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鸟枪换炮,人生蜕变
清风曦月2018-09-05 06:552,546

  隋末,612年3月。

  太原,品花楼。

  一群姑娘打扮妖艳至极,正调侃着一个少年。

  “小公子,你看什么看?今天到姐姐房里来好不好?姐姐教你啊!”一袭紫裙,艺名叫小貂蝉的女子,掩嘴调笑道。

  几个姑娘一阵哄笑。

  云羽看着小貂蝉不由得心一颤,一时说不出话来。

  脸蛋白里透着红,就像是一朵初绽的桃花,透过薄纱身体的曲线依稀可见。

  几个姑娘又是一阵调笑,一个叫凤凰的姑娘起哄道:“你们就别调侃小少爷了,你看他脸都红了。”

  这些姑娘以前可不敢像逗自家小弟一样肆无忌惮的调侃云羽。

  直到一年前云羽一场大病醒来,一贯像看厕所一样看待这些姑娘的云羽突然性情大变,主动和这些姑娘搭讪,一口一个姐姐叫得比叫亲姐姐还亲,起初这些姑娘还比较拘泥,次数多了也就入了道。

  这些姑娘均是青春貌美,而且大多数都是有艺傍身,且不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弹唱个小曲儿倒是没有问题。比不得千金小姐,比些个农家小女倒是搓搓有余。

  但是在云羽眼里这些都是歌唱家,若是放到现代,简直就是国民老婆。

  不干净怎么呢?

  现在的演艺群有几个女明星是干净的?

  云羽本是一个大学本科生,现在的大学生,毕业即失业。应聘了几家公司给出的答案出奇一致,“对不起,我们目前只招研究生。”

  这个时代的女孩,喜欢看的是不现实的泡沫剧,但是做起事来比什么都现实。女朋友见云羽要车有车,只不过是电瓶车;要房有房,只不过是农村的一层平房;生活不成问题,只不过除了温饱别的就甭想了。

  果断的提出分手,虽说为人处世风格丝毫没有受到肥照剧的影响,但也不能说是白看,至少还是学了几句高尚的台词,“对不起,我已经不爱你了,你以后要······”

  云羽一时被几句高尚的台词搞蒙了。还没搞清楚主要问题,把事情想简单了,本来问题是物质问题,结果被云羽直线下降成情感问题。还以为下个跪就可以解决问题。

  天下着磅礴大雨,云羽跪在地上高吼着,“玉儿,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知道错了。”一声比一声凄厉。

  房间内的女子来回踱步,倒不是想着是不是再给他一次机会,而是担心这声声嘶吼,被房里正在为接下来的性生活沐浴的男主角听见。忽又庆幸,这个二逼,幸好叫得是昵称而不是全名!

  云羽盼女朋友来和盼太阳从西边出来的概率差不多,自然是白日做梦。

  老天爷是公平的,让云羽失去了女朋友,总得给点什么作为补偿。很慷慨的给了云羽几个蛋,只不过老天爷打游戏打迷糊了,太大了,直接把云羽打到了时间的负数端。

  这就是云羽来到这的经过,称不上传奇,就和出门被车撞差不多。但是云羽却希望被多撞几回。

  来到这儿,云羽有了几大改变。

  第一,老子是太原士绅,自己也算是个私生子富二代吧。母亲郑氏是一个丫鬟出身,一次为喝醉酒的老子洗脚,被办了。

  第二,娶媳妇不成问题了,有钱人家的狗都比人金贵,更何况是庶出之子呢?

  有这儿两点,难道还不满足吗?

  老子妻妾成群,有名有份的就十个,不过孩子倒不是很多,四个,不是老子的精子质量差,而是打胎药太廉价。

  两年前,大夫人长孙氏果断提出让云羽去云家产业品花楼,倒不是大夫人为丈夫和其他的女人的结晶着想,而是为了羞辱云羽的母亲和青楼女子一样脏。那时的云羽蒙此大辱恨不得寻短见。

  这就是云羽来到满花楼的经过。

  尽管大夫人不是什么好意,但是现在穿越版云羽打心眼里要对大夫人说一声谢谢,因为这儿的女孩就是最差的也比自个儿女朋友漂亮好几倍。

  至于是不是处女,云羽丝毫不在意,在他和他女朋友在一起之前,他的女朋友已经转手过十几次了,既有甩别人,也有被别人甩,就像是跳拉丁舞,你来我往。

  云羽和几个声音能让人骨头酥得走不动道的姑娘们调笑了几句,也就走开了。不是云羽不想继续,没办法,来客人呢!

  前院,不论白天还是晚上给人的感觉都是亮堂堂的,充满着喜庆,事实也确实如此,来这儿的人,不论是麻衣布带,还是绫罗悬玉,均是尽兴而来,尽心而去。只因,在这儿,他们都能够找到他们缺失的东西。

  城西头,少了条腿要饭的老邵,娶媳妇儿就甭想了,在现在,这么好的社会,尚且还有3000万光棍,更何况是古代。

  隋朝虽然没有男女十二比十的问题,但是分配不均,就好比云羽他老子,一人占了几十个,皇帝杨广就更可恶了,一个人霸占着上万个,自己用不完,也不想着分几个给别人。

  时代是进步的,从女人分配这方面就可以体现出来,古代男子可以占着茅坑不拉屎,当代的富二代至少是拉完了让别人拉。

  后院与前院相比,即使是白天也是充满着阴深。

  云羽一脚踏进后院,但见一个小姑娘被一个裹着头布的中年妇女牵着手走着。云羽纳闷最近来卖身的女孩怎么这么多?

  看着中年妇女一脸泪痕的样,显然是不情愿。但是小女孩还好,小脸红扑扑的,很干净,显然为了多卖几个铜板特意装扮过,脸上还带着笑。显然把卖身当逛街了。

  云羽也跟了进去。

  门口两个腰间别着刀的门卫一脸凶相,小女孩在入门时明显露出了些惊恐之色。

  云羽在入门时,一左一右洪亮地叫出,“少爷好,”云羽点了点头。

  尽管背后这些下人,没少拿云羽的身份磨牙,但是当着正主面还是没那个胆儿表露丝毫,云羽是丫鬟生的,但也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

  正位上做的是品花楼真正的主事,长孙氏的侄女长孙柔。生的倒是如花似玉,言谈举止无不透着大家闺秀的温柔仪态,不过从来没给过云羽什么好脸,自然对她也没什么好感。

  见云羽进来,女子好似未见,脸上的冰山未见丝毫动容。

  身后的花老鸨淡淡的说:“二十两?”

  中年妇女说:“求求你再加点吧。”

  ······

  中年妇女哀求了半天,最终以十八两成交,这就是品花楼的规矩,你的眼泪只会让你得到的更少。中年妇女一直哭,女孩也跟着哭。

  女孩哭喊:“娘······”

  中年妇女哭喊;“闺女,娘对不起你。”

  ······

  这样的场景,云羽已经见过很多次,没法改变,也无力改变,只得偷偷给这些买孩子的塞钱。尾随追出,掏出20两银子,正准备塞给中年妇女。一个冷冰冰的声音从后边传来,“你回来。”

  头也没回,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我等你。”

  气得长孙柔直接将桌上的一杯茶向地上砸去,茶水满是愤怒的溅起。

继续阅读:第二章 不忍辱,头悬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色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