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下床
半夏2018-03-05 20:113,265

  “爸,你怎么了?”见到自己父亲反应激动,林欣立马上前,表情变得无比紧张。

  “喂,我说你会不会医啊,你这针能乱扎吗?你看把我爸扎成什么样了!”林豪用手扣住了陈绅的肩膀,毫不客气的说道。

  就在这时,躺在床上的林国富再度发出声音:“啊,好舒服……”

  这三个字出口,林欣和林豪的表情都微微一变,两姐弟对视了一眼,表情都变得有些尴尬。

  陈绅瞪了林豪一眼:“松开,我讨厌别人碰我肩膀。”

  林豪撇了撇嘴,将手伸了回来。

  “医生,你……你继续,这么久了,我还从来没感觉这么舒坦,你这一针扎的,就像是有一股力量冲进了我的身体似的。”林国富开口说道。

  陈绅面无表情:“嗯,你躺好就醒了,别乱动。”

  说着,陈绅又拿了一根银针出来,而后轻轻往林国富腰部上方一扎。

  “啊……”林国富舒服得叫了出来,脸上全是享受。

  陈绅的这一手针灸治疗法是跟自己爷爷学的,这个针灸治疗法,必须要有普通的针灸基础,知道人体的各个穴位,在施针的时候,银针里会有一股能量,这股能量进入人体,会让穴位感到特别的饱满,从而会有一种说不出的舒服感,别说是林国富了,哪怕是林欣躺在床上,陈绅给她来一针,她也会忍不住叫出来的。

  其实,陈绅一直有一个秘密,他回国之后,在爷爷的箱子里发现一块玉佩,还有一封留给自己的信和一本古书,古书上记载的就是针灸治疗法,而那个玉佩,本来陈绅是挂在脖子上的,但挂了一段时间之后,陈绅忽然发现,自己脖子上就剩下一根绳子了。而自那以后,陈绅的身体里就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奇特力量。

  最重要的是,这一股力量只能由四肢用出,或者施加在银针上,给人看病祛毒。就比如林国富的肾衰竭,这是因为肾脏功能受到了损伤,陈绅用带有能量的银针刺在他的穴位上,能量会迅速冲击他的内脏,在最短的时间内做出最大的修复,从而让他的肾脏功能恢复如初。

  之前那个患癌症的老头也是这么被陈绅给治好的。

  在林国富腰部的两边扎了十几针,陈绅缓缓站起了身来,他双手抓住了林国富的肩膀,随后用力一拧,林国富的身体在空中旋转了一圈,趴在了床上。

  “喂,你轻点,我爸现在经不起折腾!”林豪大声的对着陈绅说道。

  陈绅答道:“那是经不起你们的折腾,我这是在给他疏骨,半小时之后,他就可以下床了。”

  林豪和林欣听得这话,两人的表情都变得很惊讶,对视了一眼,目光里都是不可思议之色。

  要知道,林国富从医院回来之后,就没有下过床,吃喝拉撒都在床上进行的,连翻身都没有力气,整个人就跟瘫痪了似的,现在陈绅说林国富半小时之后能下床走动,两姐弟自然不相信。

  “医生,你别管他们两个,你尽管下手吧,我相信你!”

  林国富咬着牙说道,这些天他都是卧病在床,不知道怎么的,这个年轻人给自己扎了两针之后,感觉精神状态都好了许多,这让他也对这个年轻人更加信任了一些。

  陈绅没有说话,双手用力的摁在林国富的肩膀上,随后他轻轻一揉,接着是用力一压,咔咔两声传来,林国富两个肩膀都变形了。

  从林国富的表情可以看出,他显得很痛苦,但是却咬着牙没有说话。

  林豪本来还想说什么的,但是林欣却拉住了他的手,对着他摇了摇头。

  陈绅这是在错骨复位,林国富在床上应该躺了有一段时间了,想要下床之后身体恢复,那就必须得让身体的骨头跟以前一样巧动,这就跟瘫痪多年的人忽然治愈是一个道理,骨骼必须要适应活动,这样才能够恢复如初。

  半个小时之后,陈绅累得满头大汗。

  “陈医生,你热不热啊?要不要……我把空调打开?”林欣对着陈绅说道。

  听得这话,陈绅愣了一愣,抬头朝着墙壁上看了看。

  “有空调你干嘛不早开?”陈绅冲着林欣翻了个白眼。

  “我……我这不没想起来嘛……”林欣开口说道。

  陈绅摆了摆手,从林欣手里将空调遥控器抢了过来,随后说道:“去给我打两盆水,拿两张干净毛巾。”

  林欣连忙点了点头:“好。”

  林豪撇着嘴看了陈绅一眼,虽然目光没有之前那么不屑了,但对陈绅还是有些不爽,这个家伙,貌似比自己还要嚣张,林豪是最见不得有比自己更嚣张的人存在了。

  “你瞪我干什么?你也去,你姐一个人,能搬两盆水吗?”陈绅对着林豪说道。

  林豪看了看床上的林国富,对着陈绅点了点头:“小子,你可劲儿跳吧,等出了这扇门,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绅没有说话,转身坐在了床边上。

  “医生,你别生气,这小子就是这德行,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趴在床上的林国富说道。

  陈绅笑了笑:“我不跟小屁孩计较。诶,老叔叔,你感觉身体怎么样了?”

  林国富摆动了一下双手,答道:“哎呀,简直好太多了,这么多天了,还没感觉双手这么有劲儿。之前别说活动手臂了,就是动动手指头,也感觉腰上疼的厉害。”

  “你这个病根落了很多年了吧?如果十年前就去医院动手术,也没必要受现在这个罪!”

  “没错!十年前,有一个老中医也是这么跟我说的,他说我这个病看似不严重,但是落下根儿了,让我去医院做个检查,不过当时忙,一天到晚都扎在公司里,根本没时间去医院,结果没想到,就演变成这个样子了。”林国富叹了一口气,说道。

  陈绅没有说话,在床边坐了一会,听林国富说了几句,之后,林欣和林豪一人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陈绅让林国富将上身的衣服脱了,之后给他将林国富腰上的银针拔了下来,丢到了一个干净的水盆里面。

  之后,陈绅又用另外一个水盆里的毛巾,给林国富擦了擦身子。

  “好了,你可以下床试试了,不过短期内不要做剧烈运动。”陈绅对着林国富说道。

  林国富点了点头,随后双手撑着床就要坐起来,林欣见状,下意识的去搀扶。

  “不要扶他,让他自己起来。”陈绅立马说道。

  林欣点了点头,又退了回来。

  林国富很轻巧的就坐了起来,就像是以前一样,这让林国富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他看着自己的双手,用力的活动了一下,这种感觉,就像是四肢不像是自己的似的。

  接着,林国富从床上坐了下来,双脚落地,林国富直直的站了起来。

  之前站着的时候,林国富就感觉腰部很痛,而且痛得非常难受,到后面时间一久,他就只能躺在床上了,但现在下床,他感觉腰上一点痛感都没有,反之还能用力了,这前前后后也不过就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之前的感觉,和现在简直就是截然不同。

  林国富从来不相信奇迹,但这一次,他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自己身体的变化,用奇迹来形容都不为过。

  “爸,你感觉怎么样?”林豪对着林国富问道。

  林国富舔了舔嘴唇:“这感觉,像是年轻了十几岁一样,医生,这……这也太神奇了。”

  陈绅面无表情的答道:“你别高兴得太早,你的肾脏还没有完全恢复,短时间内不能运动过度,还有就是,最近可以进食了,多吃点清淡的,一周之后我再来给你施针。”

  林国富连忙点了点头:“好,那就谢谢医生了。”

  “不客气,我走了啊。”陈绅将银针一根一根的从盆里拿出来,之后装进了布包里,他将布包往木箱子里一扔,背着木箱子就要离开。

  “医生,要不留下来吃顿饭吧……”林国富开口说道。

  陈绅答道:“不用了,你们家的人貌似是一点都不欢迎我呢,我要留下来吃晚饭,怕是影响到你们心情。”

  说着,陈绅就朝着房间外走去。

  “小子,你说什么呢?你别以为你治好了我爸,我就不敢动你。”

  “阿豪,你干什么!”林国富大喊了一声,林豪撇了撇嘴,立马不敢说话了。

  陈绅听得这话,不由得笑了笑:“老叔叔,你也看到了,你家里人就这么对我的,我可不敢再留下来。”

  “走了啊,一周之后我再来。”

  这话说完,陈绅是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走到客厅的时候,林泽高和林泽峰都愣了一愣,两人站起了身来,目光朝着走道里看了看。

  “小子,我爸怎么样了?”林泽高对着陈绅问道。

  这话刚说完,屋里就传来了林国富的声音:“医生你等等,我送你出去……”

  随着声音传出,林国富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而见到这一幕的林泽高和林泽峰,两个人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表情充满了不可思议。

  妈的,这才半小时,老头子就能下地走路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董事长助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贴身医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