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
听戏入画2019-06-22 10:224,041

  “他图什么?”纪琛皱着眉头,对这样的发展感到了一丝莫名。

  尽管大众对于混迹娱乐圈的“姐控”白斯洋和他最为亲近的姐姐白斯祤相对熟悉,可白斯祈作为思源集团的CEO显然是更为重要的存在,这意味着他才是白悯先心中选定的继承人,是思源集团未来的核心决策层。

  “这是斯祤家被所有人封口的秘密。”方铎苦笑了一下,“白斯祈他实际上是斯祤父亲的私生子。”

  白斯祈9岁前并不叫白斯祈,而是随母姓齐,名叫齐愿。

  就如同每一个常规的豪门,白家自然也有他们自己的标配秘辛,而其产物就是以私生子身份出生如今却变成婚生子的白斯祈。

  白悯先年轻时也算是个风流人物,万花丛中过,处处都留情,加之身份不俗、出手阔绰,自然吸引到不少女孩的青睐,而他本人一向是来者不拒,甚至就喜欢看女孩们为他争风吃醋的场景。这样的状况直到他同白斯祤的母亲结婚后才有所收敛。

  白悯先和白斯祤母亲薛淼的结合属于家族联姻,两人之间没有爱情,毫无任何感情基础,起先还装装样子,后来干脆连恩爱戏码都懒得演,纯粹出于利益捆绑在一起,夫妻生活都是为了完成任务。

  薛淼怀孕之后,白薛两家的合作也稳定了下来,白悯先立刻恢复了曾经花花公子的作态,风流韵事迅速在圈子里流传开。薛淼的身体素质一直不算太好,怀上白斯祤后健康状况一度堪忧,白悯先流连花丛的消息传到薛淼耳朵里,间接加剧了薛淼孕期状态的不稳定,及至后来薛淼生产时胎位不正,整整耗了一晚上,几乎去了半条命,生下白斯祤便彻底伤了根基,之后再也没有怀孕的可能不说,连日常都是天天伴着药物。但为了白斯祤,她仍旧坚持了下来。

  而本名齐愿的白斯祈则是在白斯祤10岁那年被白悯先的父母做主带回来的。

  9岁的齐愿出现在家里,被记入族谱白悯先和薛淼名下并改名为白斯祈,对薛淼而言无疑是一个深重的打击。原本调养得有了点起色的身体因此遭遇一场大病,毁了个彻底,最终在白斯祤12岁那年的年关二十七撒手人寰,没能熬过那个新年。

  那时的白斯祤已然开始记事,对母亲的死始终耿耿于怀,良好的教养不至于让她对白斯祈作出什么过分的事,只能不闻不问彻底忽视,也已经算作是仁至义尽了。

  果然私生子是每一个豪门的常规标配。

  季尘忍不住在心里腹诽,但表面上还很专业地保持着镇定。对于这样的展开,她心里其实早有了猜测,毕竟白斯祤一向表现得和堂弟亲如亲生姐弟,因他的死讯伤心欲绝甚至不顾家族反对要调查出真相,却对自己的亲弟弟不置一词连名字都不肯提起,这就足以说明有问题。

  何况今天白家人来报案仅仅是由白斯祤陪着白悯先,身为长子的白斯祈却不在身侧,怎么看都不符合常理。

  “事实上,”方铎苦笑了一下,“我和斯祤猜测,他可能并不满足于现状,白斯祈最近一年来都和吴家大少吴嘉铖有密切来往。”

  吴家的当家人吴顶兄弟姐妹不少,因此这一代的小辈众多,但吴顶只有三个孩子,众所周知的“四少”之一吴嘉航排行老二,上头有个大哥吴嘉铖,下面还有个人在国外鲜少有消息的妹妹。接手吴顶生意的正是吴嘉铖,吴顶如今差不多接近完全放权退休的状态,吴嘉铖成了吴家现在的实际掌舵人,两个小的明面上没碰任何生意,都只是安心做甩手掌柜,每年拿分红当作零用。

  “吴家背后的生意来路不明圈子里人尽皆知,斯祤说,白斯祈曾向她的父亲提过与吴家合作的事,他父亲听后大发了一通火,这事儿就被强行压了下来,但我们都觉得他还没死心。”

  “这个猜测你们都告诉过谁?”纪琛神色严肃,眉头不自觉地聚拢在一起,季尘侧目去看他,不合时宜地想伸手戳下去。

  “除了你们外,没有其他人了。”方铎摇摇头,“白斯祈很早就已经得到了白家人的认可,现在也很有话语权。”

  “好,我知道——”

  “啪”得一声响,纪琛的话停在了季尘突然拍向他眉心的手里。

  “别总皱眉头,年纪轻轻的,再这么下去你就要长皱纹了。”季尘冲他笑了笑,然后转向方铎,收敛起三分笑意,“刚刚在发布会上白斯祈和白斯祤的互动,是事先安排好的吗?”

  方铎摇摇头:“不知道,白家事前的公关会议我没有参与。”

  “好,知道了。”季尘点点头,然后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带路吧,我们去会会那位继承人先生。”

  白斯祈本人同季尘想象的不太一样。

  她必须承认,如果不是听到了方铎介绍的前情,她无论如何也不会把白斯祈和私生子三个字画上等号,更不会将他看做是一个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的商人。

  他似乎天生就带着一种让人亲近的共情能力,身上不带任何来自于大家族的高傲气质,看起来温柔亲和;再加上一副足够具有迷惑性的长相——唇角自然上扬,眼中带着饱含真挚感情的深意——哪怕季尘已经提前和方铎通过气,也完全无法将白斯祈本人同方铎描述的人画上等号。

  此时他正坐在白悯先的身侧,低声和站在他身后手里拿着平板电脑的特助交流着什么,见到他们进来,便停止了和沈光熠的交谈,率先站起身走上前,冲三人露出一个礼貌得体的笑容:“麻烦纪组长跑一趟了。”

  “工作职责所在,不麻烦。”纪琛一向不喜欢和人客套,在说完这一句后就立刻进入了工作状态,“我们有一些关于死者白斯洋的问题要了解,就先从你开始吧。”

  纪琛话音刚落沈光熠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发布会的结束并不代表着思源集团赢了这一仗,相反的,发布会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24小时内的发展才是尤为重要的,白斯祈作为思源集团的CEO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处理,现在手头上公关部后续的方案就需要马上敲定。

  然而,就在沈光熠准备切入进纪琛即将开始的询问时,白斯祈却已经率先说了“好”。

  “斯洋的事就是我们全家的事,配合纪组长的工作,我责无旁贷。我希望能够协助警方尽快查明真相,还斯洋和白家一个清白。”

  季尘闻言笑了笑:“清白不清白要等查出真相才知道,我理解白总的心情,但现在我们还无法给出确定的结论。”

  白斯祈似乎没有想到自己会被这样不留情面地回怼,他的表情僵了不到一秒,又快速地调整过来,冲季尘露出了那种标准的礼节性笑容:“这位小姐说得对。”

  就这样,他们从白斯祈开始一一问过了在场所有人所了解的关于白斯洋的事,主要是纪琛负责问,季尘在旁边补充提问,可最后却没有得到丝毫有价值的信息——这些内容季尘早就从白斯祤的口中了解过一遍,如今也只能算作是例行公事走了一回明路,却没能有其他收获。

  等到季尘和纪琛结束询问离开“舍下”时,时间已经接近12点。之前参加发布会的媒体基本都已经离开,只剩下三两家因为一直没等到白家人离开而留在大厅试图堵截,季尘一从电梯出来就注意到有几道目光集中在了自己身上,发现不是他们的目标后又有些失望地挪开,倒是没人察觉她身旁的这位是海城市局重案组的组长纪琛。

  季尘一边在心里想如果让这些记者知道自己错过怎样的人物该如何懊恼,一边又有些偷乐,悄悄在心里为自己和纪琛的伪装水平点了个赞。刚刚思源公关部的工作人员提醒了他们大厅仍有媒体留守,两个人虽然都不常在媒体前露面,但毕竟在分尸案中出过一次风头,难保有心人会记住他们的脸,所以也稍稍做了下伪装。

  纪琛的手搭在季尘的肩膀上,出电梯时微微低头凑在季尘耳边,商量着夜宵吃些什么,看上去就像是一对前来旅游的黏黏糊糊的小情侣。

  他们一路畅通无阻地上了车,没有任何一个人发现他们是负责处理白斯洋一案的相关人员,顺利地离开了“舍下”。

  直到开出一段距离,季尘才平缓下自己得意的心情,揉了揉自己饿的咕噜叫的肚子,看向纪琛:“纪组长,顺便买点宵夜回去吧?”

  她本就没吃晚饭,刚刚一下就被纪琛勾起了馋虫,和他对话时的兴奋不全是演出来的,感情表达的真实度高达百分之九十八。

  “你自己搜,顺路就带回去。”他的手机还在季尘手里,两个人这一晚上完成了录指纹、翻手机一系列只有极为亲近的关系才会有的举措,但彼此心照不宣地略过了“挑明说清楚”这个部分。

  “舍下”和市局分列海城两端,季尘现在不用再和纪琛就“能不能坐副驾驶”一事产生争执,借着这段路好好地感受了一番海城的夜色。

  这里是东方世界闻名的不夜城,哪怕已至深夜,城市中依然流光溢彩、车水马龙,部分道路上甚至还堵得一塌糊涂。

  季尘鲜少看见这样鲜活璀璨的夜景。

  从前在国外,无论是跟着季怀年在欧洲还是后来一个人在美国,她住的都是安保条件极佳的高档社区,环境静谧,每一户都隔着几个草坪远,彼此很难打扰到对方,一到夜晚除了社区安保的巡逻车就只剩路边昏暗的节能灯,和这里形成了鲜明对比。就算因工作前往夜生活丰富的大都市,她也大多是埋头在工作之中,根本无暇欣赏那些缤纷炫目的夜色。

  她看着外面略过的道道光影,短暂地忘却了一切案件、凶手与死亡。她觉得自己已经开始慢慢喜欢上这座城市,喜欢上在这里生活工作的感觉。

  纪琛一直没有听到季尘关于去哪里买夜宵的回答,便趁着红绿灯停车时侧头去看她,却见她眼神直愣愣地望着窗外,似乎是在发呆。

  纪琛伸手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你想吃什么?”

  季尘这才回过神来,从口袋里掏出一直放在她这里的纪琛的手机,点开评价软件在夜宵栏里搜索起来。这是一条六车道并行的宽阔马路,也因此红灯的等候时间很长,接近3分钟。然而直到红灯快要结束时,季尘也没能从一大堆餐馆中挑出个所以然来。

  前方车辆的刹车指示灯已经开始挨个灭下去,纪琛忽然长臂一伸,从季尘的手里拿回了自己的手机丢在一旁的置物格里。

  “别看了,我直接带你去一家。”

  纪琛带她去了一个开在路边的馄饨摊。

  尽管已至午夜,馄饨摊前自架的位置上仍旧坐满了食客。汤锅的热气在灯下升腾氤氲,纪琛大体积的SUV停在一旁,竟意外和谐地融入进了这个烟火气十足的画面中。

  纪琛替季尘要了一晚小馄饨,自己则又要了好几份打包的拌馄饨打算给仍旧奋斗在工作岗位上的重案组成员们带回去做加餐,正要付钱时却被季尘按住了手。

  “让我来。”季尘笑笑,昏暗的灯光给她添加了一层柔光的滤镜。

  “给我个和大家打好关系的机会,之后还要继续共事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良夜灯火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良夜灯火未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