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诈尸
江小鱼2019-10-12 02:131,664

  只是瞬间,我感觉自己脑子一嗡,猛地回头看了一眼婶婶,急切的问她:“你那二百块钱什么时候花的?”

  婶婶吱吱唔唔的回我说,她和我小叔昨晚八、九点到家,刚好村头的小卖部还开着门,她就给花了。

  话听到这儿,我也顾不上对婶婶发火了,猛地就朝着爷爷的棺材跑去,正想把爷爷的棺材板子掀开看看,却被我爸眼疾手快的拦了下来,问我:“莲初,你这是做什么?”

  我张了张嘴,正想把昨晚的那个梦说出来,却又觉得有些难以启齿,这才对着我爸回道:“我……我想爷爷了。”

  我爸听完我这话,不由得叹出一口气道:“你爷爷棺材都钉上了,想你爷爷你也不能胡闹啊!这样吧,你要是想你爷爷……”

  谁曾想,我爸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空气里忽然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哐当”声,像是钉子落在地上的声音。

  下一秒,棺材上响起了一道摩擦声,只见先前紧闭着的棺材,忽然自动打了开来,爷爷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神直勾勾的从棺材里瞪了出来,吓得在场众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婶婶更是大叫一声,直接晕了过去……

  可这还不是最吓人的,最吓人的是,爷爷那张惨白的脸上此刻沾满了泥土,额头更有些发红,像是受了什么重击般,吓的我浑身一颤,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猛地就把剩下的棺材板子,也一并推了开来。

  就在棺材板子落地的瞬间,爷爷双腿处那明显因为下跪而染上的泥土,不断的冲击着我的视觉,我只感觉自己脚下一软,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难道……

  昨晚我做的那个梦,是真的?

  最后还是我爸率先反应了过来,一把将棺材板子重新盖上,一边示意我小叔带着婶婶先离开这里,一边儿将我拽到了旁厅,这才问到:“莲初,你实话告诉我,你不是因为想你爷爷了,才想开的棺材吧?”

  一听我爸这话,我再想搪塞也没了借口,只好一五一十的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说给了我爸听。

  奇怪的是,我爸在听到爷爷跪在窗外磕头没啥反应,反倒在听到我被鬼压床时,脸色忽然一变,问我有没有看清昨晚那个“人”的长相?

  我摇头说没有,我爸轻轻的看了我一眼,这才让我抱着那箱钱先回房间,他把这里善后一下。

  直到入了夜,我爸这才喊我出去,此时婶婶已经不在了,估计是被下午的事情吓得不轻,连钱的事儿都不提了,找了个借口,拉着小叔直接离开了这里,说等爷爷下葬那天,他们再回来。

  而我刚走到灵堂,却和急忙赶到的村长撞了个正着,一问才知道,爷爷临死前一共留了两封信,一封让村长在他死后第三天交给我们,另一封则是让村长在他下葬之后再给的。

  可爷爷棺材出事儿这事,一个下午就在村里传的沸沸扬扬的,村长就是想等爷爷下葬后再把信给我们,也等不了了。

  我爸在接过信的刹那,急忙的将信给拆了开来,本以为爷爷会在信上说点什么,却没想到,这信上竟连一个字都没有。

  这下,不仅是我爸,就连我和村长都愣了,村长更是赶忙抢过这封信,仔仔细细的看了好久,一边儿看,还一边儿说:“这不可能啊,老莲当着我面,写的这两封信,我当时还笑他身体那么硬朗,连一人粗的大树都扛得起就写遗书,我这把老骨头可怎么办呢,怎么可能信上会没有字!”

  “我爷爷写信的时候还说了什么?”

  一听村长这话,我吓得呼吸一紧,连忙问道。

  村长正想回答,却像想起了什么般,脸色瞬间一僵,浑身上下更是打起了抖来,道:“当……当时老莲好像回我说,身……身体再好期限到了,也活不了了,冤有头,债有主的,欠了别人的命,迟早要还给人家。”

  村长的话音刚落,我不可思议的反问道:“你的意思是,我爷爷死之前,早就知道自己会死?”

  村长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哭丧着脸说他也不知道,随后看了一眼爷爷灵堂上挂着的遗像,就像见了鬼似的,大叫一声,连忙逃离了这里。

  我和我爸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的脸色都十分难看,正如村长所说,我爷爷身体硬朗的很,死前都还在种地,要不是他一直有心梗,死时唇色发紫,正是心梗的症状,我真不相信我爷爷会突然故去。

  可现在一看,好像我爷爷的死,根本没有那么简单……

  “现在怎么办?”

  想到这儿,我再也忍不住,连忙抬起头望着我爸问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色生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狐色生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