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大暑(2)
四丫头2018-03-11 18:422,397

  “唉呀,我的钱不见了!”马俐高声嚷嚷道。

  几个同学很快围了上来。有人问:“丢了多少钱?”

  “50元!”

  那时,1元钱可以买1张不干胶贴画,2袋小浣熊干脆面,3枝铅笔,4块橡皮。50元也是韩馨月一个多月的生活费。

  马俐杀气腾腾地来到韩馨月面前,说:“交出来!”

  “我没拿!”正在看英语书的韩馨月抬了抬眼皮说。

  “不是你还能是谁!”马俐将手指戳到她的脊梁骨上。

  “凭什么说是我?”她合上书,仍旧没抬头。

  “就凭你前几天翻过我的抽屉!大家都看到了!”

  韩馨月百口莫辩。没错,前几天在吉米的示意下,她是翻了马俐的抽屉,发现她送给马俐的生日礼物被当成垃圾一样扔在一边,生气之下同马俐干了一架。

  “全班就你们家最穷!山沟沟里出来的,一定没见过这么多钱吧,想要钱怎么自己不去赚,非要偷别人的?小偷!强盗!土匪!”马俐将手指在韩馨月脸上,破口大骂。

  屈辱的泪水在韩馨月眼眶打转,她忍了又忍,终于将眼泪憋了回去。她反复声明自己没拿,却无济于事,谁让她来自农村呢,谁让她前几天翻过马俐的抽屉呢。一双双怀疑的眼神射到她身上,令她无地自容。她终于能理解母亲在教授家所受的冤屈了。为什么同样的悲剧在母亲身上上演,又要让她重复一次?

  马俐将此事报告给了陈国兵老师。陈老师当即决定不上课,彻查此事。马俐随陈老师雄赳赳气昂昂地走进教室。韩馨月的眼睛红红的,冷漠地看着陈老师和马俐,鲁西同学吓得缩在座位上,不时紧张地看着她。

  “把你们的书包都拿出来!”陈老师一声令下,大家都不情不愿地从抽屉里取出书包,只有吉米充耳不闻。

  “吉米,你的书包呢?”陈老师走到他面前。

  “你没有权力搜查我们的书包,我们不是贼!”吉米腾地站起来,理直气壮地说。

  “那好,我给你们十分钟的时间,拿了马俐钱的同学主动来找我,我保证不声张。十分钟以内要是没人主动站出来,对不起,我只好搜查了。”

  陈老师令所有的同学都到教室外面,他独自在教室内等人主动“自首”。有人嘻嘻哈哈地跑出教室,也有人边走边用怀疑的目光盯着韩馨月。韩馨月缓缓走到室外,眼里满是母亲的模样,她想像母亲被教授一家绑在老虎凳上、喝辣椒水、手指钉竹签、身上泼凉水,从早到晚被人轮番审问,英勇的母亲宁死不屈,将一口老血喷向他们……她忍不住朝几米外的马俐背后狠狠地呸了一口。

  鲁西贴到她身边,说:“馨月,一定不是你拿的,他们冤枉你了。”说完,脸涨得通红,很快跑开了。

  吉米拍着她的肩说:“要不我自己掏钱,给陈老师送过去吧,也能还你一个清白。”韩馨月愤怒地说:“不是我拿的,为什么要你去还我清白?也不是你拿的,为什么你要摊上一个贼的名号?”吉米嬉笑道:“反正我脸皮厚,这不是想英雄救美嘛。”

  “滚!”她白了吉米一眼,心里却是欢喜的。

  李磊悄悄塞给她一张纸条,她打开,见上面写着四个秀气的小字:我相信你。

  她的眼泪刷的一下涌了出来。马俐坚称钱是她拿的她没哭,陈老师冤枉她她没哭,同学们怀疑她她没哭,此刻,她却泪如泉涌。

  陈老师在教室空等了十分钟。他不顾吉米的强烈反对,开始和班长林可可一起搜查全班同学的书包。林可可懒洋洋地搜索着,随便将书包摸两下便通过,很快就搜完一组,而陈国兵老师则将书包里里外外摸了个遍。陈老师对林可可的表现很不满意,指着马俐说:“你来搜。”

  马俐得了尚方宝剑,趾高气扬地来到一位男生面前,将他的书包展开了地毯式的扫荡,男生厌恶地看着她。

  这次大搜查,让陈老师有不少意外的收获,他在林涛的书包里搜到了一本《金瓶梅》,一本《三少爷的剑》,当即没收并令林涛第二天请家长。鲁西看了林涛一眼,竟舍不得将目光移开。林涛长得同李磊一样羸弱,眼里闪着桀骜不驯的光,他一贯独来独往,神出鬼没。他是全班公认的诗人,偏科厉害,数学从不及格,语文名列前茅,尤其是诗写得极好,有时林可可和韩馨月的语文都不是他的对手。

  陈老师还从不少同学处搜到了动漫书,什么《乱马》、《七龙珠》、《圣斗士星矢》等,他痛心疾首地说:“父母花钱送你们来学习,你们成天看这些乱七八糟的闲书,什么乱啊斗的,这就是你们这些八九点钟的太阳的追求?”

  马俐来到鲁西面前,鲁西极不情愿地将书包交给她。马俐一直想拉拢鲁西,经常给她糖果和不干胶,但鲁西一次也没接受,并且还刻意同韩馨月亲近,这令马俐十分不满。马俐将鲁西的书包从里到外仔仔细细翻了个遍,意外地发现了一封信,信封上写着“林涛亲启”。马俐兴奋地叫道“情书”!刚想拆开,却被鲁西夺了过去,她想抢回,鲁西却将信紧紧地捂在胸口。

  “报告老师,鲁西给林涛写了情书。”马俐急中生智。

  陈老师停止搜查,来到鲁西面前,并向她伸出了手。鲁西将信捂得紧紧的。“给我吧,我替你保密。”陈老师和颜悦色地笑道。

  鲁西半信半疑地看着他。马俐趁其不备,一把抢过她的信,递到陈老师手中。陈老师拆开信,飞速看完,脸色旋即由晴转阴。“你把忧伤画在眼角,我将流浪抹在额头,你用思念添几缕白发,我让岁月雕刻我憔悴的手,然后在街角我们擦身而过,漠然地不再相识……小小年纪,不好好学习,光想这些污七八糟的事!”

  吉米立即站起来提醒陈老师:“报告老师,这是席慕容的诗。”

  陈老师将他驳回:“我不管是谁的诗,你们这个年纪,就应该多读同学习有关的课外书,而不是这些谈情说爱的黄书!鲁西,明天也请家长。”

  韩馨月自始至终冷眼旁观着这样一场闹剧。她想起《红楼梦》里抄检大观园那场戏,并将陈老师、马俐、林涛、鲁西等人与书中的凤姐、周瑞家的、晴雯、入画等一一对号入座,不禁暗自窃笑。她正如陈老师所说,时常偷看“谈情说爱的黄书”,不知自己扮演的是大观园风波里哪个角色?

  韩馨月坐在最后一排,成为最后一个被搜索的对象。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马俐正准备搜她的书包,她冷冷地说:“你让开,让陈老师来。”

继续阅读:第四章:大暑(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迟到的时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