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双龙聚会
清风曦月2018-09-11 10:292,301

  云羽愤怒并不是因为被长孙柔狠狠抽了两巴掌,而是因为长孙柔最后说的那句话,这瞬间让云羽有回到屌丝的落差之感。与杨洛洛交手之时,在心里早已给自个儿下了个定义,“在这个时空我也是个人物。”

  品花楼昨日的盛况传到杨洛洛耳里,杨洛洛吃惊不已,怎么也没想到云羽凭借两幕乱码七糟的东西便可以进账高达五十万两。

  在书房查了半夜古书,一无所获。这儿,古人从未有过记载,这小子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

  随即又想,自个儿不也有不少首创,也从未有人记载啊。

  马车宣传是由街上小贩们的吆喝引申而来。

  裸表打赏又是从云羽那引申而来。

  云羽的聪慧不在自己之下,想必云羽必定是受了某某古书或者现实现象的启发。

  又忙满数堆翻找起来。

  杨洛洛能给品花楼安排商业间谍,云羽自然也能给一品香安排商业间谍。云羽得知一品香盈利高达四十八万两之巨之后,也是一震。

  一早便去了一品香,白天的青楼总是静雅的,一品香也不例外,只有少数几位客人出入。看他们衣裳不整的样子显然是在一品香过夜的。云羽回身看了看日头,我那个去都快晌午了,才起床,真不知昨晚有多累。

  杨洛洛一夜未睡刚眯了会儿眼,听丫鬟说云羽来了,匆忙又让丫鬟端来水盆擦了擦脸,提提神。又担心口腔会有一异味,又用捆子裹着丝帕抹了些药盐漱了口。

  亲信许薇见自家小姐这么待云羽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明明云羽是敌人,完全可以不见。却非要拖着疲惫的身子见。

  杨洛洛一招呼,云羽随即上楼。

  云羽看着杨洛洛两个有些红肿的眼睛,调笑道,“杨小姐为何和姑娘们一样疲劳,莫不是如同姑娘们一样被折磨了一夜?”

  一旁的许薇指着云羽骂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这样侮辱我们家小姐,信不信我让今天变成你来年的忌日。”

  云羽轻笑。

  杨洛洛向许薇作了个手势,许薇这才消融了些愤懑,走了出去。

  “云公子和我比起来恐怕有过之无不及吧,曾记你初次来带的那位美人是红牡丹吧?”

  云羽一震,“你知道。”

  杨洛洛淡笑呡茶。

  “好了,说正事,我不知道你一个女人拼命赚银子干什么,反正我赚银子是为了一个赌约,现在赌约解除了。我也没必要赚了。”

  杨洛洛将茶杯在桌上一碰,“云公子你的意思是?”

  “我们品花楼不再推话剧,你不再搞裸表。为了弥补你的损失,我会为你们免费一品香提供一批染发剂。你看怎么样?”

  “云公子此言诧异,青楼并不只有一品香和品花楼,我早和你说过,我不做同样有人做,已经来不及了。除非云公子能让太原所有的青楼都不搞,我才能考虑。”

  云羽做出如此大的让步,万万没想到杨诺诺居然还是不肯为名族未来想想,站起身来,“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一定要当老大呢?你一个女孩子要那么多钱干啥?”云羽行到杨诺诺跟前,“你看看你,这么漂亮的眼睛现在变成了熊猫眼,我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我真的有点怀疑你是不是为了某某组织筹集军费造反。”

  “我是实现人生价值啊!”

  云羽猛一想,指着杨诺诺“对啊,你信杨,他也姓杨,他谋反总需要银子吧,难不成你是在为他筹集反资,对,一定是这样。“

  杨诺诺身子一颤,“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我累了,薇儿送客。”

  一个女子冲了进来将云羽拖了出去,在一品香门口还踹了云羽一脚,“你要是在敢来一品香撒野,欺负我们家小姐,看我怎么收拾你。”

  一旁的王三胖看自家少爷被踹,拔出了刀迎了上去,“臭丫头,你找死啊。”

  许薇又是两脚,王三胖便躺在地上起不来。几个打手纷纷掏出武器便要去砍许薇。

  一品香的打手见势不妙,亦是掏出兵器迎了上去。

  云羽忙摆手,“算了别跟女子一般见识。”

  啪的一声,许薇捂脸,“小姐你为什么打我?”

  杨洛洛狠狠瞪了许薇一眼,“谁让你打他的,你越来越不把我放在眼里了。”

  “我那是为你出气。”

  ······

  许薇不解的走出,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那个庶子三番五次来一品香闹事,小姐竟然还这般待他,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大街之上,几个打手抬着王三胖,王三胖仰头朝天死猪般嚎叫,“你们两个兔崽子轻点,轻点。”

  惹得行人纷纷瞩目,显然许薇是个高手。

  从理论上来说,云羽的高雅艺术创收是五十万两,而低压艺术是四十八万两,显然是高雅艺术险胜。但是理论上的纯数字其实反映不了实际情况。

  在享受高雅艺术的同时,也可以享受低俗艺术啊。就好比某明星,线上卖艺,线下卖身,高低兼顾。

  云羽曾今是个愤青,每每看到国家的扫黄信息,都忍不住骂上两句。

  国家这是毫无人性化,扫那么严,搞得找个小姐都得去新加坡。

  现在才觉得国家举措是多么的英明睿智啊,若是黄毒不少对国民的危害那是多么的大!

  走在路上的云羽忽觉自己是个千古罪人,杨洛洛说的没错,若不是自个儿搞了那几个榜,给了杨洛洛启发,搞出了裸表。也不会染黄毒从隐秘的床上一直向外流,直到流上舞台。此时因自己而起,哪怕是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扑灭流出来的黄毒。决不能让自己变成千古罪人。

  云羽先带着队伍找了家医馆帮王三胖治治伤,上点跌打损伤的药。自个儿也挨了一脚,撩起裙子一看,青了一片。看来许薇没对自个儿下死手。

  老医师看了看脸上的肥肉疼得扭曲的王三胖,忙问,“敢问公子因何受伤?”

  “老东西你没长眼睛啊,那才是公子呢。”手指着云羽。

  老医师冲云羽点了点头,云羽回了个淡淡的微笑。

  “老东西既然你问到了,我就让你开开眼,三四百人围着我打,我一人干死对方十几个,打伤上百个。最后的几百个被我吓得跑的比兔子还快。”

  老医师惊得手颤抖着。

  打手们掩嘴笑。

  云羽也有些忍不住,“你个死胖子你不吹牛能死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