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阴谋
江小鱼2019-10-12 02:131,649

  听到我爸这话,我只感觉自己头皮发麻的厉害,张了张嘴想回些什么,却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爸却在这时轻轻灭掉手里的香烟,默默弯下身子,将白布重新盖回婶婶的身上,将她的一题抱紧了灵堂之中。

  全程我爸面色肃穆,没有一丝表情,可他手上那爆起的青筋,却还是出卖了他心中的悲恸与自责。

  我在一旁看了,心中发闷的紧,正想出声说点什么,我爸却对我摇了摇头,像是无声的在告诉我,他没事。

  几秒后,我爸将他的情绪理好,这才出声询问,昨晚那狐狸精有没来找我?

  我摇了摇头,说没有,我爸听后,猛地一愣,不可思议的嘀咕了一句:“这就怪了,狐狸精不来找你,却大老远的找上你婶婶的麻烦。”

  一听我爸这话,我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连忙反问:“爸,你说会不会是我真误打误撞和那鬼物结了阴亲,那狐狸精害不了我了,才恼羞成怒的害了我婶婶?”

  哪知,我这话刚一说完,却被老头反驳道:“不会的,你婶婶花了那钱,就算今天不死,也迟早会死,只是你婶婶昨晚就被人吊在了家门口,我和你爸守了一晚上的夜,却一点没有察觉。”

  老头这话刚一落进我的耳中,顿时把我吓得连呼吸都忘了,连忙问道:“你们一点察觉都没有?”

  老头点了点头,不在说话,我的余光却在这时,忽然一闪,连忙对着我爸问道:“那小叔呢?小叔和婶婶一块儿回的镇上,她大晚上失踪,小叔不会一点儿察觉都没有吧?”

  想不到的是,我爸听完我这话,猛地长叹出一口气的回我道:“你小叔……确实一点察觉都没有,早上接到我电话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呢,估计再要不了一会儿,你小叔就到家了,到时候大家商量商量,接下来怎么办吧。”

  直至临近中午,小叔才从镇上赶回了家,当他见到白布下的婶婶之时,浑身猛地一僵,只听“扑通”一声,直接朝着婶婶就跪了下来,随后狠狠的磕了好几个响头,不一会儿,竟然把自己的额头都给磕出了血来。

  见到这一幕,我不免被吓了一跳,要知道婶婶和小叔的婚姻是我爷爷一手操办的,当时我年纪虽然还小,却还有些影响,依稀记得小叔当年接近一米八五的个子,又是名牌大学毕业,长得一表人才,刚一回村,家里的门槛儿,都快被说亲的媒人给踏破了。

  可我爷爷却一律把这些媒人给回绝了,反倒给小叔相了婶婶这么个身高不过一米五,大字不识,村门不迈,嗓门又大,俨然一副村妇形象的女人。

  我叔在见到这女人的第一眼,便直接摔门而去,说他就是死,都不会娶这样的女人,却被爷爷恨铁不成钢的拿竹条狠狠抽了三日,逼他将婶婶娶回了家。

  第二年更是让爷爷抱上了孙子,此后,小叔却一直和婶婶过着相敬如宾的生活,无论婶婶怎么闹,小叔都两耳不闻窗外事,当没有她这么个人。

  所以,在见到小叔对婶婶磕头磕成这样的时候,我的第一感觉是不可思议,甚至还感觉有点儿诡异……

  就算婶婶在小叔床上被狐狸精带走,也不至于内疚的把自己的头磕成这样吧?

  我下意识的抬起了头,想看看老头和我爸是怎么个反应,却和老头的目光撞了个正着,发现他和我一样,都诧异的不行,反观我爸,面无表情的望着小叔,没有半点惊讶也就算了,好像他早就料到,小叔来了之后会这么做一样。

  也不知道小叔磕了多久,等他从地上站起来的时候,那张俊逸的脸早已满是鲜血,可他却毫不遮掩的将面上轻轻一擦,一边儿朝着外面走去,一边儿留下一句。

  “我去替翠兰买一口棺材,刚好明天是爸的头七,她死的太冤,停棺在家不太合适,让她和爸一块儿入土为安吧。”

  语落之后,还没等我爸回答,小叔的身影已经离开了这里。

  这句话,却是我出生以来,见过少言寡语的小叔,说过最长的一句话了。

  而小叔这句话也恰好提醒了我,明天,就是爷爷停棺的最后一天了,狐狸精的事儿要是还没解决,我们家依旧永无宁日。

  下意识的,我正想问我爸,明儿个怎么办的时候,一直没说话的老头竟忽然出声,对着我问道:“小莲啊,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无论你和那鬼物的阴亲到底结没结成,我都觉得你今晚该再去那里一次,求那鬼物看看,愿不愿意直接出面,帮你们家对付这只狐狸精。”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色生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色生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