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疑点
江小鱼2019-10-12 02:122,654

  一听这话,我猛地一愣,下意识的就看了白苏一眼,却见他的脸上虽挂上一抹浅笑,眼睛却深不见底,令人根本难以想象,他心里想的到底是什么。

  最后没辙,我狠狠的深吸一口气,看向我爸,这才尴尬道:“他……他叫白苏,是……是那荒山上的狐狸精,哦不……狐仙。”

  我爸和小叔之前估计已经猜到,此时听到我这话虽然没有什么意外,可脸上的神色却无一例外的僵了几秒,似乎根本没有想到,白苏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毕竟就是我都没想到,白苏会忽然出现救我。

  气氛在这一刻,忽然变得有些尴尬,谁都没有开口说话,可我和我爸,小叔三人,谁都想开口说话打破这尴尬,却谁都不知道怎么开这个口。

  最后还是我思来想去,开口对着大家问道:“那个斗笠人,应该就是在幕后一直想害我们家的人,既然今晚他都出现了,来找我们麻烦,说明爷爷留下来的那封信,要么里面有他们想要得到的东西,要么就有他们想要毁掉的东西,对吗?”

  “是有这两种可能,只是,这封信若真是有特殊手段隐匿了上面的字迹,我们要怎么才可以让字浮现出来?”听到我的话后,我爸连忙问道。

  可他这话说完后,却没人能够给出答案,几秒后,大家这才又尴尬的把目光转向了白苏,毕竟在这儿,能答得上来的人,也只有他了。

  见到我们把目光转了过来,白苏嘴角轻轻一勾,露出一抹绕有深意的浅笑后,这才说道:“要是你们不介意,可以把这封信拿出来给我看看。”

  语落刹那,我爸连忙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将爷爷留下的信拿出,交给了白苏。

  白苏接过信后,将信放在鼻尖轻轻一闻,这才怪异的说了一句:“道家喷墨隐字之术,果然是你们莲家管用的手段啊,这个隐字之术,想要破解也不难,只要你们报上莲家的大名,有的是人愿意帮忙。”

  他这话一出,我不免有些尴尬,就是再傻都能听得出来,他这话里话外的嘲讽之意了。

  可偏偏,我们全家上下能指望的人又只有他,顿时弄的我是求他帮忙也不是,不求他帮忙也不是。

  好在这白苏,嘲讽归嘲讽,嘲讽完后还是给了个不痛不痒的对策,告诉我们,只要找个道行高深些的道士,基本上都能让字现行。

  听到这话,我和我爸,小叔三人狠狠的松了口气,毕竟大家之前一直以为,爷爷这封信是无字遗书,现在告诉我们这封信上极有可能有害我们之人的线索,就像是黑暗之中给了一抹曙光,照明了方向。

  可就在这时,我爸忽然皱起眉头把我浑身上下打量了好几遍,这才应该没忍住,对着我问道:“莲初,你身上怎么有伤啊?”

  一听这话,我的嘴角猛地一僵,这才想起了方才发生的事情,连忙就把婶婶诈尸想杀我的事儿,告诉给了我爸和小叔。

  我爸听话面色大变,忙就撑着疲惫的身子跑到外面去给我拿消毒水,想帮我被咬的地方消个毒,小叔却面色一僵,沉默了几秒后,大步朝着我房间走去。

  我知道,他这是处理我婶婶尸身去了。

  外面的雨还在下,我望着小叔离去的背影忽然陷入了沉思,脑海中更响起了婶婶方才诈尸时,对我说的那句话。

  “莲家老儿为了保住自己小儿子的性命,逼莲一玄娶我为他挡灾。”

  这件事,是真的吗?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即便我之前就猜疑过好几次,小叔娶婶婶肯定有问题,却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件事情。

  可要是这件事是真的,小叔知道婶婶为他挡了灾吗?

  莫名的,我的脑海中忽然滑过了小叔这十多年来对婶婶的冷淡,婶婶死后小叔那一脸歉意,自责的磕头,我想,小叔该是知道的吧。

  可他若是知道,究竟知道多少,知道些什么,为什么如此沉默?

  无数疑问,只在刹那间弥漫在我的脑海之中,还是我爸提着消毒水走到我身边,喊了我一声我这才反应过来。

  转过头的刹那,我爸站在身旁,警惕的看向四周,这才小心翼翼的问出一句:“莲初,那狐狸精呢?”

  闻声我猛地一愣,下意识的四处看了一眼,却没看见白苏的踪迹,这才发现,在我发呆的时候,他估计已经走了。

  确定他真的走了之后,我爸这才不可思议的问我道:“那狐狸精真从你婶婶手下把你救了?”

  我点了点头,反问道:“怎么了?”

  我爸一边儿拿着消毒水为我擦洗伤口,一边儿无奈的叹出一口气,摇头道:“没怎么,就是觉得吧,这些个能成精成怪的东西都不简单,现在你误打误撞和他结了阴亲,他又来者不善的帮你,我这心里挺不踏实的,真怕以后会出点什么事来。”

  我爸这话,落进我的耳中,我没急着回答,而是沉默了几秒后,这才眯着眼抬起头,望着我爸问道:“爸,你和我说实话,咱们家这么大的事儿,爷爷临死前真的口风密到一个字没说过吗?”

  “你爷爷要是说了,我们现在会这么被动吗?”

  我爸想都没想,立马回道,我听后连忙接着又问:“那小叔呢,你知道小叔当时为什么娶的婶婶吗?”

  没想到的是,我爸听后竟摇了摇头,长叹出一口气道:“这我是真不知道。”

  “那爷爷就没有和小叔说过点什么吗?”

  我继续追问,可我爸听后,却有些自嘲的笑了,随后认真的看了我一眼,一边儿将我伤口伤的药伤好,一边儿回道:“你爷爷有没和你小叔说过点什么,这得去问你小叔,不过你小叔是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口风可半点不比你爷爷差,除非是他主动想说的事情,否则就是打烂他的嘴,他也不会说出一个字。”

  小叔是这样的人,我又何尝不知,可要是我爷爷临死前,有和小叔交代点什么,现在都这种情况了,他却还一个字都不说的话,是不是有点太奇怪了?

  想到这儿,我正想说点什么,却见小叔已经把婶婶的尸体从房间里给背了出来,在路过我和我爸身边的时候,轻轻的看了我俩一眼,这才绕过我们身旁,拿了把大黑伞,显然是想连夜把婶婶的尸体葬回去。

  我爸察觉到了小叔这想法,连忙放下手里的药,拦下小叔道:“一玄,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外面还吓着暴雨,你这么着急的出去,万一出事怎么办?”

  “下雨罢了,一会儿就停,不碍事。”

  小叔少言寡语的回道,随后轻轻撇开我爸的手,撑起那把黑伞冒雨直接离开了家里。

  我爸见后似乎还想追去,却被我拦了下来道:“算了,小叔要去就让他去吧,婶婶死的冤,死后又不得安宁,他今晚要是不把婶婶葬回去,会自责一辈子。”

  听到我这话,我爸这才僵了僵身子,无奈的摇了摇头,收回了那只即将踏出的脚。

  等小叔回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我刚一醒来,便见到小叔一脸倦意的坐在院子里,显然一夜未眠,瞧见我从房间出来,这才难得主动对我说话道:“你去洗洗,我们一会儿和你爸去找人把你爷爷留下的那封信给解开。”

  此时的我还没睡醒,一听小叔这话,直接愣在了原地:“找人?找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色生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色生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