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东西掉了2
樊朔2018-07-13 22:331,585

  谢睿韬的老爸谢震北在家附近开了一家小卖铺,成为了许彩云字典里“没出息”的第一大实例。许彩云常拿这个教育他要好好学习,当然,谢睿韬一直是左耳进,右耳出。

  少部分的时候,他觉得他是爱他妈的,那爱太他妈深沉了,只有像周杰伦那样,出一张以他妈妈名字的专辑才能够表达出来的那种爱。

  但大多数时候,他会偷偷地想,要是做个父母双亡的孤儿,应该也很酷吧。至少那个时候,他想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了。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他要做什么呢?

  ……

  上课还没到十分钟,谢睿韬已经开始走神了。

  黑板上的那些数字在他的眼里好像变成了一个个小蝌蚪,一个个又重新组成了一个个小音符。他脑子里全是昨晚看过的Beatbox的视频,耳边节奏响个不停,嘴里也就跟着bucibuci不出声地喃喃念道。

  学Beatbox也是很偶然的一件事——初中的一次早自习,其他同学都在高声读课文,他和当时的同桌觉得无聊,就开始模仿起青蛙叫起来,结果他很无意间发出一个很像鼓的声音。

  那年,桂晶上了天天向上,谢睿韬无意中发现自己可能是个Beatbox天才。

  同桌用Mp4下载了视频,他们就跟着视频学。从入门三音,到基本节奏,直到现在,开始扒一系列大神的视频学习。

  同桌玩了一阵后就放弃了。谢睿韬却对此很有兴趣,他一直练,一直练,初中元旦汇演的时候,震惊了全场,一跃成为他们初中的风流人物榜的第一名,为此阿南还嫉妒了他许久。

  ……

  “谢睿韬——谢睿韬——”

  节奏被打乱了,谢睿韬回过神来,是同桌吴萌萌,在扯他的衣角。

  不远处的讲台上,班主任刘老师皱着眉,抿着嘴,目光如炬地看着他。刘老师也就四十出头,但是由于早早“献身科学”的缘故,头上的发丝已经屈指可数了,所以他们私下都喊他——秃头刘。

  “谢睿韬,”他厉声道:“我喊你几遍了,又走神?”

  谢睿韬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月考的成绩刚发下来,几家欢喜几家忧,谢睿韬属于特别惨烈的那一挂,秃头刘这节课就是在分析试卷,他的声音有些不耐:“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目为什么选C不选B?”

  什么选C又选B的,明明不过是两个简单的字母,却把他的脑子里弄混了。也是人越长大,脑子越混了,他的大脑里第一冒出来的——竟然是上次周末时,他在阿南家看外国教育片时,阿南说的那一句话:“因为C比B大呗,这还用选?”

  真的是,坏掉了。

  谢睿韬的冷汗直冒,吴萌萌在一边看了,悄悄递过来做了标注的试卷。谢睿韬低头看了一眼那写得密密麻麻的卷子,脑子里更糊涂了。

  “因为……因为……”这该死的考试题!硬生生地把他个说Beatbox逼成了结巴了!

  秃头六摆摆手,看也不看他,示意他坐下。

  “同学们,开学已经一个月了,我不知道有几个人已经意识到,你们已经高二了?”他扔下了手中的试卷,又开始给他们熬毒鸡汤了。

  秃头刘虽然是个教化学的,但在骂人这件事情上,却颇有几分语文老师的风采。最关键的是,他讲起来了,还没完没了的,有不少人已经对谢睿韬投以仇恨的目光。

  终于,最后,秃头刘以一句总结收尾:“谢睿韬放学后到我的办公室来。”

  唉。

  ……

  好不容易熬过了化学课,谢睿韬从书包里掏出MP4,耳机里循环播放,是2pac和Eminem的歌。那次元旦汇演后,他参加了一个Beatbox的小型比赛,还拿了个小奖,这个Mp4就是当时的奖品。

  谢睿韬正摇头晃脑地沉浸在说唱世界中呢,忽然有人摘掉了他右边的耳机,还在他的耳边大声地吼了一声:“谢睿韬,喊你呢!”

  靠,吴萌萌今天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谢睿韬刚准备侧头骂她,身边的学委学委催命地问:“谢睿韬,叫你好几声了,你的试卷呢,要上交了的!”

  谢睿韬不在意,拿了卷子就要交。身旁的吴萌萌白了他一眼,把自己的卷子往他那边一方,说:“你是还嫌自己死的不够吗?”

继续阅读:你的东西掉了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春有说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