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白云深处有人家
封尘流星2018-04-01 09:442,551

  包房里有三个人。

  坐在正中主位上的,是一个老者,穿了一件白色的练功服,骨架很大,面容清癯,颌下三绺白髯飘洒胸前,一根根的明晃晃亮晶晶,就像是一根根的银线似的,又似那飞流直下的瀑布一般。

  老者的身后站着一个青年,其貌不扬,不苟言笑,板着一张脸,就像是谁都欠他三百块钱似的。

  打横对面,坐着的是一位小太妹。小太妹应该很漂亮,标准的瓜子脸,皮肤也很白,只是一双很大的眼睛却画了两个大大的黑眼圈,就像是被谁打了一拳似的。头发应该很柔很顺,只是却染的五颜六色,编成了一条条的小辫子,就像是一条条的毒蛇,在辫子的末端还都挂着一个玻璃球大小的银铃,随着脑袋不安分的摆动,发出一阵银铃般的声响。

  小太妹的穿着极其暴露,上身穿了一件秦逸也叫不出是什么东西的衣服,马甲的话似乎小了一些,若说是胸罩似乎又大了那么一点点,堪堪包裹住了那高耸的饱满,露出了那纤细妖娆的小蛮腰。下身是一条超短裙,也的确是太短了一些,此刻的她毫不在意的就把两条大长腿架在面前的桌子上,还来回的摆动着,从秦逸这个角度看去,甚至可以看到超短裙边缘的一丝粉红色的蕾丝。

  对于这个小太妹,秦逸还是认得的,正是双城市那跟云家不相上下的白家的大小姐白灵芷。这白家大小姐白灵芷古灵刁钻,据说当初云鹏还曾经追求过白灵芷,却被白灵芷耍的团团转,苦不堪言,这才不得不放弃。

  云鹏走进包房,很是客气的对着坐在主位上的老者恭敬道“任老,我来晚了。”

  老者任老斜瞥了云鹏一眼,不知道是不是秦逸的错觉,任老似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云鹏身后的周叔,这才收回目光,很是平淡的回了一句“不算晚,坐。”

  秦逸瞥了周叔一眼,他突然记得周叔曾经说过,他跟着来是怕云少爷会吃亏,现在看来这周叔果然深藏不露。

  云鹏落座,任老轻咳一声,道“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就说两句。白家跟云家都是双城市的名门望族,本应同气连枝互帮互助才对。昨晚发生了一点小误会,这件事多少跟我老头子也有点关系,由我来当这个中间调停人,你们意下如何?”

  云鹏赶忙道“任老德高望重,我爷爷经常跟我提起您,说您最是公平正直,由您来主持公道,再合适不过。”

  白灵芷嘻嘻一笑,道“我没有意见,我都听师傅的。”

  站在后边的秦逸顿时吃了一惊,不由得偷偷的瞥了一眼任老。方才他就有所怀疑,现在他已经确定了,整个双城市能担得起白灵芷白大小姐一声师傅的,也只有双城市墨帮的帮主任风扬。而任风扬身后的那位古板青年,应该就是快刀王五,据说王五的刀快到甚至能切断飞过眼前的苍蝇的翅膀。

  秦逸曾经听人说过,有一句诗代表了如今双城市的格局,那就是白云深处有任家。白云,自然指的就是白家跟云家,而后边的任家就是指的墨帮帮主任风扬。

  墨帮的底蕴甚至比白家跟云家还要深沉。据说当初创办墨帮的第一任帮主,是当时声威赫赫的青帮的弃徒,一路避难来到了双城市,凭着过人的胆识,一手创立了墨帮。据说那位第一任帮主的宏愿就是有朝一日墨帮能够超过青帮,所以特意取名墨帮,毕竟墨比青的颜色要更重一些。传到这一辈的帮主任风扬,不知道是真的有缘分还是出于什么目的,居然收了白灵芷做他的关门弟子。这样一来,白灵芷越发的无法无天,整个墨帮的大部分人,见了她都要捏着鼻子喊一声小姑奶奶。

  秦逸不由得又想起了一个传闻,据说这任风扬有意让白灵芷接替他担任墨帮的帮主,这个谣传也不知是真是假。墨帮帮主从第一任帮主传到现在,也不知是不是受了什么诅咒,所有担任帮主的居然都没有子嗣。任风扬一把年纪,据说到现在每天晚上还是勤耕不辍,只是可惜耕耘了几十年依然颗粒无收。据说任风扬让白灵芷当帮主,其中也有希望用女人破解这个魔咒的意思。

  任风扬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我就却之不恭了。云少爷,既然事情是你挑起来的,那你就把事情说说吧。”

  任风扬的话打断了秦逸的思绪,赶忙收摄心神,他也很好奇,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云鹏赶忙一欠身,道“任老,您是我的长辈,您叫我云少爷我是万万承受不起的。我爷爷经常在我面前提起您,让我有机会多向您学习,如果您不介意,就跟我爷爷一样,喊我云鹏就行了。”

  任风扬点点头,道“好吧,云鹏,那你说说是怎么回事吧。”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云鹏这番马屁,还是有些效果的,至少任风扬的语气轻柔了不少。

  云鹏道“任老,事情是这样的,昨晚我跟几个朋友来这里放松一下。我点了这里的红瘦姑娘,可是这里的一个管事的说红瘦姑娘被人点了。我问那个管事的那个人是谁,管事的不说,我让管事的过去协商一下,让那人把红瘦姑娘让给我,管事的说我惹不起,还说我最好不要自找麻烦。我这酒喝了不少,一时没忍住,就动了手。”

  白灵芷冷哼一声,道“云少爷这手动的可不轻啊,把人打的七八处骨折,还有脑震荡,至少要在医院里躺上个一年半载,说不定还会留下后遗症呢。云少爷这么有力气,怎么不去洞房里对着自己的新娘子使,跑这里跟我一个小弟使,还真是闲的。”

  云鹏讪讪一笑,转头道“任老,实在是那个管事的说话太气人。他不告诉我那人是谁也就罢了,还说我惹不起那人,让我不要自找麻烦,这不是看不起我吗?若是换做是您,您也受不了这个气吧?”

  任风扬点点头,道“我受不受得了那个气我不知道,我只知道,那个管事的人说的那个人就是我。”

  云鹏惊道“什么?是您?”

  云鹏看到任风扬点头,顿时苦笑道“若是知道是您老人家,我怎么敢造次。唉,这都是误会,误会。”

  白灵芷大大咧咧道“误会?误会个屁。你打了我的人,你一句误会就想褶过去了?”

  云鹏道“那位兄弟的医药费误工费都由我出,另外我还可以给他一笔赔偿。”

  白灵芷撇嘴道“医药费?误工费?我们白家不敢说有钱,但也不差那点钱。你打了我的人,那就是打了我的脸,打了白家的脸,白家的脸就那么不值钱?”

  云鹏看了一眼老神在在不置可否的任风扬,沉吟了一下,道“任老,我爷爷从小就教育我,说欠债就要还钱,杀人就要偿命。”

  任风扬点点头,道“云兄说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

  云鹏笑道“所以既然我打了白大小姐的人,那我就还给白大小姐一个人。”

  白灵芷愣了一下,道“还我一个人?什么意思?”

  云鹏突然伸手一指身后的秦逸,笑道“白大小姐,你看这人怎么样?我把他赔给你,如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代入洞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代入洞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