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卑鄙的李世民
清风曦月2018-08-28 11:392,374

  云羽挥着刀,指着下面那些嫖客,眼中闪过一抹不屑,道,“你们父辈、祖辈或你们自己都是曾经和魔鬼一样的突厥人交过手,我就纳闷呢,难道你们还怕几个吃不饱,穿不暖,更别说过性生活营养不良的暴民吗?”

  “他娘的,老子好歹也过过几天性生活,还怕那些杂毛不成,打死一个性生活都没过的杂毛老子他娘的赚呢!”

  “遥想当年,老子的爹可是和突厥人大战过七天七夜,虎父无犬子,老子还怕几个暴民不成。”

  “老子他娘亲自跟突厥人打过,怕屁啊,豁出去了。人活一口气,被几个暴民吓成这样真他娘的丢人。”

  ······

  这些嫖客也开始攀比家族英雄事迹来,攀比着攀比着,热血也就上了头。

  云羽不知何时已然下了楼,打开了门,“是男人的给我冲出去。”

  嫖客们也都豁出去了,齐齐跟在云羽身后。

  但见几条火龙正浩浩汤汤朝这边杀来,距离越来越近,不仅可以听见喊杀声,连人影都看见。

  不多时,数百嫖客和数百暴民狭路相逢,暴民一路打得太过顺手,一见这有组织的抵抗,一时也慌神。

  暴民们手里的武器以菜刀棍棒为主,嫖客们的武器均是些桌椅板凳。

  嫖客中有害怕者,暴民中也有害怕者,倒也显得势均力敌。

  云羽对着暴民高喊,“你们现在放下武器还来得急,若等官军来了,你们这就是造反。难道尔等以为就凭你们这些乌合之众可以和我大隋的百万雄狮对抗吗?你们真是自不量力。”

  暴民们面面相觑。

  “你们是谁领头,请出来和我对话。”

  暴民们的目光都看向了一个一脸胡子拉碴手里握着一杆长枪的中年大汉。

  大汉走出,“老子就是领头的,你想怎么样?你们这些鱼肉百姓的人难道不该杀吗?”

  云羽手指大汉,爆喝,“你们谁要是把他杀了,我出黄金五十两,品花楼为他免费开放一个月,美女任他挑,切记,哪怕是捅上他一刀,也有黄金和美女。”

  登时暴民中,一双双火辣的眼神盯着大汉看,大汉也有不自然,向四周看了看,但见一双双贪婪的狼性目光正瞅着他。

  别说暴民们了,就是嫖客队伍中也有人跃跃欲试,想致大汉于死地。

  大汉摸了摸额头上的汗,腿也有些发颤,“你们干什么啊?都是自家兄弟,千万不要受了小白脸的挑拨。”

  大汉爆喝一声,“我杀了你,”向云羽冲去,怎奈刚冲出去一步,也不知道是谁捅的第一刀,数个人围上狂捅起来,鲜红的血液不断溅起,在皎洁的月、璀璨的星淡淡的光温柔的渲染下显得凄凉无比。

  从一个人到几个人再到几十个,不停的对粗汉狂捅,待到消停下来,那个粗汉已经被分成一块一块,就像是被切的猪肉。

  暴民本就没有组织,没有信仰,他们凭借的不过是一股血气,一旦这股血气退下,就会迷茫和虚弱。

  他们甚至会懊丧为什么要杀人?

  又会把恨转移到带领他们杀人的人身上,而云羽的重赏和美人正好点燃了他们的隐火。

  剧情到这儿,品花楼的危机看似要解除,若不出意外确实如此,但见数百暴民敬畏的看着云羽,随即抛下武器,那几十个把领袖分尸的暴徒已然跪下,从起异性杀领袖那一刻起,他们就已经把自个儿全身心交给云羽了。

  云羽正要摊手让他们起来,数十支利箭射去,前面那几十个人应声倒地。云羽大震,这是怎么回事?

  但见那几百个人重新拿起武器向云羽冲来,云羽欺骗了他们,这回可是真的怒了,尽管只有几十米的距离,却是生与死的距离。无数的暴民死在了冲锋的路上。

  云羽对着暴民嘶吼着,“快放下武器,趴下,”没有人听,还是前赴后继的冲锋,尸体很快堆成一座小山丘。

  云羽又转首对着官军喊,“不要放箭,他们已经投降了。”

  云羽不停的喊,但没有人听云羽的。就像他不停的向人说,马上就要有暴乱了,没有人信。云羽这才见识到了什么是屠杀,什么是血腥,恶心的吐了出来,虚弱的坐在了地上。

  暴民已然死伤过半,可是还在不停的冲锋。嫖客如木桩一般一动不动站在云羽身后,没有一个人离开。脸上的表情满是冰冷。

  虚躺在地上的云羽猛然瞅见了一个白袍小将,不是别人正是李世民。瞬间明白了一切,原来李世民早有准备,竟然提前在城中布置了军队,直等着这些人暴起。

  以李世民的才干又怎么会想不到,加税必然会导致百姓叛乱,但是为何置之不理?原因很简单,他需要这一场暴乱,就像英雄需要乱世一样。李世民需要暴民为官方做一些官方不便出面的事。

  政治家都是残忍,至于死几个人,李世民又岂会在乎?况且最终又可把不幸被暴民杀死的百姓的锅甩给杨广,民心反而会朝向他。

  怂恿李渊造反的可是李世民,足见李世民早有了不臣之心。

  本来这一次李世民并不想要杀任何一个暴民,却因为云羽杀了数百个。李世民也是一个了不起政治家,他绝对不会允许太原存在一个影响力比他们李家还强的人,而云羽却机缘巧合之下走上了这条路。为了削弱云羽即将拥有的影响,自然得将这些人杀个十之八九。

  多达数千人的太原之乱,很快便平息了。

  李世民这一手牌确实打得漂亮,利用暴民去抢那些李家不能够明目张胆抢的商家大户。然后把暴民抢到的,抢过来,免了他们的罪,赏给三瓜两枣。暴民都想叫李世民爸爸。

  对于那些太原根深蒂固的资本家而言,李世民能够迅速平定暴乱减少他们的损失,对其才干亦是赞赏有加。

  至于那十不存一的人,官方也给出了解释,属于误杀,为聊表心意,给予了些抚恤。

  对那些在这场暴乱中,不幸死去的数百百姓,自然而然的成了牺牲品,安抚他们的不是银两而是告示。

  “因朝廷赋税加重,导致了百姓无力为继,才引发了百姓的愤怒,还望不幸蒙难的百姓们给予谅解,就当是为大隋为陛下献身吧。”

  那些被压下怒火的暴民最感激的是李世民,最恨的是云羽,尤其在那一场战争中死去了亲人的人。

  隋炀帝要求太原缴纳的附加税,因一次暴乱轻松解决了,为此李渊还得到了表彰。

  春末,渐渐入夏了。隋炀帝带着他的百万雄师和成为千古一帝的梦想打高丽去了。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绑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