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幕:龙咒者
翠云裘2018-03-30 20:5715,253

  群山之间鸟语花香,而在这般寂寥的地方,云雾自森林中升腾起来,将这一片地方衬托的犹如人间仙境一般。

  在这个人还不是世界的主导的年代,所有弱小的人类都抱团居住在一起,他们聚合成为部落,活在巨龙的脚下。

  人们之间有个传说,这座大山里边居住着一条巨龙,巨龙平时不显山露水,但是千万别去招惹它,因为在他们的眼里,龙是祥瑞。

  而随着人类的研究,他们发现,巨龙如果除开正常死亡的情况,其他任何情况的死亡都会导致龙族的灭亡,而这样的情况更是让所有人类出去山林都小心翼翼,万一有什么异样的动静还会噤若寒蝉。

  部落聚集在一起,每天都会上山打猎,而作为部落里边已经成年的男人,陆梓麒则是跟随者这一次的打猎队伍进入到丛林之中。

  陆梓麒自幼丧父,而母亲也是在前两年身体不好去世,家里只有他与他的一个同胞弟弟,两人相依为命。

  陆子麟的岁数不大,穿着开裆裤在部落里边与其他同龄小孩玩的不亦乐乎,而陆梓麒则是跟着自己的养父,部落中的统领一起进山打猎。

  深山老林里边总是危机四伏,即便是部落之中经验成熟的老猎人在进入丛林之中都会重新调整心态,只希望能够集中注意力来面对各种各样未知的事情。

  陆梓麒是成年之后第一次进入丛林,在这种依山傍水的地方除了自己内心那种别样的好奇心之外,对于这种未知事物的恐惧让他觉得格外的激动。或许这就是从小到大他的养父灌输给他的思想,所谓的大男人主义思想。

  同行的打猎者有男有女,而主要的战斗力显然就是他们这些身强体壮的男人,而女人大多都是起到一个后援的作用。

  陆梓麒有为青梅竹马,她是部落酋长的女儿,也是陆梓麒养父的女儿,两人一同长大,而养父姓周,叫周杰,而他的女儿叫做周玉垚。

  周杰从小便是将周玉垚许配给了陆梓麒,两人也算是名正言顺,此番进入树林两人倒是也有些相依为命的感觉。

  丛林之中危机重重,每走一步都得小心谨慎,有着成熟猎人的领航显然会盛夏不少的事情。

  陆梓麒是个对任何事情都认真负责的人,而第一次进入丛林,显然一切都得听候周杰的。而周杰对于一切细节的讲解也是让陆梓麒十分受用。

  陆梓麒手中握着一把长刀,刀刃十分锋利,从树丛中走过,陆梓麒下意识的将周玉垚护在身后。

  在走过一段临靠溪水瀑布的狭长悬崖小道之后,更加葱郁的森林以及更加阴森的小道,一切都让陆梓麒这个新手有些无所适从。

  等走进树林之后周杰便是抬手将众人止住,眉头紧皱的他一时间便是让局势紧张起来。

  陆梓麒额头冒汗,轻轻将周玉垚拉到自己的身后,而他自己也是将长刀举到身前,虽说心中惊惧,但是身为男人的自觉让他也是毫不犹豫的将周玉垚保护了起来。

  周杰嘴角一翘,手中的长刀刀锋一偏,道:“兄弟们,来活了,还是个狠祸。都把注意力给我提上来,这片林子算是这一次的终点,再往前走就是禁地,你们这些第一次过来的人也得注意,以后万一自己打猎也要铭记这一点,这个树林之后的地方严禁踏入,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情,族规处置。”

  这句威严的话从周杰的嘴里出来之后,包括陆梓麒在内的几人几乎都下意识的挺直腰板,关乎性命的事情似乎没人愿意冒险。

  就在此时,林子里边树丛耸动,所有人的注意力一下便是提了起来,而下一刻便是见着树丛中一双幽蓝色的眼睛亮起,一道巨大身影从树丛中奔出,双眼怒视着周杰他们一伙人,眼中的警惕透露着气愤。

  陆梓麒见着猛虎有些紧张,双手渗透出一丝汗水,双手不断的在刀柄上摩挲着,布匹包裹的刀柄上边也是被汗水浸湿。

  周玉垚拽着周玉垚的肩膀,神情同样紧张。

  周杰往前跨出一步,马步扎稳,长刀握紧便是冲上去开始与猛虎搏斗,与此同时,身边的战士们也大多拿起手中的武器,他们一致对外,向着那猛虎而去。

  相比与男人们的紧张,女子显然大多兴奋,老虎在山中难遇,主要还是因为一身是宝,不管虎皮虎经甚至虎骨都是上好的东西,对于她们来说,想的自然就会比男人多上许多。

  周杰它们与猛虎搏斗的同时,陆梓麒有些犹豫与踌躇,他不知道自己内心这样是否叫做恐惧,他不想要去伤害那只老虎,甚至他不想要伤害任何东西。

  猛虎的确很凶猛,但是即便如此,它也依旧抵不过周杰等人的联手攻击,一前一后一进一退之间便是已经被撂翻在地。

  周杰看了看自己胸前被虎爪抓出的血迹很是不屑,嘴角轻蔑一笑,对着陆梓麒他们这边招了招手,周玉垚拍了拍陆梓麒的肩膀,随后起身与身后女子一起过去给周杰他们疗伤。

  周杰看着原地不动的陆梓麒有些恼怒,他冲着陆梓麒叫嚷道:“儿子,过来,将这只猛虎的皮给扒下,剩下的分类好了给我抬回去。”

  心中虽然很不情愿,但是陆梓麒还是起身走到了那只奄奄一息的老虎面前,将长刀提起,他站在那只老虎面前,将刀架在了老虎的脖子上边。

  雨下的很大,陆梓麒独自坐在树屋的门槛上边神情落寞,外边的雨水滴落在脚边着实有些颓废的气氛。

  周玉垚端着一碗热汤走了过来坐在陆梓麒的身边,将汤递给他,道:“这件事情的确是爹做的不对,你也不用这般自责,我知道你不喜欢杀生,早上回来之后你便这样着实让人心疼,你先将汤喝了暖暖身子,到时候我带着你去找爹,咱们好生跟爹说说这件事。”

  陆梓麒摇了摇头,接过热汤喝了一口,浑身舒坦之后吐出一口热气,道:“这件事情其实和爹没得什么商量,在他眼里我就的成为部落里边最厉害的战士,不然就配不上他的儿子,即便我想要做一名医者去救济他人在他眼中也是没出息的表现。”

  周玉垚揉了揉陆梓麒的额头,上面一个异常鲜艳的红包让她一阵心疼。那是今天在丛林中被老虎所伤,随后又被周杰呵斥所造成的结果,这点让陆梓麒有些失落。

  看着外面绵绵不绝的小雨,面前热气腾腾的虎骨汤就显得格外珍贵,一天的出行,一天的劳累在这碗汤面前都消散的无影无踪。

  依靠在周玉垚的身上,陆梓麒有些意兴阑珊,喝过虎骨汤之后浑身暖洋洋的,周玉垚抱着陆梓麒同样望着门外的葱郁树林,雨水之中感觉格外的不同。

  “玉垚,你说我有这样的想法还真的适合在这部落之中生存下去吗?我的理念与部落的理念,与父亲的理念都不同,他认为我这是女子才有的想法,而我则是认为杀伐并不能解决一切,这样实在让我为难。”

  陆梓麒的声音有些落寞,而周玉垚则是轻轻抚摸着他的脑袋头发,心疼道:“在父亲眼里,部落的男人就得要去丛林杀伐,这样部落才能生存下去,而只有这样才能在部落之中杀出重围成为最强。这是父亲的理念。所以部落里边的男人即便再讨厌也会硬着头皮上去,因为他们觉得父亲比那些凶兽更加的可怕。但是你却不同,即便这样你都会上去找父亲理论,这也是你与他们不同的地方。”

  陆梓麒握住周玉垚的手,道:“我想要学医,相比于杀,我更希望去救。”

  周玉垚翻了个白眼,道:“所以每次你都会跟在我的身后去到那些婆婆阿姨的地方偷学医术,你当真一以为我不知道呢!”

  见着被周玉垚戳破,陆梓麒老脸一红既然是不在是将话说出口了,现在的他只想要这样与周玉垚依靠在一起,就这么坐在门槛上看着外边的风风雨雨。

  丛林之中的天总是黑的挺快,在加上今天下雨,天气格外阴冷,陆梓麒早早的便是回到屋子里面升起火焰。将屋子烤的暖洋洋的。

  时间越晚,陆梓麒心中越是不安,他推开大门,看着隔壁亮起灯光的屋子叫喊道:“小胖,看见我们家子麟了吗?”

  隔壁屋子门口有着一个胖胖的小孩正抱着一直巨大的羊腿啃得开心,听见陆梓麒的叫喊之后便是点了点头,不顾嘴上的油腻,奶声奶气的说道:“今天他和前面的小福几个人一起去玩了,好像是去了河边,不过刚才我看到小福他们回来了,梓麒哥哥可以去问问他们。”

  听着线索之后,陆梓麒双手合十道谢,随后便是关上房门向着部落前边而去。

  部落分为三个部分,最前边是一片平原,靠近河流,居住的人多,而第二部分与第三部分的人都是处在丛林之中。陆梓麒就是居住在第二部分里边。

  沿着河流一路行走,等着走进第一部分的部落中后,远远的便是见着在篝火附近玩耍的小福,他走过去,蹲在小福旁边,却是见着小孩在啜泣,他有些紧张起来,拍了拍小福的肩膀,将孩子吓了一跳。

  他扭头看着陆梓麒,愣神了一下,随后的啜泣变成了放声大哭。

  这一哭让陆梓麒有些慌了神,他看着泪眼朦胧的小福,道:“小福,你看见我们家的子麟了吗?一天都没有见着他,之前小胖说他和你们在一起?”

  小福不敢和陆梓麒对视,不过在陆梓麒软磨硬泡之后才哭哭啼啼的说道:“之前还和我们一起,后来我们去河边玩,他说在树林里边见着兔子,随后便是去追兔子,然后现在就见不到人。”

  听着小福的话,陆梓麒也不敢犹豫,他看着小福,道:“你们之前在哪个河段玩。”

  小福指了指不算太远的河道,而看到那块地方,陆梓麒眉头紧锁,急忙起身向着河边而去。

  那块河道虽然看似平静,实则暗流涌动,即便是陆梓麒这种水性很好的人都可能栽倒下去,更加不用说对于陆子麟这样的小孩了。

  陆梓麒的亲人不多,算上周玉垚与周杰也才那么几个,但是真的算是血亲也只有陆子麟一人,陆梓麒自然不会让他出事。

  急速奔跑至河边,陆梓麒张望一番,却是没有见着其他的动静,这让他有些着急,而他张嘴呐喊了几声,却是没有任何的回应,只有树林之中簌簌的树叶声在此间回荡着。

  陆梓麒越听心里越慌,扯着嗓子喊了半天,却是依旧没有陆子麟的动静,他有些忍不住开始向着树林深处而去。

  树林里边黑灯瞎火,月光照射不进来,陆梓麒抹黑前行,一边走着一边喊着。

  越走越深,树林之中也是越来越阴森,等着陆梓麒反应过来回身望去的时候,却是见着树林之中已经没了道路。

  陆梓麒站在林子中央,环视一圈之后忽然心悸起来,他显然已经走过了部落规定的边界地方,而现在的这块地方不仅仅是陆梓麒没来过,即便是部落里边那些经验成熟的猎人都未曾踏足这块地界。

  陆梓麒站在原地不敢动弹,浑身上下有些毛骨悚然,微风拂过更是有些头皮发麻。

  忽然,背后突现一阵咆哮之声,而等着陆梓麒回头之后,一些面露凶光的饿狼从树丛中缓缓走了出来,它们将陆梓麒缓缓包围住,却还不等陆梓麒有所反应,它们便是已经如同恶狗一般扑了过来。

  陆梓麒下意识的抬起手臂,却是一股钻心的痛传了过来。

  睁开双眼,手臂被死死咬住,陆梓麒动弹不得,而其他的饿狼也是慢慢围拢过来,血腥味似乎让它们更加的兴奋。

  就在陆梓麒绝望的时候,身后却是来了另外的动静,摇曳不止的火光以及那不算太重的脚步声。

  陆梓麒打起精神,眯眼却是见着树林之中有着一个人举着火把,张弓搭箭之间,便是见着有几匹狼呜咽倒地。

  陆梓麒一脚将咬住自己手臂的那只狼踢走,还没等喘过气,却是见着那位手握火把如同救星一般登场的人走了出来,陆梓麒有些不敢相信,他舔了舔嘴唇,顾不得手上的疼痛,道:“鵏蠹爷爷,你怎么过来了?”

  那位举着火把的老人显然正在气头上,他皱眉怒视陆梓麒,道:“难道你父亲没有告诉你这边不能进来吗?”

  陆梓麒挠着头有些着急,如今见着长辈自然也做回小孩子,他带着哭腔道:“鵏蠹爷爷,您见着子麟了吗?他一直没有回家,后来听着小福的话说是跑到河边,我着急没注意看路就跑到这边来了。”

  “子麟那孩子算是听话的孩子,不会随意去这些危险的地方,你先回去看看,我来帮你在这附近寻找一下,你对这边的地形不熟悉难免会出现意外。”

  听着鵏蠹这样说,陆梓麒也算是放下了心中的石头,他点点头,道:“那就谢谢鵏蠹爷爷了,我先回家去看看。”

  鵏蠹挥了挥手,而陆梓麒则是不顾手上的伤势扭头就走。

  在鵏蠹的护送之下,陆梓麒找到了回家的路,鵏蠹将手中的火把交给陆梓麒,道:“这里你不用担心,赶紧回家等消息。”

  陆梓麒接过火把感谢了一番,急急忙忙的向着屋子跑去。

  沿着河边奔跑,远远地便是见着家门口的木阶梯上坐着一个小孩,小孩显然是瞌睡来了,靠在栏杆上面不停的点着头。

  而陆梓麒看着陆子麟之后才算是长舒一口气,他将火把扔下走到陆子麟的身边,见着小孩睡得香甜,也不好责怪,蹲下身子将他抱住,微微用力却是喉咙里面倒吸一口凉气,这时候才注意到自己的上臂之上献血潺潺。

  咬牙坚持住,将陆子麟抱回屋子,等一切平静下来之后陆梓麒才松了口气,他坐在桌子前,看着油灯燃烧,手臂上的伤势已经被陆梓麒给收拾好,心头的事情解决之后才有些松懈下来,瞌睡便是涌上心头。

  第二天起了个大早,陆梓麒端着一碗刚刚出炉的热腾腾的稀粥去往了最前边的部落之中,他敲开一扇门,开门的是一位老头,陆梓麒咧嘴一笑,将怀中稀粥的递给他,道:“鵏蠹爷爷,昨晚谢谢您,子麟已经回家了,一切都好。”

  鵏蠹接过稀粥,指了指陆梓麒的手臂,道:“疼吗?”

  陆梓麒将手臂抬起,道:“昨天挺疼,不过现在已经好了很多了。”

  鵏蠹揉了揉陆梓麒的脑袋,道:“如果你真的做了医者,估计是个医术超群的人,但是现在的你注定身不由己了。”

  听着鵏蠹的话,陆梓麒神情有些落寞,虽说这句话说的伤人,但是陆梓麒知道这是一句实话,似乎并没有什么反驳余地的实话。

  鵏蠹伸出两根手指在陆梓麒的眉心点了点,道:“不要去害怕自己的父亲,有什么事情就过来找我,即便是你的父亲也得给我几分薄面的。”

  陆梓麒有些颓然的点点头,扯了扯嘴角强颜欢笑一番之后便是转身走了出去,他走在部落的石道上边,思绪万千。

  周玉垚正在河边清洗着衣物,见着陆梓麒走了过去正要笑着打招呼,却是见着陆梓麒神情低落走在路边,而手臂之上还有着渗透出鲜血的纱布条,她虽然疑惑,但是见着陆梓麒的模样之后也不好上去说些什么,与其这样倒不如安安静静的待着比较好。

  回到自家屋子,陆子麟已经起来,浑身透露着写意与舒坦,而陆梓麒见着他那副模样就有些上火,他坐在桌前,而陆子麟则是感觉出陆梓麒的低气压,他主动去厨房摆上碗筷,然后恭恭敬敬的坐在陆梓麒的对面,低着脑袋,一副知错就改的模样。

  陆梓麒原本一肚子的火,见着陆子麟这般模样之后倒是也有些平静了下来,陆梓麒吐出一口气,道:“昨晚去哪了?小福小胖都不知道你的踪迹。”

  陆子麟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见着自己的哥哥似乎并不想这样被搪塞过去,于是只好老老实实的说道:“昨天本来和小福在河边摸鱼,结果摸着摸着便是睡着了,后来醒来才发现天黑了。”

  说着说着,陆子麟也是注意到陆梓麒绑着绷带的左手,他连忙起身走到陆梓麒的身边,将陆梓麒的手抬起,仔细端详了半天之后才反应过来,他抬起头泪眼婆娑,道:“哥哥!你这是找我的时候弄伤的?”

  陆梓麒将手收回,揉着陆子麟的脑袋温柔说道:“哥哥现在只有你了,所以只有你每天开心,你每天健康,对于哥哥来说才是全部知道吗?”

  陆子麟点了点头,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道:“哥哥!我早上起来才发现,娘亲留给我的玉佩好像丢了,我们两人本来是一人一块的不是吗?”

  听到这里陆梓麒抓住陆子麟的手仔细看了看,发现原本绑在上边的红线玉佩的确消失不见。

  陆梓麒拍了拍陆子麟的脑袋,道:“你先吃饭,我去你昨天玩耍的地方去寻找一下,毕竟是娘亲留下的东西,自然要找回来。”

  陆子麟乖巧的点头,陆梓麒继续说道:“等会哥哥去找玉垚姐姐来陪你,今天别到处跑,就在屋子附近玩就行。”

  有了昨天的前车之鉴,陆子麟自然不会反驳陆梓麒的话,他乖巧点头,而陆梓麒则是随意的扒了几口饭之后便是转身出了屋子,今天与昨天不同,他还带上了匕首等一些防身的物件,显然昨天的事情给他的教训太大,让他有些不敢徒手进入这片未知的丛林之中。

  走过部落小道,见着抱着清洗完毕的衣物的周玉垚,走过去给她耳语几句,周玉垚点头答应,不过似乎还有些话想要跟他述说,而陆梓麒倒是火急火燎的便是先行离开了。

  周玉垚看着陆梓麒离开的背影,右手轻轻的覆盖的小腹之上,欲言又止。

  走进树林之中,陆梓麒下意识的将短刀拔出放在身前防守。

  树林之中看似波澜不惊,实则却是暗流涌动,在丛林之中部落布置了许多的暗哨,昨天的陆梓麒获救看似是个意外,其实也都在意料之中,鵏蠹作为部落的前辈已经经验最为丰富的猎人之一,那种地方的暗哨显然也只有他能够胜任了。

  重新走进丛林,或许是心理原因,陆梓麒的左手手臂一直隐隐作痛,之前换过的纱布再次变得有些粘稠起来,献血渗透似乎给了这片丛林一股别样的味道。

  陆梓麒这次明显有了改变,没走一步都格外的小心,不过他的注意力还是锁定在地上,毕竟这次过来的主要目的还是寻找丢失的玉佩,等将玉佩找到之后,陆梓麒巴不得马上离开这片地方。

  沿着河边一路行走,陆梓麒前前后后将这方土地搜寻了个干净,但是关于玉佩的踪影似乎并没有寻找太多。

  沿着河水往下游继续寻找,陆梓麒越走越远,不过却始终没有越过那道被禁止越过的线,而付出总是会有回报,陆梓麒总算是寻到了玉佩的踪迹。

  或许是因为河流平缓,在一块靠近岸边的石壁下边,陆梓麒将那块栓着红线的玉佩摸了出来。

  玉佩找到之后,陆梓麒的心情显然变好了许多,却是感觉手臂之上的伤势似乎有些加重,虽然昨天上过药,但是经过今天的动弹之后似乎伤口重新裂开,而这样的结果就是陆梓麒现在正坐在溪边不停的擦拭着自己的伤口,龇牙咧嘴的模样甚是滑稽。

  梦想做医者的陆梓麒自然对于草药十分熟悉,而在这座大山之中,显然最多的就是药材。

  陆梓麒晃悠了半天没敢走到深处,采到了一些止血疗伤的草药嚼烂了之后敷在手臂之上也算是告了一段落。

  起身准备回程。陆梓麒走在丛林之中,有些百无聊赖的清理着两旁丛生的树枝与杂草,从中走出一条路。

  树林之中小动静不小,倒是不用太过于在意,而陆梓麒脚步轻快,不自觉的便是走出去老远。

  天空中一道破空声响起,异常的刺耳,整个丛林之中都响起阵阵兽鸣,而随之而来的便是漫山遍野的鸟叫,各种不一样的飞鸟振翅高飞,而之后大地开始颤动,让陆梓麒的瞳孔扩大。

  这般巨大的动静持续了十息的时间,等着一切平稳过后,陆梓麒额头渗透着汗珠,因为在他的眼里,能够看见不远的地方的灰尘四起。

  陆梓麒的心脏狂跳,对于他来说,这种事情自然能躲就躲,但是他的内心却在渴求着让他前去观望查看一番。

  再次环视四周,远处的部落里边动静显然是最大的。许多猎人都已经拿上自己的兵器准备前往该地来探查一番,而陆梓麒在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选择转身向着尘土弥漫的地方而去。

  一路狂奔,等跨过溪流之后,陆梓麒便是在远处的河岸边看到了主要的事情发生地点,那个导致丛林变得一团乱的东西。

  一条巨大的金色巨龙窝在河边不安且痛苦的扭动着,而随之而来的则是四周再次扬起的一片尘土。方圆几里的地方甚至都看不到任何生物的痕迹,它们似乎在畏惧着什么。

  陆梓麒眯着眼睛打量着远处,他瑟瑟发抖,因为他确定了远处那个在溪水边缘扭动的庞大生物,那确实是条巨龙,与部落中央的那个巨大图腾柱以及周杰屋子里边放置的那副巨大兽皮画上的生物一模一样。

  陆梓麒咽了咽口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是第一次近距离的打量这种未知的生物,这个只存在于部落里面老人家嘴里口口相传的传说,当时只是嗤之以鼻,但是现在自己看到之后似乎一切都变得格外的不一样。

  那条龙显然出现了些问题,躺在溪水边奄奄一息。

  陆梓麒慢慢的往前摸去,或许这就是人类的好奇心,但是这种好奇心带来的总不会是什么好事。

  沿着河岸小心翼翼的摸索过去,越靠近那条黄金巨龙,陆梓麒越是感觉到一股压迫自身的巨大威压,他不自觉的咽下口水。

  躲在岸边巨大的石头后边,陆梓麒注视着那条巨龙金色的双眼,从头到尾的观察了一番之后陆梓麒才明白事情的原委。

  这条龙显然是在下蛋,因为在它砸下的深坑中央,那个潺潺溪水流进去的地方有着一个闪耀着金光的龙蛋,陆梓麒看到了。

  产卵似乎正在关键的时刻,那条黄金巨龙奄奄一息的模样有些让人心疼,龙头耷拉在水边,而那颗龙蛋似乎耗费了它的无数心力,让它连基本的移动都无法完成。

  虽说心中害怕,陆梓麒还是选择慢慢的摸上去,试想一下,当今天下又有谁能够见到这种神圣庄严的生物。

  忍着心中那股子让人压抑的威压,陆梓麒走到了那条带给他无限威压的巨龙面前,咽了咽口水,伸手按在了这条巨龙的龙鳞之上。

  刺骨的寒意从陆梓麒的手心传来,陆梓麒浑身打了个冷颤,额头上冒出冷汗。

  巨龙似乎感受到了陆梓麒手掌的温度,它的头从溪边抬起,有些有气无力,一双眸子几乎在一瞬间锁定在了陆梓麒的身上,而陆梓麒看着那双妖异的黄金瞳下意识的瘫软在地,而等着他想要扭身离开的时候,却是发现双脚已经有些不听使唤了。

  巨龙对着陆梓麒一阵咆哮,不仅仅是让得他鼓膜振动,整个丛林都抖了三抖。

  龙息刮过,陆梓麒下意识的将手臂举起抵挡,但是却依旧被这口龙息吹得有些找不着北。双臂光光是阻挡龙息的侵蚀便是让得自己身上的衣物被烧成了布条。

  陆梓麒缓缓起身,却是发现这头有些强弩之末的巨龙将所有的注意力锁定在了自己的身上,而自己似乎并没有什么好站在的办法。

  巨龙似乎有了反应,它缓缓爬起,看着面前的陆梓麒,仰头咆哮一声之后也不墨迹,直挺挺的向着陆梓麒杀将过来,而陆梓麒紧缩的瞳孔之中,这与他的身形巨大形成巨大反比的巨龙气势汹汹。

  似乎是巨龙的动静吸引了远端赶来的部落人们,树林之中一下变得更加的热闹起来。

  在翻滚躲避掉巨龙的一次爪击之后陆梓麒也是成功的翻滚到了溪水之中,他躲在水中,只期待着能够将巨龙的注意力给转移过去。不过似乎并不成功。

  溪水翻腾,陆梓麒正准备抬头换气的时候却是见着一口带着火焰的龙息而来,急忙转身躲避。

  巨大的推力将陆梓麒击飞出去,但是在陆梓麒还没有感应过来的时候便是听到巨龙一道有些凄切的哀嚎声音响起,这股子声浪直接将陆梓麒给推到了一处石壁之上,伴随着一道清脆的咔嚓声,场面一下变得安静了下来。

  黄金巨龙呆立原地,而陆梓麒也是同样呆立原地,他回身沿着声音的来往望去,却是发现自己之前撞击的那个石壁并不是真正的石壁,而是一个蛋,之前被巨龙护在身下的龙蛋。

  在陆梓麒的撞击之下,之前还散发金光的龙蛋却是出现了一丝的裂痕,而巨龙坚硬的龙鳞显然没有延续到龙蛋之上,而随着龙蛋的破裂,一道不算太小的龙族幼崽从裂痕中滑落,在扑棱了两下之后便是没了动静。

  “吼!”

  巨大的龙吼带着无尽的愤怒,而以它为中心的周围所有树林都开始簌簌作响。

  周杰带着数百部落人从树林中走出,都是同样惊恐的看着前边的情况,他们看到了发狂的巨龙,也看到了躺在龙蛋旁边有些手足无措的陆梓麒。

  “你小子怎么在这边?你干了什么?”

  周杰近乎咆哮的对着陆梓麒怒吼着。

  陆梓麒摇了摇脑袋,他起身望着面前的人与龙,又转身望了望已经没有动静的倒在地上的那条龙族幼崽,一时间大脑有些紊乱。

  没有给他细细思考的时间,那条巨龙在扬天咆哮之后似乎是认命了,它望着天空,原本妖异的眸子里面竟然涌现出了一丝丝晶莹的泪花,它缓缓闭眼,身形如同光点一般逐渐剥离。

  周杰他们还没有弄清楚情况,而巨龙扬天再次怒吼一声,双目圆睁,一道火光从它们身上出现,随后冲天而起,向着周边不断的蔓延。

  陆梓麒渐渐想起了什么,他想起了来自部落的一个传说。

  龙存活在这片树林之中,万一见到它们一定要虔诚。

  不要妄想屠龙,因为它们是我们不可匹敌的生物。

  巨龙是祥瑞的象征,如果屠龙,祥瑞会远离你,而伴随你的则是无尽的诅咒。

  巨龙的失望是相对的,万一以人力促成,龙灭,人亡。

  如传言所说,天变了。

  巨大的光柱自天空而来照射在大地之上,方圆百里的树林开始燃烧起来,包括周杰在内的所有人感受到了一股巨大的压力,这股压力让它们不自觉的跪下,而随之而来的咆哮让他们捂住双耳。

  陆梓麒看着面前的这幅场景有些吃惊,因为他发现即便周围的所有人所有景色都在发生变化,但是他自己似乎并没有任何的影响,他就如同一个旁观者一般观察着所有的变化,就好像与他无关一般。

  而光柱慢慢挪移,挪移到这个旁观者的面前,下一刻,光柱笼罩了他,而他则是站在光柱之中,看着光柱逐渐将他送上天空,他看着面前的树林,巨龙以及周杰他们部落的人逐渐变小,他有些着急,却找不到什么太好的办法。

  他在空中停止下来,他看着这片重来没有见过的丛林,发现一切是那样的美丽,又是那样的不同,自山间倾泻的瀑布,拔地而起的巨大树木,似乎一切是那样的熟悉又那样的陌生。

  在丛林之外的山巅之上站立着一群人,他们与丛林中部落人打扮不同,他们显然文质彬彬许多,手中大多拿着不知姓名的权杖,他们同样注视着天空中那道不知为何出现的光柱,显然神情紧张。

  其中一人走上前,坐在地上用石头推演了半天,最后有些震惊的说道:“巨龙死了!有人屠龙了!”

  后边的人显然有些不敢相信,他们走上前来,对着盘腿坐在地上的那位白须老人提出疑问,道:“当真有人能够屠龙?我们这些人研究了这么多年一点头绪都没有,但是现在却有人办到了,实在有些不敢相信。”

  白须老人笑了笑,道:“我们这些人就是看不惯部落里面的那些野蛮人才走出了丛林,咱们这些灵者想要去征服巨龙,而那些野蛮人却想着将他们供奉起来,而现在他们却是将巨龙杀死,实在讽刺。”

  白须老人站起身,望着远处的那道光柱,道:“世道要变了,但是变成什么样子我不知道,而我们要做的就是回去睡上一觉,然后再去思考其他的事情,因为今天过后,这个世界再也不是巨龙统治的世界,人类将成为世界的主宰了。”

  话音落下,白须老人以及那些站在身后的灵师便是跟随着他的脚步走进了大山里边的山洞之中。

  大地在摇晃,周杰等人显然有些诧异,他们望着远处光柱的移动,从巨龙到陆梓麒,而陆梓麒在光柱挪移之间已经消失不见,而那条巨龙在仰天咆哮一番之后便是冲天而起,向着天空而去。

  陆梓麒的面前突然多了一只眼睛,一只震慑心灵的眼睛,忽然有些恍惚。

  突然,在陆梓麒的脑海之中响起一道声音,如同响雷一般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他茫然的左顾右盼,似乎也只有面前的这一条盘桓在天空的巨龙注视着他。

  这一瞬间的他瞬间就明白了,明白了声音的出处,他知道了是谁在与他通话,很显然就是面前的这条巨龙。

  “人类,你冒犯了龙族威严,导致龙族灭绝,吾以黄金巨龙的身份诅咒你,诅咒你不能行轮回之苦,千年百年被龙族奴役,洗刷你的罪孽。你的亲人则是饱受轮回之苦,千次百次。从今天起,你就是第一任龙咒者,以常力不死不灭。”

  陆梓麒听着这道声音有些疑惑,但是却并没有给他疑惑的时间,在他重新将注意力落在那条巨龙身上的时候,却是发现那条巨龙在光柱中逐渐羽化,剥落成光点,随后便是这道光柱向着两边扩散,席卷整个大地。

  无数的哀嚎出现,无数的光点浮空,他们最后散落成为光雨,最后汇集一团,在然后,光柱从扩散变成聚集,一道光波将那些光雨重新聚合起来,形成一道金色的光球然后推向陆梓麒。

  痛苦与膨胀,这是陆梓麒的第一感受,当那些光雨聚合进入到陆梓麒的体内之时,陆梓麒浑身泛红,随后由红到金,双瞳之中更是有金光乍现。

  陆梓麒的身体在半空中舒展开来,那天空中的金雨不断在陆梓麒周围环绕,疯狂向着陆梓麒身体中涌进。

  陆梓麒牙关紧锁,嘴角有着鲜血涌现出来,浑身撕裂般的痛苦。

  身体弓起,陆梓麒身体如同一张弓,他佝偻着身子嘴角发出呜咽声音。

  而就在光雨涌现陆梓麒身体之中的时候,整个大地开始颤动,而以陆梓麒为中心,包括那些部落的人们全部浮空。

  陆梓麒艰难的睁开双眼,却是见着自己的面前那些平时一起玩耍一起打猎的人们慢慢的在自己身前炸裂化作血雨,而血雨和光雨混合在一起,不断敲击以及刺激着陆梓麒心中最后的一道防线。

  陆梓麒忽然就明白了,他明白了之前那条巨龙的所谓诅咒,最开始在陆梓麒面前嗤之以鼻的诅咒现在真实的发生在他的面前,让他的内心逐渐的崩溃。

  画面一转,陆梓麒看到了人群之中的周杰,没有血缘关系的他在下一刻便是化作血雨,临死之前的他有些绝望的看着陆梓麒,张了张嘴,却没有任何话语说出来。

  陆梓麒的心在痛,虽然没将话说出来,但是眼泪却是不自觉的流了出来。

  周杰之后,小胖,阿福这群小孩也是在空中炸裂开来。陆梓麒有些慌了神,他在寻找,寻找着陆子麟,寻找着周玉垚,却是发现这些人全部没了踪影。

  在心里最后的那根弦崩断之前,陆梓麒仰天绝望咆哮一番,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陆梓麒再次醒来实在一片鸟语花香之中,他起身之时发现自己倒在溪水边上,一大早露气很重,但是即便这样似乎也无法让他感受到寒冷。

  他有些迷茫的起身,打量了一番周围的情况,发现正是他之前发生那些事情的小溪流,只不过除了溪水潺潺的流动声音却是有些寂静,与平常的树林有些格格不入。

  陆梓麒缓缓起身,被溪水冲刷了一夜,浑身有些冰凉,他仔细回想了一番,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起身向着丛林外边而去,在那边是部落的方向。

  从丛林中出来,按着平时的情况部落之中肯定是炊烟袅袅,但是今天的部落格外的冷清,有股荒无人烟的感觉。

  陆梓麒的内心格外的着急,昨天的那副场景在脑海之中越来越清晰,他现在格外想要见到周杰,见到陆子麟,他只希望昨晚的那一切都是梦,而现在则是梦境的结束。

  有些忐忑的走进部落之中,所有的一切都如同梦开始一般,唯一的不同就是少了许多的生气。

  陆梓麒将手拢在嘴边呐喊了几声,发现没有什么回应之后便是开始奔跑起来,在整个部落之中急速奔跑。

  几趟下来,整个部落没有任何的人烟存在,而陆梓麒从靠近河边的部落第一层跑到第三层根本就没花费多大的精力,甚至说连大气都没有喘一下,这一点让陆梓麒有些诧异。

  他的身子弱他是知道的,但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一趟下来让他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他眼中的惊恐越来越明显,忍不住咽了咽口水,他想起了巨龙的诅咒,越想越觉得有些不对劲,急忙起身不再犹豫,他冲进屋子里边,拿起厨房那边磨得正好的菜刀,他看着刀刃,那让人不寒而栗的刀锋,倒转刀身,深呼吸一口,倒握刀柄,咬牙用力,菜刀入体。

  鲜血喷涌而出,陆梓麒呆呆的看着布满自己鲜血的双手以及菜刀,心中一股厌恶的感觉油然而生,他冲出房间,哇的一下便是吐了起来。

  等将胃里的东西吐干净之后,陆梓麒颓然的坐在门槛上,身躯有些无力的靠在门边,最开始的腹痛已经消失,而陆梓麒似乎也感受不到自己腹中还插着一把菜刀,因为血已经凝固,伤口有了开始愈合的倾向。

  等着陆梓麒再次起身,他已经是披头散发,对于这一切结果他是始料未及,或许是嫌弃腹中的菜刀有些碍事,他将它拔出,鲜血再次迸射出来。

  随意的将菜刀丢到地上,陆梓麒晃着脑袋走了出去,很显然,他现在想死是不可能的了,所以现在的他已经做好了决定,他要找到破除这该死诅咒的方法。

  慢慢从走到跑,陆梓麒越来越快,天空中也开始乌云密布,没过多久便是大雨倾盆。

  他站在雨中有些颓然,仅仅一夜,所有的东西都已经物是人非,这让陆梓麒有些难以接受起来。

  “啊!”陆梓麒仰天咆哮,仍由雨水冲刷着他的面庞,而当他喊得精疲力尽之后,缓缓起身的他向着丛林外面而去。

  “沙沙沙”

  一阵摩挲的声音在雨中响起,在经过诅咒之后,陆梓麒发现自己的感官格外的敏感,几乎是一点风吹草动便能够让他有所察觉。

  他打了一个寒颤,转身看去,却是发现有一个半透明的灵体漂浮在空中。

  陆梓麒瞪大双眼,嘴巴微微张开,远处那个漂浮在丛林外边的灵体让他十分的熟悉,而当陆梓麒看到他第一眼的时候,惊讶过后便满是悔恨的泪水,他呜咽着向着那道灵体扑了过去。

  陆梓麒想要去拥抱那道灵体,却是发现总是会与之错过,就如同拥抱溪水一般,想要牢牢握紧,却是发现并没有什么结果。

  尝试几次无果之后,陆梓麒只好作罢,他盘膝坐在那道灵体对面,就这般坐在雨中,被雨水冲刷着,从头到脚。

  那道灵体看着陆梓麒,眼中也是有些惋惜,他坐在陆梓麒的身边,雨水从头顶穿过,打在地上,劈啪作响。

  “鵏蠹爷爷,为何会变成现在这般模样,您又为何还能在这世间徘徊?”

  那灵体摇了摇头,同样不解,道:“或许是执念,又或许是那条巨龙的怜悯,不忍心让你一个人在这世间徘徊,让我在这边陪伴着你吧。”

  陆梓麒嘴角抽搐,鼻孔不断收缩扩张,嘴唇颤抖之后便是嚎啕大哭起来。

  鵏蠹看着面前的陆梓麒也是有些于心不忍,虽说不能与他接触,但是却依旧做出搂住他的样子,道:“这才刚刚开始呢!部落的传说,龙咒者总是孤独的,被龙族诅咒,被龙族奴役总会有太多的限制,而你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想要破除这种诅咒,似乎也只能乖乖的为他工作。”

  陆梓麒打了个激灵,看着鵏蠹,道:“什么工作?”

  鵏蠹耸了耸肩,道:“这种事情要你自己去误的,除了你,我们都是旁观者,现在整个部落只剩下了你和我,接下来要怎么走还得看你,不是吗?”

  陆梓麒眼帘低垂,心绪驳杂,接踵而至的事情让他脑袋很乱,他倒在地上,企图用雨水梳理他的心绪。

  雨幕之中,一老一少,一坐一躺,就这般的安安静静的,一直到雨停日落。

  第二天一早,陆梓麒一席白衣从部落中走出,他的手中拿着一个香炉,香炉之中有蓝烟升腾,他望了一眼早已经雨过天晴的蔚蓝天空,嘴角一咧,道:“既然躲不过那就享受吧!鵏蠹爷爷,今天从丛林中出去之后我想找个安静的地方,最好靠海,做个医师,开个医馆,好好的渡灵,多好。”

  鵏蠹揉了揉他的脑袋,笑道:“想通了?”

  陆梓麒眯眼笑道:“是啊!想了一夜,可难为我了,不过以后估摸着要孤独许久了,我要去找子麟,去找玉垚,将他们全部找回来,然后留在身边。”

  鵏蠹点点头,道:“我就留在这边,等着你回来,龙咒者你是第一人,估计后面也不会有第二人,所以有许多的事情需要你去摸索,你本该送我去转世,但是你还是将我留下来了。”

  陆梓麒有些无奈,道:“要是鵏蠹爷爷你也被送走,那我可就真的在这世界上没有多少念想了。”

  鵏蠹笑了笑,道:“行了,快些出发吧!这个世界已经变了模样,你以后可是有得忙了。”

  陆梓麒躬身给鵏蠹行了个礼,抱着香炉,转身便是向着丛林外边而去。

  走出丛林之后,陆梓麒回身望向这片丛林,这片葱葱郁郁的世界忽然让他有些恍惚,无奈摇头苦笑,陆梓麒转身离开。

  身后的场景逐渐变得模糊起来,当陆梓麒睁开双眼,却是发现面前的场景又变得无比熟悉起来。

  这是一片冰原,让人觉得无比孤独的地方,陆梓麒打了一个激灵,猛然转身打量四周。他呼出一口凉气,却是发现之前的那艘木船已经消失不见,而他躺在冰原的正中间,被一座座冰山团团围住,而刚一起身,却是发现冰山向着他而来,将他团团围住。

  冰山之上不知什么时候站立了一个人,他将全身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手中拎着一根紫色的龙形毛笔。

  陆梓麒皱眉,盯着他手中的笔,道:“你又是谁?为何拿着那根笔?”

  黑影开口,声音格外的沙哑,甚至有些模糊不清。

  “只是让你想起一些往事罢了,不过这并不是我的主要目的,所有的灵师现在都有一个目的,不再是屠龙,也不再是针对你,而是要将巨龙之气引导出来,所以我也没功夫在这边与你纠缠,所以咱们有缘再见。”

  黑影刚准备回身,似乎又想起了什么,笑道:“那把伞你也不用去了,已经被拿走了,随后在给你一些友情提示。镐京城中你应该有故人吧!不过现在他们似乎有些麻烦,至于最后的结局如何,这得取决于你了。”

  之前对此还抱有其他态度的陆梓麒听闻镐京之后勃然大怒,双脚蹬地,在下一秒钟便是浑身龙化向着冰山之上而去。而黑影似乎满不在乎,他持笔的那只手随意一划,嘴角一翘,道:“知道你着急,送你一段路,我会在镐京城等你,接下来就是一切的终结了,龙族遗物加上龙族后裔,所有的一切都应该消失掉了。”

  在陆梓麒的拳头即将印到那黑影身上的时候,一股强大的撕扯力从空间中传出,下一刻的陆梓麒就被这股带着紫光的黑洞吸收进去,惨叫一声,陆梓麒消失在这片空间之中。

  黑影舒服的伸了个懒腰,道:“计划了这么久了,灵师也该成为这个世界的主导了,沉寂了这么久,真的不想等待了。”

  在一转身,黑影从紫色的空间黑洞中跳了进去,整片空间再次恢复平静。

  阜沙城的战事在持续了一个月之后总算结束,胜利一方自然是属于申氏联军,在双方的攻防之中申氏联军显然更胜一筹,而原本挂着大周军旗的阜沙城也是重新换上新的旗帜,申氏属军的旗帜格外显眼。

  原本还在城墙之上巡防的申氏士兵们神经都还未松开,却是见着距离城墙不远的地方有着异动出现,他们不敢犹豫,一个小队出城探查,而另外的一个小队则是向着城内而去。

  等着申觳带着部队到了事发地点,空中的紫色裂痕越来越明显。在进行了一次伸缩之后,一道紫光迸射而出,连带着的吐出一个人。那人在空中翻滚一番之后狼狈落地。

  申觳一眼便是认出此人,他上前一把将他扶起,道:“陆兄弟,你怎么会从这边出来?”

  陆梓麒拍了拍申觳的肩膀,一点都不敢歇息,急忙问道:“战事如何?”

  申觳点点头,道:“西边的战事已经差不多,阜沙城已经攻下来,大周的西南门户打开,最后一个月,咱们便能够兵临镐京城。”

  陆梓麒起身,对着申觳继续说道:“咱们两个人的约定你应该还记得吧!”

  申觳认真点头,道:“放心,那两件东西都在我们手中。”

  确定这件事情之后陆梓麒也是送了口气,道:“给我一匹马,我现在要赶回镐京,咱们镐京城再见,现在京城一片混乱,有人将主意打到了我的头上,我得赶回去应对一番。”

  申觳对于陆梓麒是绝对信任,而等着陆梓麒说话期间已经是招呼士兵备好马匹,而申觳看着陆梓麒道:“知道你焦急,等你歇会,吃个便饭在上路。”

  陆梓麒没有拒绝,他知道接下来的日子估摸着没有什么机会能够坐下来吃饭喝酒了,既然做好了心理准备,那就好好上去闹个痛快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渡灵医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