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就诊
半夏2018-03-05 20:123,334

  林豪朝着陈绅的方向走了过来。

  “你就是我三姐在网上请的那个医生?”

  林豪的态度其实很不好,在他看来,这各大医院的专家医生都拿自己老爸的病没办法,一个网上的医生,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性是骗子。

  陈绅答道:“嗯,病人是肾衰竭吧?”

  林豪用着的打量的目光在陈绅身上看了一眼,点头:“是的,各大医院都已经束手无策,你真能治?”

  陈绅想都没想到:“能。”

  “好,这可是你说的啊,你要是不能治,别怪我没提醒你,我保证让你在西阳市待不下去!”林豪指着陈绅说道。

  见到这小子这么嚣张,陈绅忍不住笑了出来:“我说你们一家人怎么都这种德性?是你们找我看病,不是我找你们看病,打电话不接就算了,出来接个人还不耐烦,还治不治了?”

  “嘿,你还挺有脾气的!行,看在你是我三姐请来的份上,我不跟你冲,但是我丑话说在前头,我三姐可都付钱了,你要是治不好我爸,今天你出不了这个大门!”林豪混社会两年了,还没见过有人敢在自己面前这么嚣张,要不是看在这是个医生,他早就动手了。

  陈绅面无表情:“那我要是治好了呢?”

  “你要是能治好我爸,我保证,以后西阳市我罩着你,谁都不敢动你!”林豪昂着头,一脸得意的说着。

  陈绅不屑的笑了笑,不过什么都没说。

  跟着林豪走进了小区里,接着又走进了别墅里。

  “三姐,医生我带进来了。”林豪一进屋,就冲着屋子里大喊。

  陈绅迈着脚步就要走进来。

  “换鞋,没看到这地板这么干净吗!”林豪见到陈绅直接就往屋里走,冲着陈绅喊了一嗓子。

  “不用换了,让医生进……”林欣朝着门口走了过来,一边走一边说着,可她的话还没说完,顿时就戛然而止。

  眼前的这张面孔,林欣再熟悉不过了,要知道,她刚才还在为陈绅的事情发愁呢,方芳给她打了两个电话,说陈绅不愿意要她的钱,林欣一想到这儿,心里总感觉不是滋味,毕竟陈绅帮她解决了一个大麻烦,陈绅不收她的钱,她还是有些过意不去。

  可这下好了,两人又一次见面了,不过却是以这种形式。

  难怪刚刚自己觉得那个声音特别熟悉,原来是他……

  “哟,还真是巧了啊,林董事长,咱们又见面了?”陈绅看着眼前的林欣,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什么叫无巧不成书,陈绅这算是领会到了,自己才因为林欣而辞职,现在又以这种方式碰面了,这让陈绅觉得很是好笑。

  这一刻,陈绅心头都有了不想治病的念头了,但想了想,病人跟林欣本人没多大关系,再说了,自己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娘们儿较劲也没意思。

  “陈……陈经理。”

  “别!你还是叫我陈医生比较好,毕竟我的本职工作是个医生。”陈绅连忙摆了摆手,随后叹了一口气:“至于应聘你们公司的工程部经理,我那也是闲得无聊,反正现在也被开除了,你就别再喊我陈经理了。”

  “陈……陈医生,我……我不是故意开除你的,我希望你理解,有你在工程部,我们的拆迁工程根本不可能完成。”林欣皱着眉头说道。

  一想到自己之前跟陈绅说的那些话,林欣心里就悔恨不已,要知道,医绅公司的客服电话,林欣打了好几个了,那边总公司的经理都说了,陈绅的医术可能比公司总部许多专家都要高明。可现在,自己算是得罪这家伙了,万一他要是不愿意给自己父亲看病,自己父亲可就是真的没救了。

  “理解,我当然理解了,合作方是林董事长的男朋友嘛,我一个外人,林董事长没有理由站在我这边。”陈绅淡淡一笑。

  这话说完,陈绅立马跳开了话题:“我还需要换鞋吗?”

  “不……不用了,陈医生,你快进来吧。”

  陈绅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要真的非要抓着被辞职的事情不放,那未免也太小气了一些。

  听得这话,陈绅点了点头,走进了别墅里。

  一旁的林豪倒是看得一头雾水,小声的在林欣耳边问道:“三姐,你认识他啊?”

  “嗯,我公司的工程部经理,今天刚被我辞退。”林欣尴尬的说道。

  “工程部经理?我靠!就是那个搞出电梯事故的王八蛋?三姐,这种不靠谱的人,你还让他来给咱们爸看病?你有没有搞错!”林豪大声的叫了出来。

  陈绅刚走进别墅客厅里,听到这话,又回过头来:“谁不靠谱了?林董事长,你要是觉得我不靠谱,我现在就走,你申请一下退单吧,诊金会全额返还给你的。”

  “别……”林欣连忙说道:“陈医生,不是你想的那样,我弟弟说话比较直,你别放在心上。”

  这还是陈绅头一次见到林欣对自己态度这么好,当即笑了出来,看来,这个女人很在乎她老爹的死活啊。

  “诶,这两位哪位是你父亲啊?我看这两位神态都很精神嘛,不像是得了病的人嘛。”陈绅的目光看向了沙发上的两个男人。

  林欣立马说道:“陈医生,你搞错了,他们是我哥。”

  “噢,你两个哥哥都这么大岁数啦?那你爸呢,你爸多少岁了?”陈绅开口问道。

  林欣答道:“我爸今年六十二……”

  “好吧,带我去看看。”陈绅答道。

  “好,在这边。”林欣指着一旁的走廊说道。

  “等会!”就在林欣要带着陈绅去房间里的时候,林泽高大喊了一声。

  林欣回过头来,脸色一沉:“大哥,你有什么话,等医生给爸看过病再说。”

  “小欣,不是大哥要说你,你看看这个人,这像是个医生吗?这分明就是个江湖骗子。哎,要我说啊,爸都已经成这样了,你就别折腾他了,赶紧让这个人走吧,还花什么冤枉钱。”林泽高昂着头说道。

  林泽峰也开口说道:“就是,这人这么年轻,像个医生吗?林欣,我看你是糊涂了!”

  “诶诶诶,我说你们一家子怎么事情这么多啊?年轻就不能是医生了?林欣,你爸到底还治不治病了?不治我走了?我还得找工作呢!”陈绅翻了个白眼,这一个说完另一个又搭一句,这家人还真是够麻烦的。

  林欣一脸尴尬:“不好意思陈医生,你别理他们,你跟我进来吧。”

  陈绅早就有些不耐烦了,本来见到是林欣,陈绅就有点不想治了,但无奈自己都已经接单了,况且医者无忌,这是自己爷爷最习惯说的一句话,陈绅这才留下来的。

  结果这家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本来陈绅心情就不好,这下更没心情了。

  那个叫林豪的年轻男子没有再说话,双手抱在胸前,一同走进了房间里,就这么昂着头将陈绅给看着。

  这个房间里就只有一张床,装饰很简单,陈绅进来就见到床上躺着一个老人,老人睁着眼睛,但是双眼却显得很浑浊。

  不等林欣开口,陈绅就走到了床边,将手伸进了被单里,抓住了老人的左手。

  把了把脉,陈绅的眉头皱了皱眉。

  “林欣,我问你,你父亲最近是不是都不怎么进食了?而且特意容易口渴?”陈绅对着林欣问道。

  林欣怔了一怔,陈绅说的症状,完全和自己父亲的情况符合。

  “是……”林欣答道。

  陈绅撇了撇嘴:“按照目前的医学,你父亲基本上是没救了,但是在中医上,却还有一线生机。这样吧,我给他做一个针灸疗法,先看看效果。”

  “好……”林欣急忙点了点头。

  其实,林欣很看不透眼前这个男人,之前在诊所的时候,林欣就觉得这个男人很不一般了,之后又在自己公司见到他,现在,他又以医生的身份出现在自己家里。林欣心里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自己和这个人,似乎很有缘分……

  “诶,老叔叔,还能说话吗?”陈绅蹲在床边,对着床上的老人说道。

  老人嘴角勾起了浅浅的弧度:“能,就是有点吃力。医生,算了吧,我这个病肯定是治不好了……”

  陈绅笑了笑:“这可不能算了,这么跟你说吧,我要是不治你,你还能活二十六天,这二十六天,一天比一天煎熬,就您这幅身体,我怕您承受不了哟。”

  林国富听得这话,忍不住笑了出来,他一看眼前这个年轻人,就觉得这个人不普通,虽然不知道他精确的日期是真的还是假的,但光从他那眼神,林国富就看得出来,这绝对不是个普通人。

  正所谓商场如战场,林国富打拼了这么多年了,一个人的品行和能力,林国富从眼神就能看出来,这个年轻人的目光深邃,尤其是刚刚给自己把脉的那几秒钟,那认真的眼神,绝对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嘿嘿,不过老叔叔你运气好,我给人看病,不仅不痛不痒,反倒还很舒服,就跟做按摩似的。”

  陈绅一边说着,一边从自己的箱子里拿出了一个布包,他将布包在床上展开,随后拔出一根银针,隔着衣服轻轻往林国富腰上一扎。

  “嘶……”林国富的表情突然变了,嘴里发出了强烈的声音。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下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贴身医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