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妖
金手指2018-03-09 19:571,039

  夏姗姗听着战在森离开的声音喃喃的自言自语道“干嘛那么大力气,门摔坏了是你的。”呵呵,她笑了,笑的面部居然没有表情,“既然你喜欢扇风,那我帮点火,既然你喜欢作妖,那我让你做山大王,战在森你可要做好了。那么喜欢妖精,你看你家的变片猪肉变如果成精你是不是会如愿以偿呢?不是说好女人都应该藏吗?我在为你藏,你怎么不珍惜啊!”

  感慨之后夏姗姗似乎觉得心情似乎平静下来,她起身下楼把门打开个小缝然后又回到自己的房间,仰望看着孤单掉在天花板上的双色灯花,在两个灯花中坐着一个梳马尾辫的女孩,记得这个卧房刚装好时战在森把她眼睛蒙住,带到灯下,当她看到灯芯坐着的小女孩时问他怎么会有一个小人在里面,战在森把她搂在怀里贴着她的脸告诉她那灯是他第一眼看中的,因为里面坐着的女孩和她老婆很像,说他看到就舍不得放下了。当时她是多么感动,还以为这一生这一世她们的情都不会变,可这才过了几年,物是人非。

  夏姗姗久久的看着那盏双色彩灯眼睛迷茫,耳边淌下串串温热。不知不觉的她进入梦乡。

  梦里他的战在森就在她眼前,身边有个看不清脸的女人,她的儿子在战在森身边默默的站着,离得那么近却让她碰触不到,她只感觉心头好冷,梦中她嚎啕大哭,哭醒那灯还亮着,灯中小人还坐着,灯下的她哭睡了醒,醒来又哭睡,昏天黑地的第三天她踉跄起床,这时她不知是饿的踉跄还是哭得头晕踉跄,晃晃悠悠的从柜子里拿出保鲜膜重新回到床上,她把双腿并拢拿着用床单裹着保鲜膜的挂轴把手费劲的从下往上一圈一圈的裹紧,秘密实实,包括她的上身和头脸,当然她裹到嘴时用牙齿在保鲜膜上咬出可以透气的破洞,而后又把保鲜膜挂在床头手掐一头在床上用力翻滚,咣当,她用力过大,滚掉床下身子在床下,手却高高挂在床头,满身满头裹满保鲜膜,她找到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靠着,用嘴呼吸很不舒服,空隙太小也费力气,一会就全身湿透了,保鲜膜紧紧粘在身上,让她浑身奇痒,她用舌尖把缝隙顶的大些,她也不想被自己活活闷死,夏姗姗在暗想,今天该来了吧!她在等,可是怎么还不来。

  怎么还不来,我要饿死了,一天,两天,三天,夏姗姗不行了,救命啊!可她喊不出来,浑身上下只有一个洞洞,就是出气进气的,再说她已经饿一个星期了,哪里还有力气,夏姗姗心想完了,还想报复战在森呢,这回死自己手里了,这回是作大了。

  好晕,她的意识开始模糊的不受控制,谁来救救我,我要水,我好渴,彻底模糊,她晕死了……

  夏姗姗在昏迷中听到有人呼喊她的名字,她感觉有人在帮她擦湿嘴唇,是水,我要喝水“水”

继续阅读:这事闹大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钻石阶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