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东西掉了3
樊朔2018-07-13 23:081,671

  谢睿韬低头看自己那份卷子,除了他潦草的笔迹和秃头刘大红的叉叉外,非常干净。最顶上是秃头刘龙飞凤舞的两个数字:68。再看看吴萌萌的,那张红黑交加写得满满的卷子上同样有秃头六的笔迹,不过多了一个数字:128。即便如此,吴萌萌仍不满意,试卷发下来的时候还掉了几滴泪,说有道题是抄答题卡的时候抄错了。

  “等会等会,”谢睿韬嬉皮笑脸地抽过吴萌萌的试卷,以惊人的速度抄了起来:“学委大美女,稍等一会儿啊。”

  量是学委女同学思想觉悟极高,也奈不过少年的阳光一笑。

  吴萌萌还不忘打趣:“谢睿韬你看看你这分数,暴露了啊。”不知道是秃头刘笔没水了还是成心的,硬生生地把个“6”写得像个“3”。

  谢睿韬的手没停,却不忘抬头啐她一口:“你才三八。”

  吴萌萌在一旁捂嘴咯咯笑。

  ……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今天刚好是周五。

  作为高二生,他们暂时还拥有着奢侈的周末。铃声一打,原本还正正经经坐着的人,就跟忽然长了翅膀似的,一会儿教室里就没几个人影了。

  谢睿韬却有点慢吞吞的,反正——他还要先去秃头刘的办公室。

  他轻轻敲了办公室的门,里头传来秃头刘低沉的声音:“请进。”

  其他老师都不在,秃头刘坐在他的桌子前,专心致志地敲打着键盘,好像是在备课。

  谢睿韬干站了好一会,终于忍不住叫了他。

  秃头刘起先还一副想不起他是谁的样子,下一秒却马上火力全开——

  “谢睿韬,你还想不想高考了?”

  “我记得你入学成绩还是我们班前十吧,你再看看你现在的成绩。”

  “我就不明白了,你这个脑袋瓜子里,成天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

  他噼里啪啦地说着,还不带踹气儿的,在一旁的谢睿韬完全插不上嘴,觉得他颇有做个说唱的天赋。

  可这样的陈词滥调谢睿韬已听过太多了,还没进到脑子里,耳朵已经先免疫了。何况以他对秃头刘的了解,他自己爱熬鸡汤,却不爱听别人讲道理。

  所以在秃头刘这里,沉默总是没错的。

  果然,二十分钟后,秃头刘终于口干了。他拿过一旁的保温壶喝了口水,水喝完后前面的词就有些接不上了,他又摆摆手说:“你走吧,我等下打电话给你妈。”

  这可是个地雷,他的耳朵的雷达终于启动了,谢睿韬低下头,一脸悔意:“刘老师,您说的全都对,我都改,能不能,别告诉我妈?”

  这也是他格外忌惮秃头刘的原因——他和他妈许彩云女同志是初中同学。借着往日的同窗情谊,许彩云不止一次拜托他多照顾照顾他。

  秃头刘挑了挑眉,连化学元素周期表都背不全,还敢和他讲条件?

  谢睿韬惨败,灰溜溜地从办公室出去。外头的冷风一吹,他的头就更疼了,脑子里全是要怎么应对他妈。

  ……
“谢睿韬。”

  不远处,有个人朝着他高高地举起手,紧着步子朝着他走过来。

  都入秋了,庄心媚却只穿着一件只到大腿根的热裤。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的穿着打扮就变了……好像就是这个学期,他们分班了开始的吧。

  谢睿韬心情不好,就无精打采地冲着她,嗨了一声。

  原本笑得一脸娇媚的庄心媚也收起了笑,她精心打扮,小腿都冷得没有知觉了,可不是为了这么一句冷冰冰的“嗨”的。

  不过,她什么也没说,自然而然地跑到谢睿韬旁边,手从他的胳膊里穿过。不知道为什么,她今天都和他一样高了……谢睿韬低头看,才发现她竟穿了一双五厘米的高跟鞋。

  “学校里可以穿高跟鞋吗?”他吃惊地问。

  庄心媚不在意地说:“也没说不可以啊。”

  还好美女就是美女,素面朝天时漂亮,精心打扮后又有另外一种漂亮。

  “我们去看电影吧,好像电锯惊魂6上映了……”庄心媚提议道。

  谢睿韬却没有心情,他摇了摇头,说:“我还是送你回家吧。”

  这下庄心媚也绷不住了,她说:“为什么?”

  他们原先说好了,星期五之夜,是他们的约会之夜。阿南往常会帮他打掩护,今天白天他更是在他耳边和他说:“韬韬,你今晚就别回家了,我和你妈说你和我一起住我爸那……”

  想到这,谢睿韬插在裤袋里的手颤抖了一下,他的裤袋里躺着一个小小的正方形的小东西,那个是阿南伏在他肩头上的时候偷偷塞进他的口袋里的。

继续阅读:你的东西掉了4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有说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