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内学堂
清风曦月2018-08-31 11:332,300

  内院学堂。

  对,你没有听错,是内院学堂。

  这是品花楼专门教养雏妓的地方。

  在古代经营一家高级青楼着实不易,首先是收人,这也很有讲究。

  高级青楼才固然重要,但是第一眼看的还是脸,男性是视觉动物,一个美女即使是一颦一笑也觉得充满美的享受,一个丑女即使是把动作做得在优雅,笑容在灿烂,也会觉得不美,甚至恶心。东施效颦就是这么来的。

  高级妓院收来的姑娘总得教养几年,谁也不敢断言几年后这个姑娘会长成什么样子。

  本来有些姑娘刚收进来时,是清清秀秀,但是几年之后没准会变成什么样。女大十八变,没准变丑了呢?变成了一个肥婆,亦或者生出了麻子。这样一来,几年的鲜血岂不是要白费。

  因此选人,必须是特别有经验的老鸨,这样容错率才会低。

  为了避免意外的事情发生,也有一套经验法则,每天都会对教养的姑娘们进行称重,然后对她们进行分门别类的进食。

  这倒还好,只是挨挨饿,如果发现某个女孩脸上有长斑的迹象,那姑娘可是相当悲剧。

  强行催潮。

  何为强行催潮?

  即是对本来还没有自然来初潮的女子通过刺激让她提前来初潮。

  然后进行初夜拍卖,以创造最大价值。

  这样会对女子的一生会造成严重的影响,就像现在的许多AV女优一样再无生育能力。

  内学堂主事花老鸨带着一个女子见云羽。

  云羽一见,这姑娘着实漂亮,小小年纪就有了一股勾魂摄魄的妩媚之气,丝毫不亚于现在的一线女星,不由得咽了口口水。赶忙招呼花老鸨坐下。

  花老鸨说:“三少爷,这位是刚来初潮的翡翠姑娘,姿色属于上品,小曲唱的一般,不过琵琶谈得倒也算中上,舞跳得就有些不堪入目了,敢问少爷该当如何处置?”

  “我那个去,还是个懂乐器的处女,你让我处置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云羽在心里轻叹。

  云羽用茶盖浮了浮茶,轻声道,“通常你们处置的?”

  “两种办法,一是等,等凑齐几位姑娘时,共同进行拍卖。但是这存在风险和多余的开销。像这样以脸蛋见长,综合起来倒也一般的,若是容貌再有个什么闪失,恐怕品级就得下降,倒时候价格方面也会大幅度下降,甚至是一文不值。养这样的姑娘,每月的开销也是得发费几十两银子的。二是,直接开拍,从外面发几十两银子买几个年龄稍大点的姑娘与她同时拍卖,来衬托出翡翠姑娘的才貌。”

  花老鸨属于高端技术人才,红牡丹和小貂蝉等都是出自她之手,她一年的收入可是上千两的。再古代不缺人力资源,但是像这样的技术活是无可替代的。

  青楼女子的初夜,是青楼收入的一大来源,价格起伏很大,品花楼有史以来,价格最高的要数牡丹姑娘,以一万两银子成交,其次是小貂蝉以九千五百两成交,一夜的收入便占了整个品花楼一年收入的百分之几。最低的出现过以几两银子成交,这样的纯属那一层膜值点钱。

  你直接说这是以色示人不就完了。勉了一口茶,“花大娘你给我说说内学堂培养一个出众的姑娘大概需要发费多少银子。”

  “吃倒是发费不了多少,一年有个七八两银子足以,关键是装扮,她们穿的衣料和胭脂水粉都是上品,因为我们必须挖掘出她最美的一个装扮以创造最大的价值,因此这方面的发销一年少则几十两多则数百两。比如说去年以两千两成交的石榴姑娘,在内学堂五年的发销不下千两。”

  在唐朝一两银子相当于现在的2000元钱,换言之,培养一个优秀的姑娘每年的生活费也是要上万的,外加衣料费和胭脂水粉费等加在一起一年至少也需要数十几万元钱,和当今社会上一个艺校的发费差不多。

  因此青楼行业即是暴利行业,也是风险指数比较高的行业,万一辛辛苦苦培养出一个优秀的姑娘,一个不慎,脸上被划上一刀,损失相当于现在的数百万至上千万全赔了。

  此际的云羽搞不清楚一两银子的价值,也就没什么吃惊的。

  哼了几声,清了清嗓子问:“吃饱饭的五口之家,一年得发费多少银子?”

  “依老生的经验来看,若是吃饱饭大概需要十两银子。”

  “嘭”的一声,茶杯落在了地上,摔了个粉碎,茶水溅起些惊诧。

  花老鸨惊诧,“少爷,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我不小心摔的。”

  登时有个丫鬟将这收拾停当,退了出去。

  内院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云羽来了这么久都没有去看过,听花老鸨这么一说已然抑制不住冲动。

  花大娘有些诧异,好像他们的谈话已然离题万里了,云羽还是没有说怎么处置这个姑娘,又问:“少爷你看翡翠姑娘怎么办?”

  “先养着吧,以后再说。”

  云羽瞅了瞅笔直站立前方的翡翠姑娘,翡翠姑娘回一个淡淡的微笑,随即,脸红了一下,低下了头。

  “是。”

  花老鸨带着翡翠姑娘退了出去。

  云羽真的很想说,不如把这个姑娘嫁个我吧,但是怎么开的了口、娶是不可能的,云家也是世家大族,耍耍青楼女子还行,娶的话就太丢人了,整个云家都会抬不起头。云家老祖宗恐怕得从棺材里爬出来把云羽给杀了。

  若滥用职权,强行霸占成功率显然和抢银行成反比,但是云羽又岂是那样的损出。好歹也是受过新式教育的人,也太给现代人丢脸了。

  因为受了由花骨朵初绽的翡翠姑娘的刺激,云羽的淫火又被撩起,自然得找那两个让自己娶不上媳妇的女子。

  怎奈巧合总是那么多,每次自己需要泄火时,总有意外发生,但见红牡丹和小貂蝉门口分别侍立着两个丫头,里面在干什么不言而喻。

  “算了,来日方长,我就不信,我还办不了你们了?我一定会把你们两个给办了的。”

  带上对自个儿比狗还忠心的王三胖朝内学堂走去。

  品花楼的内学堂和品花楼相距大概数里,不是品花楼房产不够用,而是为了让这些女孩子的一生有点快乐,别受了这些姑娘的影响,提前忧郁,变得郁郁寡欢。不得不承认云家老祖宗还是有一手的。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青楼大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