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小米回家
索香2018-03-16 10:013,336

  此时的王小米也刚刚到家,虽说靠父亲买房这种事他万般不情愿,但眼下情况也没办法,只能算是先借着的吧,日后有钱一定加倍奉还!

  小米刚到家,弟弟小面见着哥哥了也挺开心,亲兄弟之间就没有那些肉麻的感情流露在外,王小面只是问了句“哥,回来啦。”

  小米笑着回:“恩。”

  倒是王小凤,一见着王小米开心的像朵云一样飘着过来。

  王小凤:“大哥回来啦~”一见着王小米空着手,瞬间晴天的脸变得阴沉沉。“没带礼物给我?”

  王小米:“哥回来就好,好久不见,正好,吃饭。”

  王好养此时心里明知王小米回来的目的,倒不像是爸爸了,像是个爷爷,摆起了领导般的大架子。

  王好养:“回来我这大房子了小米,洗手吃饭。”

  在这未装修空荡荡的大房子,这屋里有用的没用的摆放的到处都是,乱七八糟,说实话,王小米感觉这个家的环境根本不如自己蜗居的那小出租屋,至少出租屋里看起来要温馨一些。

  王好养今天的态度与平时不一样,有些反常,非常傲慢,架子很大,他知道儿子小米有求于已,那事,呵呵,想求人办事哪有容易的,不得把自己马屁拍的舒舒服服的才行?

  王好养:“跟你城里女朋友现在怎么样了?”

  王小米:“还行。”

  苗玉:“半晌不夜回来,是有事吧。”

  王小米:“呵……就是……还是……房子的事。”

  王好养:“我知道,你回来准为这事,你城里女朋友,怎么说的?”

  王小米:“还是,先买房子再谈其他事。”

  王好养一听这话,就像是喝的刚刚好但还没至于醉的人,借酒发挥自己。王好养生气筷子往桌子上一拍,提高了好几个音调:“我王好养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我家里一个房子抵他城里人三个大,城里人有什么好牛的!来跟我比谁房子大啊!”

  乐清宁惊魂未定,李白心不断的安抚她。

  白心:“清宁,怎么回事啊?”

  和悦:“这就是昨天那几个八婆?”

  白心:“昨天怎么了?”

  清宁:“白心姐,她们全家都是奇葩,一见面又要生男孩又要我离家人远点,又嫌弃我是农村的这这那那,我都没法说了奇葩。”

  白心:“怎么会这样?我问问我表姐。”

  清宁:“不用了白心姐,过去就过去了。”

  白心:“对不起清宁,我不知道会是这样。”

  清宁:“别,这事不怪你。”

  白心:“怪我之前没有清楚他们家是什么样的人,以后再做这种事一定要双方都知根知底。”

  和悦:“不解气,下次见她们一次打她们一次!”

  清宁:“和悦姐,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周之君:“真厉害,你是我见过的最能打的女人!”

  和悦:“能打?哼!论动手我钟和悦还从来没怕过谁!”

  周之君:“嘿嘿,你能帮我教训教训我们班老师一顿吗?要求不高,脸上挂点彩就行。”

  白心:“闭嘴,还不收拾收拾上学云。”

  周之君:“晚不了,不着急。”

  白心:“快去。”

  周之君:“难得认识两个大美女。两位美女,以后见,不要忘了我,说不定我就是你们中谁的白马王子。”

  和悦:“嘴还挺贫。”

  周之君:“我不介意姐弟恋哦,所以不要纠结年龄问题哦~”

  白心:“去去去!”

  周之君:“周之君!”他像古代大侠介绍自己似的双手抱拳。

  和悦:“钟和悦。”钟和悦回礼。

  周之君:“她我知道,昨天见过,清宁姐。二位,后会有期。”

  和悦:“后会有期。”

  之君像是古代大侠一样,潇洒转身,当作自己的短袖是长袍,向后甩了甩,走着大侠似的步伐上楼。

  和悦:“你家儿子呀,真精神。”

  白心又是一声叹息:“恩,是的,他爸我就够愁的,这孩子我更犯愁。”

  和悦:“怎么了,不挺好的吗。”

  白心:“叛逆,太叛逆了,根本管不了。以前性格倒是好好的,我想来想去,最可能的原因就是这几年我们不在他身边,他一回来我就跟他爸吵,吵着吵着就把之君的性格改变了。”

  清宁:“这算什么,你根本就没见过什么叫叛逆。”清宁言下之意,说的是自己的弟弟乐清澈。

  和悦:“都还没吃饭呢吧,出去吃还是叫外卖,我请客。”

  清宁:“没心情吃了。”

  和悦:“那还是叫外卖吧。”

  贪上这种事,清宁觉得好丢脸,像是做小三被抓似的,不过自己明明没做错什么呀?

  周之君进屋看到家里特乱,是好多人喝过酒之后的现场,酒瓶乱摆,客厅桌子、地上到处是烟头,桌子上的扑克牌,显示着这是多人在聚在一起打过牌的痕迹。

  周之君进周柴卧室,周柴睡的正香,但是床头也没少烟酒,活脱脱的像是美剧中那些颓废的酒鬼。

  周之君脑子都没想太多,抓起酒瓶对准地上用力摔碎,酒瓶碎的声音惊醒周柴。

  周柴:“怎么了?”

  周之君:“你造的?”

  周柴:“哦,约了朋友喝了点酒打打牌。”

  周之君:“谁收拾?”

  周柴根本没想过这个问题,过了半天才回了句:“我……我收拾吧。”

  周之君伸着五指:“给钱,我要走了。”

  周柴:“哦。”

  周柴到处掏钱,还是那种惭愧感,一把岁数,四十往五十数的年纪,却像个十四五岁的小孩似的,翻来翻去,只找来一把零钱,连一张百元红钞都找不出来。说实话,虽然周柴人品不咋地情商也很低,但是在自己儿子面前,此时他也觉得很丢脸。

  周之君一起抓过,拿了几十块钱,回卧室收拾东西。

  周柴:“那点钱够吗?”

  周柴起身看了看周围的环境,醒了醒酒,这才发现真的好乱。

  一帮烟鬼酒鬼聚在一起,吃吃喝喝再打打牌,可想而知这面积不大的家会被造成什么样。

  周之君简单收拾好东西,一脚把门踹向墙壁。“够不够不用你操心。敢离婚,后果自负!”

  周柴:“哦哦。”

  画面再转,周之君转眼就到了网吧,打开盒饭刨了几口就赶紧迫不及待的进了游戏。

  王好养饭吃到一办,嘴里就点燃了一只香烟,歪着嘴吸着烟,像他这样的老烟枪子,似乎真的能像周星驰《功夫》里面包租婆一样,一口气就把一只烟吸光。

  就像是要办什么大事似的,得先把两只袖子撸起来。

  王好养:“你爸我在村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只要我一句话,周围十村八店的姑娘多的是想往我家嫁。”

  苗玉:“你是大学生,可以说我们这整个镇的姑娘,随你挑!”

  王小米:“妈,你当大学生是什么了?还有你能不能不要总说周围村姑娘都想嫁到我们家这种话。”

  苗玉:“大学生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为你上大学花了不少钱!花了那么多钱上大学,到这岁数了还娶不上媳妇,你不娶媳妇,你弟还要不要老婆了?这所有的姑娘都想嫁到我们家这是事实,是实话!实话怎么还不能说了!”

  王小米:“小面他结他的,我……”

  苗玉:“哥不结婚弟先娶上,哪有这么个理?”

  王好养:“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想的。”

  王小米:“没怎么想。”

  王好养:“我还就不信了,她家不过是投胎投在城里,大家都是人,他凭什么觉得自己高人一等?还要买房,他家人要是投胎在哪个别的村子里,还不知道得跟什么样哈巴狗似的讨好我们家!”

  王小凤:“大哥,你把你女朋友带来让我们看看呗,我帮你把她教训的服服帖帖的!”

  苗玉:“对,还没见面呢就狂成这样似的。”

  王小米:“人家哪狂了?不就是要买个房吗?这事不是爸先说的吗?”

  王好养:“呵!我说的话多了,我还说要当市长了,聘书都下来这么些年了我都没爱去!我就爱在家呆着!”

  苗玉:“妈没文化,不懂那些,你结不结婚这事我也不想管了,赶紧给我抱个孙子来就行。”

  王好养:“我问你,你给我老老实实交待个清清楚楚的到底,她们家是什么情况。”

  王小米:“什么什么情况。”

  王好养:“你去过她家吗?”

  王小米:“去过。”

  王好养:“怎么样?”

  王小米:“什么怎么样?”

  王好养:“她们家看上去有多少钱?”

  王小米:“不要跟我提这个行吗,我跟她在一起不是为了钱。”

  王好养:“切,那她爸跟她妈,一个月能赚多少钱?我”

  王小米:“你们能不能不要总是钱钱钱的。”

  苗玉:“问问还不能了?我们家这些年可是赚了不少钱,就现在银行里还有二十万呢!她们家能比我们强到哪去?我们整个村可没几家比我们家有钱的,要说啊,还是你爸能耐!嘿嘿嘿嘿。”

  这场对话,王小米一直压着态度在忍,忍……忍受着自己父母狭隘愚昧无知狂妄的思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与面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与面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