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把她扌考起来
碧也2018-03-07 18:251,126

  潘雅娴听了,止不住浑身痉挛,眼里露出厚重恐惧,挟带复杂的、变幻的暗光,嘴唇颤了颤,但终究没有说出一个字来。

  警察先生换上沉痛表情,禀告道,“据我们现场勘察分析,易夫人被抛出车子,不幸摔断一条腿,头部撞在石头上,失血过多致死。”

  “头撞石头……。”易坤天喃喃重复,心底一阵抽搐,眼中射出两团愤怒的火焰,喷在潘雅娴身上。

  办案警员恭谨安慰几句,抽身要告退。

  “警官,”易老夫人止住嚎哭,靠在沙发上叫住八字步先生,抹了一把眼泪,愤愤道,“这不是车祸!”

  办案警察掉头,所有的目光聚焦在老夫人身上,有诧异的,有惊悸的,有痛苦的。

  “一定是潘雅娴这个女人干的!”老夫人悲愤地说,“是她杀害我媳妇,故意放走我孙儿,她这么做,也是想让我们生儿死。警官,你把她抓起来!”

  所有的目光或惊诧,或愤怒地直射潘雅娴,易坤天寒剑般的眼睛,从警察先生进屋那一刻起,一直盯着潘雅娴,没有离开过。

  “不,不是,不是这样的。”潘雅娴惊恐地叫,身子抖得厉害,求助地望向易坤天,奢望他能够帮她说一句话。

  “就是你!”信仰佛 教的双眼里喷出不共戴天的明火,“一场车祸,你们母女皮毛不伤,就活该我易家倒霉?死的死,伤的伤,小孙孙下落不明。”

  “不是的,我没有那样做。”潘雅娴避开老夫人凌厉的眼光,小腿筛糠似的打抖,流着泪叫,“我真的尽全力了。那是意外,我真的没办法找到生儿救他上来。”

  易老夫人颤颤巍巍走到警察跟前,拉住他的手,声讨黄世仁似的,“警官,这个女人下岗没有工作,也没有男人,还带着一个小孩子,担心过日子艰难,就打起我儿子的主意,加害我孙孙和媳妇,目的就是她们母女代替我的孙儿和媳妇。警官先生,你把她拷起来带走!”

  精明的警官望向易坤天,一时半刻木呆呆地,不知道如何是好。

  天平的一边是易老板的母亲大人,一边是易老板的小姨子,真叫他左右为难啊!

  易老板尽管有着阴险狠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丑陋性子, 但他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孝子,套句现在的时髦话来讲,他是听妈妈话的“妈宝男”,这在K市,大家众所共知。

  所以,易老夫人的意思,那是绝对不能违拗的。

  但是那个年轻貌美的小姨子,也不是省油的灯。

  大家都传言,易老板的小姨妹是他的心肝宝贝,和她的姐姐和谐友爱共同伺候易老板。

  “不关她的事。”就在警察左支右绌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易坤天突然开口,音线成一条直线,却没有一丝温度,

  老夫人听到儿子袒护厚颜女人,气火攻心,身子摇摇欲坠,被紧随左右的中年保姆护住。

  易坤天抬头望着母亲,脸上布满自责、悲恸与仇恨,怆然泪下道,“妈,真正害死静瑜和生儿的,应该是我。如果当时听静瑜的,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继续阅读:第七章 任她发情发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