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一品香
清风曦月2018-08-31 13:472,397

  前往一品香,红牡丹确实是一个不错的伴侣,不论你怎么淫词凿凿她也不会有女孩子的羞涩,更别提生气。

  云羽进入红牡丹的房间里,这回红牡丹没在琢磨美学。

  睡眠是最好的美容药。

  红牡丹披着薄纱,躺在床上,闭着目,好似在休眠。两个丫鬟各拿着一把大扇子扇着风。云羽一见这情景,以为红牡丹在休息,也就不便打扰。毕竟干这行是很累的。

  转身,手刚触上门。

  “来了,还喘着气了。”

  转过身,“我还以为你睡了。”走了过去。

  两个丫鬟识趣的下去。云羽坐于床沿,红牡丹递过一个绣花枕头,示意他躺下说话。云羽犹豫了一下,躺了下去。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我想让你陪我去一品香一趟,怎么样?”

  红牡丹侧过身,“我好像也是一个女孩吧,老去那种地方不好吧。再说,你当着我的面去看比我漂亮的女孩多伤我的自尊啊,不去。”

  云羽袭上,附在红牡丹耳边低语,“怎么会呢?我觉得你比她漂亮多了,你就陪我去吧。”

  红牡丹赶忙用两只白嫩的手堵住耳朵,“听不见,听不见,耳聋了。”

  ······

  “你说红牡丹小姐和三少爷是不是有点什么啊?”

  “我宁愿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也不相信他们是清白的。”

  “红牡丹小姐可有福气喽,三少爷可是能把大小姐撵走的人。”小翠,说这句话时,声音压得很低。

  “你说这话要当心,心里明白就好。”

  门外的两个丫鬟议论着,这儿的丫鬟也属于买断,可以给钱也可以不给钱。一切全凭主子心情,没准主子一时憋不住,要了她们,她们可算是被黄金棍捅了,即便是插上的点金辉也是鲤鱼跃龙门。

  值得注意的是,丫头伺候的是小姐,尽管在世家眼中同样是低贱,但相对来说,丫鬟要稍高一点。丫鬟的身子毕竟是干净的,你可以娶一个丫鬟做小,但是绝不能娶一个小姐做小。否则你的脊梁骨都得被戳掉。诚然,若是把家族脸面当板砖,别人也没办法。只是交际障碍还是有的。

  《劝学》,韩愈,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连一代文豪韩愈都这么说了,可见古人是多么注重交际对象。臭味相投除外,正紧人家,谁又愿意和淫邪到连最低道德要求都不要的人交往呢?

  云羽劝了半天,红牡丹才坐了起来,“好吧,姐姐答应你,不过是你说的,你不准看她。”

  云羽一笑,“这是自然。”

  红牡丹张开怀抱,“那抱姐姐起来吧。”

  红牡丹又命两个丫鬟进来为她梳妆打扮了一番,又着了一身男装,带了顶帽子和云羽出去了。

  今夜的品花楼冷清的门可罗雀,本因品花楼这颗璀璨之星而繁华的周边夜景也只有几点灯火凄凉的点缀。

  低迷的夜色下,一行数十人腰悬刀剑围着一男一女,毕竟是夜间。夜间与白天相比,就像是早产和顺产的区别,出危险的可能性自然要大很多。云羽并没有安排王三胖带这么多人。但是王三胖当心啊,王三胖简直比当心老母出事还要当心云羽出事。

  老母出事,一个土坑,几刨黄土了事,云羽出事,丢了饭碗是小事,掉了吃饭的家伙那才是大事。

  一路倒也无事,带了这么多人一般的蟊贼确实不敢挑事,成功率着实太低。进入一品香这颗新星视野,一切都变了样。

  连漆黑道旁的树叶子也闪着光。

  各色小吃应有尽有,云羽还撞见了一个老熟人。

  一个裹着白布,看上去不怎么吉利的老人家,打招呼,“三少爷。”

  云羽点了点头。

  王三胖凑上前,“你个臭老头,晚上裹块白布,冷不丁来一句,你要害我们少爷升天啊!”

  云羽瞪了他一眼。

  “少爷,我不是咒你,我主要是教育这个不懂事的老头。”

  这个老头,人叫老王,和武大郎是同一职业,都是卖炊饼的。

  现在市面上老说武大郎烧饼是不准确的,炊饼不等同于烧饼。炊饼是蒸的,烧饼是煎的。

  同一职业却有着不同的命,相比之下武大郎要幸福的多,至少还有个潘金莲出轨,老王想媳妇出轨都不行。一辈子没娶过媳妇。武大郎他弟弟那么高,他那么矮,显然不是遗传的问题。老武可能是身体素质不佳,种子不佳,地再好也没得用,老王身体素质倒是好,一米七以上的个头,种子再好可是没地儿种啊!

  人得活明白,才能活下去。

  老王每天开夜车蒸脆饼,起早贪黑卖炊饼。奋斗的唯一的意义便是攒几个小钱到品花楼找个便宜点的姑娘享受一下人生。

  “以后不准对老人家大呼小叫的。”

  王三胖连连点头。

  老王在璀璨的烛灯下,对着云羽微笑表示感激,云羽也回了他一个微笑。

  走到一品香门口,但见一品香门前同样有几十个持刀的打手。入口处的正前方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有三种用毛笔描的票。

  云羽和红牡丹又买了两张靠前排的票,进了去。前排的人,云羽都认识,全是那天的前排。

  红牡丹挑着眉指着云羽,“你,闭上眼睛。”

  “还没开始,你急什么啊?”

  “你说话算数。”

  “嗯,嗯。”

  云羽或许没有注意她,但是她已经注意云羽。二楼处,一双美丽的眼睛瞅着云羽。杨洛洛有一种感觉,这或许是她的一个对手。

  少时,杨洛洛走上舞台,“欢迎大家来到一品香,今夜不仅拍到美人的有惊喜,来到这儿的客人都有惊喜,不容错过哟。”

  “什么惊喜?”

  “玉体横陈。”

  、“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云羽不由得想到这两句诗,这个成语应该是用来形容荒淫无道的吧,怎么被杨洛洛用起来感觉不是贬义词。

  杨洛洛不是北齐的高纬,下面的人却是北齐掏钱的大臣。

  下面的人登时无比兴奋,那么美得女子,即使是看看,也不枉发费的几十两银子。

  欧洲美妞上台,一双双眸子像聚光灯一样落在美妞身上。

  当所有人把眼睛瞪的老大之时,云羽闭上了眼睛。

  红牡丹见云羽这么较真,附在云羽耳边,“我跟你开玩笑的,你不会当真吧?”

  “我已经当真了。”

  “你不会怪我吧?”

  “怎么可能不怪你?有时间我就罚你。”

  “怎么罚我啊?用这吗?”

  “啊·····注意点。”

  红牡丹轻快地笑了笑,“你给我睁开眼睛。”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开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