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龙魂觉醒
陌然音绣2018-03-11 11:065,471

  紫魂府虽分九十九城,但每一城的地域面积却不相同,有得极为辽阔,有得则是颇为狭小,值得一提的是,有些占地面积大的府城人口比较少,相反,那些面积较小的府城人口却是非常多。

  就拿这青洛城来说,它的占地面积非常小,方圆只有三百里,在九十九城中排名是比较靠后的,但人口却有百万之多!

  看着每日在城中穿梭的人们,都像是热闹的集市一般。

  人口一多,事情也就越多,这小城也不例外。

  所以,为方便管理,城主决定,以城主府为中心,向四周扩散,将整座城划分了九个区域,像是九环,环环相扣,将城主府包裹其中。

  位于城南第九环,也就是三百里外围处,这儿便是夏禹所居住的地方,因为地处外围,这里显得倒是有点偏僻冷清了。

  月朗星稀,此时天地一片寂静。

  农庄的一间屋子里,光线暗沉,一名身穿黑色长袍的中年男子在窗前负手而立,而他身后,夏禹则是静静地站立着。

  此刻,两人都没有说话,屋内的气氛显得有点尴尬。

  早在夏禹回到自己的住处时,他便在厨房架起了柴火熬制汤药,之后便亲手喂起躺在床上的父亲。

  很快,在龙芽草神奇的功效下,他父亲身上的伤势明显恢复了很多,虽然没有彻底恢复,但也恢复了十之八九,距离彻底恢复,也只是时间问题罢了。

  但尽管如此,夏禹心中还是非常失望的,这离他预想的那般还是差了很多。

  不过没过多久他便释然了,毕竟这龙芽草也发挥了它很大的作用不是?

  待得自己父亲的伤势好多之后,他便将下午在城里发生的事,详细地告诉了他的父亲。

  “那古晨实在是太过蛮横,我也是被逼得实在没有办法啊!”夏禹目光淡然,却没有看着面前的父亲。

  “唉,你还是太冲动了啊……”

  中年男子无奈叹息一声,身形一直背对着夏禹。

  眼前的中年男子,正是夏禹的父亲夏天,只不过此刻他的脸色不是太好,略显苍白,而身上的旧伤也没完全恢复,想来那颗龙芽草也不能彻底治愈他身上的旧伤。

  得知自己的儿子为了治愈自己身上的伤势,不惜花很大代价买到那颗龙芽草,甚至为了自己答应那比试,这让他感到非常的内疚,也很感动,不过此刻最多的还是比较担心。

  他担心自己儿子今后会因为一时冲动而吃亏,甚至丢掉性命!

  虽然身为父亲的他,知道自己儿子实力不弱,但若真和一些人比起来,那还差得很远很远

  “我的时间不多了,但愿恩人能收留他啊……”

  夏天现在的心中所想,说出来绝对会吓坏夏禹的,因为这明显是在交代后事啊!只不过他现在故意装作什么事也没发生过罢了。

  “父亲,我并没有觉得自己太过冲动!”夏禹此刻转过头来,一脸严肃道:“父亲你想想,就算我不答应他,我也躲不掉被欺负的下场,更何况,父亲你的伤势不能再等了……”

  一听到自己身上的伤势,夏天脸上顿时闪现出一丝失望沮丧,不过很快便消失不见,他不想让自己的儿子看到自己无奈的一面。

  “禹儿,我知道……”夏天一脸愧疚,他明白夏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下一刻,他转身苦笑着:“都怪为父没本事,让你跟着受苦了……”

  “父亲,你千万不要这么说,若不是为了保护我,你也不会受那么重的伤,倒是我让父亲受苦了!”

  夏禹听后心中很不是滋味,这一刻,他的心中泛着丝丝苦楚,也涌现出强烈的愧疚感。

  “别多想禹儿,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这时,窗前站立的夏天走到了夏禹面前,伸手揉了揉夏禹的脑袋,非常宠爱地安慰着自己的儿子。

  “呵呵……”夏禹抬头冲着自己父亲傻笑着,他也明白这是父亲安慰自己,不想让他自责。

  可夏禹心中真的就很好受吗?

  当然不是了!

  父亲越是这样,夏禹内心越是不好受,这让夏禹脑海中再次回想起了三年前发生的一幕。

  三年前,也就是夏禹七岁那年,不知从哪来了一名黑衣人,站在他们家门口,好长时间都不曾离去,就这么一直看着。

  不过说来也巧,这日夏禹的父亲刚好有事出门了,只留夏禹一人在家,正当这名黑衣人转身离去之时,却被屋内冲出来的夏禹给撞了个正着,也不知道这名黑衣人是真的生气还是他小心眼,当下勃然大怒,居然要立马出手杀了夏禹!

  恰在此时,外出归来的夏天看到了这一幕,也是非常地愤怒,好在及时阻止了黑衣人,并将黑衣人赶走,但他却也因为那一次落下了这严重的伤势。

  而这伤势一受就是三年!

  期间,他们父子二人也并不是没有想过治疗的办法,但碍于他们家的条件,终究是于事无补,直到现在,夏禹才能从商号买来这疗伤神药龙芽草……

  每每想此,夏禹都是异常愤怒,甚至发誓要亲手杀了这人为父亲报仇,这一次也不例外。

  “噗……”

  突然,一场变故发生!

  就看到站在夏禹面前的夏天口中喷出一摊鲜血,使他本没有恢复多少的脸色再次苍白无比,原本乌黑的发丝竟然开始缓慢地变白,双眼更是慢慢地浑浊起来,似是一下子苍老了许多。

  “父亲!你这是怎么了?”

  “你可不要吓我啊!”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夏禹,此时他的脑袋瞬间空白,心神彻底的慌了,他下意识地上前一把抱住了自己的父亲,双眼更是泛着泪花,一脸焦急的模样。

  毕竟是一个十岁的孩子,遇到这种情况难免牵动了自己的心神。

  “没事的禹儿,为父只是觉得有点累了……”夏天双目通红,不顾身上的血渍,忍住了将要滑落的泪水,慢慢地蹲下了身子,伸手紧紧地握起夏禹的双拳,继而道:“傻孩子,不哭了……”

  “呜呜呜……都怪我……都怪我不应该拿龙芽草熬汤给你喝……”

  “呜呜呜……是我害了父亲!”

  父亲突然出现的变故,让夏禹第一时间就想到了是和那龙芽草熬制的汤药有关。

  尽管看到自己的父亲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但夏禹怎能心安,不由地,泪水更加汹涌起来。

  “禹儿,你先别哭!”望着眼前哭泣的儿子,夏天心头一痛,忍不住也落泪道:“禹儿,千万不要自责了,为父告诉你,我现在的模样,并不是你的错,而是那黑衣人一手造成的!”

  “黑衣人?”一语抛出,犹如晴天霹雳,狠狠地敲击在了夏禹心头,眼中的泪水不再汹涌,疑惑道:“父亲,这究竟怎么一回事啊?”

  “咳咳……”

  似乎蹲的太久,这时的夏天脸上血色全无,两鬓斑白,如同一个迟暮老人,显得那么轻乏无力。

  看到这一幕,夏禹心如刀绞,赶忙将自己的父亲扶上了床。

  待父亲躺好,夏禹守在床前,泪水再一次汹涌起来。

  “咳咳……”

  躺在床上的夏天轻咳一声,嘴角不禁又溢出一丝血迹。

  夏禹见状伸手擦拭着,声音也在哽咽着。

  此时夏天的头发已经全白,苍白的脸上明显多出了许多皱纹,这跟年迈的老人有何区别?

  “呵呵……不哭了……”夏天笑笑,再次握住夏禹的手,继而嘱咐道:“禹儿,我的时间不多了,有些事情是时候要告诉你了!”

  “呜呜……父亲,你说,我听着……”夏禹微微点头,仍带着一丝哭腔。

  “禹儿,其实当年我和那黑衣人交手时,我实力并不不如他的,所以我才会受到那么严重的内伤!。”说此,夏天苦笑一声,随即缓缓道:“当初,眼看着我就要死在对方手里,可就在这个时候,却出现了一名白袍男子,是他杀了那黑衣人救了我们!”

  “什么?”夏禹惊骇,双眼瞪得老大。

  当年在及时阻止了那黑衣人之时,夏天便猜出了这黑衣人的身份,并且也知道这黑衣人究竟为何会出手,可他担心这黑衣人会再次对自己儿子下手,所以他便第一时间内就将夏禹藏在了一隐秘处,他不想因为一些事情连累了自己的儿子。

  至于后来发生的事情,夏禹也只能听自己的父亲说说罢了。

  从父亲口中得知,夏禹知道是父亲杀了那人,从而才会受到这么严重的内伤,可现在却突然又听到父亲亲口否决了此事,这让他岂能不惊?

  但震惊之余,最多得还是困惑,父亲为什么要隐瞒此事?这其中又有什么秘密呢?

  “呵呵……”夏天微微一笑,他深知自己此时的状态,当下便开始长话短说起来:

  “当年我中了他一剑,从此便受到了他的诅咒,这种剑伤属于灵魂攻击,寻常药物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这种伤势,即便是一些实力非常强大的修者也不能保证能完全治愈,就连救了我们的那个白袍恩人也是无能为力,只能暂时压制,所以我才会拖到今天……”

  ”禹儿,你不是想知道关于你娘的事吗?那我便告诉你!”

  “我娘?”

  夏禹听得入神,忽然听到自己的母亲,他的内心泛起骇浪,目光紧紧地盯着夏天。

  “其实……其实你娘她并没有死,以前都是我骗你的!”

  “什么?我娘她没死?”闻言,夏禹心如电击,顿时停止了哭泣,一脸震惊地望着自己的父亲:“那她现在在哪?”

  “你娘现在到底在哪,我也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你娘她确实还活着!”

  “咳咳……”夏天因为一直说话,此时显得更加疲倦不堪。

  “父亲!”夏禹急得慌乱无比,紧紧抓住父亲的手,眼中的泪水又开始狂倾。

  夏天伸手打断儿子的动作,忍住那股倦意,再次出声道:“好了禹儿,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但是我真的……真的太累了……”

  “父亲……”

  此时,夏天的头发雪白一片,脸上爬满了皱纹,皮肤暗黄无比,犹如风中残烛,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机。

  良久,夏天使出最后的力气,从怀中摸索出一枚令牌,非常吃力地递到了夏禹手中,无力地嘱咐道:

  “这块令牌……是恩人所赠,你要……你要收好,以后……以后我不能再照顾你了,所以,在我死后,你一定要拿着这枚令牌,去紫魂府找他,他会帮助你的……”

  “你要记住……千万不要去给我报仇,我要你好好活下去!”

  “答应我……好好活下去,将来……将来若是有机会见到你的母亲,代我向她说声……说声‘对不起’!”

  ……

  直至最后,夏天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终是无奈地闭上了双眼,两行泪水顺着他的眼角慢慢滑落下去……

  “父亲!”

  “父亲……”

  “啊!不!不要……”

  夏禹仰天长啸,心中万分的痛苦,双目更是迸发出无尽的不甘,眼泪犹如滔滔江水,一发不可收拾。

  他的呐喊声,打破寂静的黑夜,穿破云霄,直达天际,似乎就连九天之上都回荡着他的不甘与痛苦!

  敢问这世间,还能有什么比失去亲人更痛苦更难过?

  那些强大傲立天地的人物都会因为情羁绊一生,更何况像夏禹这样站在最底端的小人物?

  然而——

  就在这时,农庄之上的这片天空,突然卷起了浓浓的乌云,月光顿时被遮褪,一股强横的窒息感袭来,令人心神震颤。

  “嗡!”

  陡然间,一声低鸣从天际传来,就看到夏禹所在的这间屋子的上空暴射出一道光束,直接洞穿了屋顶,将夏禹死死地笼罩其中。

  没过多久,一道炸雷响彻在耳畔,夏禹就看到一束如同水缸粗细般的闪电劈向了自己,不待自己有所反应,他便感到全身酥麻起来。

  这种感觉,又远远不止酥麻这么简单,因为下一刻,一股痛意便席卷全身。

  “啊……”

  夏禹疼痛难忍,大声咆哮起来,身体不由地蜷缩起来,面部因痛楚显得极为狰狞,而他的双手则是紧紧地抱着头部。

  然而就在这时,夏禹只觉这股痛意有所减缓,随后他就看到这样一些画面:

  他看到自己生活在另一片未知空间里;

  他看到自己在图书馆里翻阅着一本本书籍;

  他看到一位漂亮的女孩和他手拉着手;

  他还看到自己被车撞死以后灵魂进入到了轮回之门……

  ……

  突然,那份撕心裂肺的疼痛感消失不见,而这片天地也随之寂静了下来,乌云很快地便消散而去,月光重新洒落在地面上,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夏禹,我们又见面了!

  跪在地上的夏禹,此时脑海里突兀地传出一道温柔的声音,令他心神猛然一震,不过这一次他并没有觉得太多的人惊讶,反而有着一股熟悉感。

  “呵呵,是你……”

  “我说过,十年之后你便会开启前世记忆,现在,便是你开启之时。”

  原来,这突发的变故,竟是夏禹开启前世记忆所致。

  “我知道了!”闻言,夏禹笑笑,身形站立起来,转身朝着床边走去,深情地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老人,继而淡漠道:“我带着前世记忆踏入天人道转世投胎,难道你就让我来面对这种局面?”

  夏禹现在拥有着两世的记忆,他的心境一瞬间提高了许多,此刻的他仿佛像是换了一个人,考虑的一些事情自然成熟了许多。

  可尽管如此,他还是觉得命运就是在捉弄他,而这一切,绝对和这道声音的主人有关。

  此刻,心境突升的他,脑子里想得全是今生父亲的死,根本不会去过多考虑其他的。

  “呵呵,你先别急,我知道你此刻再想些什么。”女子似乎早就猜到了夏禹心中所想,不由轻笑一声,继而道:“不过等我告诉你一些事情以后,你就不会这么想了!”

  “哦?什么事情?”

  “我说过,你是天命之身,自然有你的使命,至于具体什么使命,我不能违背天道告诉你,等到时候你自然就明白了。”

  “但我可以告诉你,今生你所遇到的种种都是天道注定,只看你今后如何面对,如何成长!”

  “哼!”夏禹不屑地怒哼一声,今生父亲的死对他的打击实在太大。

  “呵呵,你信也好,不信也罢,反正这一切都是天道所定!”女子不怒不气,语气仍是充满着善意。

  “什么狗屁天道,我不稀罕!”

  “好吧,我言尽于此,我该走了……”女子叹息着,似乎有点无奈,沉吟了一会,当下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你既然开启了前世记忆,那么你便已经觉醒了龙魂,所以就算你不愿意也没办法了!”

  “觉醒了龙魂?什么意思?”

  “我没有时间与你解释太多,你还是以后自己慢慢探索吧,反正龙魂觉醒以后,会有很大的好处的!”

  “好了,我该走了……”

  “哎,你还没有告诉我有什么好处呢!”

  不待夏禹继续询问,女子的声音便消失在了脑海之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禹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