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忍辱,头悬梁
清风曦月2018-09-09 10:413,041

  云羽除了吃喝拉撒不愁之外,也没什么钱,虽说他是少爷,可是这儿的大权还是掌握在长孙柔手里,精明的长孙氏又岂能让云羽翅膀硬起来,即使云羽对她没什么威胁,也不会轻易饶恕。

  毕竟在长孙氏心里是云羽的母亲把他丈夫给睡了,女人的报复欲可是很重的,汉朝的吕后因为恨丽美人多睡了几次刘邦,待到秋后,那报复可是触目惊心啊!云羽也在想万一富爸爸哪天翘辫子了,长孙氏能给他们母子什么样的生活。

  云羽自然不想失去现在的生活,那么就得为维护现在的生活而战,挤走长孙柔,夺得品花楼大权,其难度不亚于李世民发动玄武门政变。

  另起炉灶,又不太可能,一没本钱,二嘛,又怕给别人做嫁衣。

  也只得变着法儿多攒钱了。正常途径自然攒不了。

  怎么攒?

  赌博啊!

  只不过攒得还没有花的快,品花楼某某姑娘家人生病了,是不是得掏几个钱?

  虽说品花楼的姑娘才貌不亚于现在的明星,但是老鸨与姑娘的收入差距简直比老总和农民工的差距还大。除了吃喝拉撒,胭脂水粉,基本没什么收入,这或许就是买断和分成的区别吧。

  聚财园。

  太原四大赌坊之一,一见云羽见门,老板就像是看见了摇钱树,眼里泛着光。忙吩咐小厮像招呼祖宗般招呼。直直引入雅间进行豪赌。

  不出意外,又输了几百两,云羽见输的差不多了,起身便走,赌坊胖老板自然是屁颠屁颠的跟着云羽去要债。

  长孙柔像往常一样,付了钱。训云羽的台词还是那几句,“你能不能给你们云家长点脸·,云家的脸都被你给丢尽了,就连我们长孙家也跟着受牵连。”

  云羽充耳不闻,机械式的连连点头。

  长孙柔说的口干舌燥也就没话说了。

  街道。

  拐角处。

  胖老板找回了云羽几十两,笑眯眯的走开,银子就是这么来的。

  熙熙攘攘的街道,云羽瞥见一张告示,大致内容是向社会征兵。

  由告示得知,现在是大业八年,正是杨广当政,云羽抹了抹脑门,看来自个儿幸福的有点飘飘欲仙。连国家大事也不关注了。更不可原谅的是,直到今日才搞清楚这是什么朝代,哪一年。

  由不多的历史知识得知,这一年是杨广第一次出兵征讨高句丽。

  高句丽并不等同于高丽。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说。

  从人种上来说,高句丽人主要是由濊貊和扶馀人,后来才吸收一部分靺鞨人,古朝鲜遗民及三韩人。

  显然,高丽棒子只能算是高句丽的一个少数民族。就好比中国的朝鲜族和蒙古族一般。

  南北高丽棒子均声称高句丽人是本国的原始民族是一种强盗逻辑。众所周知,南棒子一贯喜欢盗窃他人的文化,程度之深俨然到了不要脸的地步,端午节和屈原都被他们抢去了,目前又在抢汉字,连大和民族都看不下去了。

  北棒子还没开智,比较无知,姑且不与他们一般见识。

  从地域上来说,高丽棒子只是龟缩在朝鲜半岛,而高句丽横跨龙国的东北地区和朝鲜半岛。由此可知棒子和高句丽是从属关系。前则从属于后者而不等同于后者。

  从遗传上来说,高句丽人起源于中国东北,骨子里流淌的是龙血,只不过不小心混合了一点棒子血。而高丽是完完全全的棒子血统。

  云羽这才搞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卖儿卖女。

  打仗,自然要大规模征发徭役,男人上战场,税不减反征,一家老小怎么养得活?也就只有卖了。

  尽管云羽知道这场战争的结果,但更知道自己现在什么也改变不了。

  一则距离太远,难解近渴;二则即使死乞白赖的送去了水,杨广未必会喝;三则,天命与我,不再在这即将到来的乱世中博他个千古留名又怎么对得起穿越一场?

  能不能把李世民这个千古一帝比下去?将长孙皇后撂倒,怎么把萧淑妃母女给睡了,找到武则天之后把她先睡后杀等等

  云羽在现在之时是个苦逼娃,对什么都充满好奇,时常喜欢偷瞄。一看就是从犄角旮旯出来的,没见过世面的土鳖。自打到了这儿过上了富二代的生活,气质练出来了,目视前方,眼神淡漠,大有一种目空一切的贵气。

  猛然间被撞了一下,还没来得急扭头看是谁,一个带着些稚嫩的声音骂道,“你没长眼睛啊,怎么走路不看路。”

  云羽起初有些慌,这也是干了二十几年的穷屌丝养成的习惯,怕出事,任何意外事都是自个儿解决不了的事。忙又不慌,身份变了嘛,现在自个儿是私生子富二代加官二代,老爸比李刚还牛,我怕谁?

  最后是不慌不忙,不紧不慢的转过身,眼前登时一亮,这么美,简直比电视剧里的古装美女还要美上几分。

  丫鬟见云羽色眯眯的看着,脸红了一点,害羞的道:“你看什么看?”

  云羽看的有些陶醉,吐口而出,“你误会了不是看你。”

  “你······”丫鬟气呼呼的指着云羽。

  白皙的手指轻轻弹了弹丫鬟的肩,“好了,走吧,别跟这种人一般见识。”

  云羽这才回过神,若是以前也就算了,不了了事最好,可毕竟身份变了,也就没那么多顾忌。

  “一主一仆请留步,明明是你们撞的我,为何还要骂我?”

  云羽的这句话瞬间让伶牙俐齿的丫鬟自卑感暴增,低着头,闭着嘴。

  长孙无垢瞅着云羽有些好奇,看不出来这个留恋于青楼的云家三公子还有点水平,怔了怔,并没有直接回答云羽的问题,眨了眨眼,淡笑问:“请问好狗挡道吗?”

  “不挡。”云羽答,语音刚落,登时后悔。再一看人家已经满载进了绸缎庄。

  气得云羽直跺脚。

  这美女到底是谁啊?说话怎么比我这个现代人还损?登时对这个美色和长孙柔比起来也不遑多让的美女好感像股价一样暴跌。想来想去还是那些青楼的姐姐们好啊!

  一个看上去富态满满的中年男子从小貂蝉房里走了出来,看上去收获不少,脸上的肥肉满意的绽着花。

  云羽随即溜进小貂蝉的房间里,登时吓了一跳,但见小貂蝉已经将白色的腰带悬上了梁,披散着头发,满脸泪痕,只带了个红色肚兜。云羽登时把小貂蝉抱下。又帮怀中香碰碰的小貂蝉把裙子披上。

  小貂蝉不依不饶的哭喊着,“你让我去死吧,我受不了了。”

  云羽以为是小貂蝉受了不规则性爱的冲击,为小貂蝉理了理头发,安慰道:“你哪受伤了?需不需要看大夫?”随即从怀中掏出几两银子塞到小貂蝉的白嫩的手心里。

  小貂蝉好似未领情,银子被无情的抛落在地。随即对着那几两银子猛踩起来,“我讨厌这些东西,就是因为它们,我才来到了这儿。”

  “可以告诉我到底是什么惹得你这么痛不欲生吗?”

  “那个死胖子说我是婊子世家。”话音刚落,又哭了起来。

  云羽微怔,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就这么一句骂人的话就会让小貂蝉痛不欲生?想了许久才算有点眉目。

  这儿的姑娘身心都饱受剥削,待到老去也就是几十两银子被打发的命。被赎身的不是没有,但是概率简直比带安全套怀孕的概率还低。

  经过云羽的总结,来这儿的人,无非有以下几种:

  第一类,天生的风雅之士,这类人寻花是本性,出手较为阔绰。比如说宋代这方面的代表人物柳永。

  第二类,性压抑者,就是妻方势力大,想纳妾却又为了生存不得不委曲不纳。妻子又满足不了性心理需求,即妻子太丑,不能享受真正的愉悦,性憋屈得紧,也就只有来这。

  来这儿有两大好处,一是小三哭上门的事不会发生,二是就算偷腥败露,也只需安抚一头。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安全性比较高。

  第三类,小兵,可不要小看这些人,这可都是主力军,他们本就年轻气盛,血气方刚,这方面需求比普通人要强,而且妻子大多没法及时满足。

  怎么办?

  这儿,满足你。

  第四类就比较悲催,娶不起媳妇的,为了过性生活,也只得来这儿呢。

  她们知道自己这辈子的命运,她们唯一的寄托便是她们的家人了,你可以侮辱她们,但是绝对不能侮辱她们的家人。

继续阅读:第三章 唇枪舌战,危机乍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