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铁证如山。流言四起
清风曦月2018-08-28 10:072,454

  云羽和漂亮妈妈聊了很多,发现漂亮妈妈是一个很好的人,自打看了那一张告示,云羽不再满足屈居云家这块小天地,整天和些臭丫头打嘴仗,没意思。云羽想走,去外面的世界寻找契机,提升自己的实力,实现醒掌天下权,醉卧美人膝的目标。

  可是老子纵欲过度,没准哪天就被阎王请去喝茶。那时,大夫人当家,自个儿又走了漂亮妈妈岂不是连一个依仗都没有?

  可是若不走,目标中的那些女性怎么办呢?只有把她们全办了,才不枉穿越一场。这就像是一场梦,既然老天爷给了自给这个美梦,为什么不在美梦中把自个最原始的欲望全都实现了呢?世界上有不需要女人的男人吗?

  子曰“食色性也。”

  不色是不可能的,一代圣人曾国藩七老八十还娶了个十八岁的少女,美其名曰是挠痒,纳闷的是,为什么不取个七老八十的,岂不是经验更加丰富!

  著名的革命家孙文,四五十岁还娶了一个一二十岁的,难道真的和色没有关系吗?

  为了漂亮妈妈,自己得先实现第一个目标,争取在一个月之内,为漂亮妈妈夺得家主之位。

  另一个问题是那些青楼漂亮的姐姐,自个是不是该睡她们几个?倒不是基于道德方面的考量,而是怕得病,万一得个性病是不是影响以后对那些目标美女的征服?

  想到这,云羽做了一个决定,“随缘吧,”强憋着,确实很累。

  怕什么来什么,品花楼镇店的四朵金花-之一的红牡丹让丫鬟小翠把云羽叫到了自个儿房中,随即丫鬟关上了门。一股催人犯罪的香味传来。但见红牡丹坐于床沿,秀发如瀑,披在臀部。薄纱薄得和没穿没两样。云羽实在是憋不住,咽了咽口水。

  “少爷,你过来啊。”销魂蚀骨的声音传来。

  云羽本想不过去,但是自个儿的腿却不听使唤,走了过去。

  云羽为了小貂蝉和令整个品花楼无人不忌惮的长孙柔大战,早已在品花楼传了个人尽皆知,红牡丹自认才色不在小貂蝉之下,也就有了攀龙附凤,摇身蜕变之心。她心知少爷善良,即便是能让她做个通房丫头,也比现在这种暗无天日的、没有希望的的生活好啊,若是能侥幸诞下个一儿半女,下半辈子就有着落了。

  “红牡丹不要啊,我受不了了,你快放开我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少爷你就要了我吧。”

  云羽无奈闭上眼睛。

  有些事总是那么出奇的相似,上一回若是云羽还可以打插边球,这一回可是连插边球都打不了呢。

  长孙柔没有再顾忌什么,云羽的羞辱可谓是让她刻骨铭心,没在掩门,也不是自己一个人进来,而是带着四个打手进来。上官柔一挥手,四个打手直直冲了过去,云羽登时一惊,他倒是不担心自个儿,只要老子还在,长孙家人不敢拿他怎么样,可是红牡丹就不一样了。

  云羽死死护着身下只穿了件粉红色肚兜的红牡丹,几个打手死命拖着云羽却发现怎么也拖不动。

  云羽喊,“柔儿表姐,你放过她吧,我求你了,你有什么要求我都答应你。”

  长孙柔轻笑,“哪敢啊?三少爷。”

  “你说吧,我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不牵累红牡丹。”

  长孙柔挥了挥手,几个打手退到一旁,眼底闪过一丝淡漠,随即道“我要你给我跪下,并且当着姑父和姑母的面承认你和娼妓苟且,不知表弟可否答应?”

  无论会面对怎样的后果,云羽也不会让身下的女人因为自个儿而死,重重的点着头。

  身下的红牡丹从最初的惊骇到错愕再到感动,早已是满脸泪花。

  长孙柔命丫鬟早已背后的笔墨让云羽写下自己的罪状。

  云羽奋笔疾书,一一写下。

  长孙柔一边将罪证收入袖中,一边说:“今儿个就当着众人的面给我跪下吧。”

  云羽缓缓起身,眼底满是屈辱,但并没有丝毫犹豫。走到了长孙柔跟前,狠狠瞪着长孙柔,正当双膝要跪下。

  后面传来一个声音,“少爷,我红牡丹不愿你为了我卑躬屈膝,我只希望来世能做你的女人。”嗓音悲鸣,话音刚落,一头便朝苍白墙上撞去。

  “快拦住她。”

  红牡丹是长孙柔制约云羽的一张牌,又怎么可能让她轻易死去,几个打手及时的拽住了她。

  “红牡丹我不怪你,你不要自责,我跟她本就是敌人。”随即扑通的一声跪了下去。

  长孙柔也注意到了云羽眼中那灼热的怒火,有一股莫名的恐惧从心里涌起。

  “今日之辱,日后我定以十倍偿还。”

  长孙柔本想就此放过云羽,听云羽这么一说更是火起。她着实瞧不起云羽,云羽本来就是洗脚丫鬟所生,生出来本就低贱。又不是她一个人瞧不起,再说呢,云羽每次输了钱,她都没有向姑父、姑母打小报告,每次都为云羽背书。

  云羽不知感恩也就算了,还为了些个连猪狗都不如的女子和她过不去,又怎么能叫她不火起?

  长孙柔的眼中闪过一抹杀意,“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命活到那时候。”

  ······

  太原城大街小巷都在盛传云羽身为一个世家公子和青楼女子行苟且之事的谣言。走在街上的云羽随处可闻,各种议论。

  “那个云羽可真够不要脸的,身为堂堂的一个贵公子,竟然做出这么不要脸的事,唉!真是云氏家族的悲哀啊。”

  “是啊,是啊,我要是他,打死也不会干这种不要脸的勾当。”

  “看来今日的品花楼你是不想去,你说品花楼的姑娘连堂堂的世家少爷都忍不住,该美到什么程度?”

  ······

  听着这些流言,萧晨叹息了一声也就走开了。

  丑闻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传遍大街小巷,自然是有一只推手,而这只推手莫用多想断然是长孙柔。

  长孙柔这回倒是动了脑筋,从上一次的失败来看,姑父不会把他的儿子怎么样的,他们是同一类人,你能指望一只大王八重惩另一只干了王八该干的事的小王八吗?

  但是把这段丑闻传得人尽皆知,老王八为了面子就不得不惩治小王八了。

  长孙柔的这手牌打出了以下效果:

  整个太原城的良家妇女都在骂云羽,估计正经人家的姑娘在有的选择的情况下是没人愿意嫁给云羽了,想找个媳妇当靠山已然是不可能。

  品花楼的生意出奇的好,不少富家子弟乔庄打扮慕名而来,整个品花楼早已人满为患,人声沸腾的是要将品花楼从人间蒸发。

  尽管良家妇女对云羽横眉冷对,但是品花楼的姑娘倒是对云羽另眼相看。

  每每有风流雅士指摘云羽,姑娘们都会说,“有本事,你别来啊。”

继续阅读:第六章 乍现风采,起死回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