸福下去呢。”

  诗羽柔声回道:“我会的,若水你也要幸福。”

  从小到大她最受不了这种告别的气氛了,抬起头让差点忍不住要流出来的眼泪又重新流回去,微笑着放开诗羽,道了声珍重,就去找铭儿小朋友了。

  小孩听到她说要走先是闹着说舍不得,梁若好一番劝说他才松开手眼巴巴的盯着她说:“若水姐姐说过的会回来看铭儿的,一定要说话算话。”

  “嗯,说话不算话的是小狗。”梁若重重的点了点头。

  “那来拉钩。”

  梁若看着小孩伸出的小拇指,笑着用右手小拇指勾住:“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小孩好奇的问:“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是什么意思呀?若水姐姐。”

  “就是我们拉钩了,姐姐说过的话就会去做到不会变的,铭儿就放心吧。”梁若摸了摸小孩的头。

  “嗯嗯,那我在学堂等若水姐姐回来。”小孩扑在梁若身上蹭了蹭,就依依不舍的跑回学堂上课去了。

  先是去了李大叔家说了一声,李大叔明了的点头表示不能亲自送她,拿了李大叔送给她留作纪念的弓箭出门,梁若敲响了隔壁王大娘家的门。

  王大娘打开门见是她,先是愣了愣,然后有些明白的说:“若水丫头来了啊,进来吧。”

  默默的跟了进去,坐下接过茶杯,不出声的喝茶,梁若面对这个疼她如母的大娘,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只见王大娘进了里屋拿了个首饰盒递了过来说:“这里面有一对耳环和一对手镯,当年我嫁给诗羽她爹时不知怎的家里给了两套,诗雨出嫁带了一套出去,还留了一套,大娘想必是天意吧,你来到了村子里,促成了诗羽的好事,注定要把这个给你的,不过这个不像你身上的衣服那样对你有帮助,只是戴着好看的,若水丫头若是不嫌弃就收下了吧。”

  梁若有些惊惶的不敢接过:“王大娘您已经给若水做了两套衣服了,若水怎么还有这脸皮白拿您首饰呢。”

  “唉,若水丫头就接着吧,大娘打心底把你当成我小女儿了,如果你不愿接就是不愿意有我这么个干娘了。”王大娘别过头委屈的擦眼泪。

  “没有不愿意,若水很喜欢王大娘这个干娘呢。”梁若有些被吓到的坐过去安抚着王大娘。

  王大娘放下手露出笑脸:“那既然若水丫头都叫我干娘了,送点小首饰给我的干女儿是理所应当的,若水丫头你说是不?”

  心软如她,只好无奈的接过,怎么这里的NPC都狡猾到能让人心甘情愿的收下这些东西呢,这样如果她出去了遇上了苛刻的NPC,该有多么的情何以堪啊。

  “唉,一个女儿嫁出去了,另一个女儿又要出远门,我这个当娘的,还真是心酸啊。”王大娘拉过梁若的手,轻轻的拍着。

  面对这样温暖的感觉,梁若只觉得眼泪又快忍不住要掉下来了,别过头强忍住眼泪后才转头说:“干娘,诗羽又没嫁多远,不还在村子里呢嘛,她和宋远致一定会常来看您的。”

  王大娘无奈的点了点头,轻轻的抚摸了下梁若的头说:“丫头啊,想哭就哭吧,干娘不会笑话你的,离开这里以后你该去对着谁哭呢?”

  听到这句话后,梁若再也忍不住,扑进王大娘怀里尽情的哭了起来。

  也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她只觉得哭得累了,眼泪流不出来了,才缓缓的放开王大娘起身擦干泪痕不好意思的笑笑说:“干娘,若水要走了。”

  王大娘点了点头说:“把耳环和手镯戴上给干娘看看吧。”

  梁若打开首饰盒,正愁没耳洞怎么戴耳环,却见耳环一靠近耳朵就穿了过去自动戴上了,有想翻白眼的冲动,但还是老实的再把戴好手镯然后站起身来给王大娘看,这一身都是王大娘送的呢,无论以后会怎样她都会好好保留着的,直到回来那天重新穿上。

  “好,很漂亮,若水丫头生的本来就那么漂亮,再穿上干娘做的衣服戴上首饰就更漂亮了。”

  听到王大娘的夸奖梁若哭笑不得的说:“当然是穿上干娘的衣服若水才变漂亮的。”

  “你这丫头,唉,总该走的,干娘就不送你了。”王大娘拍了拍梁若的手,然后黯然的走进里屋。

  呆呆的站在原地,梁若叹了叹气,始终还是没再说什么走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在心里说着,干娘,保重,若水会想你的。

  又去了趟刘大夫的医馆顺了点草药还有胡姑娘的小吃店顺了只胡姑娘亲自给她熬制的烤鸡,然后自讨没趣的跑去跟顾绾姑娘说了句再见,等梁若站在村长爷爷家院子里已临近中午了。

  村长爷爷留她吃了最后一顿午饭就领着她往后山的小路走去。

  一路无话,直到走到一个山洞前村长才停了下来,看着堵住山洞的石门,从怀里掏出一把石匙,插进锁孔一转,石门便往里推开,望了望山洞里面,村长回

  过头对梁若说:“从这里进去,一直走出去就是洛阳城外了,将来你若是回来,只要再从这个山洞穿回来就行”说到这里村长停顿了一下,又从怀里掏出另一把

  石匙递给梁若:“这把钥匙你拿着,丫头记得要小心保管切记不能弄丢更不能落到他人手中,虽然这把钥匙和我的一样,不过你的钥匙只能用三次,想回来的时候也要想清楚再回来,好好利用这三次机会啊。“

  梁若刚接过钥匙,就听到耳边声音响起:“恭喜你获得天外之匙,物品已绑定,不可交易不可掉落。”

  既然是不可交易不可掉落就不用担心弄丢或者落到他人手中了,朝村长爷爷深深的鞠了个躬:“村长爷爷,您要保重,若水走了。”

  村长挥了挥手:“走吧。”然后便转身不看她。

  无声的叹息,梁若越过石门,走进山洞,然后石门便在身后自动关上,隔着石门看了很久,无声的说着若水走了,大家保重吧,然后便决然的转身朝着前方走去,洛阳,等着她的到来吧。

继续阅读:第18章 沈墨白(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若不禁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