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斩了个妖
徐徐微风2020-01-15 09:122,418

  璇玑握着匕首的手,微微一颤:“你到底是谁?”

  萧尘雪笑里带伤,眸中是柔情:“我是你的夫君——妖皇花无眠啊!”

  “不!”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难道这只妖,真的是原主的情郎,出现在梦里的那个妖皇?

  哼!口口声声说爱着圣谕,却辜负了圣谕,在她被游仙派处罚时还雪上加霜;娶了原主,又根本不是真心实意,心里只想着圣谕的过往种种。

  这个多情种子!负心渣男!

  不提还好,一提这些破事儿,璇玑心里就有气、有怨、有怒!

  璇玑目色一沉,她是真的太替圣谕与原主不值了。一想到圣谕那种不被信任的冤屈,原主那种夫君心有他人的不甘,还有璇玑一直被噩梦折磨的苦恼,三重屈辱驱使下……她手里的匕首再送入了一寸。

  如果她再用力一点,就可以斩断萧尘雪的心脉。

  “嘶……”明明扎的是萧尘雪,为什么璇玑的心却在一阵阵地抽痛?脑子里回荡着“我们夫妻同心,从此感同身受,福祸与共,生死相随”的声音……

  “同心咒生效了。妖族与人族订立的同心咒,比人族与人族订立的要强数百倍。因为妖族一向专情、长情,可以千万年不变初心,而人族向来喜新厌旧,时常移情别恋。”萧尘雪虽然被扎心,却像个没事儿人一样。

  他的目光,却充满了怜惜与心疼。

  伤在他身,痛在她心。这同心咒,需要同心同德的夫妻才能彼此生效,而一旦生效,能为彼此分担伤害。

  这应该是原主和妖皇之间的事,跟璇玑无关。

  原主是原主,璇玑是璇玑。她是来自现代的璇玑,她记得现代的所有事情,从上幼儿园开始,每件事情都非常清晰,而不是像放电影一样继承记忆。

  璇玑相信,穿越这种事,凡人或许觉得匪夷所思,但是一个妖应该再离奇的事情都能理解。她必须要解释清楚:“什么同心咒,什么人妖恋,都跟我无关。我不是一千年前传送而来的那个璇玑,而是异时空穿越过来的一抹灵魂。我很抱歉,霸占了她的身体,但是必须诚实地告诉你,你真的找错人了。”

  萧尘雪笑意包容,带着淡淡的宠溺:“小傻瓜,我认的——就是你的灵魂!而且同心咒也认的是,你的灵魂啊!你的灵魂已经开始觉醒了,所以同心咒才会生效。就算是千世轮回,就算忘却前尘,你的三魂七魄永远不会变。”

  璇玑懵了。

  她的脑海一片空白,陷入了茫然无措的状态。她除了是现代的璇玑,她还是一千年前的那个璇玑吗?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她就是原主那个璇玑,那她为什么又去了现代?

  不,她不是原主。

  什么前世今生,比穿越附体的解释更加说不通。

  一定是妖言惑众!一定是妖皇在对她用妖法!不然为什么她在寻欢楼跟他见面之后,就做了关于妖皇的怪梦?一定是假的!假的!

  “不要再说了,你走!人妖殊途,自古如是。你再不走,别怪我下手无情!”璇玑的手微微颤抖,以极慢的速度继续把匕首朝着萧尘雪心脏送去。

  什么同心咒,也许只是骗人的!

  “伤我,你不痛吗?”萧尘雪惨然一笑,竟自己朝前走了一步,整个匕首没入他的身体。他痛得倒吸一口凉气,眼里有泪光浮动。

  他不怕痛,但是他却怕她痛。可是她不痛,又怎么会相信他?

  “嘶……”璇玑松开手,捂着心口朝后退。好痛,心如刀绞。这就是同心咒的力量吗?她到底是谁?难道她真的千年前那个璇玑?

  那她为什么以前经常梦到圣谕呢?圣谕和璇玑又是什么关系?

  好痛,头也好痛。越想越痛。

  “我怎么舍得让你继续痛下去。我马上就离开这个人族的身体。”萧尘雪说完,他的身体里腾出一股青绿之气,如蛇如龙,一飞冲天。

  一股撼天动地的妖气拔地而起,突破九暝,然后消失不见。这股妖气空前强大,震荡整个九暝,地动山摇,好不骇人。

  嘭!

  萧尘雪的身体,轰然倒地,桃木匕首还深深地嵌在他的身体里,鲜血染红了衣襟。璇玑盯着那把匕首,兀自出神。

  随着萧尘雪身体落地,一块巨大的石头也砸在了璇玑心里,压得她喘不过气。

  她的脑海里还反复回荡着妖娆动听的男声,妖皇真正的声音:“得骊龙者知天下事,你总会想起过往。相信我,等着我。”

  须臾,许多人从室内跑出,聚集到神坛,面面相觑,不明所以。

  大长老拄着法杖,连连摇头:“妖族近几百年都没在凡间现身,如今一出现便是如此力量。若他日妖族不甘囚困,染指人族,恐生灵涂炭,涂炭生灵啊!”

  老一辈口口相传,说的是凡界三族分而治之、互不干扰,实际上仙族偏心人类,将妖族、鬼族驱赶到了极南极北的苦寒之境了。妖鬼二族,蛰伏了千年,和平公约摇摇欲坠了。

  一瞬间,谣言四起,人人自危。

  白月款步走来,却气势非凡,声音振聋发聩:“人间有正道,自古邪不压正,怕什么?与其害怕,与其人云亦云,还不如加强修炼,早日成仙,将来即便妖鬼入侵,也不怕他们的妖邪之术。先祖能将妖鬼打得签下千年和约,咱们就能将他们打得签下万万年和约!”

  他的话,发人深省。场面被压制下去,一时间鸦雀无声。

  白月蹙眉,冷眸一扫:“还不滚回去修仙?”

  他身上释放出让人惧怕的威压,一个个溜之大吉。

  空旷的神坛,只剩下白月、璇玑和不知是死是活的萧尘雪。璇玑神色萧索,盯着萧尘雪发呆。莫名其妙地跑出来一个夫君,而且还是一只妖皇,这一点她无论如何都想不通。

  白月走到璇玑身侧,蹲下身,抱着璇玑的胳膊:“姐姐,你别难过了。这小白脸死了就死了,月儿不怕得罪任何人。”

  人族领地,四派九城。灵者在四派,凡人在九城。

  凡间的九大城,都有各自的城主管辖,犹如国王。萧尘雪是灵木区城主家的四少爷,身份堪比一国皇子,而他确实明面上为璇玑所杀。

  但是不管来头多大,白月都无所畏惧。

  璇玑给了白月安抚一下:“他没死,还有救。只是妖气入体,治疗有些麻烦。”

  她下手也有轻重,故意偏移了心脏一寸。只是萧尘雪这个身体,先是被妖气鼎盛的妖皇霸占,现在又受了重伤,就算救过来,也跟行尸走肉差不多了。

  而璇玑也不是因为这些事烦扰,她起身下令:“请绿意、陈雪儿到天渊大殿!”

  这两个人很可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