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尾声
木子喵喵2018-03-15 12:053,243

  舒城番外——

  爱是一个人的事

  人的一生,如果真有什么无愧无悔的人或事,在舒城看来,那便是千诺。

  如果有什么有愧、有悔的人或事,也是千诺。

  小时候,她总对舒城说:“为什么你是哥哥不是弟弟呢?如果你是弟弟,便能听我的话,我可以像爸爸妈妈管着我那样管着你。”

  从他记事起,千诺便陪在他身边。千妈妈总会一板一眼地教育千诺,你多学学你舒城哥哥,不要整天只顾着玩。女孩子从小不严于律己,长大就会和那些社会上的混混女一样,没出息!

  千妈妈带着千诺来舒城家做客,舒城会准备好千诺喜欢吃的水果,亲自为她洗好切好。来者是客,千妈妈却总会使眼神,让千诺自己动手。

  有时是舒城犯了错,千妈妈第一个指责的便是千诺。

  在家长面前,千诺总是唯唯诺诺、小心胆战,生怕自己出错。

  于是,在舒城的印象中,原本性格该是活泼的千诺,硬生生从小被家长压抑了本性,变得沉默寡言。

  十岁的舒城偶然在父母争吵的房门外,知道了一个秘密——那个与他定下娃娃亲、虽同岁却一直被他当成妹妹一般宠着的千诺,是舒氏父母的亲生女儿。当年舒家长辈极其重男轻女,舒爷爷名下财产继承权有个规定,舒家三兄弟,谁先喜得长孙,谁便先得手。

  其他两兄弟第一胎皆是女孩。

  为了那份财产继承权,舒母不得不与同意舒父的决定,与病房产下儿子的千氏父母做交易,只要千氏夫妇肯交换孩子,舒家允诺给他们想要的钱。

  一场以金钱为上的换儿交易便在十年前完成。

  知道真相的舒城意外地清醒,当父母打开房门,见他站在门外时,他竟表情很自然地说:“爸妈,阿姨叔叔和诺诺来了。”

  儿子脸上自然无比的表情令舒家夫妇没有多想,以至于到很多年后,他们一直以为舒城对这件事并不知情。

  对于后来,千氏夫妇对他的好远远多过于千诺,也便有了合理的解释。

  这些年,舒氏夫妻尝试给过千诺弥补,弥补的方式便是在经济上给予千氏夫妻想要的一切。

  可这样的弥补,并不是千诺想要的。

  表面上千氏夫妻对千诺非常好,给她公主般的生活。在他们看不见的背后,却将千诺当成赚钱的工具。

  为什么一直当作不知情?

  也许是不想看见千诺脸上失落的表情。

  有多不喜欢,才会在利益的驱动下,将自己的亲生骨肉拱手送人?

  他不愿去想,他只想和从前一样,爱着这个女孩,守护着她,其他与她无关的事,和他也无关。

  千诺十六岁时进入娱乐圈,因出演青春偶像剧一夜间红透全国,随后出演电影,各种片约不断。

  千诺越来越忙碌,越来越深受影迷的喜欢。千氏父母非常高兴,这样便意味着千诺更值钱,源源不断的钞票将落入他们囊中。

  千诺星途一路顺畅,业内不少人眼红,不过因为她从不炒绯闻,行事低调,工作敬业,眼红之人即使妒忌,也不得不打心里佩服她。

  精神病影迷的出现,是千诺人生中一抹黑色的阴影。

  他每天给千诺寄污秽的表白信件,甚至在各大论坛微博表明这辈子一定要娶到千诺,要每天将她绑在床上为自己生孩子。

  在一次千诺的新片发布会上,那个男人冲到台上紧紧抱住了千诺,在保安迅速拉开他时,他拿出早已准备的手枪,朝天开了一枪。最后男人被抓获,却因为他患有精神病,无罪释放,被关进了精神病医院。

  然而在精神病医院的第三天,他逃了。

  那天晚上,千诺正在家里睡觉,那人破窗而入,试图侵犯她。如果不是千诺学过防身术、如果不是半夜执行任务回来给她送宵夜的舒城恰巧赶到,后果将不堪设想。

  即便这样,因为此人有精神病史,除了被抓回精神病医院,完全没有任何作用性的惩罚。

  而因为这件事,原本性格有些小抑郁的千诺,情绪整整低迷了一个月。一个月不出门、不接戏,把自己关在客厅里,再也不敢踏进那个房间。

  舒城为她找过心理医生,也不起作用。最后找来了催眠师,帮她催眠,让她忘记那一段不愉快的阴影。

  千诺忘记了,但舒城不能忘。他厌恶那个犯罪的男人,凭什么因为他患有精神病,犯了罪便可以什么后果都不用承担?

  看着千诺憔悴的模样,舒城做了一个改变他一辈子的决定。

  他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学习催眠,一个月后,他用探望的名义见到了那个精神病人,用催眠术让那人产生了看见千诺的幻觉,从医院的阳台上跳了下去。

  很完美的犯罪,却被逃避警方追捕、躲在精神病医院的金沙撞见,并且拍了视频。

  金沙威胁他,除非他帮自己逃出中国,否则会将这段视频公布于众。

  舒城不得不屈服,将金沙保送出国。

  但金沙并没有放过他,用这个视频,威胁了他做了一件又一件犯罪的事,舒城彻底成为了金沙在警方的卧底。

  什么是演技?

  那是随时不演好就会丢了命的卧底,比那些演员更专业、更有技巧,因为之后的每一天他的生活都在演戏,他没有剧本,不能NG。

  被千诺拒婚,他失落也庆幸。

  失落是因为他这辈子最爱的女孩,无法爱上他;庆幸是因为,自从走上了这条不能回头的路,他便知道自己失去了给千诺幸福的资格。他去了缅甸,带着与金沙同归于尽的心。想要从此以后不被威胁,不是金沙去死、便是他亡。

  被周非止揭穿身份的那一刻,他没有任何惶恐,甚至觉得那是对他命运的一种解脱。

  可他被金沙救了。

  那把枪是一把麻醉枪,他射入嘴里之后,被麻醉了过去。

  醒来之后,金沙告诉他,“舒城,你被周非止识破了身份,你必须换一种方式在这个世界生存。”

  换一种方式?

  金沙把一个档案给他,是一个孤儿,名叫西奥,很阳光帅气的一个少年,年仅十七岁。

  “你需要整个容,我认识一个非常厉害的整容专家,虽然没有职业证书,但我保证,这个世界,没一个整容医生的技术高过他。”

  那是一个金沙从精神病医院一起带出来的精神病人,执着于整容,对整容有一种异于常人的执迷,他将自己一家人杀光,只为了能让他们静静地躺在床上,任他在他们脸上为所欲为。

  舒城被整成了另一番模样,那个患有精神病的医生骄傲地说,这是他最成功最完美得一件作品。

  换了身份的舒城每天都活在不想见光的黑暗中,看着金沙犯罪,看着自己参与其中,每天活得像行尸走肉。

  直到千诺来到了缅甸,他知道,那不是因为她忽然发现自己爱上了他,而是对他的愧疚,以及多年来的“兄妹之情”。

  可,那又如何?

  只要她能开开心心地活着,即使他一辈子都生活在罪恶的阴影当中,他也心甘情愿。

  他从未后悔让那个精神病影迷从她身边永远消失,即使被金沙威胁,即使这些年他活得很累很累,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他依旧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回报?

  没想过。

  因为他的爱,从最初到结束,都是他一个人的事。

  这世上,每个人都有自己想要守护的东西,有的人是家人,有的人是自己,有的人是金钱,而他,从始至终都是那个陪在他身边的她,只要她开心,她想要全世界,他都会拼尽全力给她。

  尾声

  “小矮人傍晚回家的时候,看到白雪公主躺在地上,他们马上把她抬到床上,尽力施救,可是白雪公主仍然没有醒过来。小矮人们哭哭啼啼地把白雪公主放在一个装满鲜花的玻璃棺材内,准备举行盛大的葬礼。这时,邻国的王子正好路过森林,看到了玻璃棺材里美丽可爱的公主,还有在旁哀悼的小矮人和小动物们。王子知道事情的经过之后,悲伤地注视白雪公主说:‘可怜的公主,如果你能复活的话,该有多好。’ 最后,王子情不自禁地俯身吻了她……”

  咔!

  故事到这儿,放在病床边播放着录音的手机被人关掉。

  病房里很安静,房门不知什么时候已被打开,男人缓缓走到床边,静静地看着病床上呼吸均匀的女人,许久许久。

  “哇、哇。”怀中的小家伙不安分地扭动着,男人将他搁在床上,小家伙笨拙地在沉睡的女人胸前爬啊爬,“哇、哇,啵……”

  男人低沉的声音温和地纠正,“是妈妈,不是哇哇。”

  小家伙歪着小脑袋,闪烁的大眼睛瞅了他一眼,明白似的又在女人身边爬啊爬,边爬边喊:“哇哇、哇哇。”

  男人叹息一声,在病床边坐下,看着床上的母子片刻,弯腰,在女人额头上印上一吻,轻声说:“宝贝儿,该醒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向往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向往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