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取所需
金手指2018-03-09 11:021,153

  干嘛那么用力,门是你的”

  魏水岩从车里钻出来就直接送往医院了,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有点惊吓,有点撞伤,有点擦伤,但在魏水岩眼里这是重伤,公主嘛!毕竟在公司里超过三本以上的文件都要有人帮拿的,她很弱,体制不好承受不了的。

  魏水岩生病住院战在森必须得去探望,因为她的伤一半是战在森踩出来的,还有一半是他家里的悍妇造成的。

  魏水岩躺在病床上,本来白白亮亮的皮肤再附上宽大的病号服更显病弱,她眼泪汪汪的看着站在床边的战在森,似乎两人有共同的默契,在有他人的情况下表现的不那么亲密,因为自己丈夫在场所以她说话没有用爱称,也少了些绵软的味道“战总,你说我多不容易啊!本来身体就弱,现在还受伤了,这医院费用是不是得公费啊?”

  战在森满脸歉意的微笑,这歉意自然只有他自己清楚“当然是公费。”这是什么滋味,在他看来明明是一个新的突破,一个新的开发领域,可却被夏姗姗,那个简单粗暴的女人,不,应该是猪给拱了。

  哎!一片狼藉,不堪回首。

  现在的战在森并不认为自己身边陪伴他多年,给他生孩子洗衣做饭,全心全意为他付出一切的女人有多好,他不记得那个女人曾经是最美丽的女王,曾经为了他背弃家人,背弃朋友,背弃她的理想下嫁给他,一个一无所有的男人,他不记得那个女人在他最艰难的时候早出晚归,一天只睡几个小时,累的像狗一样赚钱养活他的一家老小,他不记得那个女人在他父亲临终之前是如何塌前伺候,他不记得他的第一笔生意资金是那个女人清空自己所有帮他凑齐,当初是那个女人用自己的肩膀扛起他的今天。

  现在在他眼里和心里他家里只有一个身材臃肿,长相难看,行为举止登不上大雅之堂的笨女人,他现在只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份夏姗姗已经配不上他了。

  战在森现在只想安顿好魏水岩,至于他俩的野餐会现在回想起来只剩下噩梦了。

  魏水岩的老公很高兴老婆的领导来探病,不知道别人家是怎么沟通的,不过魏水岩做的确实很好,她居然能做到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而且红旗和彩旗居然不会为了争抢地盘而相互厮杀,这一点估计是夏姗姗这一生都无法做到的,因为这问题不出在她身上。

  魏水岩的老公名叫安红吉,自己开家门店,专门卖些装饰材料,他很看好自己的老婆,在这几年魏水岩结实了几个大老板给他认识,就算是他的要价高些这些老板也会从他店里进货,这让他有能力养活孩子还可以买车,在自己店面附近租个比较大的楼房,在家乡人眼里他已经是很了不起的人物了。

  他看战在森来看魏水岩闲聊一会便提着暖壶出去打水了。

  战在森看他离开,便在包里拿出一个纸袋掖到魏水岩的枕头下,“含情脉脉的说,养病吧,希望你早日恢复健康。”之后便起身离开了

  其实在男人眼里有些是跃跃欲试的想得到,因为他没尝试过,一经得到就不会珍惜,尤其是容易得到的那种,他会觉得是各取所需

继续阅读:作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钻石阶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