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拍卖,终极玩法
清风曦月2018-08-30 16:252,430

  以开拍啊。”

  人声才消停了些。

  “这位姑娘你们知道来自哪吗?”

  “罗马。”

  众人讶然的看向白衣青年。

  白衣青年显然读过不少史书,罗马确实是欧洲国家,有白人,但是那是汉朝时期的事了,到了隋朝,罗马早已消亡。这不由得让人想起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且不知有汉,无论魏晋。这也是路途遥远,消息闭塞造成。

  “罗马,就像咋们的大秦,已然成为历史了,这位美女是和曾今的罗马人有着一样高贵的血统,但是不再是罗马人,而是拜占庭帝国人。她的美不用我过多介绍了吧,既有江南女子的妩媚多姿,又有中原女子的挺拔英气。更有整个大隋帝国女子都没有的金发碧眼。这样的美人就像是祁连山雪峰上的一朵雪莲,自然来之不易。价格断然不菲。”

  第一排的一个灰衣喊,“你就说多少钱吧!”

  红牡丹发现云羽竟然对台上的美人毫无兴趣,有点怀疑云羽的审美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少爷,你怎么不看台上的美人啊?”

  “哪美啊?还没你漂亮!”

  “你笑话啊。”

  “没有。”

  红牡丹一喜,“你不看我看。”

  ······

  老者捋了捋胡须,“五万两。”

  登时懿雅阁一片死寂。

  云羽也是没有想到,一个欧洲女子竟然可以卖出这么高的价格,要知道在现代的荷兰和德国可是卖淫嫖娼合法化,曾有一篇报道,在德国,一个普通点的姑娘只要20欧元,折合人民币也就一两百块。怎么也没有想到,一个开拍价竟然折合人民币过亿,至于是多少倍,不拿计算器,脑子一过,还真的算不出来。

  第一排灰衣先反应过来,“六万两。”

  第一排白衣喊,“六万五千两。”

  第一排一个绿衣裳年轻女子喊,“十万两。”

  全场所有人均瞩目到了年轻女子身上,云羽的目光也投了过去,原来是个岁数和红牡丹差不多大的姐姐。

  云羽问,“你知不知道那个女子是谁啊?怎么出手那么阔,她家是开金矿的吗?”

  红牡丹答,“这是一品香的主事,和你一个级别,叫杨洛洛。”

  “那岂不是我们的竞争对手?”

  “对啊。”

  云羽擦了擦汗,我那个去,太原娱乐界的高端市场就那么大,歌舞乐器干不过别人,姑娘质量干不过别人,还怎么完成目标?

  这些人见是被杨洛洛买走了,倒也稍稍安心,若是被他人买走,自个儿此生与美人无缘,若是被杨洛洛买走,只要花钱还是可以享受一下。也就没有再争。

  杨洛洛长得像一个花枝招展的少女,但是秉性却像是一个中年老鸨,

  走上台去,对着台下一众拾花客笑了笑,“届时欢迎各位到一品香,品尝这鲜嫩的美人,我相信她一定会另各位满意。”

  台下纷纷叫好。

  云羽真的有点怀疑这是不是一个人妖,怎么一点女孩子的羞怯都没有,大庭广众之下,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云羽回到品花楼,计划是打算把红牡丹给办了,但是形势急转直下也就没了兴趣。

  第二天云羽打算去一趟长孙府,找一下长孙柔看看有没有把军令状收回去的可能,云羽也看出来了,云家那些子弟见了长孙柔就像是狗见了屎一样,全是些摇尾巴的货,至于李世民看上去好像很好说话。即便军令状不能收回去,哪怕少个十万八万也好啊!

  尽管和长孙柔有矛盾,但也过去这么长时间了,也该消气了。最重要的是,大丈夫处于大变之世,当有海纳百川之雅量,否则如何实现目标?

  除了可能丢点不值钱的面子,什么都不会损失的尝试又怎么能够错过?

  云羽并没有叫王三胖跟着,但是王三胖带着几个保镖屁颠屁颠的跟着。

  一辆马车缓缓驶来,有一人坐立马车顶上,口里喊着,“好消息,一品楼迎来妖孽级美女,今晚初夜开拍,欢迎各位届时赏光。”

  但见行人无不侧目。

  我那个去,怎么古人连现代的营销手段都用上了,恨不得上去扇他两巴掌。

  “少爷打他吗?”

  “打你。”

  云羽敲了一记王三胖的头。

  被云羽逼得在家待业的长孙柔也很是郁闷,并没有人让长孙柔离开,而是她自动离开的。以长孙柔要强的个性又怎么能够仰云羽的鼻息?

  曾今在品花楼还有那种大小姐的独尊之感,可是回到府里倒有一种寄养之感。照理说,她才是大小姐,长孙无垢是死了父亲寄养到她们家的,给个二小姐头衔就算是她死鬼老爸长了草的坟墓冒青烟了。

  可是整个长孙府对她俯首帖耳程度远远胜过她这个大小姐,好似她是寄养的。她也知道,长孙无垢有一纸价值连城的婚约做背景。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她也想避开她的阴影。偏偏又被云羽那个庶出之子给逼了回来!

  两个看门的小厮这回倒是很识趣直接去通报,被云羽叫住,“你们知道我要见谁吗?”

  一个小厮答,“二小姐。”

  “你找抽啊,我说过是见二小姐吗?快带我去见大小姐。”

  王三胖已经拔出那把明晃晃的刀。两个小厮急急点头。

  王三胖啐了口唾沫,“两个怂货。”

  此际的长孙柔郁闷的正在折树叶子,见云羽带了几个人杀进来,不知所以,被吓了一下,“我警告你啊,你别乱来。”

  云羽晓得是吓到长孙柔了,一挥手把王三胖等人轰了出去。

  跟着长孙柔来到客厅坐下。

  “说吧,找我什么事。”

  “表姐,咋们商量个事别,能不能帮我把我立的军令状取消,我实在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低估了事情的难度。”

  长孙柔这些天也在想,到底云羽会怎么完成?想来想去也想不出具体之策。看来是自己想多了,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具体之策。

  长孙柔见云羽也算有才,自己一直看不起他的出生,他还一口一个表姐叫着。也想给他一次机会。“看来,你不过如此,我给你一次机会,你若做不到就给我滚蛋,那就·····”

  听到这儿,云羽一喜,看来自己是来对了,长孙柔的岁数也差不多是一个上高中的姑娘,也断然不可能像长孙氏那老妖婆一般心如蛇蝎。

  其实长孙氏也才三十几岁。1

  一阵轻轻柔柔的脚步声,一个靓丽的身影散现,不是长孙无垢又是谁?

  云羽可能是在现代,身份卑微,殷勤惯了,身份变了,有时还是忍不住献殷勤。

  见长孙无垢进来,起身打招呼道,“表妹,你来了。”

  长孙柔那张本来温柔了些的脸登时又冷漠起来。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矛盾加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