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 男人,也能拍
清风曦月2018-09-06 15:022,236

  云羽作为一个现代人当然晓得,天竺之地,属于南亚,处于热带,高温多雨,气候湿润,但是并不是盛产美女之地,除了块头比中原女子大点,其他的真没法比。但是这些人不一样啊。第一次见这样的女人,外加上老头那张巧舌如簧的嘴,还真以为是什么天仙。

  但见几个漂亮的女子扶着一个皮肤像女人一样光华,腰肢像女人一样细的男子走上了台。大伙的眼球一动不动,死死盯着,竟然是个男人!

  老者指着男子,眼底噙着兴奋,“各位大爷,这是我寻遍中原大地,觅得的美男子,他的美即使许多女子都难以企及的,他的起拍价是500两。”

  拍客目瞪口呆,随即面面相觑。

  白衣青年喊,“五百两我要了。”

  紫衣中年喊,“可以任意折磨吗?”

  老者答,“买了就是你的,随便折磨。”

  云羽惊诧的怀疑自个儿是不是在做梦,竟然男人也可以拿来拍卖,而且还有人公然买,断袖也没有必要搞得这么明目张胆吧。

  红牡丹和老者一样兴奋,举起云羽的手,“五百一十两。”

  白衣青年有些纳闷,没想到一个男人也有人争,实在是匪夷所思,忙喊,“六百两。”

  红牡丹喊,嗡嗡没喊出来,嘴被云羽堵上了。

  “红牡丹,别瞎闹,我真的不是断袖。”

  紫衣中年,女人倒是玩过不少,但是男人还从来没有玩过,此际的心里就像是吃惯了山珍海味,想换换胃口吃吃萝卜白菜是一样的。

  “1000两。”

  ······

  “你堵我嘴干什么啊?你看他多漂亮啊,晚上帮你暖床多好啊!”

  “你还是把我卖了吧,我怕断子绝孙,对不起祖宗。”

  “怕什么啊,没准他还能生出一只小动物给你玩呢!”

  “在胡说八道,回去我就要你帮我生猴子。”

  ······

  灰衣老者喊,“两千两。”

  老者说,“好,两千两成交。”

  云羽怎么也没有想到的是一个男人竟然能够拍出两千两的高价,又一次怀疑了这个世界的真实性。

  接下来出场的一个女子头上蒙着面纱,四下鞠了几个躬,跳起舞来。这样的舞,云羽没有见过,但想是一段少数民族舞吧。

  老者指着那名蒙着面纱的女子说,“这一位是来自吐蕃的女子,这位女子长得倒是比较低调,但是性能力却很高调。她与拍卖的所有女子不同的是她已经不是一位处子之身了。”

  台下炸了,连懿雅阁都有些颤动。

  “你说什么呢?不是处女也能买吗?要是这样我都想把我的小妾拖到大街上去卖,你这不是开玩笑吗?”

  “你消遣我啊?你这不是耽误我们的宝贵时间吗?”

  “赶快把她给我下架,免得别人说我们买良家妇女缺德。”

  ······

  老者做出一个禁声的动作,四下气氛才有些回缓。“各位爷,你们听我说,这可不是一个一般的女子,在她们吐番打小父母就拿她们的身体去招待客人,因此练就了一身及其强悍的性能力,而且性行为比较开放,可以多人同时进行,女子仍然能够承受。这样的女子难道你们不想尝尝?”说完,老者呵呵一笑,四下看了看。

  喧闹的拍卖场登时变得鸦雀无声。

  云羽在现代独身无聊之时,曾今在网上浏览过一条类似的信息,在现在的青海、宁夏、西藏等地,确实有一个名族是拿女儿待客的。那时的云羽顶着一米六的个子,有着一米八的心,还查了不少资料。

  想着将来万一娶不上媳妇,也可以找到这个名族。忙活了半天,得到的结论却有些凄凉,这项制度,早在元朝就被废除了,没错是元朝。蒙古人觉得他们恶心把他们全杀了,这个名族也彻底消亡了。

  并不是整个吐蕃都是拿女儿待客的,老者的话也有些不准确。

  灰衣壮汉暴跳,“我就不信有那么厉害,我一个人就能把她干趴下,开拍吧。”

  “三千两起拍。”

  “三千五百两。”

  白衣猛男:“四千两。”

  灰衣壮汉喊,“五千两。”

  四下拜了拜,“各位,咋们都是太原人士,抬头不见低头见,卖我个面子别,别跟我争了好吗?”

  老者说:“好,成交。”

  云羽发现最前排的人,好像从来没有叫过价,他们能做到最前排,想必身份不低,,可为什么那么沉默?若是不想,也没见他们离开啊。

  老者四下看了看,“各位,待会儿一定要控制情绪,不能太激动,接下来的这位美女可是百年难得一见啊,王昭君、貂蝉也只配给她提鞋。”

  下面一阵唏嘘,有些难以置信。但是前排的目光死死盯着老者,与前面的目光漂移、心不在焉,判若两人。云羽这下才有点明白,他们等的就是这位。那么这位到底是怎样的人呢?难不成真的有仙女?

  老者问,“你们见过金黄色头发的美人吗?”

  摇头一片。

  “你们见过肌肤真的像雪一样白的女人嘛?”

  又是一片摇摆。

  “你们见过蓝色眼睛的美人吗?”

  那一颗颗脑袋就像是摇摆的旗帜。

  但见几个漂亮女孩扶着一位金发碧眼,头上带了个花环,着了一身白衣的女子走来,那一张脸却是像雪一样白。

  台下的人群骚动起来,几乎所有人都点起脚,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后面有些想看清楚点,已经跃到了前面去,被前面的人斥骂着。

  “这么美,让我睡一次,死了都值。”

  “真他娘的,真不知道是怎么长的,皮肤那么白,身材还那么好。”

  “我那糟糠之妻跟她别起来就不像是一个女人。”

  ······

  一时之间人声、脚步声杂成一片,十几个武士打开铁砸烂开始进行秩序维护,否则真有可能出现踩踏事件,亦或者是打闹起来。

  就连此际的红牡丹也是目不转睛的看着。

  云羽倒是没那么稀奇,在现代,满街都是金黄色,金黄色的头发看多了,也不觉得很美。美剧看的也不少,除了皮肤白点,也就那样。还是比较喜欢中国美女。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拍卖,终极玩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