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讨债的
半夏2018-03-05 20:143,268

  “你……你不是说你家就有一个碗吗?”给林欣打伞的杜坤开口问道。

  陈绅耸了耸肩:“我昨天又买了两个。喝吗,一百块一碗!”

  杜坤咬了咬牙:“不喝!”

  陈绅朝着厨房里走去,过了一会,他端着两个碗,胳膊上夹着林欣的那个温水杯,将两只碗放在了桌上。

  “喝吧。”陈绅淡淡的说道。

  林欣面无表情,拿起碗喝了一口,接着一饮而尽。本来林欣其实很讨厌这个凉茶里的药味的,但是爸爸说,这家的凉茶他喝过,药方非常好,喝了是真的能够解暑。

  一旁的男人也端起了碗,不过,才喝了一口,他的脸色就变得精彩起来。

  “噗。”男人一口将嘴里的凉茶吐了出来:“这都什么玩意?这么难喝的东西,一百块钱一碗,臭小子你耍我呢?”

  陈绅撇着嘴:“我可没告诉你这东西好喝,是你自己要喝的。”

  “去你妈的!”男人破口一骂,将陈绅的碗直接往地上一摔,摔得粉碎。

  “王庆,你干什么?”林欣是非常讨厌身边这个男人,要不是因为工作上面的关系,自己怎么可能和这种二世祖一起出门,就这种行为态度,简直就是丢人现眼。

  “我干什么?这是凉茶吗?还一百块钱,我看这小子真是穷疯了!”王庆大声的骂道。

  陈绅就站在诊所里面,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嘴角勾着淡淡的笑容。

  看着王庆转身就要上车,陈绅开口了。

  “喂,打碎了我的碗,就这么走了,不太好吧?”陈绅双手抱在胸前,开口说道。

  陈绅这个人就是这样,别人敬他一尺,他敬别人一丈,但要是有人在他面前耍横,他横起来,对方也就只有哭的份儿。

  “小子,你想怎么样?”王庆转过身来,昂着头看着陈绅。

  陈绅却是咧嘴一笑:“你打碎了我的碗,总得赔吧。”

  “靠,这破碗能值多少钱?你小子是穷疯了是吧?”

  “嘿嘿,我就是穷疯了,这钱你要是不赔,我保证你上不了车。”陈绅笑了笑。

  一旁的林欣皱了皱眉头,看着陈绅这副模样,表情显得有些担忧,王庆是什么身份?整个江阳市敢惹他的人一只手就数的过来,这个人要是招惹了他,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林欣本来没想帮陈绅一把的,但是自己父亲貌似认识这家诊所的原主人,而这个年轻人,或许还与之前诊所的老板有些瓜葛。

  “这碗多少钱?我赔给你。”林欣面无表情的对着陈绅说道。

  “美女,这碗又不是你摔碎的,怎么能让你赔呢,得让他来。”陈绅笑了笑。

  林欣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她回头看了一眼王庆,随后贴近了陈绅,小声的说道:“他不是你惹得起的,说吧,多少钱,我赔给你,别自找麻烦。”

  “林欣,你跟他废话什么呢?一个破碗而已,我就不赔了,我倒是要看看,他能把我怎么着!”王庆一副嚣张的模样。

  陈绅瞥了一眼王庆,见到林欣还没将脑袋伸回去,也小声的说了一句:“我有没有麻烦我不知道,但他一定有麻烦了。”

  这话说完,陈绅从林欣身旁走过,直接从诊所里走了出来,径直走到了王庆的身前,还不等王庆反应过来,他伸出手来,一只收抓住了王庆衣服的领口,像是拎小鸡一样,直接将王庆给拎了起来。

  “我再给你个机会,这碗,你赔不赔?”

  陈绅就是凡事较真的人,一个碗陈绅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别人对他的态度,说白一点,这个叫王庆的,欠收拾。

  王庆双腿在空中蹬着,因为脖子被勒得死死的,脸一下子就红了,看到陈绅这吃人一般的目光,王庆咽了一口吐沫,眼神里闪过一抹恐惧。

  要知道,王庆少说也有一百四十斤,这家伙一只手就把自己给拎起来了,而且拎着还脸不红气不喘,腰板子挺直,这这得有多大的力气才能办到。

  “赔,赔!我赔!你……你放我下来。”王庆顿时就怂了,意识到眼前这小子不是好惹的。

  今天跟着来的都是林欣身边的工作人员,王庆知道林欣不会对这小子动手,正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这笔账,自己到时候再讨回来就好了。

  “多……多少钱?”王庆开口问道。

  陈绅对着王庆比了一根指头。

  “一……一百?”王庆皱了皱眉,心道这尼玛真黑,一个破碗居然要自己一百块。

  “一千!”陈绅瞪了王庆一眼。

  靠!王庆心里都骂娘了,自己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种无耻卑鄙的人!

  迟疑了几秒,王庆还是掏出了钱包,数了十张红票子,递到了陈绅的手里。

  陈绅数了数钞票,将钱揣了起来,对着王庆咧嘴一笑,转身就朝着诊所里走去。

  林欣也看呆了,见到陈绅走过来,他打量了一下陈绅的身材,从外表看来,陈绅估计还没王庆重,可是却一只手就将王庆举了起来,这家伙力气得有多大?

  “美女,看到没?我都说了,麻烦在他身上。”陈绅走到林欣面前,对着林欣眨了眨眼睛。

  林欣表情恢复了平静,看着陈绅一脸得意的样子,她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自求多福吧。”

  说罢,林欣转过身,就朝着车上走去。王庆则是钻到了后面一辆车上,等到前面的车发动之后,王庆摇下了车窗。

  “臭小子,你给老子等着,老子明天就来拆了你的诊所!”

  陈绅一脸笑容:“随时恭候。”

  下午的时间,陈绅就坐在诊所里看书,到了傍晚的时候,陈绅拿着自己的银行卡去了银行,查了查自己的账户,原本个位数的存款,变成了整整三十万。

  “呼,想当年身家上亿,现在沦落到这样子,真是自己作啊。”陈绅取了两万块钱,一边数钱一边摇着头。

  去高档餐厅吃了一顿晚饭,陈绅去市里的商场逛了逛,买了两部手机。

  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

  “陈绅,你还知道回来啊,柳婶吃了晚饭就在你家门口等你,你小子,干啥去了?”陈绅走到诊所门口,隔壁面摊上的高老板对着陈绅说道。

  “柳婶?她等我干什么?”陈绅一边开门,一边问道。

  高老板挠了挠头:“不知道,手里拿了把菜刀,在你门口坐了一个小时呢。”

  “我靠!”陈绅顿时一怔,手里钥匙都吓掉了。

  妈的,肯定是昨晚那大妈去告状了,自己怎么就那么倒霉啊,给人做个人工呼吸都被人给看到了。

  这下完了,就柳婶那脾气,自己亲了她女儿,她不得砍死自己啊。

  陈绅心里还想,自己待会就去交房租,顺带再把新买的手机给柳玥送去,这下好了,自己还敢去吗?

  “陈绅,你怎么了?”王老板又问道。

  陈绅舔了舔嘴唇:“没……没啥。”

  回到诊所,陈绅洗了个澡,心里一直在想着,自己要怎么去见柳婶,如果今天要是不去的话,柳婶明天要是找上门来,自己估计死得更惨。

  不行,得主动去!

  洗了个澡,陈绅拎着自己给柳玥买的东西,将钞票揣好,朝着柳婶的家走去。

  柳婶在这条巷子有两套房子,其中一套就是陈绅现在住的门市房,另外一套是居民楼,在巷子口。

  巷子口这栋楼一共就两层,一楼有院子,院子还有一个大铁门,陈绅到了门口,听见院子里有吵闹声。

  “柳女士,你已经欠了医院六万元的医药费,还欠了银行三万元,现在还款日期到了,你理解一下我们工作,如果你再不还钱的话,我们将会走司法程序。”院子里传来声音。

  “我都说了,等这边拆迁款一下来,我立马就给你们,我告诉你们,我这两套房子值九十多万呢,我还能赖你们账不成吗?”

  “柳女士,您之前签了字的,今天是最后还款日了。”男人答道。

  院子里传来了柳婶的声音:“我没钱!我全身上下就剩下一百块了,我……我还等着吃饭呢。”

  “可是您之前是用您的这套房子做抵押的,今天您要是不把钱还上的话,我们会走司法程序,收走您的这套房产。”

  “你们敢!你们要是敢过来,我……我就跟你们拼了!”

  站在门口的陈绅听得院子里的争吵,但是皱起了眉头,柳婶借银行的钱,还欠着医院的钱,这事儿街坊领居都知道,因为柳玥的病当初很严重,听说在医院花了不少钱,柳婶积蓄用光了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

  不过柳婶从来没有跟街坊领居借过钱,钱都是在银行借的。

  自己来得还真是巧了,有外人在,柳婶应该不会拿刀砍自己吧?

  想着,陈绅推开了院子的大门。

  门一开,屋子里几束目光都朝着陈绅看了过来,柳婶也看着陈绅,愣了两秒,柳婶的眼神忽然一变。

  “好你个陈绅,你还有脸来我家!看老娘不打死你!”

  柳婶说着,目光在院子里一扫,随手抓了一把扫帚,迎头就朝着陈绅挥舞了过来。

继续阅读:第六章他怎么死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贴身医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