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寿王娶亲
东方慧子2018-03-02 11:583,766

  长安城中,热闹非凡。玄宗与他最宠爱的武惠妃生的女儿咸宜公主风光出嫁。礼部命令文武百官的家中的女儿都来列队随行,跟在公主车驾的后面随行,河南府士曹杨玄璬抚养的侄女杨玉环也在队伍当中。杨玉环幼年丧父,一直寄养在叔叔家里,而叔叔又是一个职务低微的小官,所以杨玉环很低调,低着头走路。

  年方十六岁的寿王李瑁也在送亲的队列当中,他是玄宗第十八子,年纪轻轻就封了寿王。

  李瑁在送亲随行的队伍当中见到杨玉环,他的目光就被这个低着头走路的姑娘吸引去过去了。礼部尚书李林甫把这一幕看在眼里,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寿王李瑁陪着公主出嫁的仪仗一直送亲到驸马府。回到自己的府邸之后,接连几天李瑁都没有出门,他在书房里想着自己的满腹心事,他在房中来回踱步,小童给他烹的茶汤早就凉了,他完全顾不上喝茶,脑子里塞满了杨家女儿的影子。

  就在这个时候,看门人禀报说,李大人求见。李林甫走进花厅向寿王施礼,寿王命仆人上茶。

  寿王问李林甫:“公主出嫁那日,送亲随行队伍当中,那个女儿是谁家的?”

  李林甫明知故问说:“哪个女孩?”

  寿王问起送亲仪仗中的女傧相是谁?李林甫笑着从袖中掏出一份庚帖,递给了寿王,他说:“下官在公主出嫁那日,就发现寿王对杨家女儿情有独钟,为此,我替王爷向杨玄璬要了那个女孩的庚帖。”

  听了李林甫的话,寿王喜出望外。恨不得让李林甫马上告辞,自己好进宫去找母妃。李林甫是个察言观色的高手,见寿王得到庚帖之后喜出望外的样子,就急忙告辞,离开了寿王府。

  大明宫内,玄宗正在宫中跟武惠妃下棋,玄宗屠了武惠妃的大龙,玄宗很高兴,武惠妃娇嗔地说,臣妾萤火之光岂能与陛下日月之辉相比,输给陛下,臣妾心服口服!武惠妃虽然也出于武士一族,但她是一个很懂事的人,总是会精准地判断出李隆基喜欢什么,厌恶什么,所以她在李氏皇族对武氏女子谈虎变色的时期,依然能够陪在玄宗身边,十分得宠。

  这些天玄宗的心情一直不错,见武惠妃又这么懂事,心里十分高兴。

  就在这个时候,黄门禀报说:寿王李瑁求见。

  武惠妃欢天喜地宣寿王进殿,寿王李瑁向父皇母妃施礼,玄宗看到寿王英姿勃发的样子,脸上露出了欢愉的表情。武惠妃拉着玄宗,一定要跟瑁儿一起用膳,武惠妃对玄宗说,瑁儿已经十六岁了,要请父皇赐婚。

  玄宗问,欲聘谁家的女儿?

  寿王说,是河南府士曹杨家的女儿。

  武惠妃说,马上就要纳彩,玄宗非常高兴,赐给寿王玉圭一对,玉如意一双,作为纳彩之礼,寿王欣喜地拜谢父皇。

  长安城中,街道繁华。风尘仆仆的天璇牵着马,来到一家挂着离记招牌的铁匠铺前面停下脚步。他对铁匠说,他的马跑了很远的路,要修一下马掌铁。铁匠将马栓在横木上,在他取下旧马蹄铁的时候,看到了马蹄铁上面打着“离记”的字样,但他仍然若无其事。

  天璇说,阿离可在这里?

  铁匠对天璇说,你找阿离做什么?

  天璇从自己的脖子上摘下一枚鱼骨做的挂坠说,我在辽东遇到一个贩马的大哥,他托我给他弟弟阿离捎件东西,说着解下身上的包裹,是他老娘临死之前给他做的袍子。

  那个铁匠上下打量着天璇,天璇身上穿着一件早已褪了色的旧袍子,风尘仆仆的样子,看得出一定是走了很远的路。那个铁匠回到后面叫出了老板,离邦走到前面,见到天璇站在廊檐下。

  因为那天在大明宫交手的时候,双方都蒙着面纱,所以都没有看清楚对方的面孔。

  离邦说:“我在辽东遇到一个渤海国的大哥,他告诉我,他的弟弟在长安做工,托我带一件东西给他。”

  离邦听了天璇的话之后,心中暗暗抱怨他那个哥哥。天璇从身上解开一个包裹交到了离邦手里,离邦打开了包裹,里面是一件娘亲手缝制的皮袍子,离邦的眼里顿时涌出了泪水来,他对天璇说:“你要我怎么报答你?”

  天璇说:“我到辽东贩马,结果遇到了马贼,本钱折了,我到你这里混口饭吃。”

  长安城外,骊山行宫。在一间秘密宫殿内,一个身披锦袍的背影面壁而立。

  太监都总管高力士汇报说:天枢营小九儿前往突厥,在单于身边卧底两年,令东、西突厥交恶,东、西突厥单于双双归附我朝;天璇查到了渤海国设在长安的秘营,上次行刺大门艺时候,渤海国武士只有一人漏网。

  身披锦袍的人说:这些人如何混入我大唐?

  太监说:这些人以商人、工匠的身份混入我国,其实是为了刺探消息,为渤海国换取盐、铁等军需之物。

  锦袍人说:务必令天璇详查,在我大唐境内是否还有渤海靺鞨的残余?另传令京兆尹,搜捕贼党,尽杀之,不可使一人漏网!

  太监:是!

  深夜时分,阿离从铁匠铺夹壁墙当中取出武器,欲入大理寺监狱劫狱,原来,上次离邦潜入大明宫行刺未遂,但大武艺却对大门艺怨恨不已,密遣潜藏在长安的秘密武士追踪大门艺,武士们一路追踪来到东都(今河南洛阳),在天津桥南狙杀大门艺。但大门艺也不是好惹的,他奋力反击。

  原来,这件事本来就是一个圈套,当离邦潜入皇宫欲行刺时候,就已经暴露了他的目的是对大门艺下手。皇上在大门艺的身边埋伏了大量金吾卫,当大门艺与武士们展开搏斗的时候,金吾卫已将这些武士团团围住,渤海国武士悉数被擒,被关押在大理寺牢房里,准备三天后问斩。

  离邦带着自己铁匠铺里的三名铁匠,他们也是渤海国武士,这几个人要劫狱救人,天璇在后紧紧跟踪着阿离,来到大理寺的监牢外。

  阿离将宫门外的狱卒刺死,天璇突然现身,阿离发现自己上了当。他沉声喝到:你到底是什么人?天璇并不回答,继续攻击阿离,阿离向天璇打出铁蒺藜,天璇受伤,用手捂住伤口,黑色血液从伤口处渗出来。

  阿离说:你已中了我渤海国奥娄河流域蝮蛇之毒,此毒非产自渤海的燕知草不可解。汝若真心归降我国,便与我一起合力救出我渤海靺鞨的武士,我现在便给你解药。如若不解此毒,一个时辰之后,毒入心脉,你必呕血而亡!

  天璇说:我还能撑得过一个时辰,可你却等不到一个时辰,就会身首异处。话音没落,一队官军冲了过来,三名铁匠掩护离邦逃走,那三个人被弩箭射成了三团刺猬,但离邦还是趁乱逃走了。

  长安城中,到处贴着悬赏缉拿阿离的告示。阿离带着一顶斗笠,低头在一条偏僻的巷陌中走过,在一个不起眼的小院前停下,娴熟地打开了院子的门锁,原来在行动之前,他已经在长安城内为自己安排了安全的落脚点。进入小院之后,阿离打开了一个箱子,里面由很多易容之物,化妆之后来到街上,见官兵在查抄他的铁匠铺,很多农具铁器被扔在街道上,他迅速躲进了人群,转身就不见了。

  黄昏时分,长安城内的寿王府张灯结彩,寿王李瑁披红戴花,走在迎亲队伍的前列,队伍来到杨家府邸门前,一群孩子围绕着新郎的马前不让进府,寿王的管家在马上洒下铜钱,铜钱像雨点一样密集落下,孩子们在欢呼雀跃地在地上捡铜钱。终于进了庭院,但闺房大门紧闭。

  寿王的手下在新娘家的庭院里齐声呼喊:“新妇子出来!新妇子出来!”

  在闺房内,已经化好妆的杨玉环正要起身,却被她的姐姐给按住了。寿王李瑁在房门口高声朗诵“催妆诗”:

  今宵织女降人间,对镜匀妆计己妍,

  自有夭桃花菡萏,不需脂粉污容妍,

  两心他自早心知,一过遮阑故作迟;

  更转只愁奔月兔,情来不要画娥眉。

  听罢了寿王吟诵的催妆诗,杨玉环这才走出闺房,登上车子,寿王手下人的呼喊声停下来。

  当迎亲的队伍快要到达寿王府的时候,寿王府的家人和侍卫们挤在路中间,挡住新娘的车子不让过。杨玉环在车中令送亲的兄长赐钱给阻车之人,阻车人分得酒食之后仍然不肯散去,大呼“新妇子献赋!”

  杨家这一边早有准备,杨玉环的兄长杨国忠骑马走出队列:献赋道:自古事关人伦,家传践履,开国承家,因官命氏。儿郎伟!炳灵标秀,应瑞生贤。虹腾照庑,鹏运摩天。雕彩泫甘,缀齿牙而含咀,颠龙倒凤,萦肺腑而盘旋。夫人令仪淑德,玉秀兰芬……

  儿郎伟!事事相称,头头妥当,好儿男不夸才韵,新妇子何须调妆?说福德,少不得荣连九族,夸富贵,君不见禄载千箱。今却见儿女婚嫁,显赫家邦。

  儿郎伟!重重祝愿,喜气洋洋,且看抛赏,必不寻常。金银撒来如雨点。绢帛高堆得过高墙,珍宝焕烂,龙麝馨香。

  儿郎伟!最重要夫唱妇随,佳妇和顺,会事安存,门户吉昌,展宏图忠君报国,耀宗祠世代贤良!

  杨国忠吟罢阻车祝词之后,杨府送亲人将准备好的酒食赏给众人,阻车的儿郎们方肯散去。

  当新娘的车子到了新郎家的庭院门前时,司礼之人喊道:“下婿!”

  寿王听到这句话,赶快下马,新娘家的女眷们从锦袄袖中拿出棒槌追打新郎,这是古老的习俗,是为了煞一煞新郎的威风,不让他今后欺负新娘。

  司礼之人见寿王被追打得狼狈不堪,急忙叫着“转席!”王府的家人赶快在车门口铺下大红色毡子,一直铺到台阶上。这时候,车仗帷幕打开,新娘杨玉环从车上慢慢地走下车子,凡是新娘走过的地方,脚不能沾土。

  杨玉环走到了房门口,只见一个马鞍摆在门口,她从马鞍上款款地迈过去进入喜堂。杨玉环用一柄玉色团扇挡住脸,寿王看不见她的脸。这个时候,寿王李瑁吟诵了一首《却扇诗》:

  长安一弯月,照入锦华堂,隐扇遮玉面,含情目凝波。香汗濡粉颈,却待锦绣郎,夜来巫山雨,明朝再梳妆。

  杨玉环将纨扇轻轻移开,让大家看到她的容貌。杨玉环貌若天仙,寿王李瑁脸上露出惊喜的样子,杨玉环和寿王李瑁双双进入洞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茶经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