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寒冬将至,世人皆醉
清风曦月2018-08-28 10:032,348

  长孙无垢依旧在侍弄海棠花,看也没有看云羽淡淡的道,“你有什么话现在说吧,说完赶快滚,我讨厌你。”

  云羽看了看长孙无垢那一脸厌恶的脸也没和她计较,“由于隋炀帝北征高丽加赋过重,普通商贩真的难以为继啊,所以······”

  长孙无垢打断道,“你不是很有钱吗?要不你给他们点?何必和我费口舌,你走吧。”

  “我们可不可以不要带有个人情绪,能不能听我把话说完?”

  “不必说了,说了也没用,难道我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左右得了朝廷大局吗?你也太高看我了。”

  “你当然不行,但是你的未婚夫婿李二公子可以啊?我是想让你带我去见他。”

  长孙无垢怔了一下,随即道,“他也解决不了,你还是滚吧,我不会带你去见他的,再说,我也不能轻易见到他。”

  “你只要带我去见他,我有办法解决,我真的有办法,大隋的赋税是均摊,这是不公平的,应该按比例收取,只有这样小商贩才能够承受得起······”

  长孙无垢手指云羽低吼,“大胆,你敢质疑大隋的赋税制度,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

  云羽本想做一个为民请命的英雄,怎奈什么都做不了,落寞的一步一步走出长孙府。走在充满着血腥味的大街,云羽晓得一场危机已然注定,既然他不能够管他人瓦上霜,也只好清扫自家门前雪了。

  当小商贩被压迫的没活路的时候必定会爆发动乱,打、砸、抢也就开始了,而抢的自然是这些有牌有照的商户。隋末很多的起义都是这么爆发的,事实上中国历史上很多起义也都是这么爆发的。一旦压迫超出了普通老百姓的承受底线,动乱就会爆发。

  现在最高兴的要数那些大商铺了,因为他们相对正规一些,成本稍高,羊毛出在羊身上。商品的价格也会稍高。而小商铺的优势体现了出来。这么一闹,所有的小商铺只得关张。他们并可以把价格一提再提再赚回来。

  回到品花楼。云羽强烈向长孙柔建议雇佣些休假军人保卫品花楼,长孙柔果断的拒绝了。云羽又向长孙氏建议,长孙氏还是拒绝了,至于老子,除了不费事的公务便是女人,没时间理家族产业,这些一直也是由长孙氏负责。

  漂亮妈妈批评云羽,自家过好自家日子就好,就不要管其他的呢!

  云羽想若是隔壁家全都无米下锅,那么有米是不是一种危险呢?

  云羽像一个疯子一样反复向人诉述,动乱就要爆发了,可是没有人相信。

  甚至那些把云羽当男神的青楼的女子也是不信,品花楼的生意又好的出奇,红灯笼挂的红扑扑的,一派和谐喜庆,哪有一点像是要动乱的迹象啊!

  一、二、三都没有出事,云羽也开始怀疑是不是自个儿判断错误,但是历史经验是不会错的。

  这些天云羽反复向长孙氏说寒冬将至,早做准备,长孙氏都怀疑云羽是不是疯了,怀疑自个儿是不是高估了这小子。又把锅甩给长孙柔,长孙柔耳朵都快起茧子,一见云羽来立马叫人把门关上。

  直到第四天的一个夜里,品花楼依旧是灯火酒绿,云羽看着这个纸醉金迷的世界,也想找点什么让自个儿摆脱内心的恐惧。

  看来当一个富二代也不是毫无忧愁。当个像猪一样只会享受的富二代吧,不知道怎么死;当一个像狐狸一样精明点的富二代吧,被气死;当一个像驴一样勤快的富二代吧,累死。

  云羽搓了搓手,在红牡丹门外来回踱步,心里在犹豫到底进还是不进,万一得病了怎么办?目前连触手可及的长孙无垢那个臭丫头还没办了呢!更甭说其他美人。可淫欲上脑,又怎能憋得住。

  又在脑海里给自个儿找些逛过青楼的成功人士,给自己一些精神力量。

  “蒋光头,”算了,这是一个反面人物。

  “戴笠,”更是大大的反面人物。

  看来近代史是找不到了,得从古代历史中找,好像这样的人还不是很多。

  “魏忠贤,”卧槽,他是个太监,瞬间警惕的把手向下探了探,还好宝贝还在。

  云羽就像是在商场挑一件称心如意的衣服一般,反复的翻找着,怎奈似乎混迹青楼最终在事业上取得成功的正面人物好像没有。

  又一想,那些成功人士基本上都有两把刷子,自古美女爱英雄,已经有美女了,还有必要上君子止步的青楼吗?

  云羽不甘心,拼着命也要给自己找出一个足以让自个人下流变得高雅的模板。总算是工夫不负有心人,“刘邦”。

  “啪,”的一声门被推开了,此时的红牡丹正坐在一张梳妆台前由丫鬟小翠和小环伺候着梳妆。

  像红牡丹、小貂蝉、赛西施、金凤凰这四个人属于镇店之花,寻常客人自然是概不接纳的,他们接纳的主要是高端人士,她们接一次客的收入都快赶上一个寻常青楼女子一年的收入。

  闲来无事,也就拿自个儿做样板,琢磨琢磨美学。

  见云羽进来,丫鬟很识相的走了出去。他没有亲眼看见少爷和红牡丹苟合,但是传的神乎其神,少爷也没有否认,也就信了。

  红牡丹今日穿了一件炫目的红色长裙,酥胸微露,长长的青丝轻轻挽起做了个髻,髻上还插了一朵小红。在红色的火烛映衬下像极了一朵娇艳的牡丹花。

  一见云羽进来,也不拘泥,脸上绽起了欢快的笑容,“少爷,你看我今天漂亮吗?”

  云羽答,“漂亮。”

  如一只轻盈的蝴蝶般飘到云羽面前,纤细的手挽起云羽的胳膊,把头靠在云羽的肩上,绚丽的小花亲了亲云羽的脸,温柔至极。

  二人坐于床沿,“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红牡丹,初听艺名是一个妩媚得勾魂摄魄的女子。

  太原城大大小小的青楼不下五百家,从业人数五万上下,若只论数量不论质量真的和隋宫里的女子一样多。

  品花楼能成为太原四大青楼之一,自然有其道理,除了官方背景强大,女子的质量也不会太低,包装也不会太次。

  前五十的姑娘的艺名都是根据姑娘的某一突出特点取的。

  名如其人,红牡丹确实是一个妩媚妖娆的女子。

  可是此际的红牡丹谈笑自若的样子又像一朵清丽大方的杜鹃花,对她有那种想法,云羽的心里莫名有了一种罪恶的感觉。这只是一个饱受摧残的漂亮姑娘,并不是那类女人。

继续阅读:第九章 祸乱起,锋芒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