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百姓苟税,云羽上门
清风曦月2018-09-09 16:332,790

  时间是一切事物最好的淡化剂,转眼之间世家公子嫖宿的风波很快就过去了。

  云羽也淡出了视野,姑娘再也不敢让云羽到她们房间里去了,生怕被再次曝光。虽然不会再有事,但老是被抓奸在床总是不好。

  再说她们也是有心之人,云公子对她们那么好,自个儿又那么脏,玷污了云公子总归是不好。

  这可把云羽憋坏了,细细算来,自个儿也有一年半没有过性生活了,眼不见为净,可是自个儿身处青楼,想不往那想都难。

  想想又有些后悔,早知道狠下心办几个就好了。

  想想又有些暗恨,要不是长孙柔那个死丫头老和自己过不去,没准都已经办一个班了。

  男人是一种特殊材料制成的生物,性冷淡时是君子,性亢奋时是禽兽。

  云羽现在就处于性亢奋状态,也就没那么正经,进内院去找长孙柔不痛快去了。

  云羽发现长孙柔除了捉奸的时候不端庄,其余时间都挺端庄的。但见长孙柔端坐在主位上品着茶,见云羽进来,依旧是老样子,再脸上给云羽下了一场雪,显得有些冷。

  “表姐跟你商量个事别,你若答应,你让我下跪的事,还有你差点害我被烧死的事一笔勾销怎么样?”

  古代男人是不可以轻易向女人下跪的,因为男儿膝下是黄金,但是云羽是假冒伪劣古代人,自然也就没那么多计较。

  在现代若看见哪个女子给一个男生下跪简直比看见飞碟还稀奇,男子给女子下跪倒是多有报道,云羽自个儿也跪过好几次。

  长孙柔冷冷扫了一眼云羽,示意他说下去。

  “你不如把品花楼承包给我管理,我每个月加倍给你利润怎么样?”

  长孙柔一怔,恶狠狠的瞪了云羽一眼,看来姑姑说的没错,这个小子确实是想单飞啊,以这个小子的才华,若是给他长翅膀的机会,翅膀硬起来,那是多么的可怕。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这是家族产业,并不是家庭产业,云羽还不知道长孙柔说的也不算。

  看来平常路走不通,只有另辟蹊径了。

  大街之上。

  云羽看见了触目惊心的事件。几十个官差如同城管对付钉子户一般,先是说上一通,随即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暴打,已然有好几个小商贩出血了。

  太原城内,几条比较繁华的街均出现了这样的流血事件。因这些小商贩而繁华的太原瞬间变得有些阴森。

  到处都是喊杀声,哭喊声。

  “别他娘的耽误老子办差,小心老子活劈了你。”

  “差爷,我一家老小要养活,我真的是交不起啊。”

  ······

  一经打听才知道,原来是为了出征开始加税了,先是征兵,征兵倒是简单,吃不饱饭的人有的是,愿意当兵的人有的是。

  人多了自然粮草消耗也大,因此不得不加税。

  云羽自个儿是没能力阻止惨剧,但是有一个人可以,李世民。

  李世民可不是什么普通货,谁想见就可以见,闯军帐风险程度不亚于堕胎,云羽还那么傻,万一哪个喽啰失个手怎么办?自己还怎么实现那些目标?

  但是有一个人的府邸倒是可以闯上一闯,长孙府。

  不是长孙府有实力,是一个女人,未来可是要当皇后的人,长孙无垢。这也是自己要办的女性之一,但是性命攸关先搁置一边。

  据正史记载长孙皇后算是一个比较幸福的皇后,集三千宠爱与一身,独揽后宫大权,无人敢望其项背。但正史通常是记录正面人物的阳光面,反面人物的阴暗面。就好比某些国家的国报,好人好到无可挑剔,坏人坏到头顶生疮,脚底流脓。

  显然是不全面的。因此还得参照专门记录历史人物阴暗面的野史。

  据野史记载,长孙皇后还是一代苦后,十三岁嫁给李世民,打小身体就不好,还出七个孩子。做个简要的计算,人在不使用高科技手段的情况下,自然排卵期性行为的受孕率是百分之二十,从概率上来讲,身强体壮、金枪不倒的李世民至少要把身体不好的长孙无垢压在身下,至少蹂躏三十五次才能生出七个孩子。诚然,这个估值是错误的。古人又不会监测排卵,再此不在多做计算,若在算下去着实凄凉。

  可以想象一下一个猛男把一个身体不好的娇弱女子压在身下蹂躏的凄惨画面。

  最令人气愤的是,李世民明知道长孙皇后身体不好,还不截至性生活,在长孙皇后死的前一年还被出了一个孩子。说长孙无垢是被*死的亦不为过。

  但不知欧阳洛附身云羽之后,长孙无垢能不能活过三十六岁呢?

  云羽也是差点被火葬那天搞清楚的,李世民第一个性伴侣是长孙皇后,那日在李世民旁边的女子是长孙无垢。逻辑可知长孙皇后是长孙无垢无疑。

  云羽来到长孙府,曝光度着实不小,两个瘦不拉几的家丁一看就知道小时候营养不良,一见云羽一脸不喜。

  “你干嘛啊?我们家老爷不在,少爷历练去了,男女授受不亲,我们家小姐是不会见你的。”

  云羽淡笑,“我和你们家是亲戚,我们亲戚之间的事是你们下人可以做主的吗?你们不要忘了身份,你们两就是看门的,看门狗懂吗?”

  两个家丁受到云羽这么明目张胆的羞辱,自尊心就像被巨浪冲击了下,很是受伤,红了一下脸,脸上有种忽冷忽热的感觉,垂下了头。

  云羽催促,“两条看门狗,还不快去啊?”

  一个家丁屁颠屁颠的跑去。

  “你在这挺尸啊,一起去啊,看门狗。”

  这个家丁也不愿在这受辱,小跑而去。

  随即云羽也溜了进去,万一长孙无垢不见怎么办?紧随两个自尊受创却无力反抗一路小跑的家丁来到海棠苑,但见满园的海棠香气扑鼻,给人一种陶醉的感觉。美人是怎么滋养出来的,大概就是这样吧。

  但见一个美人,白嫩如葱的手指摘下一朵粉嫩的海棠花置于鼻尖,轻轻闻着。果然不出云羽所料,长孙无垢确实不想见他。现在云羽的名声委实太臭,尤其是在长孙无垢这种才智与美貌并存的美女更是见他如见臭狗屎一般。

  但长孙无垢并不是如云羽所想。云羽找她能有什么事?自个儿都已经有未婚夫婿了,自然事找李世民的事。可长孙皇后是历史上著名的不愿多管与李世民有关的事!

  想得到聪明人的好感,做一个倾听者远比做一个插事者重要,这也是为什么长孙皇后能够一直受宠于李世民的原因。

  家丁刚转过身,但见云羽已然站在他们面前,一个家丁手指着云羽张口结舌的说,“你······”

  “你什么你,我不叫你,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云羽淡道,随即掏出几两银子随手一抛,“你们两个看门狗拿着这点钱给我滚,本少爷不想在见到你们。”

  这些下人都是买断的,除了给口饭吃,什么都可以不给,因此一年到头也没有见过几个铜板,一看见地上散落的几两银子,就像狗看见了骨头,眼里放着光,但是却不敢去捡。

  直直等着长孙无垢发话。

  长孙无垢淡雅的性格也被云羽这副恶少样撩得火气,指着云羽嗔道,“你给我捡起来,否则现在就给我滚,我不想见你。”

  为了太原的小商小贩少流些血,为了太原的安宁,云羽垂下腰,把地上一两一两的银子捡起来,但见那两个方才还被自个儿羞辱的没脾气的家丁正在掩嘴偷笑。

  “你们两条看门狗笑屁啊,还不给我看大门去,我们表兄妹之间的事管你们屁事,滚啊!小心我扇你们。”

  两个家丁看了看长孙无垢,长孙无垢点了点头,这才小跑离开。

继续阅读:第八章 寒冬将至,世人皆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