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收了个礼
徐徐微风2020-01-15 09:122,786

  “别说姐姐就是九暝圣女,是我的姐姐,就算姐姐是妖魔鬼怪,月儿也相信姐姐,永远爱护姐姐。姐姐永远是姐姐,姐姐永远是璇玑,不是别人。”白月更加用力地抱着璇玑,信誓旦旦,蒙昧而真诚。

  “嗯!”璇玑摸了摸,挂在白月脖子上的星月坠。她的眸子里倒映着璀璨的光泽。

  自古以来,月坠属于圣君,星坠属于圣女。传言,星月合璧,天下无敌。璇玑把自己的星坠也送给了白月一起戴着,虽然他没能天下无敌,但是可以打开时空裂缝的星月坠在关键时刻应该多少有点用。

  而璇玑此刻的思虑又一多了一重,如果说璇玑有前世今生,那白月的前世又是什么?

  “而且,姐姐放心,月儿一定会拿到骊龙藏宝图,找到骊龙,问清姐姐身世。这样姐姐就不会为这些事而感到苦恼了。”白月咬了咬璇玑的发丝,脸上是调皮,眼里却是坚定。

  他呀,总是不需要璇玑说什么,就能将她的心思看透。好厉害,好神奇。

  “好好好,姐姐相信你。”

  “姐姐,我是认真的。我很快就能再拿到一份残卷。”

  “你有第三份残卷下落了?”璇玑也有些好奇,如果残卷一份在九暝,一份在千绝门,还有一份会在哪儿?难道是星辰宗?

  “嘻嘻,这是秘密,我要给你一个惊喜。”白月神秘一笑。

  “好,惊喜就惊喜,我等着你的好消息。”璇玑捏了捏白月的脸蛋。她也不想浑浑噩噩过一生,骊龙藏宝图志在必得。

  她出现,一定不是平白无故,她要弄清一切,完成身上的使命。

  妖皇曾说,璇玑的灵魂睡醒了。

  而她身上那种使命感,似乎也觉醒了。

  “行了,夜深了,先去休息吧……”

  “那姐姐为我守夜,好不好?”

  “好。”

  白月赖着璇玑为他守夜,他倒是笑呵呵地睡着了。

  璇玑斜倚栏杆,眼前是隐隐青山,迎面是凉薄轻风,脑中是迷离过往!有些事情呼之欲出,却又罩着重重迷雾。

  如果可以见到那个神通广大的妖皇就好了,或许他能告诉璇玑事情的真相。可惜最重要的这根线索,都被璇玑鬼迷心窍地刺桃木匕首,给斩断了。

  白月已经熟睡,璇玑也该走了,她得去看看萧尘雪。之前忙着审问绿意与陈雪儿,她只能将人托付给医术还算不错的南护法了。

  璇玑轻轻地关上了白月的殿门,转身就看到绿意安静地站在一旁候着。

  绿意将一个盒子送上:“圣女,这是千绝门主送来的东西。说是万分重要,而且必须圣女亲自打开。”

  不是给圣君,而是给圣女?虽然璇玑就是个名副其实的管家婆,但是白月才是九暝老大好不好?

  “什么东西?不会是炸弹吧?”

  “炸弹是什么?”

  璇玑就尬笑了:“就是一种很厉害的暗器,轰地一声,就可以把整个大殿都夷为平地。”

  “那……那圣女将这个盒子放到荒僻的地方,隔远点再打开看,以防万一!”

  绿意还当真了?璇玑无奈轻笑,直接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份古朴的羊皮卷,与白家祖坟挖出来的那份藏宝图残卷差不多。

  难道是残卷(二)吗?

  璇玑倏然一笑:“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哇!圣女好文采!”

  “额,拾人牙慧而已。这东西来得容易,不会有诈吧?”

  绿意略一思索:“事无绝对,我也不敢担保。但是,千绝门的门主与长老向来不和,听说那门主有意借机削弱方寒子的势力。”

  根据线报,千绝门与九暝教不同。九暝是历代圣君掌管残卷的下落,而千绝门是长老级别的前辈才负责守护残卷。

  因此千绝门那个年轻的门主,根本不知道残卷的存在,又对处处压迫他的方寒子恨之入骨,因而宁愿相信璇玑这个外人,也要小而化大地要方寒子得不偿失。

  绿意又道:“听说方寒子被门规处罚,重伤不起了。”

  千绝门内讧得这么厉害?

  璇玑释然一笑,就把这份残卷收入了锦绣袋里:“这东西我先收了,回头派人跟千绝门说声谢谢。”

  “是!”

  “哦,对了,免费赠送千绝门主一份祈愿书。算是我的回礼。”

  “是。”

  来而不往非礼也。千绝门主这么识时务,璇玑也不能白拿人家东西。

  她没再纠结千绝门送残卷的事,迈步去了南护法的山头。

  “南护法,这萧少爷怎么样了?”

  “还吊着一口气,但是一直处于不死不活的深睡状态。我也没辙。只能看造化了。”

  “我将他送去寒玉床养着。再慢慢想办法。”

  “嗯……”南护法担忧地看了萧尘雪一眼,提醒道,“圣女,这件事还需要给灵木城萧家一个交代。”

  “你放心,我自会处理。”璇玑把萧尘雪带来的,当然要对他负责。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萧尘雪被妖族附体的事,是瞒不住的。如果有意隐瞒,反而显得心里有鬼。

  不如坦荡地跟萧家交涉。

  而且璇玑见到萧尘雪之前,他就被妖附体了啊!算起来,还是她救了萧尘雪。否则,现在的萧尘雪就是被妖控制的肉身罢了。

  再者被妖附体,如果发现及时,也死不了人。只是妖皇的元神实在太过强大了,造成的伤害比普通妖族要大个数十倍。

  萧家应该会理解,萧尘雪没办法立即康复。

  璇玑已经承诺,去找神秘的云麓宫后裔帮忙,再悉心调养萧尘雪的身体,假以时日他应该能恢复得如常人无异。

  不过,也不知道萧家人讲不讲道理。万一蛮不讲理,就有理也说不清了。要是像方寒子一样借机生事,召集兵马来攻打九暝教,就更麻烦了。

  “萧尘雪,你无病无痛,这是要睡到天荒地老么?”

  寒玉床。对养伤有事半功倍的奇效。

  璇玑又来看望萧尘雪了,这已经是妖皇离体的第七天了。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

  “圣女,打探到消息了。”绿意款款走近,屈膝行礼。

  “嗯,萧家那边态度怎样?”

  “态度有些奇怪。萧城主亲口说,早已将风流成性、不学无术的萧尘雪逐出家门,生死祸福都与萧家无关。”

  “这萧尘雪还挺可怜的,原来是个无家可归的人。”璇玑为挺尸的萧尘雪默哀了三秒钟。

  “不仅如此,还打探到一些消息。听说,萧尘雪患了绝症,早有神医断言,他活不过二十岁。”

  “绝症?什么绝症?我怎么没探查到?”璇玑检查过萧尘雪的身体,除了被妖皇侵蚀了神智、伤了肉体凡胎,不像有其他绝症的样子呀?

  “是花柳病。这是寻欢楼那边传来的消息。”

  “……”难怪璇玑不知道。她检查男人的身体,一般也不会去检查那个特殊的部位啊!

  这病,实在太尴尬了。

  萧尘雪以前就是个风流浪荡、流连花丛的人,那些个秦楼楚馆算是逛遍了,染上这种病也很正常。也难怪萧家引以为耻,随便找了个借口就将他扫地出门了。

  “咳咳,那个绿意,你去帮我找找陈雪儿。我有事情问她。”璇玑正好借机,试探试探陈雪儿到底是不是云麓宫后人。

  不过,看陈雪儿整天在教中横行无忌,嚣张跋扈得很!多半是真的有过硬后台。

  “圣女,她不在九暝。”

  “她去哪儿了?”

  绿意似乎有些为难,斟酌了几瞬,还是如实说道:“她行事作风一向以圣君为主。她偷偷跟着圣君,离开九暝了。”

  璇玑杏目圆睁:“圣君离开了九暝?他去哪儿了?怎么都没人跟我说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圣女姐姐又搞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