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回 迷情乱心惊众人原是解药有蹊跷
济水2018-03-23 08:243,168

  冷逸看到众人这番嬉笑的表情和眼神,一时间脸烧红的火辣辣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赶紧拉着婉玫跑上了楼。来到房间后,大口喘了几下后说道:“没想到这辈子,我堂堂七尺男儿汉却是红妆惹人笑!”

  再看此时的婉玫薄纱已经被摘掉,脸颊不知道是胭脂的原因,还是刚才陪锦衣卫被迫喝下的几杯酒的问题,红彤彤的。

  “丫头,你的脸怎么了啊,是不是那里不舒服,还是酒喝的太急了啊!”冷逸紧张的问道,甚至担心是不是丁惠婷事先给他的解药没起作用。

  婉玫摇了摇头说道:“可能是酒劲,头有点晕!”冷逸想了想,就算她喝了酒,但还不至于这么不胜酒力,扶着她坐下倒了杯茶递给她。

  冷逸望着她,很是焦急的样子。而婉玫开始还敢抬起头看着他,可不知道为什么渐渐的却把头埋得深深的,一言不发。

  “丫头,那你坐一会我先把女人这套卸下来,整的我不伦不类!”说完冷逸跑到铜盆前,用力的洗着脸脱下那身女人衣服,重现男儿身。

  这时,花蝴蝶也走了进来看到婉玫趴在桌子上,担心的问道:“婉玫姑娘,你怎么了啊那里不舒服吗?”

  婉玫有气无力的说了声:“我没事,可能刚才太紧张太累吧!我先躺下休息一会!”说完低着头来到床前躺下了。

  花蝴蝶走上前,看到她的脸通红,摸了摸额头滚烫赶紧问道:“怎么这么烫,是不是受寒了?”

  “没事,躺一会就好了!你们去忙吧!”婉玫也觉得额头滚烫,豆大的汗珠涔涔的流淌下来。

  冷逸更加焦虑起来,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这么一会就,花蝴蝶说道:“我叫后厨熬碗姜汤,先去去寒,在找个郎中给婉玫姑娘看看!”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冷逸赶忙坐到床边,握住她的手只觉得手心里全是汗。当冷逸握住手的那一刻,竟然看到婉玫浑身打了一个冷战,想要极力的挣脱开他的手。

  “丫头,你到底怎么了啊,到底那里不舒服说出来,不然这样哥很担心的啊!”冷逸真的害怕了。

  婉玫扭过头去依旧不敢看着他,声音都变了说道:“哥,我没事,要不你先出去下吧!”

  “不行,我会陪着你在这里。一会就好了,花舵主去给你找郎中了啊!”冷逸站起来拧湿一块毛巾,搭在了她的额头上。

  只听到婉玫喉咙里发出了一阵阵嘤咛的声音,全身在扭摆着。冷逸看着她如此难受的样子,却无法帮她解除痛苦更加着急。

  不一会,花蝴蝶端着姜汤走了进来,递给冷逸说道:“小心烫,冷一下再喂她喝下去!我去找个郎中!”

  冷逸站起来坐到婉玫跟前,用手扶起她只觉得她的后背都被汗水浸透了。端着姜汤吹了几口气,递到她嘴边说道:“慢慢喝了丫头,盖好杯子发发汗明早起来就没事了啊!”

  婉玫扭过头,终于可以看着冷逸说话了,可她的双眼充满了一种奇怪的眼神,盯得冷逸都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丫头,你到底怎么了啊!来,先喝点姜汤!”

  当冷逸递过姜汤时,没想到婉玫抬手就把姜汤打翻了,滚烫的姜汤洒在了冷逸的腿上,疼得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喊到:“丫头,你疯了啊!”

  “哥,我想给你!”婉玫莫名其妙的说道。

  冷逸觉得很奇怪:“你给我什么,丫头,你是不是烧糊涂了啊!”

  突然婉玫一把掀开盖在身上的被子,光着脚跳下床一下扑到了冷逸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那力道都让冷逸觉得喘不上气来,“丫头,别吓唬我,你这是怎么了啊!”

  “哥,我要给你,我要做你的女人!”说着婉玫竟然一只手在疯狂的解着冷逸的衣带,吓得冷逸用力推开她,可能用力太猛婉玫被推倒在地上。看着地上婉玫两眼欲火中烧的样子,甚至自己撕扯着衣服,头发凌乱。

  正好花蝴蝶带着郎中回来了,看到此时的情形也惊呆了。“少主,婉玫姑娘怎么了啊?“

  “我也不知道,感觉她好像中邪一般。“冷逸回头说话的空当,婉玫竟然又扑了上来,从后面抱住了他。嘴里依旧嘟囔着:”哥,我要给你,我的身子就是你的,我要做你的女人!“

  房间里所有人的听的都觉得面红耳赤,尤其是冷逸更加尴尬。赶紧冲着花蝴蝶喊道:“快叫郎中过来给她看看,到底丫头是怎么了啊!“

  郎中那见过这阵势,吓得赶紧拱手说道:“小的医道尚浅,还请大侠们领情高明!“说完背起药箱撒丫子窜了出去。

  花蝴蝶上前拉住婉玫,想要扯开她却觉得她的力道如此之大,真是始料不及。“少主,我看婉玫姑娘的情形,八成是中了什么情毒吧!“

  “情毒,她怎么会中毒的。一直都和我们在一起,不可能中毒。“冷逸回想着这几天的一幕幕,他基本都和婉玫在一起的,突然想到了也就是刚才她喝的那些酒,可那是幻倒散,只是迷药而不是情毒,再说事先也服用过丁惠婷的解药,难道是丁惠婷给的不是解药,是情毒。

  想到这里心中怒火腾的一下升起来,大喊一声:“丁惠婷,你就是恶性难改!我要杀了你!“说完用力一挣,转过身紧紧抱住婉玫,说道:”丫头,你放心哥马上去给你拿解药,我要为武林彻底除害!“可看着婉玫的眼神更加妩媚,身上的衣服被撕扯的也不成样子,只好狠了狠心抬起手,用力的打晕了她。

  冷逸抱起她放到了床上,让花蝴蝶拿来一根绳子把婉玫牢牢的捆绑起来。“丫头,对不起不要怪哥,这也是为了你好!花舵主你照看好丫头,我这就去皇宫找丁惠婷,不杀此人誓不为人!“

  花蝴蝶说道:“少主,万事小心,切不可在宫中乱了方寸,别忘了我们还有大事未完!“

  “我自有分寸!我先去了啊!“说完冷逸急匆匆的下楼直奔皇宫。

  正好是夜色正浓,前几次来过宫中多少也了解些,于是轻松的来到了丁惠婷的住处。来到房门前看到黑着灯,推了推房门没插,悄悄推开走了进去。

  丁惠婷躺在床上也听到了声响,也悄悄站起身委身在床边看着来人。冷逸走到床前喊了一声:“惠婷!“

  一听原来是冷逸,丁惠婷这才放心了于是回答道:“原来是少主,你这么晚怎么入宫啊,是不是有什么急事?“来到桌前点起蜡烛。

  回头看着冷逸恶狠狠的模样很奇怪:“少主,你这是怎么了啊?“

  冷逸上前狠狠的抓住她的手腕问道:“你到底给丫头是什么解药?你为什么又对丫头下毒手?“

  “少主,你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对婉玫姑娘又下毒手了啊?我给她的确实是幻倒散的解药,到底怎么了啊?“丁惠婷一脸茫然的问道。

  冷逸用力一推压低声音说道:“你自己的药,是毒药还是解药难道你会不知道?“

  “少主,我真的有些糊涂,坏了,我忘记提醒你们了,是不是婉玫姑娘碰过花瓣?“丁惠婷突然想起了虽然那是解药但也有毒性的。

  冷逸不明白回到:“对啊,当时丫头喝下解药后倒没事,可等那些锦衣卫昏倒后,我扶丫头上楼后没多久她就……“

  “她就变得很奇怪对吧,而且好像变了一个人!“丁惠婷笑着说道。

  “你怎么知道,看来你明知道这就是毒药是吧!“冷逸走上前,抬起手想打下去。

  丁惠婷赶紧说道:“少主你且息怒,婉玫姑娘并不是中毒。是不是她很疯狂,不端庄对不对!“

  “嗯,是啊,到底是怎么回事?”冷逸看到她如此了解这症状,更加坚信了是她在搞鬼。

  丁惠婷说道:“少主,其实这是幻倒散的一个副作用,本来这个药就是用来迷幻别人用的,尤其是这个解药喝下去后如果没有花瓣的香气影响的话,可以说完全可以解掉幻倒散的毒性,但是一旦服用解药的人碰到花瓣后,人就会失去理智,性情大发。所以,婉玫姑娘肯定是碰了花瓣!”

  “原来是这样,那你问什么不早说。还有,这个药性怎么解除?”冷逸追问道。

  “因为走的匆忙,而且没想到婉玫姑娘会碰到花瓣,所以才会那样。至于如何解毒其实很简单,回去让婉玫姑娘洗个热水澡睡一觉,早上就完全没事了啊!”丁惠婷回答道。

  冷逸万万没想到会如此简单,如果不是赶来皇宫的话,可能怎么也不会知道解毒之法。毕竟担心婉玫,对丁惠婷说道:“对不起惠婷,刚才太激动说了些过激的言语,还望你见谅。此地不宜久留,我先回风雨楼!”

  丁惠婷也深知两人的感情甚深所以才会如此这般,并未对冷逸有太多怪罪的意思。冷逸赶紧潜身离开皇宫,赶回风雨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笑傲红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