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东西掉了4
樊朔2018-07-18 22:071,504

  让他更心猿意马了。

  有一刹那,他动摇了,而后眼前猛的一闪许彩云绷紧的脸。

  然后他的手就软掉了:“不行,我今天得早点回家,今天秃头给我妈打电话了不然我妈——”

  庄心媚等了他好久,早就不耐烦:“你妈你妈你妈,你都几岁了,还跟个小孩似的整天听你妈的话!”

  谢睿韬的眉皱得更深了:”你少烦,你懂什么。“

  这话夹杂几分心虚,他不得不承认庄心媚说得也没错,但是她的话深深地伤害了他的男性自尊心。

  “你就不能想想我吗?”庄心媚带着哭腔问道:“别人的男朋友至少都会陪女朋友的……”

  得,他现在的竞争对手不只有“别人家的小孩”了。

  谢睿韬原本就心烦意乱的,现在她一哭,更是雪上加霜,不由地觉得——谈恋爱也很烦。

  庄心媚见他没有哄他的意思,手一甩,脸就冷了。

  谢睿韬叹了口气,去牵她的手。

  庄心媚却一直不让他牵,然后她转过头来,已经不再流泪了,她冷冷地说:“谢睿韬,不如……我们分手吧。”

  操。

  谢睿韬心里骂了一声,这已经是她开学以来,第三次跟他说分手了。他最烦的,就是那种动不动把“分手”“离婚”“绝交”这些词汇挂在嘴边的人了。因为会说这些话的人,往往都不是真心要说的,全他妈都是矫情。

  他自然不会去说什么挽留的话,不知道为什么,他细细地打量着眼前的人,却觉得越来越陌生了……不仅是热短裤、高跟鞋、烟熏妆的变化,还有些什么东西,也在悄悄地变了。

  是不是所有的小龙女,最后都会变成李莫愁?

  哎,也许阿南说的对,恋爱这东西,合久必分,旧不如新。

  庄心媚踩着五厘米的高跟鞋,掉头就走,健步如飞。

  谢睿韬原本就没打算去追她,一次两次算了,狼来了的故事经历的多了也就烦了。

  谢睿韬拿出小灵通来,给阿南打了个电话,却一直打不通。准是又勾搭了新学妹,不知道上哪鬼混去了……谢睿韬独自一人去地铁的路上,有些失魂落魄。真不知道他今天招惹哪路神仙了,竟然倒霉成这个样子?

  “操。”他的倒霉值终于在这一刻达到了巅峰,好好走在路上,竟然也能跟迎面过来的人撞上了。谢睿韬刚想张嘴骂人,才发现对方是个女生,看着年纪不大的样子,却是一副大人的神情。一双眼睛又大又黑,看着他的时候就跟月光似得,清清冷冷的。

  她穿着东南艺术学校的校服,耳朵上挂着一个白色的头戴式耳机,长得有点像安室奈美惠。

  谢睿韬深深地吸了口气,如果胸再大一点就好了。

  他在心里悄悄地想,却装作不在意地往前走。

  果然,那个稚嫩版的“安室奈美惠”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谢睿韬嘴角一弯,转过身,装酷地冷着张脸。

  “你东西掉了。”她的手不大,白白嫩嫩的,手心上躺着阿南给他的安全套,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眼睛却红红的。

  ……

  谢睿韬用两根手指快速地捏起那个东西,把它握在手心里,红着脸小声说了一句:“谢谢。”

  “安室奈美惠”没有脸红,脸上也没有鄙夷,准确的说,她面无表情地走了,连看都没有再看他一眼。

  第二章

  谢震北的小卖铺就开在他们家附近,正对着当地的一所小学。

  刚忙过放学后的热潮,谢震北坐在柜台后的靠椅上,嘴里叼着一根烟。谢睿韬走进的时候,他就是这幅样子,眼睛眯成条缝,那只有点跛脚的腿搭在长板凳上,看着电视,惬意的很。

  “爸。”谢睿韬还没进门,先喊出了声。

  “恩,”谢震北咕哝一声,拿掉嘴里叼着的烟头,说:“回来了。”

  谢睿韬点头,试探地问:“我妈在家了?”

  “早你一步回来,买菜去了。”

  许彩云就在他们家对面的小学教书,教的是社会科学。若无意外,她总是很早就下班了。

  谢睿韬松了一口气,而后又提起刚放下的书包:“爸,那我先回去写作业了。”

继续阅读:女人就是麻烦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有说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