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节
酒瓶子殿下2018-03-13 11:481,235

  “程跃,你听我解释……”

  “你解释什么?”程跃大吼着,脸凑到陈冰眼前,用充血的眼睛失望而愤怒地瞪着陈冰。

  “你还要骗我到什么时候?”程跃面目狰狞,死死按住挣扎的陈冰。

  “你想说你偷偷催眠我,是想诱导我爱你对吗?你想说你对我做心里暗示,是为了不让我花心,让我只爱你一个人对吗?好呀!我爱你,我只爱你!我会好好爱你!”

  程跃像受伤的野兽,不顾陈冰的哭叫和挣扎,撕扯掉她的衣服,强吻她,粗暴地侵占着她的身体。

  “这样爱你够吗?这样爱你满意吗?”程跃红着眼睛质问着身下的陈冰:“你催眠我,暗示我不能喜欢别的女人,我现在只爱你,只和你做,开心吗?”

  陈冰哭叫着,乞求着,然而自己的声音却让程跃变本加厉,反而带来更多的折磨。

  “是你让我疯掉的!是你!都是你的错!”

  ……

  沙发嘎吱吱作响,陈冰的声音由哭叫变成痛苦的呻吟,最后没了动静。

  陈冰布满淤青的一只手臂垂了下去,程跃抱着昏厥的陈冰撕心裂肺地痛哭。

  “为什么让我爱你?为什么要骗我?”

  陈冰醒了,已经是凌晨四点。她睁着眼睛缓了一会儿,知道这是程跃的房间,她轻轻一动,全身都开始疼痛酸麻。

  忽然一只左臂压了过来。陈冰借着小夜灯微弱的光看到:程跃闭着眼睛,枕着右胳膊侧躺在自己身边。

  “别装睡了,我知道你醒着。”陈冰轻声说。

  然而程跃并不答话,反而挪挪身体和陈冰靠得更近,用胳膊把她向怀中搂了搂。

  “你不想听我解释吗?”陈冰试图再次解释,可程跃捂住了她的嘴。

  “睡觉的时候安静点。”程跃依然闭着眼睛。

  陈冰扭了一下脸说:“第一次催眠,我以为我离开后,你自己可以恢复……”

  停了一下陈冰接着说:“又见面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还爱你……担心你康复后会……所以治疗时给你做了一些诱导和暗示……”

  “别说了!”程跃又一次捂住了她的嘴。

  陈冰盯着天花板上的图案,听着程跃传来的心跳声和沉重的呼吸声。

  “这个伤疤怎么来的?”程跃隔着被子拍拍陈冰的中腹部。

  陈冰苦笑了一下说:“当年为了减肥,切掉了三分之一的胃。”

  程跃隔着被子来回抚摸着陈冰伤疤的位置。

  过了许久,程跃再次开口:“对不起……如果知道你是第一次,我应该温柔些。”

  “没关系。”陈冰依旧盯着天花板,等着程跃继续和自己聊点什么。

  ……

  “我们分手吧!”

  陈冰扭头看着依旧没有睁眼的程跃,她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程跃睫毛微微抖动,语气平和地说:“谜底已经揭开,你的戏法也失灵了,你以为我还会真的爱你吗?”

  程跃深吸一口气,鼻翼煽动了一下,声音微颤接着说:“我们都放过彼此吧!天亮以后,我希望你能像之前那样消失!”

  说完,程跃放开了怀里的陈冰,背过了身去。

  天亮了,陈冰消失了!

  程跃心情愉悦地哼着歌买了早餐回来,他一边看着窗外的阳光晴好,一边吃着东西想着下次的面试。

  忽然程跃的眼睛扫到沙发下的牛皮本,他再也咽不下嘴里的早饭,捂着嘴巴呜咽起来……

继续阅读:尾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租房的错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