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石灵
彼岸之泪2018-05-24 17:013,920

  世间万物,皆有灵性,一株草,一株花,甚至是一块石头,都可以有灵性甚至于修炼成人形,他们都是在因缘巧合之下形成的灵体,不属于灵魂,而是灵,灵是很单纯的,谁对他们好,他们会加倍还回去,甚至于牺牲自己……!

  自从那个邪修者从医院跑了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在玩的辖区内感觉到他的存在,沈宇说,那个邪修者知道我们在找他,所以用方法把自己的气息隐藏了起来,除非他再次动手否则我们根本找不到他。

  之后我们两个就打算先回冥界和阿茶说一声,到了阿茶的办公室,沈宇把事情给阿茶说了一遍,我本以为阿茶会生气,结果阿茶只是说这件事情暂时先放下,等到他再次出手的时候在想办法抓住他。

  之后阿茶就让我们两个出来了,出来之后,沈宇拉着我的手一路小跑着坐到车上,我很好奇他干嘛这么着急啊,结果他看着我笑着说:“小婉,看来阿茶她老人家是有什么事情没有和咱们说清楚。”

  我这才反应过来,阿茶说不定早就知道那个邪修者和裂缝有关系,只是没有告诉我们而已,看来阿茶自己是有打算了。

  “哦!我明白了,看来阿茶大人是有自己的打算,所以才让咱两个不再管这件事情。”

  沈宇用他的大手胡乱的揉着我的头发:“看来,你的智商还是很高的啊!”

  我把他的手打到了一边:“不要乱摸,我本来就不笨好不好!”

  他耸了耸肩没有再说什么,随后我们就开着车离开了冥界,等到人界的时候,天才刚蒙蒙亮,我们到了别墅门口的时候突然间发现有一个一身蓝色运动服的女生正倒在院门口,我和沈宇对视一眼赶紧就下车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下了车之后,我们两个把这个女生扶了起来,这个女生的周身,飘散着一层薄薄的雾气,不是阴魂厉鬼的那种浓厚的雾气,倒像是什么因为因缘巧合形成的带有灵气的东西,这个女生的意识很模糊,嘴里面一直在说:“什么……月不要离开!”什么的这类话。

  沈宇听了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唉!看来又是一个因为情引发的事情!”

  我听了很不明白就问他说的是什么意思,沈宇说先把她扶到屋子里面去,他去停车,等回来了在仔细的看看这个女生是怎么回事。

  之后他就去停车了,我把这个女生扶到了屋子里面,让她躺在了沙发上,我无意间触碰到她的皮肤,发现她的体温很高,一看就是发烧了,我赶紧把我放在茶几底下的医药箱拿了出来然后找了两颗退烧药喂她吃了下去,随后我又去我的房间里面找了一条小毛毯给她盖上,盖上之后她就沉沉的睡过去了。

  她睡过去之后我呢就坐在旁边的小沙发上看着这个女生,这个女生长得确实不错,而且一看就是刚刚从学校门里面出来的,我一直有一点不是很理解,她的周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飘着一层淡淡的雾气,这种雾气若有若无的,仿佛我吹一口气,就散去了。

  而这时沈宇也回来了,看到沙发上熟睡的女孩,他摇了摇头随后把窗帘全部拉上,然后打开灯坐到我旁边的小沙发上翘着二两腿:“行了,出来吧,你是灵,不是灵魂,我们不会抓你的!”

  他这句话瞬间把我弄蒙了:“沈宇,你在叫谁啊?”

  他看了看我笑着说:“马上你就见到了!”

  他话音刚落,就看见女生脖子上带着的一块水滴形的白色的玉石发出了柔和的光芒,随后竟然变成了一个一身白衣的长相俊美的男人!我顿时愣住了,直到沈宇敲我的脑袋我才回过神来。

  就看见他贱兮兮的笑着:“小婉,你是不是被人家的美貌给吸引了!”

  我狠狠的白了他一眼:“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是有点惊奇,一块玉石竟然变出了一个人!”

  沈宇笑笑然后盯着他说:“他是石灵,因为被她带的时间长了,便有了人性有了灵性,最后幻化出来的灵。”

  随后沈宇看着男人:“你叫月,对吗?”

  那个男人点了点头:“是的,我叫月,你……你们真的不会抓我?”

  沈宇点了点头:“不会,因为你不属于灵魂,你只是灵,我们是摆渡人,负责摆渡灵魂不负责灵的事情。”

  他点了点头随后他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女生一眼又转过头来看着我们:“你们能不能帮帮她好起来,她已经发烧五天了,而且吃药也不管用!”

  “发烧五天了!”

  我有些诧异,一般人发烧最多也就是两天只要吃药就会好起来,但是他说这个女生已经发烧五天了而且吃药也不管用,这就有问题了。

  这时沈宇叹了一口气神色有些凝重的看着他:“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发烧吗?”

  男人摇了摇头,随后沈宇继续道:“因为,你是玉石修炼成的灵,虽然人们常说人养玉,玉养人,但是玉石也是石头,一旦有了灵性,便会反吸收佩戴者的力量,如果身体好的人,只需要三天适应了灵体的存在,那就一点问题也没有,可是对于身体原本就有些不好的人,这种反吸收却是致命的,就像是她,我猜她原本就体弱多病对不对?”

  男人怔住了,随后很心疼的看着沙发上的女生缓缓地说:“你说的没错,小雨她从小身体就不好,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她的父母,也就是我的原主人在她三岁的时候把她放到了孤儿院的门口,让她自生自灭,但是她很坚强,到了孤儿院里,她很努力的交朋友,融入那个群体里面,但是每当别人熟睡的时候,她就会躲在被子里面偷偷的哭泣,她心里面的悲伤我都知道,后来她很努力的上学,从小学到大学毕业,我都默默的陪在她身边,后来有一天我发现我可以幻化成人形了,后来有一次在她伤心的时候现了身,我怕吓到她,可是谁知道她一点也不害怕,还说她一直都知道我的存在,之后每天晚上我都会现身陪伴着她,不论她高兴还是伤心我会陪着她,可是在五天前,小雨突然间发烧了,虽然不是很严重,但是她还是感觉到很不舒服,她以为只是很普通的感冒,就吃了两颗退烧药,结果她一直发烧,她也去医院看过,医生们也说是普通的感冒,可是就在这两天,小雨发烧的越来越厉害了,而且经常晚上无意识的往外跑,我虽然是灵,但是也只能在夜晚出现,到了黎明我就会重新回到玉石里面,我只能天天晚上防止小雨跑出去,可是昨天晚上,我怎么拦也拦不住她,我只好跟着她,她走到了你们的门口,就不在走了,随后就是刚刚你们看到的场景,我因为天亮回到了玉石里面,而你们也正好来了。”

  听了这个男人的叙述,我才知道,这个男人从这个叫小雨的女生小时候就相当于一直陪伴着,但是由于小雨的身体体质太差了,所以他每次现身,就相当于在吸收小雨的生命,所以小雨才会高烧不退,但是我从男人看着小雨的眼神中可以看到一个男人对于女人的爱于与怜惜,但是他是灵,他的存在会让小雨失去生命,如果想要小雨好起来的话,他肯定是要消失的。

  沈宇放下了他的二郎腿看着男人:“这就对了,小雨之所以会跑到外面的门口,那是因为她灵魂的本性,我们是这片区的摆渡人,所以她自然会来找我们。”

  说着他站起身来随后居高临下的看着沙发上的小雨对这个叫月的男人说:“小雨的灵魂最多还能在她的身体里面停留两天,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就是你消失,然后小雨会彻底的好起来,第二个选择,小雨死,但是你可以等,等到她转世,到那时,你们说不定可以一直在一起。”

  沈宇说完,男人不假思索的回答:“我选择第一个,我不要让她死,她还年轻,我不要因为我想和她在一起,就让她死,就算我会彻底消失,我也要让她活着!”

  我也站了起来:“沈宇,真的只有这个办法吗?”

  沈宇回过头来看了看我叹了口气:“,只有这个办法。”

  随后沈宇看向男人:“你放心,小雨的灵魂,暂时不会被挤出来,你们今天晚上还有机会见一面,我们两个会把你们带到海边好好的告个别,你是灵,太阳一出来你会消失。”

  说着沈宇就往他睡的书房走去,我也大步跟了上去,到了房间里面以后,沈宇就把门关上了,然后就看见沈宇有些颓废的坐在电脑桌旁边的椅子上,眼睛盯着黑黑的电脑屏幕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坐在后面的单人床上问他:“沈宇,你……没事吧?”

  他背对着我摇了摇头,随后有些伤感的说:“情,是最伤人的,今天我说的这个办法,真的是……最好的办法了!”

  我看着他的背影,觉得他以前一定有过一段过往,但是我不会去问,我不想在人的伤疤上撒盐。

  我们两个在房子里面做了一会儿后,就重新回到了客厅,到了客厅,就看见小雨已经醒了,看来我喂的药,也是管一点用的,而且正在和月高兴的聊天,我们两个对视一眼立刻换了一副高兴的样子和他们打招呼,然后还做了一堆好吃的吃,时间慢慢的到了晚上,沈宇故意提议说去海边吹吹风,随后就一起坐着他的保时捷去了海边,到了海边后,我和沈宇找借口去其他地方只留下他们两个人。

  我和沈宇去了另一边的海滩,然后找了个地方坐,坐下之后我就忍不住问他:“沈宇沈宇,你说等到天一亮,月真的会消失吗?”

  沈宇看了看我,随后看向黑黑的海洋有些恍惚:“他会消失,他只是最低等的灵,太阳的力量会让他彻底的消失。”

  我的心里有些不舒服,为什么非要把他们分开,他们两个一看就是互相爱对方的。

  这时,沈宇突然间靠在我身上闭着眼睛,我下意识的想要动,就听他有些疲惫的说:“小婉,不要乱动,让我睡一会儿,到了天亮再叫我。”

  随后他就不说话了,我也不动了,我们两个就这么互相靠着坐在海滩上吹着风,就这么一直到了天快亮了,沈宇突然间睁开了眼睛,我也醒了,沈宇一把拉起我的手就往月和小雨的方向跑,等跑到的时候,天空的太阳已经要升起了,月的身形开始渐渐的消散,而小雨则满含着泪水看着慢慢消失的月,他们两个虽然一句话也没有,但是我从他们的表情当中,看到了不舍,我实在是没有勇气看下去,直接往车里面走,沈宇也跟了上来。

  我们上车了之后,天空已经完全亮了,我想月已经彻底的消失了吧。

  “行了,不要伤感了,人世间有很多无奈的事情,看习惯了就好!”

  说着就发动车子打算走了,我突然间想到,小雨怎么办,沈宇告诉我说,小雨的家就在海滩附近,随后他就一脚油门驶离了海滩。

继续阅读:十一章 小鬼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摆渡之彼岸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