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桂冠不保,长孙皇后救场
清风曦月2018-09-09 10:402,499

  云韵更是心旌摇曳,忍不住想男人的身体和女人的身体到底有什么区别,偷偷瞅了瞅一旁的哥哥,云宇发起了毛。

  云韵十二岁,也是初潮后不久,就像现在的初中生女孩。

  长孙柔还好点,迅速从怀春中醒来斩钉截铁道:“我是没看见,但是若不是我及时赶到,你们一定会行龌龊之事。”

  事实确实如此,若不是长孙柔及时赶到,云羽就要将小貂蝉推倒,男人那股淫火上来,可不会管那么多。

  这回,云李氏总算抢到了说话的机会,淡淡一笑,道:“柔儿姑娘,你可能对云雨之事知之不多吧,难怪会这么说。”

  云羽看着云李氏嘴角那么淡笑也是一震,看来这确实不是一个一般的女人。一句听起来平平淡淡的话却直接把长孙柔的嘴给封死了,若承认,则前面的指控不成立。若不承认,则说明长孙柔淫荡。

  在现代,男女诸多方面是平等的,其中也包括在淫荡上。但是在古代就不一样了,男生淫荡是风流,女生淫荡是娼妇,轻者招人唾弃,重则,浸猪笼。

  就是给长孙柔吃个豹子胆也不敢不承认,随即,面红耳赤的点了点头。

  长孙氏见侄女这么轻易败下阵来,有点失望。也只得自个儿出马,微笑的看向云李氏,“怪不得这个庶子这么放浪形骸,不知收敛,原来是你多年的悉心教导所致。我对妹妹的育子之术实在是不敢苟同啊。”

  云羽一听忙为这个漂亮妈妈捏把汗,这个长孙氏也太阴险了吧,这不是变着方的骂漂亮妈妈淫荡吗?但见母亲一时语塞,竟无话反驳。

  云羽抓紧,“大娘你错了,你是大娘,难道我不是你的孩子吗?再放荡也是拜你这个长母所赐啊!”

  这番话一出口,云李氏对云羽更是欣慰了几分,不愧是自个儿精心雕琢出来的孩子,才智果不一般。

  这下又轮到长孙氏吃瘪,想说云羽不是她的孩子吧,可又不敢说,毕竟正主还在,她也的的确确是云家长母,按理说,云羽也算是他的孩子。

  “放肆,你不过是一个洗脚丫鬟生下了的野种,也敢说是我母亲的孩子。”一个不和谐的声音猛然响起。

  转首一看,正是云府大少爷云宇,一脸怒容,指着云羽。盈盈感觉几孔还冒着火。

  云羽缓缓道,“父亲,大哥也太不把你当回事呢,竟然当着你的面骂你。”

  老子青筋突冒,虎目狠狠瞪着云宇,云宇瞬间阳痿,痿缩在梨花木椅子上,满脸惊恐之色,不敢吱声,方才的雄起已淡然无存。

  长孙氏看向老子,“老爷,宇儿也是无心之言,你千万不要和他一般见识。”

  二夫人云陈氏面带微笑,淡淡的说,“既然大少爷容不下三少爷,倒不如就让大少爷独占姐姐好了。”

  云陈氏,别的地方不行,但是肚子争气,基本上是一枪一个准,长孙氏打胎都打不过来。原属于小巧碧玉出生,也没什么大的格局,自打兄弟在军中担任要职之后,自以为有了实力和长孙氏一较个高下,夺下当家主母之位,一直在找寻个交手的机会。

  云陈氏十五岁嫁入云府,若在现在只能算是个高中女生。今年也才三十几岁,不过看上去也最多也才二十八九。

  经过一年的探访,云羽发现古代的女性是两个极端,平民阶层二十几岁的姑娘看上去像是三十几岁,富贵阶乘三十几岁,看起来像是二十几岁。

  云羽也想明白了,古代女子虽然没有现代女子那么多的发妆品,但是保养的好啊。一天到晚,除了偶尔被相公慰问慰问,啥事都不用干。

  话音刚落,又给云羽送了几个甜甜的秋波,云羽再傻也明白,云陈氏是想让云羽为她说话。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个儿的朋友。

  云羽顿了顿道,“二娘,一向视我如己出,我也怕大哥和我因大娘的疼爱而争风吃醋,伤了兄弟间的和气,不如让二娘代替大娘管管我们这些晚辈吧。”

  有些事,老子也不是不明白,只是原来他那哥没死,不便发作而已。正要开口,一个爽朗的声音传来,“今天怎么这么热闹,我来得不会不是时候吧?”

  长孙无垢早已到来,在门外听了很久,见屋里烽烟四起,也不想卷入内院之争,只好候着,可是见姑姑桂冠都快要不保,就不得不出手了。

  长孙氏嘴角闪过一抹淡笑,好似看到了什么希望。

  云羽一见此女,登时一股无名火冒出,就是这个臭丫头骂了自己,连还骂机会都没有。

  二夫人淡淡的说,“无垢姑娘,今天我们有点家务事要处理,请你改日再来吧。”

  “是吗?不如让我这个儿小辈也听听,待我嫁入李府之后晓得些处理家务事之道。”

  实力才是硬道理,长孙无垢攀上了李府,自然不是这些人能够惹得起的。

  老子憋在喉咙里的话又咽了回去。

  “好了,我累了,云羽,云宇你们两个都注意点自己的行为,都散了吧。”

  一摊手,已然从屏风里探出两朵妖艳的小花把老子扶了进去。

  内堂内充斥着愤怒,愤怒均是来自被老子问候过的女性,谁有这样的相公谁不气?媳妇还在这儿呢,就跟别的女人劈腿。其实除了一、二、三是明媒正娶,其余的又有谁不是靠这样上位?

  一场风波就此解除,历史并没有明确记载长孙皇后名谁,此时的云羽并不知道两次让他吃瘪的长孙无垢就是历史上著名的长孙皇后。

  云羽扶着才二十七八岁的漂亮妈妈,慢悠悠的向外走去,大夫人望着云羽远去的背影,在心中树立起了一个新的劲敌——云羽。

  今日若不是长孙无垢出手解围,真不知道该怎么收场。老子年轻时候纵欲还不至于太糊涂,可是岁数大了,还那么纵欲,没准一时兴起真的把自己给废了也不是不可能。

  闺房内。

  云羽扶着云李氏坐下,又倒了一杯龙井茶递上,在热乎乎的茶水的渲染之下,那一张犹如一朵红透了的芍药一般美丽的面容,更是多了几分朦胧美。不知为何,云羽竟然起了生理反应。

  压都压不住,本想自给儿给自个儿一个嘴巴子,又怕吓着漂亮妈妈。唯一能做的便是把双腿夹紧。

  “羽儿啊,我虽然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但我一直把你当亲生骨肉对待,你知道吗?”云李氏语气中带着股淡淡的忧伤,她多希望这是她的亲生孩子,可偏偏却不是。

  云羽好不愧疚的说,“娘,我知道,以前都是我不好,让你伤心了,你以后就是比我亲娘还亲的人。”

  云李氏感动的扑到云羽的怀里,云羽登时全身发颤,脸红到了耳根。

  “老天爷没有你这样的吧,让一个和我没有丝毫血缘关系的女人这样诱惑我,还让我活不活啊。”

  云羽在心中喷了一句。

  发颤的手还是抚了抚云李氏的秀丽如云的长发和头上的鬓髻。

继续阅读:第五章 铁证如山。流言四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