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店
言只2018-03-23 13:1313,087

  雨连续下了十几天,猫儿也没有买膏药,我也没研究怎么把生意做起来,天天一起去吃吃饭,一起在宾馆看看电视玩玩手机开开玩笑睡睡觉,我们在一起好像什么事都没有担心,就是最亲近的人,反正有什么大家一起玩,一起扛,时间不觉间过的很快,快一个月了,我当时甚至都没在意住宿的钱是哪来的,谁有谁交,反正有饭吃有地住有人玩,前几天一起去吃饭的时候在街上无意的看到一个半开的卷帘门,猫儿好奇的弯着腰顺势的瞅了一眼,很兴奋的对我说“仁通,这里是个黑游戏厅”,我一听也很兴奋“真的”,也勾着腰看了一眼,是有很多游戏机,只有一个人,像是看店的,没有人玩,这种黑游戏厅只有猫儿我俩知道是干什么的,只有我俩玩过,几年前,猫儿想来我干的工厂干活,来郑州找我,但想先多玩几天,我住的楼下就有个黑游戏厅,我们两个一起玩过几次,玩进去不少钱,什么是黑游戏厅,正规的游戏厅的游戏币或游戏分是不会兑换现金的,顶多兑点礼品或者有个卡存分,是纯属娱乐的,黑游戏厅的币或者分可以兑换现金的,这样游戏机就变成了统称的“老虎机”,变成了赌博的工具,我玩过很多家游戏厅,大的小的都带有这种,因为纯娱乐的没带有赌博性质的赚钱快,一般每个商场都会有个大型的游戏厅来满足人们的吃喝玩乐,表面是纯娱乐的来规避检查,不定某个机器的背后就有个暗门,里面的机器跟外面的差不多,但里面是可以输赢钱的,也只会对相信的人熟人老客户开放,小点的游戏厅基本都是黑的,专开在偏僻的地方,广告门牌都没有,有也是在安全时间才敢放出来,不管大小游戏厅有这样的存在,就等同是开了个赌场,游戏机大体分两类一个是捕鱼型的,一个是押宝型的,每一型样式都五花八门,但玩法是一样的,要说我为什么这么了解,猫儿我俩玩上瘾过而且还去过好几家最后输了快一个月工资才反应过来停手。屋里那人看到了我把卷帘门拉了上去,很客气的说“刚开门,要不要玩”,我试探着问“一百块钱多少币”,那人说“不用币,上分,一百块钱一万分”,听完我点点头,我是很想玩的,多少年都没玩过了,我们几个天天这样过的也没什么意思,正好一起玩玩,但我身上就几十块钱,玩这个我也不好意思问他几个要,我就对看店人说“吃过饭再来玩”,店人笑笑“有空多来玩”,我们就走了,走着我对他们说,你们玩不玩,我知道猫儿是肯定玩的,我们一起玩过,我太了解他了,明星和蛋毫不知情的问“那是玩啥的”?,我懒得回答他俩,直接对猫儿说“等会儿回来玩会吧”,“中”猫儿好不犹豫就答应了,然后我才对明星和蛋说“等会儿看好我俩是咋玩的”,我感觉自己很有经验,保证让他俩大开眼界,看是怎赢钱的,吃过饭我取了几百块钱,我的钱是透支信用卡的,猫儿也没钱,我给了他两百,我们四个就去了,进去已经有两个人在玩打鱼机了,先看别人玩了会,猫儿我俩才开始玩,也是玩的打鱼机,我对押宝机没什么兴趣,没有这捕鱼玩着有意思,明星和蛋在我俩旁边看着,从中午一直玩到晚上,他俩叫我们吃饭才停,我赢两百,猫儿赢两百,猫儿把两百还了我,赢钱当然很高兴了,就拉着他们去吃点好的,整个吃饭到回宾馆睡觉,我们几个都在讨论总结怎么玩才能赢钱。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时间了,我和猫儿除了吃饭睡觉,基本都在里面度过的,明星和蛋对这个没兴趣,不过他俩也没闲着,他们也找到好玩的了,天天在彩票店里蹲着玩时时彩,我们两拨各自为战,最后的战果是,我输了一万多,信用卡刷完了,猫儿赢了六千,明星我不知道他有多少钱,蛋应该有七八千,反正没幸运到钱,具体玩进去多少他俩都没说,到了这个时候我是拿不出钱了,明星和蛋应该也玩进去不少,都老实了点,在宾馆商量着不能再这样了,找个活干干才是正事,我输了那么多,对开始提出的要做的生意也没信心了,找工作就找工作把,明星说他在网上看到有出国当船员的工资挺高,说到能出国,我们几个都想去,不过我总觉的不太靠谱,什么都不会还能让你拿高工资有这么好的事大家都去干了,明星说他打电话问过了,公司在青岛,办个护照就可以去了,我们都想去,但都觉的不是很靠谱,明星坚持想去看看,商量的结果是,咱们先把护照办了,明星和蛋先去看看怎么样,猫儿我俩等消息,可以的活我俩也去,不行了他俩还回来宾馆集合,商定我们几个就集体回家了一趟,拿上户口本在县城的出入境管理中心都办了个护照,不过护照要半个月才能办出来,在家待了两天,我们就又一起来到了宾馆,护照没办出来不影响先去看看,明星和蛋当晚就坐火车去了青岛,剩下猫儿我俩还是天天去游戏厅玩,当然钱我是拿猫儿的,输输赢赢,还是输的多,四天后他俩回来了,说不行是坑人的,我忙问怎么回事,明星先说“幸好遇到咱老乡,不然就被骗了”,蛋接着说“那个人也是咱郑州的,他就在那个招聘公司干,我们找到公司说明来意,他们先让签了份合同,把身份证交了,说要办理一些资料,合同上写的内容我们也没看就签了,然后找人安排我俩住在宾馆管吃管喝,对我们挺好的,安排我俩的就是那个老乡,他一听说我俩是河南郑州的,再一说还是一个县的,就请我俩出去吃了顿大虾,说起了这里面的道道”,明星接着说了里面的道道,原来,像这种中介公司不是靠给人安排工作赚钱的,来的人是十个来九个走,确实是安排也有人干的,但不是你看到招聘信息上写的想像的那样,去了先签一份合同,压这你身份证,然后安排你好吃好喝好住的,过两天会让你叫一个保险,一千多块钱,说是当船员坐船在海上肯定有风险,合同上写的也有,如果你因为这一千多块钱的保险改变主意不去了,他们就会让你把这两天吃的住的钱补上,可定是多要的,你不给,身份证压着呢,船员其实就是在船上捕鱼的,在船上也就把捕捞上来的鱼分分类,很累,没日没夜的干,一年基本都在船上,就休渔期可以回到陆地自由休息,工资也很高,但一般人是干不下来的,出国就别提了,偶尔也就去去公海,真正的船员,不管是捕捞作业或是游轮服务都是需要很高条件的对应报酬也很高,很多人抱着希望交了一千多块钱的保险,去干了,但很难干下去,那保险等同没用,都落入了中介公司,中介就是利用很多人不懂有发财梦的心理来谋取利益,明白了里面的道道,我是又寒心又觉的好笑,说了句“一个公司一个中介还能这样赚钱,真是佩服,咱就没有这样赚钱的头脑,套路太深”,心中也庆幸遇到了老乡,否则就赔大了,明星也说“那个人说他会把我俩身份证要出来,愿不愿意跟着他干,干招人的工作,也很挣钱,招一个人的提成将近千把块钱,他一个月那一万多工资,他正准备自己开个招人公司,想让我俩跟着他,过了几天他把身份证给我俩后,我俩觉的这有点骗人的意思,不愿意干就回来了”,我很好奇那个人是怎么干的那个,就问明星“他怎么会在青岛干,他多大年纪的人”,明星说“看着三十多了,他说他干这个招人都三年了,他跟我们一样,也是看到招人信息去的,他还在船上捕鱼干了一年,工资是比打工强,但是太累了,在船上认识的朋友给他介绍的现在的工作,挣到钱娶的那边的媳妇就一直在那边了”,听完心想这个人一个月都能挣一万多,中介公司这么挣钱,也不知坑了多少人,我什么时候能月入过万,让我们几个干这种忽悠人的活,我相信我们几个都不会干的,没这能力再说良心过不去,这难道就是我们穷的原因,想着想着勾起了我刚步入社会的一些经历,我吸了一口气说“社会上套路太多了,防不胜防,明星我俩找工作的时候就被连环套过”,明星接到“那是我最艰苦的岁月”,猫儿说“我也被套过”,蛋也说“我也被坑过好多次”,他对着我说“你还记不记得你在合肥干活的时候我问你要钱”,在合肥干活是猫儿跟我一起的时候,那时蛋问我借钱我是知道的,我欠蛋钱,我刚工作没有,蛋那时问我要的很急,我就借钱给他了,我说“记得,怎么了,你说你在武汉是怎么了我忘了”,蛋说“那时候就是被朋友骗入传销,我给你打电话都有人监督我就在旁边,给他们了点钱,他们看我松了点,我趁机跑出来的,身份证也没要”,我现在才知道蛋还有这样一段经历,我问“人家打你没有”,蛋说“没有,不过都被监视着”,我是在新闻上看到被骗到传销里面不听话就挨打的事件,挺为蛋担心的,我松了口气说“没打你还好,我同学也有好多被骗进传销的,也都搭进去不少钱,还好都有惊无险,新闻上说的都好可怕,剁你手,打死人,被逼跳楼腿摔断的,女孩子被欺负的,好多”,明星抽着烟毫无感情的说“多正常了”,我虽没进过传销,听说的多了也很了解,身边的同学朋友有一半都有过此经历,为自己没进去过感到庆幸,蛋说完,我开始讲明星我俩那悲惨的遭遇,刚从中专毕业,我在学校分配的一家电子厂实习,那是我人生第一份正式工作,干了几个月实在受不了了,就辞职不干了,不是说多累,是因为工厂把人当成机器一样,每天重复一样动作,说的是八小时五天,但天天加班,一天十二小时,一个月就倒班休息一天,而且管的特严,拿那一点工资,我感觉跟监狱差不多,慢慢的我都有点崩溃了,我说这一点不夸张,领导动不动就骂人,保安动不动就要搜查宿舍床铺物品柜,跟土匪一样,看你偷厂里东西没有,我辞职没多久就传出这家全国性的大工厂各地都有员工跳楼的事件,这个事件当时影响挺大的,直接改变了我国一线员工的待遇。这一篇就这样翻过去,回到我不干后,我辞职时都快过年了,在家歇着过完年,准备重新找个工作,明星在家歇了好几年了,也想出去看看,正好我俩一起有个伴,我先在网上找了汽车制造厂,在北京,考虑着我是学汽车的,应该有发挥的余地,也想去大城市发展,就跟那边招人的联系好了,就去郑州买了火车票,这是我第一次出来找工作,明星也是第一次,都是初出茅庐,我虽然有过勤工俭学和去年工作的经历,但那些都是学校安排的,我俩坐了一夜到了北京,下了火车是早晨,现在打电话问具体位置还早,当天北京正在下大雪,北京比我们郑州冷多了,我俩是又冷又困又饿,就在火车站找了家饺子馆吃个饭,那是我吃过最贵的饺子,两份七十多,都知道火车站东西贵假货多 ,但这贵的太离谱的,我估计做生意的觉的火车站人流大,都是流动客户,能宰一个是一个,吃过饭等到八九点钟,我就跟之前联系招人的打了个电话,他好像没把我们当回事,早把我们忘了,又问是干啥的,我说之前联系过,进工厂干活,两个人,他才“额…额…”的想起来,问我从哪儿过来的,我说“郑州”,他说“郑州,你们是河南的,我们这个厂不要河南人,不好意思啊”,我还想问为什么,他说完就挂了,我很纳闷就对明星说了,明星说“咱河南人名声不好”,黑我们河南人我早有耳闻,但我很愤慨的说“哪里不好,咱都是好人”,大老远的跑来遇到这一出,我们也不能回去呀,就找了个网吧,在网上再找个,在网上看到离北京不远的天津有很多厂招聘,工资也比其它地方都高一些,我就联系了一家天津招聘的,说好了让我们过去,联系完我俩就去买往天津的车票,身上没多少钱了,又冷又困的,想赶快找个工作稳定下来,谁知今天去天津的火车没票了,第二天早上有,还是动车太贵,狠狠心还是买了,没做过动车,也坐坐怎么样,买过之后暂时没地方去呀,天又冷,中午饭也不敢去饭店吃了,买了点零食,网吧也贵的要死,也不能去,只能在火车站广场背风躲雪 的地方坐在地上休息休息,太困了,在这样的环境也睡不着,别提有多难受,我俩就这样一根一根的抽着烟挨到晚上,买了点零食,商量着必须要找个宾馆了,真的受不了了,在火车站周围找了一圈,都嫌太贵不敢住,正踌躇间,一个妇女走过来问我是不是要住旅馆,我说是啊,你那多少钱,那女的没有直接回答我,说“你是河南的吧,”我说是啊,她说“咱是老乡啊,我给你便宜点,本来都五六十一间房,我给你二十,出来都不容易”,明星我俩都又冷又困又饿,也没考虑那么多。就高兴的答应了,心里还想着感谢这位老乡,给这么便宜的价格,我俩就跟着她到了一个面包车前,她告诉我们,宾馆不远,坐车一会就到了,明天早上还会开车把我俩送回来,感觉挺好就上车了,她站在车外又说,你们等一会,她再找几个人,等车坐满就走,我俩就在车上等着,不一会就坐了六七个人,坐满了,司机就开着车走了,那女的没上来,车行驶在路上,我们也看不到哪儿是哪儿,冬天车内玻璃上都有一层雾气,就算没有雾气也不知道哪儿是哪儿,我们对北京又不熟还是晚上,不过车开了好长时间,我就有疑问,那女的而不是说不远吗,怎么开这么长时间,约莫半小时过去了,还没到地儿,我有些担心了,想着不会把我们卖了吧,我看了看其他人,有男有女,都是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刚入社会的模样,每个人也都绷着脸,从开车到现在,没有一个人说话,车里气氛显得很冷静,我想问司机师傅到底还有多远,那时胆子小,忐忑的没敢开口,别人也没一个开口的,大概跑了一个小时车终于到了,下车一看,是一家宾馆,稍微松了口气,我们一众进到宾馆大厅,侧边是收银台,明星我俩后跟着进去,我看到另一侧有四个彪型大汉坐在沙发上围着一个茶几抽着烟,我一看心就凉了半截,这次怕是凶多吉少了,那些大汉也都盯我们这群刚进来的人,大家还是硬着头皮挤在前台办理住宿,交钱的时候都傻眼了,一人间三百,两人间四百,大家都不干了,七嘴八舌的说不是说好的三十块钱吗,这是四个大汉起身了,其中一个操着一口地道的东北话说“在北京哪儿有三十块钱的宾馆,麻溜的交钱,来了必须住”,在这四名壮汉的威压之下,都还是乖乖的叫了钱,有专人带着去了房间,明星我俩也害怕,但我俩真没钱,我就一百在银行卡上,明星身上有两百,就这么多,再说这坑人跟敲诈差不多,我一股冲动劲上来就说“来的时候说二十,现在又说四百,我俩没钱,不住了”,本来那几个壮汉看前面人都识相的把钱交了,他们四个又都坐了回去,明星我俩是最后,听我这样说,那四个大汉立马冲到我面前,其中一个也是东北腔指着我说“小逼,信不信我削你”,我一看这气势,真的怕了,这时另一个大汉也是东北话稍微温和的对我说道“把钱交了,睡个好觉,明儿个要早起给你们送回去,不会怎么着你的”,听了这个人说话吧,我也缓和了点,苦着脸说“我是真没钱”,刚刚那个大汉问我“你找宾馆住,是真没有还是假没有”,我真怕说没有了真打一顿就不好了,我指了指旁边的明星对他说道“我俩是来找工作的,还没干到活儿,我俩加起来也就两百块钱”,那个东北大汉听了看了看我俩,顿了一下说“这样,哥看你俩小子出来打工也不容易,哥照顾你俩,两百块钱住一晚,行不行”,然后他跟收银的示意了一下,我明白他们那点路数,也只能无奈的答应了,还对着笑脸叫着哥的给他们分烟吸,还不忘了点上,进到房间一夜无话,我本来想跟明星商量这次遭遇该怎么处理,由于太困了,两天一夜没睡了,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有人敲门叫我俩的时候我看了看表是早上六点钟,冬天的六点天还没亮,还是昨天的那些人,还是昨天的面包车,还是一路无话,还是一个小时车程,又回到了火车站,下了车大家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这些互不相识的人才开始议论昨晚的事,有人说这是抢劫,有人说这是敲诈,有人说报警,最后也没一个人报警,可能大家都觉的自己人没事才是最重要的,我感觉是要报警,但那时连报警的勇气也没有,心有不甘的坐上了去天津的列车,耿耿于这次遭遇,思前想后还是觉的自己太笨了,就对明星说“太大意了,那女的以老乡亲近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是个套了,可能那时候又冷又饿又困,只想找个地方睡个好觉,精神状态不好影响了判断,那个女的可能跟谁都是老乡,咱们的河南话这么有特色,哪个人都能听出来我们是河南人”又叹了口气恨恨的说“这次真是大意了”,明星听了不置可否,好像也没纠结这个,只说“没钱了,到天津得问小鹏借点钱,就剩一百,还没工作就没了”,我也考虑钱是不够的,要借钱,只要能尽快的进厂工作,厂里都是管吃管住的,到时就不愁了,北京到天津坐动车半个小时就到了,先买了张地图,按照招聘的说的地方坐公交去了,我本以为到了就是工厂,没想到是个小区,就给招人的打了电话,她出来接,是个女的,把我俩带到一栋楼的一楼,进去我大致看了一下,就一台电脑,有个竖立的牌子,上面写着某某中介公司,那女的先问“你俩打算进那个厂,这边有好多厂都在招聘,这里的招聘简章你看一下”,递给我一个文件夹,翻开里面都是各厂的招聘信息,明星我俩共同看了商讨后选中了一家,告知那女的,他让我俩先填了两张简历表,然后说他们是中介公司,介绍工作要收取每人两百块钱的中介费,办好后,明天早上过来她安排车送我们进厂上班,明星我俩那时没社会经验,认为中介给你介绍工作交钱是应该的,但我俩钱不够,就说明天早上再过来把钱交了,那女的说也行,我俩就出去了,边走明星边给小鹏打电话借钱,借了三百块钱,小鹏说下午去银行把钱转过来,那时工资一个月才一千多,借三百都不少了,小鹏也只有三百,加上我卡上的一百,正好够我俩交中介费,身上还有几十块钱,旅馆太贵了肯定住不起,商量着今晚去网吧开个通宵睡网吧,今天的吃饭钱也够,只要明天进厂没钱也能过,我俩没事就在中介的附近转,看看天津的风景,也没什么看的,城市都是一个样,天还特别冷,感觉比北京还冷,算着钱够,早早就去网吧了,小鹏下午打电话把钱打过来了,我俩取了钱吃了饭又回到网吧,一直上到第二天早上,一夜没睡,直接去了中介那里,把钱交了,女的就把门锁了,带着我俩打了个出租车,想着可找到工作了,谁知还没看到工厂出租车就停在了路边,那女的让我俩下来,说进厂之前要在这儿进行简单的培训,街边是些很破旧的门面房,女的领着我俩进了一个门牌上写的是某某人力资源公司的店里,店里门口都好多人,看来都是找工作的,里面有两张办工桌,分别坐了一男一女,男的大些,女的是个跟我年龄差不多的小女孩,她把我俩引到小女孩面前,对小女孩说“小丽,这两个是进某某厂的”,那个叫小丽的女孩子答应一声,带我俩来那女的就走了,小丽给我俩一人发了一张密密麻麻字的纸,上面标题是《作业员作业品质与安全培训》,然后说“进工厂前必须培训,需要交三百块钱的培训费”,我俩想培训是应该的,交培训费也合理,不过……培训费这么多,虽然有疑问,为了工作还是要交的,但还是没钱,就对小丽说下午交可以吧,小丽说可以,明星我俩都开始打电话问朋友同学借钱,包括猫儿,蛋,闪儿,都没有,没办法了,明星就编了个理由说工作刚找到,钱花完了,没钱吃饭了,给他爸打电话要一千块钱,说急用,等到快中午钱打上了,这回有钱了,我俩先吃了顿包饭,去把钱交了,想着终于可以进厂了,小丽先让等着,一会儿人齐了会带着我们去培训,等了有两个小时,另一个办公桌的那个男的开始招呼大家,大概有三四十人,一行人跟着那个男的步行几十分钟,带到一个很破旧的小楼里,进门是一楼大厅,里面有好多桌子凳子,大家都各自坐了,培训讲师就是那个男的,他在哪讲一通,我由于晚上在网吧没睡,也听不进去,直打瞌睡,不到一会就讲完了,讲完那男的说”每人要交一百块钱,因为工厂都要大专学历,大家很多不是,我们公司会替你们办个临时的,我们公司跟工厂都有合作,公司只认可我们办理的,有大专毕业证的就不用了“,又要交钱,大家都交了,我俩也没考虑那么多也交了,抱着赶快进厂能吃饱睡好挣钱的希望,交完钱,又告诉大家,明天大家在上午去的那个地方,也就是中介公司的门口集合,统一带我们进厂,之后大家就散了,今天才弄的一千块钱,交了八百又快没了,晚上还得住网吧,不敢住宾馆,不管便宜不便宜,北京那次有阴影了,又蹲在网吧一夜,在网吧就算睡着了也睡不舒服,等于又没睡,身体很难受,早上在指点地点集合,中介公司那个男的开了一辆面包车,说人多分几次送,不远很快的,明星我俩坐头一车就过去了,盼望这回终于可以进厂了吧,在这样拖下去,我俩是受不了的,已经两天两夜没正经的睡觉了,盼来的又是失望,又是一条很脏很乱的街,又是一家中介公司,这回里面坐的是两个女的,又是要交钱,两百块的工作服押金,这次我有些怀疑了,介绍工作交点钱是可以理解,没有头的交钱谁受的了,不会是遇到骗子公司骗钱的吧,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明星,明星并没有感到什么说“不会吧,他们都挂着牌子,屋里也都是招聘信息,看上去都是正规的公司,如果骗人,工厂愿意让他招人吗”,我想了想也是,但还是不放心,我专门问了问交完钱是不是真的可以进厂,其中一个女的很肯定的点点头,我才稍微安心,再说现在也没有退路了,都交了那么多钱了还能要回来吗,就再相信一回,我就给我爸打电话跟明星问他爸要钱说的一样的理由要了五百块钱,钱很快就汇上了,我俩加起来又交了四百块钱,交完让明天早上过来,我俩又在网吧待了一夜,一早就去了,先让我们等着,陆陆续续又来好多人,我对中介的做法疑虑重重,这时才想起来找个人问问,看看他们是不是跟我俩一样,打定主意,公司地方很小,有凳子只能做十几个人,我俩来的早,一直在屋里坐着,正好看到门口有个小伙子在抽烟,我也假装走到门口点支烟,随口就问那个小伙子进哪个厂,小伙子也很随和,说进某某厂,还问我进那个,我也说了,我们进的是不同的,我就接着问,在中介这里交了多少钱,他拉长了道的说“都交了五百了也没进厂,你叫了多少”,他急切的问我,估计他也觉的不合理,我说“我都交了快一千了”,真的快一千了,分四次,我俩加起来有一千六了,相当于在工厂干活一个人两个月的工资,我想把我的疑惑说出来就对小伙子说“中介是不是骗子,天天说进厂,交了这么多钱拖了这么多天也没能进去,感觉被骗了”,小伙子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说“我感觉也是,再看看吧”,我们两个的谈话估计是被中介其中一个女的听到了,很凶的冲我说“不懂别再哪嘚吧嘚吧乱说,再说嘴给你打烂”,本来还想跟小伙子再聊两句,被她这猛铳一顿,我看她很凶,我也就不敢多说了,赶紧回到座位上,那女的眼一直等着我,我都不敢抬头看她,明星胆子更小,小声对我说“不要找事儿了”,我虽然被吓住,但我内心更加确定了我的想法,他们就是骗子,否则怎么这么担心被戳穿,想想一阵怒火在心中燃烧,在北京被变相敲诈,来天津又遇上连环骗局,害的我俩几天几夜没睡觉,没吃好,坏人怎么这么多,专骗像我们一样涉世未深刚毕业的学生们,也不知道全国有多少美好纯真的同学们被骗,心中不禁骂这个肮脏的社会,胆子小,怒火也不敢发泄出来,能做的就是瞅个机会离开,想报警,还是没报警的勇气,还没想完呢,就听刚才凶我的那个女的说“现在你们都跟着我,去交一下体检费,交完就直接送你们进厂”,大家都有些怀疑的小声议论着跟在那女的身后,我也小声对明星说“我们真被骗了,这没完没了的交钱是没有头的,专坑我们这些初入社会的麻瓜,咱找个机会溜吧”,我想明星心里肯定是明白的,都被骗到这个地步了还没明白过来那是傻子,明星只是不愿相信运气就这么差,北京到天津连着被坑,社会上的人都这么黑心,明星还抱一丝侥幸的对我说“万一这次交完钱真的就给安排进厂呢,我们不是亏大了”,听了这句话,我看明星还是没反应过来,气急败坏的对他说道“咱们本身都亏大了,我听人说过通过中介找工作是要交中介费,但没听说交这个交那个交这么多钱的,退一步说,咱们也弄不来钱了,你还好意思问你家人要?”,明星若有所思的不做声,我又坚定的说“找个机会就走”,我了解明星,不做声就是没有可辩解的了,就是认同了,说着话就跟着那女的来到一个老式破旧的筒子楼上,有个房间开着门,让进里面交八十块钱,这趟过来人数众多,不下百人,人多都挤在楼的通道里面,明星我俩就不打算进去交钱,故意挤在人群的后面,这时,我正好听到旁边的一对男女对话,男的骂道“他们都是骗人的,不能再交了,妈的警察马上就到“,女孩说“咱们的钱怕是要不回来了”,我一听还是有跟我一样愤慨的,而且还报了警,我是由衷的敬佩这样的人,这就是男子汉吧,敢作敢为,为自己胆子小,不勇敢,感到羞愧,我赶忙搭上话,对那个男孩说“我也觉的他们是骗子,我俩不准备交钱正准备走呢”,那男孩还是很愤怒的说“他们就是骗子,专骗出来实习的学生,你们交了多少钱”,我恨恨的说“我俩都快两千了,你呢”,女孩跟他应该是小情侣,女孩接着我的问话说,“我俩也快两千了”,男孩说“太气人了,刚到这儿的时候我已经报警了,警察说马上过来”,周围几个人听到我们的谈话也都有同感,互相问问都交了多少钱,有多又少,大家问这个钱数也是在被骗的事实下比较多少来寻找一点安慰,正聊着,有两个穿制服的上了楼道,我一看不是警察制服,仔细看了原来是工商局的人员,一想也对,市场不规范的好像就是工商局管,看到政府相关部门来查,这真是大快人心,一定要查封了这些公司,逮捕了这些人渣,把我们的钱都追查回来,工商局的人走到门口问谁是负责人,凶我的女的出来说她老板马上过来,几分钟就到,这时我看那女的脸上没有了凶相,变的很不安,不一会,一个高高黑黑的人上来了,背了个包,只听那凶女说老板来了,老板来了看到站在门口的工商局人员,满脸堆笑的请到屋里关上门,不到十分钟,门就开了,老板跟着工商局的两个人都满脸笑容的出来了,什么也没说,只顾他们三人聊着天就下楼了,此时我有一万个疑问,这是什么情况?难道就这样算了?他们在屋里究竟在谈什么?……,想不通,想不通,工商局的刚走,凶女人就吆喝着”没交钱的赶快交钱,交完就进厂了”,我这叫一个绝望,坏人能挣钱,坏人能逍遥法外,坏人的良心不会痛,报警的那个男孩来了句“他妈的,这些人都是串通好的,老板估计早就打通关系了”,话语中也满是绝望,不再理会了,我拉着明星很干脆的下楼,又走了很远,我对明星说“吃一堑长一智,走去网吧,我搜一下咱要去那个工厂的地址,咱们看着地图过去,直接去厂里应聘”,明星还是没吭声,就跟着我去了网吧,我知道他不吭声是因为心中的愤怒,我在网上查到地址,看地图离我俩的位置不是很远,出去吃了个饭,天就要黑了,打算明天按照地图走着去找那个工厂,我俩身上加起来也只有十几块钱了,晚上我俩还去网吧钱是不够的,一合计,把这些钱都买成烟,这种时候吸烟比什么都强,吸烟可以抵抗寒冷,抵抗疲劳,抵抗饥饿,买了四盒便宜的烟,我俩一人两盒,晚上又冷又没想到办法去哪儿,就寻着找厂的线路无奈的走着,晚上的街上太冷了,我俩又好几天没睡了,走着走着,心中生出一种凄苦,从大山出来开始,进入城市上学,开始接触社会,上学时在学校总被别人欺负,现在毕业了,陷阱更多了,难道真实的世界是这样的吗?,跟在大山里上的九年学学到的不一样,跟亲人老师教育的不一样,跟从小见识的也不一样,我也想多挣钱,我在工厂辛辛苦苦挣一个月的工资还没这些骗子一天轻轻松松挣的多吧,看着两边高楼的霓虹灯闪烁,汽车不时在身旁呼啸而过,感觉自己像个孤儿,还好有明星的陪伴,这个才第一次真正走出大山的孩子跟着我受苦了,本想自己在城里上过两年学,又有点工作经验,带着他出来多挣点钱,,钱没挣到,花的不少,苦受的不少,想着走着,走进了一个路口的地下通道,通道很深,看到通道里有两个乞丐模样的裹着破烂垃圾躺在哪睡觉,我感受了一下温度,这里还挺暖和的,我就转头对跟在我身后的明星说”咱俩也在这睡吧,感觉的不是很冷,还行,再不睡我是受不了了”,明星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周围,天冷还是晚上,路上早就没人了,地下通道很安静,最后说“中”,我俩就掏出包裹里的被子,也不管地上脏不脏,找了个舒适的角落卷成一个卷,也没多话,就睡着了,这一觉睡的太香了,我是被路人的脚步声吵醒的,看了看表早上八点多了,其实睡着还是很冷的,只不过好几天没躺下睡过觉了,我是不想起来,看了看明星还没醒,我也再眯息一会儿,不多时明星也醒了,推了推我,我俩就起来,抽着烟寻着路,找到了那家工厂没花一分钱并顺利的进入,先是培训安排也没管饭,饿了一天,第二天正好是月底,整个厂要转班休息一天,不上班又吃不上饭,又饿了一天,我俩这两天就是靠抽烟扛过饥饿的,当时我俩买的那四包烟值了。猫儿一直抽着烟,蛋磕着瓜子,明星玩着手机,都没有打断我,很安静的听完,猫儿先说“你们那么倒霉,都让你俩碰上了”,蛋说“外边的人就是很孬”,明星没有说话,他肯定跟我一样,对这些遭遇刻骨铭心,我笑笑,说道“运气差,长了见识,主要还是太无知了”,顿了顿又想起点什么我接着说“这些人难道就不怕抓他们?不怕被坑的人找他们事?我想不是他们胆子大,而是他们知,我们无知,就像一个人摸清了你的脾气,他就不会怕你,我们上了十几年学,学到的都是阳,不知道还有阴”,蛋说“坏人过的好,好人不好过,到底是做好人还是坏人,人不能太老实了,专欺负老实人”,我很肯定的说“人真的不能太老实了,没有老实人的活路,胆子必须大,还是要不停的学习来应对,社会会逼着你改变,我来郑州上学时想好好学习却被同学莫名的欺负挨打,去超市买个东西,老板找零看着他数的不差,等回去再看竟然少了一半,好好的走在路上,被别人撞一下,本来他应该说对不起,他却骂你不长眼,同是人,我们不想吃亏,你说我们该怎么办?”,问的他们三个都不做声,我也没有答案,是不是有欲望,就必须做好应对欲望带来的苦恼,不再想下去了,明星我俩闯荡的遭遇还没完,我又来了兴致把后面的讲完,明星我俩在天津干了两个月就不干了,工资没有招聘上写的多,一半都没有,我俩把来时借的钱还完,就决定再去别的地方闯一闯找找机会,开始商量的去新疆,综合考虑还是去了深圳,深圳有我的一个朋友在那边,之前联系过说工资挺高的,我俩坐火车先到广州,在倒车去的深圳,联系了我的朋友,见了个面,托他介绍个工作,他答应后让我俩等几天,我俩找了个便宜的宾馆先住着,等了两天,他打电话叫我出去玩儿,明星跟他不熟就留在宾馆,他带着我进入一个迪厅,这是我第一次进这种地方,里面的音乐震得我身体都在颤动,舞池里有好多人,跟着音乐疯狂的摆动着身体,他说这些人都磕了药,我有些震惊,只在电影里看过,不敢相信还真有这样的,看着每个人扭曲的面庞我有些害怕,受不了里面的音乐,看不了那些疯狂的人们,我就拉着他出去对他说“这些地方不去为好”,他笑笑说“人都要玩,都要发泄的,现在这边有个活你干不干?”,我来是想让他介绍到他干的厂里干的,听他意思是给我介绍其他活就反问“你们厂不要人?”,他点上根烟给我也点上笑笑说“我其实没在厂里干,我来了一个多月,本来是来找个活的,没找到合适的,我老家很多人在这儿,就一直跟着我们村的人后面瞎混,,我们村有人就在这些娱乐场所卖摇头丸,很挣钱的,卖摇头丸你干不干?”,他没找到工作骗我是理解的,卖摇头丸我想都不敢想,那是毒品,我经历了前面的那些事,碰上这事我也不觉的多奇怪,情绪并没有表现出来,很平淡的问“你也卖摇头丸”,他苦笑着摇摇头说“没有,没这胆量,不过没找到工作,正在犹豫中”,我没接话,他接着说“如果你干的话咱俩一起,这边都是咱河南老乡,有他们罩着,不用怕事,听我村的人说他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听完我摇摇头,并没有正面回答他,我说我还想再找找工作,本来以我的个性是会很坚定的拒绝的,但听到一个月一万多,我有些动摇了,今年我带着明星出来,本想闯出一番天地来,有出息了再回去,没想到会遇到这么多事情,受了很多苦,委屈了自己,委屈了伙伴,看透了这个险恶的世道,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我是不是胆子太小了才走到这个地步?我是不是要拼一把?回宾馆的路上我反复的问自己,回去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明星,明星说违法的事情坚决不能干,我也知道不能干,可是我那出来闯荡前信誓旦旦吹的牛皮要有出息要赚大钱该怎么实现,还去工厂里拿那点工资何时才能实现,夜里明星已经睡着了,我闭着眼始终睡不着,睁开眼望着房间里没关的灯,灯光很刺眼,我忽然有些害怕,害怕光亮,想去关掉灯,却浑身使不出力气,我是真的累了,开始堕落了,可我该怎么办,明星这时候睁开眼说了句“咱回家吧”,这句话仿佛在我心里点了盏灯,跟屋里的光亮遥相辉映。

  回到家我陷入了思考,两年后谈笑回首此次经历我写下一段简短的文字,题目叫《咱回家吧》,下文

  零八年六月,学校全是招聘公告,摒弃父母的劝告,不愿再继续深造,决定离校,踏上梦想的通道,转折的起点,十八岁那年。

  零九年六月,回到了家里,心有余悸,已有一年,太原—北京—天津—广州—深圳,走北闯南,也许没有很好运气,总是太多事情问题,措手不及,也许是我懦弱,无力应对。累了,觉得受了太多的苦,是磨练?我已经被磨得没劲了;是见多识广?只见识远开始畏缩了。黑夜里一盏灯的亮起,突然感到恐惧,自己开始堕落,空洞的眼神变成了蓝(婪)色,头等的光环一点点减弱。

  抛下纯真,放下原则,我还是不是我?

  我还是我,上帝对我笑着。

  朋友的话语,唤醒矛盾中挣扎的灵魂,我还是我,上帝依然对我笑着,看着眼前,慢慢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虽然还在迷惘,还在挣扎

继续阅读:时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药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